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导学生Onklo 6

作者 aŭtoro: Jadobela(李琳), 发表于 afiŝita je 星期二, 三月 31, 2020, 11:31 (66天前) @ Jadobela(李琳)

引导学生Onklo

6

20世纪初世界语者和世界语支持者:

陆式楷 又名陆疾侵、陆式卿、陆式蕙、陆有容,我国世界语史先驱。其世界语名Lu Ĉiĉin生卒不详。继哈尔滨有俄国人传播世界语之后,另一位俄国人于1905年在上海开办了一个世界语讲习班,陆式楷等人参加了该班的学习。1906年陆式楷开始组织上海世界语学社,为中国世运史上第一个地方世界语团体;同时创办了世界语夜校,并与国外的世界语者建立了世界语通信联系。1909年与盛国成等人发起成立中国世界语会,是为中国世运史上第一个全国规模的世界语团体。陆、盛二人当时又是国际世协UEA在中国的正、副代理员。从此,世界语便从上海向全国各地逐渐开始传播。世界语夜校设在上海北四川路1746号公益坊新华学校。附设于新华学校的世界语夜校又称新华世界语学校,开始时每周有三个晚上上课,大约有三十名男学生,后来又在白天开办女学。到1920年夏,学员人数一度增至上百人。1920年2月29日有四十名从业于江海轮船或轮船公司货栈的雇员,在听一位俄国年轻人用世界语演讲。这次讲演的情况很快就分别上了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的警务日志和英国在沪情报部门的情报摘要。留存至今的这些纸张陈旧、字迹模糊的案卷,录下了演讲者斯托帕尼(VadimA.Stopany)这个来自俄国的年轻人的名字;档案还记载着他演讲的主要内容和开会的全过程。1920年6月,约六十人在该校听留日归国学生、世界语学者张墨池讲演“自由的价值”,同时放映幻灯来加以说明。1921年1月26日“《民国日报》”有一则广告云:陆式楷、王克绥、司笃巴尼(斯托帕尼)等人在新华学校特设“世界语寒假补习科”,“每日下午一时半至三时为教授时间,星期日亦不停课。凡有志者,不论何人皆可来学,并不收费”。 1921年1月创办世界语月刊《中国世界语者》,由陆有容编辑。(《陆式楷》)

许论博 (广东潮阳人 世界语名Hsw W.K.)1904年在法国留学时学习世界语。其1908年回国。 1909年在广州开办世界语班和夜校,是广东最早的世界语的先驱者。他的学生有刘师复、黄尊生,区声白是中国早期世界语运动著名人物。

1912年与刘师复创建广州世界语学会,任该会会长,后任国际世界语协会广州代理员。以后曾协助刘师复主办《民声》杂志。二、三十年代曾协助黄尊生、伍大光创办广州世界语师范讲习所,在该所任世界语教师。抗战期间,避入法国人主办的广州石室天主教圣心堂,曾将《圣经》译为世界语。(选自《许论博》)

蔡元培 (1868—1940)中国近代伟大的民主革命家、著名的教育家、政治活动家,他也是中国世界语运动的先驱。他从青年时代就矢志于教育报国,最早地引进西方的科学和进步文化,传播世界语为东方华夏第一人。蔡元培学习世界语的动机,如他自己所说:“我们有一种公用语言的要求。柴门博士创造世界语(Esperanto)的决心,是因为他所居的地方,各种民族往往因语言的不同,生许多误会,因而至于开战。觉得弭战争、保和平,非有一种语言不可。这固然是一种最重要的动机,我们就退一步着想,在平和的范围内,如通商,如旅行,如切磋学术,如互助工作,为了各民族语言不同,不知道生了多少障碍;叫世界上多少好事,不能迅速的进步。我们照各种方面看来,都觉得有一种公用语言的必要。”

1907年,39岁的蔡元培远渡重洋留学德国。在莱比锡大学求学的日子里,他第一次地接触并学习了世界语,他对世界语创始人的柴门霍夫为人类造福的人格而深深地敬慕,他立志做一个柴氏的追随者。他阅读了很多的世界语进步书籍,世界语在他的心田播下了绿色的梦。他孜孜不倦地发奋学习、探索西方的先进思想、西方的先进科学技术、西方的文明,直到1911年返回祖国。

1912年,孙中山在南京就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蔡元培首任教育总长。他通令全国师范学校开设世界语选修课,以便培养世界语师资,为在全国小学教授世界语作基础。同时他安排教育部专门司在部里办起世界语传习所,由教育部职员、早期北京世界语者杨曾浩讲授世界语,蔡元培总长还常常与教育部的职员们一起听课学习,学习的积极性甚高。

1916年,天津南开中学开办世界语班,在南开中学求学的周爷爷曾二次聆听蔡元培到天津南开中学的讲演和教授世界语,为此周爷爷撰稿并以《蔡孑民先生讲演录——思想自由》为题发在南开中学《敬业》刊物上,蔡元培追求的世界语的世界语言大同的胸怀及观念,给周爷爷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对青年时代的周爷爷的一生有着重要的影响。以致后来,周爷爷对中国世界语运动很支持,他也一直铭记着蔡元培先生对他的早期的教诲和影响。

随着袁世凯篡夺了辛亥革命的果实,蔡元培因不满袁世凯的专制独裁,他毅然弃官从教,于1917年就任北京大学校长。怀着对世界语炽热情感的蔡元培,决定在北大开设世界语课。他特地邀请了南方的世界语者孙国璋到北大担任世界语讲师,当时在北大选修世界语科的共有二百多人。为了解决世界语教材的缺乏,蔡元培叫孙国璋把历年所用的讲义编成《世界语高等课本》、《世界语高等字典》,蔡元培亲自为这两本书写了序言。以至四年后,蔡元培在广州举行第七届全国教育联合会议上,他又提出一项议案获得通过。议案请求全国学校和教育行政机关,促进和实施1912年教育部下达的将世界语作为师范学校选修课的命令,并依次将世界语逐渐推广到小学中去。这些倡议虽然在当时由于条件所限,未能完全执行,但它对世界语在中国的传播起了推动的作用。

上世纪二十年代初,蔡元培领导的北京大学是中国世界语运动的摇篮。为了提高北大的世界语教学和研究,蔡元培发起成立了北大世界语研究会,他兼任该会的会长。他并又聘请了俄国著名的盲人世界语作家、诗人爱罗先珂来北大教授世界语,使北大的世界语学员增加到六百余人。1922年12月15日,北大举行的世界语联合大会到达二千多人,当时北洋政府大总统徐世昌特派代表来出席大会。这次大会由蔡元培主持,他在大会上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其场面令北大的老世界语者难以忘怀……,北大的世界语活动开展得很活跃,又相继组建了北大世界语话剧团和歌咏队。

1923年,蔡元培与吴稚晖、李石曾、陈声树等民国社会名流一起创办了北京世界语专门学校,蔡元培兼任该校的校长。蔡元培的同乡、同事、挚友、北大文学教授鲁迅也是一名世界语者,他始终追随着蔡元培从事世界语进步事业,他担任该校的“董事”,并在该校负责讲授《中国小说史略》等文艺理论课。这所学校尽管只办了两年,但培养出来一大批世界语者和世界语翻译人才,在东方古老的华夏的土地上播下了世界语希望的种子。

1924年8月,蔡元培在中国留学法国青年世界语者黄尊生的陪同下,代表中国出席了奥地利维也纳举办的第16届国际世界语大会。维也纳是一座举世闻名的国际音乐大都市,到处都是一片音乐的海洋,蔡元培的心田也荡漾着轻松、欢乐的旋律。大会期间,国际世界语中央委员会委员长浦利华博士接见了蔡元培,宾主交谈甚欢,黄尊生作陪。目击大会盛况,国际世运热烈空前,令蔡元培不胜感慨。在维也纳的日日夜夜,蔡元培深深地体会到世界语在增进各国人民之间友谊和相互了解所发挥的作用。他对黄尊生深情地说:“中国人用世界语,可以促进中西民族的相互了解和团结。”,大会结束后,中国北洋政府驻奥地利公使设宴款待了蔡元培和黄尊生。回国后,他更加热心于世界语的事业,经过他的一番运筹帷幄,北京成立了世界语编译委员会,翻译出版了许多的世界语进步书籍。看到了世界语在北京与各地出现的新局面,为世界语四处奔波而劳累的蔡元培的心里深感欣慰。

1931年10月南国金秋,蔡元培南下广州,受到了广州的世界语者们的热烈欢迎。他们在饭店设宴招待蔡元培先生。宴会上,蔡元培与世界语者用世界语交流……,映入他眼帘的是一张张青年世界语者的笑脸,世界语大家庭的温暖,使63岁的蔡元培感慨不已、热泪盈眶。他说:“世界语是促进世界大同的有力工具,我们要为振兴我中华而用世界语。”,他勉励广州世界语者要努力为中华民族复兴走向世界。

努力为推动中国的世界语进步运动,为振兴我华夏的教育而不息地探索,乃是蔡元培先生的毕生的梦想。

1940年3月5日,一代宗师,中国近代著名的教育家,中国杰出的世界语者——蔡元培先生在香港溘然长逝。享年72岁。他逝世后,中共中央主席毛爷爷发唁电:“学界泰斗,人世楷模”。中共中央副主席周爷爷送挽联:“从排满到抗日战争,先生志在民族革命;从五四到人权同盟,先生之行在民主自由。”

新中国建立后,神州大地迎来了中国世界语的春天,蔡元培先生的中国世界语梦实现了。(《蔡元培的中国世界语梦》)

爱罗先珂 (俄语:В. Я. Ерошенко/英语:Vasili Eroshenko,1890年1月12日-1952年12月23日),俄国诗人,世界语者,童话作家。童年时因病双目失明。25岁离开俄国本士,先后在暹罗(今泰国)、缅甸、印度、日本等地漂泊。1921年日参加"五一"游行,被日本当局驱逐,来到中国。1922年2月,在周作人推动下,经蔡元培特聘,来北京大学教授世界语,借住在周氏兄弟八道湾住宅里。周作人多次陪同爱罗先珂到北京各校讲同,并作翻译。

鲁 迅 (1881年9月25日-1936年10月19日),曾用名周樟寿,后改名周树人,字豫山,后改豫才,曾留学日本仙台医科专门学校(肄业)。“鲁迅”是他1918年发表《狂人日记》时所用的笔名,也是他影响最为广泛的笔名,浙江绍兴人。著名文学家、思想家、民主战士,五四新文化运动的重要参与者,中国现代文学的奠基人。毛爷爷曾评价:“鲁迅的方向,就是中华民族新文化的方向。”

鲁迅一生在文学创作、文学批评、思想研究、文学史研究、翻译、美术理论引进、基础科学介绍和古籍校勘与研究等多个领域具有重大贡献。他对于五四运动以后的中国社会思想文化发展具有重大影响,蜚声世界文坛,尤其在韩国、日本思想文化领域有极其重要的地位和影响,被誉为“二十世纪东亚文化地图上占最大领土的作家”。

鲁迅先生是中国世界语先驱之一。早在上世纪20年代初,鲁迅即追随蔡元培先生投身华夏世界语进步文化运动,他曾为世界语在中国的推广和发展作出了杰出的贡献,特别是他在北京世界语专门学校任教时期有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在国际世界语运动史册上留下了浓重的一笔。

踏上世界语道路

1923年6月7日,鲁迅被蔡元培、吴稚晖、陈声树创办的北京世界语专门学校聘为董事并负责讲授《中国小说史略》、《文艺理论漫谈》等课程,从此鲁迅踏上了世界语的道路。

鲁迅对世界语一直怀有一种炽热的情感,早在他与胞弟周作人来北大任教时,就受到了蔡元培先生的影响而接触了世界语。蔡元培领导下的北京大学从1917年就开设了世界语课程,聘请了孙国璋讲授世界语。1922年3月初,又聘请了由鲁迅推荐的俄国世界语盲人作家爱罗先珂讲授世界语,已是北大文学教授的鲁迅常常前去听世界语课,他与爱罗先珂有一段真诚的文学交往,他先后翻译了爱罗先珂的童话《鱼的悲哀》、《世界的火灾》、《鸭的戏剧》等文学作品,从而在中俄文化交流史上留下了一段佳话。1922年5月23日,北京世界语学会宣告成立,周作人当选为该学会的会长,鲁迅亲自参加该学会成立的庆祝活动,照相机记录下周氏兄弟一起参加北京世界语活动的珍贵镜头。鲁迅深深地爱上这一门有利于世界各国革命和世界各国人民文化交流的语言,从此他便与世界语结下了一段深深的情缘。

鲁迅先生在北京世界语专门学校授课是兼职,他还继续担任北京大学的文学教授。每星期二、五的下午时间,他不顾身体的疲倦,从北京大学到北京世界语专门学校(旧北京西城孟瑞学校),他有时步行,遇到时间紧就乘坐黄包车。不论多么忙碌,他都没有耽误过一堂课。历史的记忆曾记录下那难忘的一幕:在风风雨雨的京城街路上,常常出现一个穿长衫的消瘦的身影……

鲁迅先生热情地为中国世界语运动而奔波,从而赢得了北京世界语专门学校的学生们的崇敬和爱戴。学生们都很爱听鲁迅先生的讲课,他一如在北大的教法,一堂课两个钟头。每当鲁迅先生走进教室的大门,教室里立刻一片寂静,每次不到20分钟,总会听到学生们激动的笑声。

遇到青年诗人柔石

上世纪20年代初,古城北京的新文化运动如雨后春笋般破土而出。世界语的春风荡然劲吹,北京世界语专门学校成了中国的世界语进步文化的摇篮。鲁迅凭着对世界语的真挚的情感,在北京世界语专门学校这块土地上,播下了一颗颗希望的种子。

历史就是这样有趣!鲁迅巧遇到了来北京世界语专门学校来学习世界语的一位有抱负的文学青年,他就是上海左翼作家联盟的青年诗人柔石。这也是青年诗人柔石第一次见到他心底推崇敬慕的文学大师鲁迅先生,鲁迅也很喜爱这一位思想进步的有才华的文学青年,他曾对柔石说:“人类将来总当有一种共同的语言,世界语则可以为沟通世界人民的感情的国际语用……”鲁迅先生还给柔石讲了中国新文化的发展情况。

此后,青年诗人柔石回到了上海,勇敢地投身到为人民大众呐喊的革命文学战线,直到他为中国的革命事业献出了他那年轻宝贵的生命。

在北京世界语专门学校任教的日子里,鲁迅都在尽心尽责地教书。他常常鼓励学生努力掌握世界语,从事世界语进步文学翻译,并勉励学生胸怀远大抱负,投身于中国的进步事业。

在鲁迅先生的扶持下,北京世界语专门学校培养出了柔石等一批红色革命青年。还培养了王秋士、吕蕴儒、李文辉、李瑞甫等青年世界语翻译人才。他们先后翻译了很多的文学作品发表在当时的《京报副刊》、《黄报副刊》等报纸上。

在北京义务授课

北京世界语专门学校是一所民办学校,在这里读书的大部分是穷学生,从而学校的教育经费相当困难。

当时学校决定给聘来讲课的教授每月马车费20元,作为学校的董事之一的鲁迅先生深知办校艰难,总是不肯收取这笔钱,为此学校教务处负责财务的陈空三和冯省三两位先生很为难,何况冯省三又曾在北大读过书,还是鲁迅的学生。鲁迅曾对送钱的陈空三说:“学校经费困难,我是晓得的,所以这钱我不收,你还是带回去,每一个世界语者在目前环境下应尽自己的力量做出贡献,然后世界语才能广泛地传播出去,我自己虽然没学好世界语,但我是支持这个运动,因为我赞成它。”后来,由于陈空三再三地坚持,鲁迅才答应少收一点。

《鲁迅日记》中记载着鲁迅先生只收了有限的几次,而且从来没有收过20元。实际上鲁迅当时的经济状况也颇窘迫,可是他宁可到朋友处借钱,也不愿让这所世界语学校在经费开支上为难。为此,鲁迅先生在北京世界语专门学校是义务授课。

鲁迅先生在北京世界语专门学校授课一直坚持到1925年3月20日学校停办,他任教了1年零9个月,这段时光尽管很短暂,但鲁迅先生在这片中国世界语文化土地上默默地耕耘播种的高尚的奉献精神,永远值得我们纪念和追思。(选自《鲁迅》和《世界语者鲁迅》)

钱玄同 (1887-1939),原名钱夏,字德潜,又号疑古、逸谷,常效古法将号缀于名字之前,称为疑古玄同。五四运动前夕改名玄同。汉族,浙江吴兴(现浙江湖州市)人。1887年9月12日(农历清光绪十三年丁亥月十二日)出生,吴越国太祖武肃王钱镠之后。中国现代思想家、文学学家、新文化运动的倡导者。新文化运动的代表人物钱玄同(著名物理学家,“两弹一星”元勋钱三强之父)认为“惟有将中国书籍一概束之高阁一法”,才能避免“中毒”,甚至“剿灭”中国文化,“废灭汉文”,采用世界语,钱玄同早年留学日本,曾任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教授,"五四"时期参加新文化运动,提倡文字改革,曾倡议并参加拟制国语罗马字拼音方案。20世纪初在日本留学。三十年代还为《世界日报》副刊《世界语之光》题写刊名。著有《文字学音篇》《重论经今古文学问题》《古韵二十八部音读之假定》《古音无邪纽证》等论文。

周作人 (1885年1月16日~1967年5月6日)原名櫆寿(后改为奎绶),字星杓,又名启明、启孟、起孟,笔名遐寿、仲密、岂明,号知堂、药堂、独应等。是鲁迅(周树人)之弟,周建人之兄。浙江绍兴人。精通日语、古希腊语、英语,并曾自学古英语、世界语。中国现代著名散文家、文学理论家、评论家、诗人、翻译家、思想家,中国民俗学开拓人,新文化运动的杰出代表。历任国立北京大学教授、东方文学系主任,燕京大学新文学系主任、客座教授。新文化运动中是《新青年》的重要同人作者,并曾任“新潮社”主任编辑。“五四运动”之后,与郑振铎、沈雁冰、叶绍钧、许地山等人发起成立“文学研究会”;并与鲁迅、林语堂、孙伏园等创办《语丝》周刊,任主编和主要撰稿人。曾经担任北平世界语学会会长。

陈昆山 (1895-1951) 陕西户县人,又名陈空山。1921年在北京大学学习世界语,教师俄国盲诗人爱罗先珂。1923至1925年在北京世界语专门学校任教, 曾担任总务长,是二十年代中期北京世界语学会主要负责人之一。1947年同周尧合作创办陕西户县农业专科学校。

王鲁彦(1902-1944)浙江镇海人。原名王衡。鲁彦是笔名。18岁到上海学徒,后到北平参加蔡元培、李大钊等创办的工读互助团。受“五四”新文学运动的影响,走上文学道路。大约在1921年开始学习世界语。1923年曾在北京大学任俄国盲诗人爱罗先珂的世界语助教。后曾在长沙协均中学、平民大学、湖南第一师范学校开办过世界语班。从世界语译成中文的主要译著有:《犹太小说集》、《显克微支小说集》、《苦海》、《肖像》、《失掉了影子的人》、《在世界的尽头》、《世界短篇小说集》、《花束》,《老仆人》等。
曾任武汉《民国日报》编辑。后到上海、福建、陕西等地从事教育和文化工作。曾发表《柚子》、《黄金》、《童年的悲哀及其他》、《野火》等作品,成为我国现代著名作家。1939年到桂林创办《文艺杂志》。1944年因积劳成疾,不幸逝世。

刘师复 1912年春香山籍同盟会员师复(世界语名Sifo)、郑佩刚、莫纪彭等在广州西关平民公学附设世界语夜校学习。刘师复认为,“世界大同当以言语统一为先导”。并发起创建广州世界语学会,师复任副会长。世界语的发明者波兰人柴门霍夫博士致信祝贺并赠送一批世界语书籍。不久,国际世界语协会委任师复为广州副代理。1913年师复创办《晦鸣录》(Kokorio en Mallumo)每期均辟4页世界语专栏,后迁澳门出版更名为《民声》周刊(La Voco de la Popolo)为国内最早的世界语刊,蜚声国际,《世界语第九次万国大会记事》一文为国内对国际世界语大会最早的报道。此后再迁上海印行,地址写作日本东京以作掩护。1904早年以秀才身份留学日本,次年加入同盟会。1906年回国,在香山创办隽德女学,后在香港编辑《东方报》。1907年6月在广州谋杀清水师提督李准,因制造炸弹断一只手,被解回原籍监禁。1909年被营救出狱后,赴香港专心研究无政府主义。1910年春与谢英伯、高剑父等组织支那暗杀团,武昌起义后在东江一带领导农民起义,号称“香军”。同年冬与丁湘田、郑彼岸北上,准备暗杀袁世凯。因南北议和告成,未果。1912年7月与莫纪彭等组织心社,宣称“破除现代社会之伪道德、恶制度,而以吾人良心上之新道德代之”。 并定下十二条社约:不食肉、不饮酒、不吸烟、不用仆役、不坐轿及人力车、不婚姻、不称族姓、不入政党、不做官吏、不做议员、不做海陆军人、不奉宗教。 并在广州伶仃洋畔筹建新村,后被广东都督龙济光查禁。1914年7月师复在上海成立同志社,主张经济上政治上绝对自由。 刘师复在文章中幻想未来:“无论男女,由学校毕业至四十五岁或五十岁,从事于劳动,此后休养于公共养老院。凡人有废疾及患病者,由公共病院调治之。废去一切宗教及一切信条。道德上人人自由,无所谓义务与制裁,使“互助”之天然道德,得自由发达而至于圆满。 ”1915年师复在上海病逝,年仅31岁。 著有《师复文存》。他的墓碑祭文全文用世界语雕凿而成,现已不存,只在山崖峭壁上鎸刻有“师复墓”三个大字。(选自《他以秀才身份反清,力推世界语,可惜英年早逝》)

黄尊生 世界语学者。原名涓生,又名鹃声,外文名字Wong Kemm。广东番禺江村(今属广州)人。早年随父母旅居马来西亚。毕业于香港皇仁书院。1912年回广州,入世界语夜校第一期。毕业后与许论博等创办广州世界语学会。1912年赴法国留学。其间先后出席国际世界语教育会议、国际世界语商业会议、第一和第二届世界语大会、第十六和第十七届国际世界语大会,并当选为国际世界语协会语言委员会委员、国际世界语运动中央委员会委员、英国世界语会名誉会友,参与主持欧洲以外各国世界语运动。1913年被邀请到香山县城(今中山市)开班讲授世界语,最初在右岐南门共和巷2号郑道实府上,后迁东门水楼师复之书房,学员约二、三十人,皆为香山县城教育界名流,为中山最早的世界语班。1926年获法国里昂大学文科博士学位。旋即回国,任教于广东大学,开办世界语专修班。同年夏任广州市市立世界语师范讲习所所长。1933年受聘为《世界语百科全书》主编之一。1938年广州沦陷后赴贵州,任教于内迁遵义的浙江大学。1946年回粤,执教于中山大学。1947年任广州世界语学会常务理事。1949年后赴海外教书。1955年参加第四十届国际世界语大会。嗣后当选为世界语学院院士。1959年迁居澳门。1966年转迁香港。毕生致力于世界语运动,为中国世界语运动的先驱。 1990年8月24日在香港病逝。

区声白 (1892-1945) 世界语者,无政府主义者。广东南海佛山镇(今佛山)人。1919年创办无政府主义杂志《工余》。1920年毕业后到岭南大学讲授中国文学史,并利用《民声》《工余》等杂志,进行无政府主义和世界语的宣传。1938年广州沦陷后,附于汪伪,曾任伪广州市社会局课长。著有《无所谓宗教》等书。

1907年一批留日学生,同盟会的会员景梅九(学生Onklo记住哈,他乃尔师尊之祖师尊之一,他创立的西京世界语协会,为西安世界语协会前身)、钱玄同、张继、刘师培和何震等参加在东京大杉荣(Oosugi Sakae)开办的世界语讲习会,是最早在日本学习世界语的中国人。 1908年刘师培、何震、张继等在东京出版《衡报》(Egaleco)声称它是亚洲第一份提倡世界语的刊物。何震还在日本主办《天义报》(Justeco)刊载有关世界语的记事和学习材料。景梅九于1923年在北京世界语专门学校任教授。1930年创建太原世界语学会,任会长。1935年创建西京世界语协会,得到杨虎成将军的支持。他通过世界语翻译意大利但丁著的《神曲》。(《同盟会与世界语》)

以后,张继在东京孙中山创办的同盟会机关刊《民报》会馆举办“世界语讲座”,宋教仁、章太炎、朱执信、鲁迅、周作人、汤增壁、苏曼殊等曾参加学习。与此同时,蔡元培、吴稚晖、李石曾、张静江等先生在巴黎创办《新世纪》华文周刊,大力提倡世界语。它是最早把世界语介绍到中国的报刊之一。1908年,张继、刘师培及其夫人何震在日本出版《衡报》(Egaleco),主张世界各国革命家利用世界语作为互通声气、互相理解的工具,何震主办《天义报》(Justeco)经常刊载有关世界语的记事和学习材料。同年,刘师培回国,在上海创办世界语传习所。1911年,上海同盟会总部开办世界语班。同年12月,同盟会总理孙中山倡导世界语,担任中国世界语同盟主席,并题写了“人类进化,世界大同”的题词。正如蔡元培所说:“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和中国国民革命,其最终目的仍在于世界大同。这与柴门霍夫的要让全人类实现大同有着共同的思想基础”。二者都是主张人人平等、自由、博爱和正义的。当时,流行着只样一首歌,其词曰:“绿星光芒普天下,人类是一家。不分黑白黄,博爱铭心上。牢记那千百年战争的祸害,用吾语打破人间的壁障。人类是一家,不分黑白黄,博爱铭心上。博爱,博爱,永铭在心上!”。南京中山陵的孙中山先生手书的“博爱”“天下为公”正是我们世界语者的崇高追求。1912年,随着中华民国临时政府的成立,以孙中山、黄兴先生为首的同盟会以及蔡元培、张继、李石曾、吴稚晖、张静江等对世界语的大力支持和宣传推广,于是中国才正式有了世界语运动。(选自《周爷爷和世界语》)

李煜瀛 (1881年-1973年)河北高阳人,字石曾。15岁从名儒齐禊亭习汉学。21岁以随员名义随清廷驻法使臣孙宝琦赴法,先后入蒙达顿莪农校、巴斯德学院、巴黎大学学习。1906年与张继、吴稚晖发起世界社,创刊《新世纪》,介绍无政府主义,鼓吹革命。同年入同盟会。1911年回国,在北京创办留法俭学会,1915年在法国设勤工俭学会。1919年以后先后资助二千多人赴法勤工俭学。1920年在北京创办中法大学,任董事长。1918年任国立北京大学校长、北京师范大学校长。1919年任国立北京研究院院长。1923年10月10日,在海淀区苏家坨镇温泉建立了中法大学附属温泉中学--即现在的北京市第四十七中学。1948年聘为国民党总统府资政,曾任国民党中央监察委员、中央评议委员。早年学习并倡导世界语,曾在《新世纪》上刊登宣传世界语的文章。20世纪二十年代也曾支持过世界语运动。(选自《李煜瀛》)

以上文字乃为世界语与同盟会或国民党之联系,文中涉及“辛亥革命”之后诸多中国政坛要人,学界名师,其中不乏世界语者及世界语支持者!


完整帖子 kompletaj mesaĝoj:

 主题RSS Feed

powered by my little f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