头像

王天义:愿你梦想成真!

作者 aŭtoro: 西安世界语王天义 ⌂ @, 来自 el: 陕西省西安市, 发表于 afiŝita je 星期二, 四月 16, 2019, 20:13 (7天前) @ 皮皮
编辑: 西安世界语王天义, 时间: 星期二, 四月 16, 2019, 20:18

王老师的话说的很客观,很实在。我的确在纠结世界语的前途和实用问题。

说起世界语,从知道它和学习它的时间说起,我算是较早的,我17岁时开始学的,18岁就开始阅读世界语小说了,并且读了很多。期间走走停停,停停走走,放弃了很久,理由是世界语没有舞台,不实用。

王天义: 大部分优秀的世界语者都是在充满理想的年龄时接触了世界语这个名字。我是在11岁时(1968年),世界语精英龙章是在10岁的时候。我现在已经是一个孙女和一个孙子的爷爷啦。但我可以自豪的对他们说,你们的爷爷也曾经是热血青年,也曾为梦想(理想)奋斗过!这大概就是人生的价值吧。正像格言说的:吃饭是为了活着,活着不是为了吃饭,活着是为了梦想(理想)!很多人能够坚持到今天,估计大部分不是为了实用,就是为圆一个青年时期的梦吧。


说起世界语,我倒是有些感慨,现在零零碎碎说几句:

1. 世界语简单易学吗? 我的感觉是,比起英语,它相对容易,好学。但也有一点麻烦,比如帽子字母,既然这门语言具有易学特点,柴门霍夫当初就要考虑到这些帽子字母的麻烦。但有的中国人觉得帽子字母漂亮。再就是r这个颤音,对有的人挺难的,我当初学的时候,半年后才会发这个音,还是在不经意时突然发出的。我单独发这个音,练习了好几天,然后再练习有r的单词,然后再练习朗读句子,怎么说呢,有的人觉得世界语发音优美,我觉得:读好了,还好听,读得不好,世界语的声音听起来gargar的,很难听。似乎英语的发音更轻柔动听。

王天义:对于世界语我从不宣传简单易学。由于简单而学世界语的,恐怕学不成的;起码得记上千个单词吧。目前学习世界语的大部分天生对语言感兴趣。我喜欢强调,学习世界语使用世界语就是对人类语言大同贡献;我们每次的国际通信和交流都是对这一伟大理想的实践和支持!至于一种语言的语感因人而异,众口难调。我从小说河南话、陕西话、普通话,现在每天说世界语,没感到那种更好听。皮皮对英语发音偏爱,说明他的英语口语水平比世界语好。对此表示祝贺,毕竟英语是他的饭碗呀。


2. 如果说世界语简单,那得感谢创造者的初衷和睿智,更得感谢世界语没有被广泛使用。试想一下,如果世界语被广泛运用,100个人有100种说法,10000人就有10000种说法,世界语岂不乱套?最后世界语不是简单,而是难了,世界语简单易学的特点还会存在吗?如果和英语一样难,一样乱套,那世界语的存在又有何意义呢?!

王天义:世界语采用的是宽式发音,百年实践的结果是,世界语的发音更加趋同,而不是形成民族语移民后的各种方言。今天全球世界语发音的共识是,当别人听不出你是哪国人时,你的发音就是标准的世界语发音。所以,虽然世界语没有严格规定一些发音,但法国世界语者常会说,我们的 R 发音不对的(理论上也不算错,毕竟第一书没指明欧语中那个民族语的发音是世界语的标准呀),德国世界语者会说我们 V 发音不对的。。。等等。这种共识避免了世界语的发音分歧和方言的出现。


3. 我不承认我的世界语学得很糟糕,也不承认学得很好。 如果说我的世界语学得还好,那我得感谢英语,英语在我学习和阅读世界语上帮了很大的忙,比如词汇、语法、理解等方面。而世界语似乎没帮上我学英语什么忙。英语小说我也阅读了一些,实话说,我还是倾向世界语小说,因为相比之下世界语文字简单一些。

王天义:世界语的文字基础是欧洲语言。对于不会欧洲语的世界语者来说世界语可以帮助学习欧洲语单词,反之亦然。皮皮喜欢读世界语小说,说明他的世界语单词掌握的比英语数量大和程度高。就如我们读汉语就觉得轻松,一读外语就感到费劲一样,所以我们偏爱读汉语啦。


4. 过去我很天真地希望中国有一所世界语大学,或希望高校的学生学习世界语,如今我又想:即便中国有几万世界语人才,世界语就能发展起来吗? 再说,如果有几万世界语学子,才子,他们的前途何在?何去何从? 如果只有中国单打独奏,其他国家不动,那是中国的一厢情愿,没用啊!

王天义:世界语没有天然的市场,它要靠世界语先驱的打造才有市场的。我们这一代人就是世界语的先驱,身兼学习和应用的双重使命。皮皮老师我已经认识多年,对他的读书精神深感佩服,一本接一本的世界语大作能读下去,真不容易。我是学以致用的人,我更愿意与国外众多的世界语者通信,主动寻找应用世界语的机会,或者说用世界语为工具做些商贸文化的事情。如果我是语言教师我更愿意读世界语语言学的书籍,明白我学的是什么语言,怎么评判世界语作品的水平。所以,我曾自问皮皮老师这一本接一本的世界语文学大作往下读的目的是什么?既然要办柴门霍夫大学,怎么不见他打造自己的世界语专家形象呢?或者到国内外高等学府作世界语文学讲演呢?世界语当前缺乏的就是专家呀!只有世界语专家多了,世界语大学的希望才能实现。其实80年代国内出过几个世界语专科学校和学院,但世界语先生都是教不到半年或一年就江郎才尽的人才。我们缺乏世界语专家呀!


5. 过去我一直纳闷:中国地方上有很多人学了很多年世界语,没觉得水平高到哪里去,这是为何?难道世界语难吗? 还是因为他们笨呢? 其实不完全是。 已放弃的人,包括现在坚持的人,我很理解他们。一切只怪世界语的动力不足,极其不足!凭啥让他们坚持呢? 凭啥让他们学得好呢?

王天义:目前世界语功利性不强是事实,所以一味追求功利性的也不会学习世界语。目前学世界语的大部分是语言爱好者,不一定追求功利,当然有功利更好啦。世界语水平不高原因很多,但有一点很重要,就是拔尖的世界语者,特别是口语好的对其他世界语者的影响。我有时会问,你敢在老婆面前讲世界语吗?回答都是不敢。我又问,你敢在老婆面前讲方言吗?回答都是我敢。为什么呢?就是他潜意识中世界语还不是真正的语言,或者自己的语言。所以很多世界语好的不一定为了功利(动力),但他必定坚信世界语是一种语言,或者他见过真正的世界语高人。


6. 我的观点是:既不支持也不反对世界语,因为我没有理由支持和反对它。我不反对世界语,是因为它还有那么一点,一点点用途;我不支持它,是因为它的用途确实不大,舞台也不大。

王天义:世界语是历史产物,它的发展有其自身规律,起伏跌宕与人来人往都在情理之中。我欣赏赵建平老师的那句话,对世界语学习要不弃不离,才能达到目标。我的座右铭就是,世界语要学以致用,自己要打造世界语应用市场。至于舞台大小,因人而异;英语舞台很大,但那不一定是我们的。世界语舞台不大,我们这些语言爱好者或理想主义者也可以潇洒走一回!


7. 世界语会完蛋吗? 我觉得不会。如果全世界就只有两个人在说,在用世界语,就说明世界语没有死亡。但有一点,它的兴旺,我们有生之年够呛能看到。

王天义:上个帖子我说过,从世界语史看我们这30年是世界语最黑暗的阶段(前一百年和后一百年),随着世界政治经济多元时代的到来,世界语将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皮皮老师正年富力强,前途不可估量呀。但需要提示的一点是,当今的互联网时代新一代世界语者都是口语了得(我拜访过不少老前辈,一般口语难深入交流,这也是他们隐居的原因之一)。要想在世界语舞台潇洒,我们口语不能落伍。


8. 我目前还在玩世界语版的《红楼梦》,已经玩完了第一卷,第二卷还在玩中。我的想法主要是维持,悠悠哉哉的维持已学会的东西,别忘了它们,因为我幻想世界语能为我所用,能为我造福,就像我现在用英语骗钱一样,骗了不少,大把大把的钞票让我发了家。尽管我的梦想不一定实现,可我还是愿意美美地幻想着,渴望着 ......

王天义:愿你梦想成真!


(未完待续)

--
西安世界语协会王天义
http://esperanto.shop.kongfz.com


完整帖子 kompletaj mesaĝoj:

 主题RSS Feed

powered by my little f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