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特的“讣闻”

作者 aŭtoro: Jadobela(李琳), 发表于 afiŝita je 星期二, 一月 14, 2020, 14:23 (176天前)

[image]

我的柴门霍夫老祖宗呢,还有这样好笑的事情,还有这样奇特的“讣闻”!美玉我笑得都前仰后合了!

被美玉我分析透彻了:Pi Pi 世界语学不好,汉语也没学好,甚至连汉语拼音都没学好,连中文里的“应用文”都不会写,一则“讣告”,甚至连格式都写错,写成自我标榜,炫富的又臭又长的流水账!Pi Pi 的汉语水平真是连小学生都不如,这厮居然还是某国际学校校长?这某国际学校校长的中文水平真低下!这国际学校是草台班子,民办的吧!

又被美玉我分析透彻了,Pi Pi变化多端,前几日忐忑语大蛇还信誓旦旦,要“赖”在我们世界语界的绿网里,近来扔了一则写着“讣告”二字的流水账,之后就销声匿迹了!Pi Pi 感觉自己很有号召力,振臂三呼“大家看吧!”,“评论吧!”,“批评吧!”,结果世界语者们看不懂忐忑语者Pi Pi的发帖,也无法响应Pi Pi的号召,甚至连一些忐忑语者都懒得理会Pi Pi!又被美玉分析透彻了,Pi Pi是一个忐忑语者,在我们世界语的绿网里就是为找“存在感”的!当Pi Pi在绿网里找不到“存在感”时候,Pi Pi就消失了!

还是被美玉我分析透彻了,Pi Pi 喜欢自嘲,更喜欢自毁,这还给活着的花斑大蛇写了则“讣告”,这则奇特“讣告”不仅不符合中文“讣告”的格式,而且这讣告不具有时效性,即便英文的“讣告”,也不是这样写的吧?“讣告”传达的消息与现实也是自相矛盾,说Pi Pi活着吧,他在“讣告”中表明,他已死去;说Pi Pi死了吧,他又在“讣告”中表明,“讣告”不但是他亲笔所写,而且还是他写给自己的!难道Pi Pi从要“静一静”的一棵“榆树”变成了双侧曲面的“莫比乌斯环”?此“莫比乌斯环”,一体两面,一面是仍“活着”的Pi Pi,一面是已“死了”的Pi Pi?Pi Pi 又变成了“薛定谔喵”?此“薛定谔喵”处于或生或死的状态?打开盒子,“薛定谔喵”就“活”了,不打开盒子,“薛定谔喵”就“死”了?换而言之:当世界语者们看到忐忑语者Pi Pi的中文发帖,Pi Pi就“活”了,当世界语者看不到忐忑语者Pi Pi的中文发帖,Pi Pi就“死”了,所以,Pi Pi 处于“生死叠加”的状态?但忐忑语者Pi Pi要生要死,或生或死,是生是死,与我们世界语者有何关系呢?Pi Pi难道是市井里的“小媳妇儿”,因生活琐事想不开了,花手绢一条,悬于房梁之上,脚踩桌椅板凳,“闹生闹死”!若街坊领居听闻,倒好赶来劝解,抱胳膊抱腿,能于Pi Pi的“生死叠加”状态之中搭救Pi Pi?我们世界语者们又不是Pi Pi的街坊领居,花斑大蛇生,我们世界语者们要为其欢呼“万岁”吗?花斑大蛇死,我们世界语者们要为其发唁电悼念吗?或然要我美玉播放一曲“哀乐”?实然没有必要,Pi Pi之生,Pi Pi之死,与我等世界语者们有甚关联哉?实然没有关联,Pi Pi要生要死,或生或死,是生是死,那都是忐忑语者Pi Pi自己的事情!因此,这则“讣告”的确是一则令人费解的,奇特的“讣告”!

再说忐忑语者Pi Pi在“讣告”中表明“经过几天冷静的思考,花斑大蛇要放弃忐忑语了!”但,这和我们世界语者们又有何关联?我们世界语者们又不是忐忑语者,忐忑语者Pi Pi 又因何需要向我们的世界语者们汇报?学习忐忑语,或者不学习忐忑语,那都是忐忑语者Pi Pi自己的事情,实与我等世界语者没有关系!

孔子曰:“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夫本不正者末必倚,始不盛者终必衰。诗云: “原隰既平,泉流既清”。本立而道生,春秋之义;有正春者无乱秋,有正君者无危国,易曰:“建其本而万物理,失之毫厘,差以千里”。是故君子贵建本而重立始。

此处孔子所谈为君子应建立人生的“道德根本”,但引申开来,这个道理也适用于“语言的学习”!而就于学习层面而言,纵观Pi Pi的“一生”,Pi Pi对于语言的学习没有“正知正念”,又如何建立学习的“根本”,以学习的“根本”,开创自己的,语言的“事业”,坚守语言的“道路”?所以对于语言的学习,语言学习者不仅要有明确的目标和目的,即个人学习的是哪一种语言,是世界语,是忐忑语,还是其他语言?还要在掌握语言“听说读写译”的技能之后,以语言为工具,应用语言,开创语言的“事业”,坚守的“道路”!这正是“建其本而万物理,失之毫厘,差以千里。”,有明确目标,目的和正确的思想,才能建立学习的“根本”,反之,没有明确的学习目标,都不知道自己所学的是哪一门语言?没有明确的学习目的,就不明白学习语言是为开创语言“事业”的道路,还是为了“骗钱”?思想不正,行为就不端,行为不端,就难以开创自己的,语言的“事业”,语言的“道路”就难以坚守下去,若不能以“严肃”的心态学习语言,而以“玩”的心态学习语言,学习效果也就可想而知了!这正是:失之毫厘,就差以千里!

有“谁”发布“Pi Pi在忐忑语之上输了!”这样的言论么?Pi Pi 要输要赢,或输或赢,是输是赢,就是Pi Pi处于“输赢叠加”状态,又与我们世界语者们有何关系呢?Pi Pi在忐忑语界是“公知”也好,“老几”也罢,实在,实在与我们世界语界没有关系!Pi Pi,你真的不要再“孔雀”了,不能再“孔雀”,了,“孔雀”开屏一次就够了,让我们世界语者们看了个“稀奇”,也就行了,“孔雀”次次开屏,看得我等世界语者真是眼花缭乱,视觉疲劳,动物园里,老虎,狮子和大象,我们世界语者们也都见过了,但Pi Pi之屏再怎么开,也只是“孔雀”一只,无甚新意!所以那些忐忑语界的高明学者,佼佼者是忐忑语界的事情,走了就走了,与我们世界语界没有关系!即便我们在我们的世界语界中,也有不能坚持学习,不能坚守世界语道路的人!世界语界中,那些离去的人走了也不会对世界语的发展造成任何的影响,世界语的依然存在,而且世界语的发展越来越好!所以,我们世界语者们从不为他们的离去而感到惋惜和遗憾!在《鞭策》中我已写明:“在我们世界语界,我们世界语者从不为那些离去的人而感到惋惜!正如谚语所写:谁笑到最后,谁笑得最好!我们也信奉一条金科玉律:激流归大海,大浪淘沙,留下的,才是精华!”对于此,Pi Pi又有何“狡辩”的呢?

Pi Pi 干不干花斑大蛇的老本行,仍然与我们世界语者们没有任何关系,我们的世界语者们又不是瓦房店市的教育局领导,Pi Pi 无需向我们大家汇报!Pi Pi羞不羞,现在我们中国如此之好的经济形势之下,忐忑语者Pi Pi就攒了这点家底,厚着脸皮,也好意思在我们世界语的绿网论坛来炫耀!我们世界语者中就没有“富翁”?在世界语者中,有经济实力的人很多,但他们低调,不好炫耀,若让世界语小学生美玉我开出名单来,名单中的任何一人的“财富值”都会远超于忐忑语者Pi Pi的这点不值一提的“家底”!世界语者老师们的财富,小学生我就不暴露了,暴露了会招Pi Pi妒忌!Petolulino和瞎闹我就举个“栗子”,来对比说说美玉家,乡间自建小白楼一幢近700平,不用还房贷,近三层,带院子,小房;城里房子,近100平三室两厅一套,我家房子多得我数不过来,一家三人也住不过来,我们住在城里,乡间的小白楼二层全部空置,一层全部出租。若比较余细妹家的别墅,她家的别墅放美玉我家的地盘上,能分出四、五个还多,不过余细妹家的别墅比我家小白楼高一层,她在别的地方还有房产,不止一套!我家中无轿车,无车库,但机车四,五辆换着骑,长久以来,被余细妹逼成“选择困难症”,我外出时,要拿着四辆机车钥匙困惑着,三轮,两轮,高的,矮的,不知该选择哪一辆才好?又或者,我选的机车颜色和我的服饰颜色搭配是否协调?或然冬天里我穿清式斗篷,戴狼主雪帽,那我就骑红色大踏板,我好飙车,好拉风,只为寒风凌冽,能吹得斗篷衣裾飞扬!又或者夏天时,我常驾驶淡蓝色小电动,只想在炎炎夏日之下图一丝清新,一点清凉!

忐忑语者Pi Pi别“孔雀”了,世界语者们又没有组团去瓦房店市艺林外国语学校乞讨,忐忑语者Pi Pi哪只眼睛见得世界语者“寒酸”了?忐忑语者Pi Pi哪个木脑壳儿想着世界语者“寒酸”了?忐忑语者Pi Pi“扯上”的“E语”是忐忑语,Pi Pi 思维滞后,逻辑混乱,一会表明自己是忐忑语者,一会又言说忐忑语“寒酸”!但忐忑语“寒酸”,那是忐忑语者们的事情,与我们世界语(Espernato),世界语界(Esperantujo)和世界语者们(Geesperantistoj)没有关系!英语能让忐忑语者Pi Pi骗银子,那是Pi Pi自己的事情,与世界语(Esperanto),世界语界(Esperantujo)和我们世界语者(Geesperantistoj)无关,我们世界语者们(Geesperantistoj)非常珍视世界语(Esperanto),我们只用世界语(Esepranto)做与之相关的事业,我们的世界语(Esperanto),世界语界(Esperantujo)和世界语者(Geesperantujo)又没阻挡Pi Pi用英语行骗,所以Pi Pi别来攀附世界语(Esperanto),世界语界(Esperantujo)和世界语者们(Geesperantistoj)! 无论Pi Pi阅读了多少部忐忑语小说,或者发表了多少篇忐忑语原创,那都是忐忑语者Pi Pi自己的事情,Pi Pi是“好汉”也好,是“坏蛋”也罢,与我们的世界语(Esperanto),世界语界(Esperantujo)和我们的世界语者(Geesperantistoj)无关!Pi Pi是个忐忑语者,又不会世界语(Esperanto),以何面目出现在我等世界语者(Geesperantistoj)之前,至于“服”与“不服”之嚎叫,更是没有道理,而无从谈起!我们的世界语(Esperanto),世界语界(Esperantujo)和世界语者们(Geesperantistoj),忐忑语者Pi Pi 你高攀不起!

忐忑语者Pi Pi放弃“任何事物”,这都与世界语(Esperanto),世界语界(Esperantujo)和我们世界语者(Geesperantistoj)无关,忐忑语者Pi Pi在我们的世界语界(Esperantujo)没那么重要!无论花斑大蛇怎么想,怎么用“英语”和“英语事业”骗钱,那都是Pi Pi自己的事情,但Pi Pi记住,若有一日,忐忑语者Pi Pi若用世界语(Esperanto)骗钱,那我就去瓦房店市教育局揭露Pi Pi这个忐忑语骗子;那我就拨打0411110,向瓦房店市公检法举报忐忑语者Pi Pi在绿网里犯下的罪行!我已经将相关文帖截图,保留为证据!过去的,无论是对的,还是错的,都是现实,现实是怎样的,那就是怎样的,Pi Pi错了,那就是错了,Pi Pi犯罪了,那也就是犯罪了!法网恢恢疏而不漏,触犯国法,就要担责,这不是我们的世界语们能够高抬贵手,网开一面的!忐忑语者Pi Pi在我们的世界语绿网论坛里恣意地撒野,谩骂的时候如何不诚请我等世界语者们(Geesperantistoj)“包涵”,此一时,闹生闹死之际才有此举,不觉得为时已晚吗?所以Pi Pi的“保重”之词,轻若毫毛,不值一提!

Pi Pi 写的是“讣告”吗?世界语的绿网论坛里就忐忑语者Pi Pi上蹿下跳,还能有几个六耳猕猴Pi Pi?Pi Pi闹生闹死与世界语绿网论坛有何关系?忐忑语者Pi Pi离开世界语绿网论坛,实乃世界语绿网论坛之幸,世界语绿网论坛清净了,干净了,又有何不好之处呢?为此,我等世界语者们要额手相庆了,因,忐忑语者Pi Pi终于不会“赖”在绿网论坛里了!

鉴于忐忑语者Pi Pi“或生或死”的状态,美玉我就当Pi Pi还“活着”,再抽Pi Pi 这一鞭,因,美玉我不好“鞭尸”!Pi Pi不要“孔雀”,不要误解,我没有给在Pi Pi的发帖之下跟帖,也没有议论 Pi Pi,我也没有肩负给Pi Pi哭丧的责任和义务哈!我也无需给“活着”的Pi Pi,“死了”的Pi Pi,或者“或生或死”,“闹生闹死”的Pi Pi尊严哈,Pi Pi自嘲自毁已至出神入化之境界,非是我美玉给予Pi Pi尊严,Pi Pi就能够具有“尊严”的!而通常,在一些事情上,Pi Pi要执拗地一意孤行,我们给了Pi Pi台阶,Pi Pi都不下的,我们给了Pi Pi尊严,Pi Pi都不要的,这会谈及“尊严”,又为时已晚!

Pi Pi! 你的“保证”已经写明在绿网里,你别跟贴,也别独立复贴哈,花斑大蛇若再出现在我们世界语的绿网论坛中,那你就打自己的脸了哈!再者,Pi Pi已经写明,Pi Pi已经“死去”,若Pi Pi再出现在世界语绿网论坛中,那Pi Pi就是“诈尸”哈!


完整帖子 kompletaj mesaĝoj:

 主题RSS Feed

powered by my little f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