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天义:愿你梦想成真!

作者 aŭtoro: Pipi, 发表于 afiŝita je 星期二, 四月 16, 2019, 22:56 (97天前) @ 西安世界语王天义

谢谢啊!王老师说的道理我早就想过。

你说的:“我曾自问皮皮老师这一本接一本的世界语文学大作往下读的目的是什么?既然要办柴门霍夫大学,怎么不见他打造自己的世界语专家形象呢?或者到国内外高等学府作世界语文学讲演呢?”

我的读书目的就是个玩,幻想世界语能为我所用,能让我通过它赚钱,至于其他的嘛,我的境界不高,所以不考虑。

至于我建的那个“柴门霍夫大学群”,早就改名了。当初创建的时候是抱着几个想法:1. 希望能有一所真正的世界语大学;2. 弘扬柴门霍夫精神,就像中国的白求恩医科大学一样。后来我感觉我的想法太幼稚了,所以改了群名。

至于我说的“专家”,那只是我的一个玩笑,以我的肤浅知识,我说要当专家,自不量力,岂不可笑,你却信了?!

后来我那个群改名成了“皮皮乐园”,再后来,我彻底解散掉了。对我来说,世界语就是个玩,所以改为了“皮皮乐园”。再后来,这个乐园也彻底解散掉了。

至于世界语学习及其他:

1. 我认为世界语最大的成功是文学,世界语能存活和流传至今,得感谢那些世界语翻译和作家。没有他们的作品,世界语能否流传至今,都是个问题。都说Esperanto好,可拿啥证明呢?就好比唱歌,总得有个谱,对吧?!聪明的柴门霍夫,在发布语言方案后,自己就翻译了很多作品,向世人展示世界语的魅力,这是大师的高明!世界语先有文字,后有口语的,有完整的口语体系吗?

2. 对英语我也是一样的态度,不冷不热的,也是个玩,是我骗钱发家的工具,我多么想通过世界语骗钱糊口,可世界语能让我骗到钱吗?但有一点,英语帮我学习了世界语,帮了很大的忙,和世界语一样,我不承认我的英语太糟糕,也不承认太优秀,至少去了说英语的国家,找厕所不至于说不明白,大便拉在裤裆里。哈哈,开个玩笑!但有一点,如果我去伦敦或纽约,我要用世界语问路,满大街的伦敦人和纽约人能听懂世界语吗? 我怀疑!

3. 曾有人说过“极少有语言天赋的人世界语学得很好”!起初,我对此观点很怀疑,后来我觉得很有道理。世界语虽说简单,但也不容易,它毕竟是一门外语,相比英语能简单一点,想要学好它,掌握它也并非容易。但对欧洲人可能会容易一些。也许柴门霍夫当初是为欧洲人发明的,我不知道柴门霍夫是否考虑到中国因素? 世界语是人造的,讲究的是科学,就像世界语构词,很像脑筋急转弯,想要学好它,似乎需要聪明的大脑。

4. 世界语学习是一个复杂的综合问题。世界语中立,没有国度,没有语言环境,得不到运用, 就像我,即使读一万本书,不运用,也没用。目前,中国人学了英语、俄语、日语等其他语言,可以出国留学,学习和深造该语言,因为有语言环境。可世界语去哪里留学? 世界语没有国度,对任何国家来说,世界语不是母语,都是外语。所以,世界语虽说易学,但没有国度,没有语言环境,即使简单,也很难学。

5. 世界语的舞台的确很小。世界各国的大事件根本不用世界语,这是事实。

6. 世界语应该再简化,取消一些词汇,让世界语简单再简单,成为真正简单易学大家接受的语言。

7. 通过这几年的读书发现,世界语词汇、语法和表达趋向英语,这有利于中国人学习。在中国,英语的普及也有利于年轻人学习世界语,只是现在的年轻人不学,不爱搭理世界语。

8. 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以世界语为兴趣爱好,能让人快乐,那么,世界语是可以玩的。学好的,没学好的,都一样,即便学得再好,世界语的用场也不大。希望年轻人有空也学点,玩玩即可。

9. 我今年玩世界语不同于过去的八年了,过去的八年我很努力,甚至日夕涵泳于世界语中,可如今我懒了,一天看几页书,一个章节,主要是维持一个梦想,就是等世界语大红大紫那天,我也想大红大紫,像现在用英语骗钱那样,骗点钱是真格的。我说过,我的境界不高,没啥大理想。

(未完待续)


完整帖子 kompletaj mesaĝoj:

 主题RSS Feed

powered by my little f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