偌大的一个大连市为何现在只有皮皮一人在玩世界语?

作者 aŭtoro: Pipi, 发表于 afiŝita je 星期二, 四月 09, 2019, 22:17 (132天前)

偌大的一个大连市为何现在只有皮皮一人在玩世界语?

世界语的名字的由来:世界语(Esperanto)属于仿造语类的人造语,它是由波兰眼科医生柴门霍夫博士(L.L. Zamenhof)于1887年创造的。柴门霍夫在公布这种语言方案时使用的笔名是“Doktoro Esperanto”,意为“希望者博士”。后来人们就把这种语言叫Esperanto。在本世纪初,当它传入中国时,有人曾把它音译成“爱世语”、“万国新语”,“爱斯不难读”,也有人消极地称为“爱死不难倒”。以后人们借用日本人当时的意译名称,叫它为“世界语”。现在日本已改用意译名称,但中国一直沿用至今。实际上称Esperanto为“世界语”是不准确的,容易造成它就是“世界通用语”的误解。(《世界语在中国100年》16页)

1. 柴门霍夫在公布其创造的语言方案时为何使用的笔名是“希望者博士”?

大概他本人也知道推广他创造的语言的难度,他本人希望Esperanto成功,希望人们去接受它,推广它。仅是一个希望!

2. 为何有人消极地称Esperanto为“爱死不难倒”呢?大概人们看到Esperanto没有前途,没有明天,想死不难,说倒就倒,说死就死吧!

3. 明知Esperanto为“世界语”是不准确的,容易造成它就是“世界通用语”的误解。可国人为何还用“世界语”?大概是中国人的一个美好的梦想吧!

4. 中国人对世界语的热爱是热烈的,也有过于天真的想法。早在20世纪初,一些主张改革汉字的人发现世界语是一种理想的语言,曾主张用世界语来代替汉语汉字。好心的中国人有些过于天真,未免太理想化了。一个民族几千年来形成的语言岂能轻易用另一种语言来代替,这是不可能的。(《世界语在中国100年》243页)

5. 80年代是中国的世界语热潮,是在特定的历史时期的超常规发展,自然不可能持久。到了80年代末,随着向市场经济的过渡,人们更多地关注经济问题,注重经济效益,世界语运动出现退潮。(《世界语在中国100年》163页)

6. 早期的世界语的老前辈如KABE,翻译很多作品,还编过一本字典,在世界语发展史上是个极其重要的人物,人称“世界语散文之父”。没有几年,他退出世界语,不搞了。有种种原因,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他感到世界语进展太慢。确实是慢的。(《世界语在中国100年》263页)

7. 很多人不学世界语,难道是宣传不到位吗?

其实中国在世界语宣传上已经做足了文章。在中学的语文课本里有篇有关张海迪文章,里面就提到过世界语。还有在中学九年级英语课本下册63页的“Around the world”有一段文字,并配有柴门霍夫半身像:

An invented language

Since the twelfth century, people have been inventing languages, in the hope that a world language would ease human communication. Only one of these invented languages has enjoyed any success, though. It is called Esperanto. It was invented by a Polish man named Zamenhof. His language is based on Latin, German and Greek vocabulary. Each letter always makes the same sound, and the grammer rules are simple.

Although Esperanto is spoken by about two million people and a thousand of them have learnt it as a first language, it is unlikely to become a world language.

中文意思:世界各地

一门被发明的语言

自从12世纪以来,人们一直在不断地发明语言,希望一门世界语言能够使人类容易交流。然而,这些被发明的语言中仅有一种获得成功,它被称为世界语。它是由一位名叫柴门霍夫的波兰人发明的。他的语言基于拉丁语、德语和希腊语词汇而被发明的。每个字母总是发相同的音,而且语法规则简单。

尽管世界语有大约二百万人在讲,而且其中一千人把它作为第一语言来学习,但是它不可能成为一门世界性的语言。

瞧见了吧!英语课本可是面向全中国的中学生,这个宣传面是很广的,力度也是很大的。现在是网络和信息时代,很多人都知道了世界语,可为什么不学它呢?世界语为何那么苍白无力,究竟怎么了?

(未完待续)

头像

法国世界语演讲一月后谈世界语

作者 aŭtoro: 西安世界语王天义 ⌂ @, 来自 el: 陕西省西安市, 发表于 afiŝita je 星期日, 四月 14, 2019, 20:44 (127天前) @ Pipi
编辑: Solis, 时间: 星期二, 四月 16, 2019, 13:03

一个月世界语演讲活动,两三天一个地方,确实很累。本想轻松一下,看看世界语绿网论坛,一读皮皮关于世界语名称的帖子,又提起笔来,交流一下吧。

Saluton!
从2019年3月8日西安起飞,经停北京、巴黎、于3月9日到达法国西部沿海城市南特(Nantes);从太平洋到大西洋,十几个小时的万里行后,开始了法国布列塔尼亚地区15个世界语俱乐部巡回演讲一个月的活动。于2019年4月9日从法国南特起飞,经停荷兰阿姆斯特丹、北京,于4月10日下午回到西安。这是一次深入法国布列塔尼亚地区基层世界语单位,面向普通民众的世界语演讲活动,每场都有当地世界语者翻译为法语的配合,达到了宣传世界语、介绍中国历史文化和世界语经贸活动的目的。并且抓住机会配合当地世界语者在电台、电视台、学校、教堂等公众媒体宣传世界语的活动。下面谈下一些感想:

1、世界语的名字问题:我与世界语结缘已经四十年啦。最早吸引我的就是这“世界语”三个字。初学世界语的时候才知道“世界语 = Esperanto",后来发现不是那回事;Esperanto一词是张冠李戴(希望者的意思)。再后来知道这个Esperanto一词是La Lingvo Internacia(国际语)方案的作者笔名。令人诡异的是,这个作者笔名后来成了该语言方案的名字,对此各种说法都有,无法达到共识。但有一点共识就是,这个名字隐藏了该语言方案的形象、误导了广大公众的第一印象。Esperanto在西方语言中给人第一印象是教会的某种宗派。如果不解释的话没人知道你在谈论一种语言;解释的话也得东拉西扯半天才能知道你想干什么。当然如果作为某个商品名字或笔名的话,没人去联想什么的,因为西方个人或商品有使用教名的习惯,这次在法国就多次看到与Esperanto词形相似的名字。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呢?这得从当时的历史环境谈起。一是世界语创始人柴门霍夫是犹太人,从一开始就给世界语推广附加了负面因素(至今这种负面因素仍然存在),所以使用笔名也是隐藏作者犹太出身不得己的办法之一。二是Internacia(国际)一词在西方与 Internationale 共产国际自然关联,令人谈虎色变,所以西方世界语界有意用Esperanto来张冠李戴,即可迎合传统教会文化、也可免去共产嫌疑,可谓用心良苦。但是到了今天全球一体化时代,世界语的大环境早已改变,根本没有当初遮遮掩掩的必要啦。当我谈到中国把Esperanto称呼为世界语(La monda Lingvo)时,国外世界语者无不拍手叫好,赞同这种名归于实叫法。 在南特机场所在 St.Aignan 镇的世界语俱乐部(Association de' esperanto de St.Aignnan)决定改名为Association de la monda lingvo de St.Aignnan. 我认为,世界语是先进文化,代表了人类语言发展的方向。在今天西方世界语界再没有必要遮遮掩掩的使用Esperanto这种障眼法来求生存求发展啦。世界语就是世界语! 我们世界语者要有自信才行。

2、世界语面临的挑战和机遇:要说世界语面临挑战的话,当今哪个行业不面临挑战?!我们说世界语是先进文化,代表了人类语言发展的方向,是说它的前途光明,不怕挑战!我们说世界语面临机遇,是说现代网络给世界语传播和使用提供了机遇。但在这种挑战和机遇面前,特别是我们这些50-70的世界语者感到无所适从,老虎吃天无法下爪。例如,国际世界语协会会员在不断下降,面对多邻国网上一百七十六万人注册的世界语学习者,国际世协大喊人在哪里?同样我们各地世界语协会也都开会找不到人,一杆旗世界语协会还能坚持多久都是眼前问题。当然即使传统的世界语组织不在了,也不意味着世界语不在了,只是我们还没找到适合网络时代的新形式而已。我们所说的机遇还有一层意思就是世界语兴衰的规律性。我们知道民族语兴衰与民族政治经济实力有直接关系,任何一种民族语称霸世界都没有世界语的发展空间。回顾世界语的兴盛期都是一战之前、二战之前、东西冷战期间、中国80年代的世界语高潮也是俄语衰落之后与英语兴旺之前的一段时间。那么当今中国和平崛起与美国战略衰退是时代的主要特征,世界政治多元化和经济多中心已经形成、所以这次我在巴黎戴高乐机场看到汉语指示牌、荷兰阿姆斯特丹机场的海关人员说汉语、法国南特市电视女主播可以汉语交流等都是这一特征的表现,也是一语称霸时代结束,世界语相对发展空间出现的征兆。所以我原则上赞成一位美国世界语教授的观点: Esperanto jam estas preta. Ĝi atendas historian ŝancon (世界语已经准备好了,它等待历史的机遇。)

3、世界语真的准备好了吗?
我说原则上赞成一位美国世界语教授的观点,是因为我主观感觉上世界语还没有准备好,国内外优秀的世界语者还很少。例如我的世界语讲演即使在国外能够流利翻译的也不多。而且大家公认我的世界语发音清晰、语速适中、表达自如,可以照顾不同水平的世界语者(Feliĉe mi paroligis iujn esperantistojn sukcese dum mia restado) 。好在我发现现在网络学习世界语的一代新秀中不少世界语口语很好,交流欲很强。使我的担忧减少了很多。其实在世界各国的旅行中,我接触过不少世界语元老绝大部分的口语交流都难深入下去(这是历史的原因),而中青一代里面世界语口语流利自如的不乏人才。所以我深感在世界语沉默的这三十年中,世界语质量真的发展了。在法国布列塔尼亚地区一位中学女教师(Murielle Care)是跟爸爸学的世界语,但爸爸如今也不能说流利的世界语,但女儿却世界语流利自如成为新秀,而且夫妇世界语都好;该地区一位世界语企业家(Jean-Claude Dubois)把我领去拜访他的世界语老师,这是一位贵族出身的绅士,世界语也不能深入交流,但他的学生Jean-Claude Dubois却世界语了得,而且也是夫妇世界语都好。世界语家庭化也是法国布列塔尼亚地区的一大特征。总之,世界语要想发展还需加强准备。国际交流是最好的准备。使用世界语交流吧!

4、布列塔尼亚世界语现象
法国布列塔尼亚地区的语言属于凯尔特语系相似于英国的威尔士语言,是法国的非主流语言之一。所以当地人容易感到语言问题,对一种中立的、非民族性语言有潜在的认同,也是成为法国世界语密集区的原因之一。另外这里是法国的沿海度假区,所谓的村镇不是以农业人口为主,而是城市退休退养人口为主,有着完善的社团服务设施,世界语者也可以免费使用,同时也是宣传世界语的场所。加之各个村镇之间硬化公路相连,世界语者遥相呼应,经常你来我往,成为了一个世界语的小天堂。特别值得一提的是1952年世界语者集资购买的世界语城堡Grezojono, 占地20公顷(二十万平方米/300亩),成为了世界语永久性培训基地。这次也是我专门考察的项目之一,因为该城堡一直期待中国世界语者前往集训和交流。另外,这次我与法国世界语者交流了欧盟使用世界语的问题。大家都认为欧洲公众还没有使用共同语的意识,ESPERANTO不可能被提上议事日程。从理性上讲,ESPERANTO的目标是世界辅助语,如果成为欧盟共同语也可能消弱ESPERANTO的世界性,并非好事。所以我们世界语者不要对欧盟抱有幻想,而是做好自己的事,为人类这一伟大目标的铺垫打好基础。最后我想说的是,欧洲一般公众对中国的发展认知很有限,因为西方的舆论导向非常厉害,对自己自由夸大,对中国极力抹黑,误导公众(多次有人问我中国有汽车吗的笑话)。所以以世界语为纽带请进来走出去非常必要,利人利己的好事我们一定要做!Dankon!

本文的图文版

--
西安世界语协会王天义
http://esperanto.shop.kongfz.com

头像

建立个大连世界语微信群,我可以拉几个大连世界语者入群。

作者 aŭtoro: 西安世界语王天义 ⌂ @, 来自 el: 陕西省西安市, 发表于 afiŝita je 星期一, 四月 15, 2019, 21:03 (126天前) @ Pipi

建立个大连世界语微信群,可以拉几个大连世界语者入群。

当然,皮皮关心的估计不是几个大连世界语者,而是世界语的前途和命运。凡是认真学习过世界语的人都会思考这个问题。认真思考后或者像Kabe与世界语彻底拜拜,或者从自己做起开始使用世界语,为世界语的发展来点铺垫。世界语的发展需要有应用的坚实基础,但现在还没有,明白了就只能从自己做起,别无选择。或者像柴门霍夫说的那样,播种、播种、还是播种,别管收获吧,那是后人的事情。

当然,如果你是语言爱好者,世界语也是一种乐趣。如果你是语言爱好者,也是世界语理想的追随者,那就从身边的实事做起。你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对你所追随的理想的贡献,世界语的伟大理想一定可以实现。

我对世界语史有一些研究,从全球世界语史看,最近的30年是世界语发展历程中最黑暗的时期。估计这段时间再有五年就会过去,一个新的世界语发展时期正在向我们走来。

附言:有对世界语商贸感兴趣的请与IKEF联系:http://www.ikef-esperanto.net

--
西安世界语协会王天义
http://esperanto.shop.kongfz.com

建立个大连世界语微信群,我可以拉几个大连世界语者入群。

作者 aŭtoro: 皮皮, 发表于 afiŝita je 星期一, 四月 15, 2019, 23:54 (126天前) @ 西安世界语王天义

王老师的话说的很客观,很实在。我的确在纠结世界语的前途和实用问题。

说起世界语,从知道它和学习它的时间说起,我算是较早的,我17岁时开始学的,18岁就开始阅读世界语小说了,并且读了很多。期间走走停停,停停走走,放弃了很久,理由是世界语没有舞台,不实用。

说起世界语,我倒是有些感慨,现在零零碎碎说几句:

1. 世界语简单易学吗? 我的感觉是,比起英语,它相对容易,好学。但也有一点麻烦,比如帽子字母,既然这门语言具有易学特点,柴门霍夫当初就要考虑到这些帽子字母的麻烦。但有的中国人觉得帽子字母漂亮。再就是r这个颤音,对有的人挺难的,我当初学的时候,半年后才会发这个音,还是在不经意时突然发出的。我单独发这个音,练习了好几天,然后再练习有r的单词,然后再练习朗读句子,怎么说呢,有的人觉得世界语发音优美,我觉得:读好了,还好听,读得不好,世界语的声音听起来gargar的,很难听。似乎英语的发音更轻柔动听。

2. 如果说世界语简单,那得感谢创造者的初衷和睿智,更得感谢世界语没有被广泛使用。试想一下,如果世界语被广泛运用,100个人有100种说法,10000人就有10000种说法,世界语岂不乱套?最后世界语不是简单,而是难了,世界语简单易学的特点还会存在吗?如果和英语一样难,一样乱套,那世界语的存在又有何意义呢?!

3. 我不承认我的世界语学得很糟糕,也不承认学得很好。 如果说我的世界语学得还好,那我得感谢英语,英语在我学习和阅读世界语上帮了很大的忙,比如词汇、语法、理解等方面。而世界语似乎没帮上我学英语什么忙。英语小说我也阅读了一些,实话说,我还是倾向世界语小说,因为相比之下世界语文字简单一些。

4. 过去我很天真地希望中国有一所世界语大学,或希望高校的学生学习世界语,如今我又想:即便中国有几万世界语人才,世界语就能发展起来吗? 再说,如果有几万世界语学子,才子,他们的前途何在?何去何从? 如果只有中国单打独奏,其他国家不动,那是中国的一厢情愿,没用啊!

5. 过去我一直纳闷:中国地方上有很多人学了很多年世界语,没觉得水平高到哪里去,这是为何?难道世界语难吗? 还是因为他们笨呢? 其实不完全是。 已放弃的人,包括现在坚持的人,我很理解他们。一切只怪世界语的动力不足,极其不足!凭啥让他们坚持呢? 凭啥让他们学得好呢?

6. 我的观点是:既不支持也不反对世界语,因为我没有理由支持和反对它。我不反对世界语,是因为它还有那么一点,一点点用途;我不支持它,是因为它的用途确实不大,舞台也不大。

7. 世界语会完蛋吗? 我觉得不会。如果全世界就只有两个人在说,在用世界语,就说明世界语没有死亡。但有一点,它的兴旺,我们有生之年够呛能看到。

8. 我目前还在玩世界语版的《红楼梦》,已经玩完了第一卷,第二卷还在玩中。我的想法主要是维持,悠悠哉哉的维持已学会的东西,别忘了它们,因为我幻想世界语能为我所用,能为我造福,就像我现在用英语骗钱一样,骗了不少,大把大把的钞票让我发了家。尽管我的梦想不一定实现,可我还是愿意美美地幻想着,渴望着 ......

(未完待续)

头像

王天义:愿你梦想成真!

作者 aŭtoro: 西安世界语王天义 ⌂ @, 来自 el: 陕西省西安市, 发表于 afiŝita je 星期二, 四月 16, 2019, 20:13 (125天前) @ 皮皮
编辑: 西安世界语王天义, 时间: 星期二, 四月 16, 2019, 20:18

王老师的话说的很客观,很实在。我的确在纠结世界语的前途和实用问题。

说起世界语,从知道它和学习它的时间说起,我算是较早的,我17岁时开始学的,18岁就开始阅读世界语小说了,并且读了很多。期间走走停停,停停走走,放弃了很久,理由是世界语没有舞台,不实用。

王天义: 大部分优秀的世界语者都是在充满理想的年龄时接触了世界语这个名字。我是在11岁时(1968年),世界语精英龙章是在10岁的时候。我现在已经是一个孙女和一个孙子的爷爷啦。但我可以自豪的对他们说,你们的爷爷也曾经是热血青年,也曾为梦想(理想)奋斗过!这大概就是人生的价值吧。正像格言说的:吃饭是为了活着,活着不是为了吃饭,活着是为了梦想(理想)!很多人能够坚持到今天,估计大部分不是为了实用,就是为圆一个青年时期的梦吧。


说起世界语,我倒是有些感慨,现在零零碎碎说几句:

1. 世界语简单易学吗? 我的感觉是,比起英语,它相对容易,好学。但也有一点麻烦,比如帽子字母,既然这门语言具有易学特点,柴门霍夫当初就要考虑到这些帽子字母的麻烦。但有的中国人觉得帽子字母漂亮。再就是r这个颤音,对有的人挺难的,我当初学的时候,半年后才会发这个音,还是在不经意时突然发出的。我单独发这个音,练习了好几天,然后再练习有r的单词,然后再练习朗读句子,怎么说呢,有的人觉得世界语发音优美,我觉得:读好了,还好听,读得不好,世界语的声音听起来gargar的,很难听。似乎英语的发音更轻柔动听。

王天义:对于世界语我从不宣传简单易学。由于简单而学世界语的,恐怕学不成的;起码得记上千个单词吧。目前学习世界语的大部分天生对语言感兴趣。我喜欢强调,学习世界语使用世界语就是对人类语言大同贡献;我们每次的国际通信和交流都是对这一伟大理想的实践和支持!至于一种语言的语感因人而异,众口难调。我从小说河南话、陕西话、普通话,现在每天说世界语,没感到那种更好听。皮皮对英语发音偏爱,说明他的英语口语水平比世界语好。对此表示祝贺,毕竟英语是他的饭碗呀。


2. 如果说世界语简单,那得感谢创造者的初衷和睿智,更得感谢世界语没有被广泛使用。试想一下,如果世界语被广泛运用,100个人有100种说法,10000人就有10000种说法,世界语岂不乱套?最后世界语不是简单,而是难了,世界语简单易学的特点还会存在吗?如果和英语一样难,一样乱套,那世界语的存在又有何意义呢?!

王天义:世界语采用的是宽式发音,百年实践的结果是,世界语的发音更加趋同,而不是形成民族语移民后的各种方言。今天全球世界语发音的共识是,当别人听不出你是哪国人时,你的发音就是标准的世界语发音。所以,虽然世界语没有严格规定一些发音,但法国世界语者常会说,我们的 R 发音不对的(理论上也不算错,毕竟第一书没指明欧语中那个民族语的发音是世界语的标准呀),德国世界语者会说我们 V 发音不对的。。。等等。这种共识避免了世界语的发音分歧和方言的出现。


3. 我不承认我的世界语学得很糟糕,也不承认学得很好。 如果说我的世界语学得还好,那我得感谢英语,英语在我学习和阅读世界语上帮了很大的忙,比如词汇、语法、理解等方面。而世界语似乎没帮上我学英语什么忙。英语小说我也阅读了一些,实话说,我还是倾向世界语小说,因为相比之下世界语文字简单一些。

王天义:世界语的文字基础是欧洲语言。对于不会欧洲语的世界语者来说世界语可以帮助学习欧洲语单词,反之亦然。皮皮喜欢读世界语小说,说明他的世界语单词掌握的比英语数量大和程度高。就如我们读汉语就觉得轻松,一读外语就感到费劲一样,所以我们偏爱读汉语啦。


4. 过去我很天真地希望中国有一所世界语大学,或希望高校的学生学习世界语,如今我又想:即便中国有几万世界语人才,世界语就能发展起来吗? 再说,如果有几万世界语学子,才子,他们的前途何在?何去何从? 如果只有中国单打独奏,其他国家不动,那是中国的一厢情愿,没用啊!

王天义:世界语没有天然的市场,它要靠世界语先驱的打造才有市场的。我们这一代人就是世界语的先驱,身兼学习和应用的双重使命。皮皮老师我已经认识多年,对他的读书精神深感佩服,一本接一本的世界语大作能读下去,真不容易。我是学以致用的人,我更愿意与国外众多的世界语者通信,主动寻找应用世界语的机会,或者说用世界语为工具做些商贸文化的事情。如果我是语言教师我更愿意读世界语语言学的书籍,明白我学的是什么语言,怎么评判世界语作品的水平。所以,我曾自问皮皮老师这一本接一本的世界语文学大作往下读的目的是什么?既然要办柴门霍夫大学,怎么不见他打造自己的世界语专家形象呢?或者到国内外高等学府作世界语文学讲演呢?世界语当前缺乏的就是专家呀!只有世界语专家多了,世界语大学的希望才能实现。其实80年代国内出过几个世界语专科学校和学院,但世界语先生都是教不到半年或一年就江郎才尽的人才。我们缺乏世界语专家呀!


5. 过去我一直纳闷:中国地方上有很多人学了很多年世界语,没觉得水平高到哪里去,这是为何?难道世界语难吗? 还是因为他们笨呢? 其实不完全是。 已放弃的人,包括现在坚持的人,我很理解他们。一切只怪世界语的动力不足,极其不足!凭啥让他们坚持呢? 凭啥让他们学得好呢?

王天义:目前世界语功利性不强是事实,所以一味追求功利性的也不会学习世界语。目前学世界语的大部分是语言爱好者,不一定追求功利,当然有功利更好啦。世界语水平不高原因很多,但有一点很重要,就是拔尖的世界语者,特别是口语好的对其他世界语者的影响。我有时会问,你敢在老婆面前讲世界语吗?回答都是不敢。我又问,你敢在老婆面前讲方言吗?回答都是我敢。为什么呢?就是他潜意识中世界语还不是真正的语言,或者自己的语言。所以很多世界语好的不一定为了功利(动力),但他必定坚信世界语是一种语言,或者他见过真正的世界语高人。


6. 我的观点是:既不支持也不反对世界语,因为我没有理由支持和反对它。我不反对世界语,是因为它还有那么一点,一点点用途;我不支持它,是因为它的用途确实不大,舞台也不大。

王天义:世界语是历史产物,它的发展有其自身规律,起伏跌宕与人来人往都在情理之中。我欣赏赵建平老师的那句话,对世界语学习要不弃不离,才能达到目标。我的座右铭就是,世界语要学以致用,自己要打造世界语应用市场。至于舞台大小,因人而异;英语舞台很大,但那不一定是我们的。世界语舞台不大,我们这些语言爱好者或理想主义者也可以潇洒走一回!


7. 世界语会完蛋吗? 我觉得不会。如果全世界就只有两个人在说,在用世界语,就说明世界语没有死亡。但有一点,它的兴旺,我们有生之年够呛能看到。

王天义:上个帖子我说过,从世界语史看我们这30年是世界语最黑暗的阶段(前一百年和后一百年),随着世界政治经济多元时代的到来,世界语将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皮皮老师正年富力强,前途不可估量呀。但需要提示的一点是,当今的互联网时代新一代世界语者都是口语了得(我拜访过不少老前辈,一般口语难深入交流,这也是他们隐居的原因之一)。要想在世界语舞台潇洒,我们口语不能落伍。


8. 我目前还在玩世界语版的《红楼梦》,已经玩完了第一卷,第二卷还在玩中。我的想法主要是维持,悠悠哉哉的维持已学会的东西,别忘了它们,因为我幻想世界语能为我所用,能为我造福,就像我现在用英语骗钱一样,骗了不少,大把大把的钞票让我发了家。尽管我的梦想不一定实现,可我还是愿意美美地幻想着,渴望着 ......

王天义:愿你梦想成真!


(未完待续)

--
西安世界语协会王天义
http://esperanto.shop.kongfz.com

王天义:愿你梦想成真!

作者 aŭtoro: Pipi, 发表于 afiŝita je 星期二, 四月 16, 2019, 22:56 (125天前) @ 西安世界语王天义

谢谢啊!王老师说的道理我早就想过。

你说的:“我曾自问皮皮老师这一本接一本的世界语文学大作往下读的目的是什么?既然要办柴门霍夫大学,怎么不见他打造自己的世界语专家形象呢?或者到国内外高等学府作世界语文学讲演呢?”

我的读书目的就是个玩,幻想世界语能为我所用,能让我通过它赚钱,至于其他的嘛,我的境界不高,所以不考虑。

至于我建的那个“柴门霍夫大学群”,早就改名了。当初创建的时候是抱着几个想法:1. 希望能有一所真正的世界语大学;2. 弘扬柴门霍夫精神,就像中国的白求恩医科大学一样。后来我感觉我的想法太幼稚了,所以改了群名。

至于我说的“专家”,那只是我的一个玩笑,以我的肤浅知识,我说要当专家,自不量力,岂不可笑,你却信了?!

后来我那个群改名成了“皮皮乐园”,再后来,我彻底解散掉了。对我来说,世界语就是个玩,所以改为了“皮皮乐园”。再后来,这个乐园也彻底解散掉了。

至于世界语学习及其他:

1. 我认为世界语最大的成功是文学,世界语能存活和流传至今,得感谢那些世界语翻译和作家。没有他们的作品,世界语能否流传至今,都是个问题。都说Esperanto好,可拿啥证明呢?就好比唱歌,总得有个谱,对吧?!聪明的柴门霍夫,在发布语言方案后,自己就翻译了很多作品,向世人展示世界语的魅力,这是大师的高明!世界语先有文字,后有口语的,有完整的口语体系吗?

2. 对英语我也是一样的态度,不冷不热的,也是个玩,是我骗钱发家的工具,我多么想通过世界语骗钱糊口,可世界语能让我骗到钱吗?但有一点,英语帮我学习了世界语,帮了很大的忙,和世界语一样,我不承认我的英语太糟糕,也不承认太优秀,至少去了说英语的国家,找厕所不至于说不明白,大便拉在裤裆里。哈哈,开个玩笑!但有一点,如果我去伦敦或纽约,我要用世界语问路,满大街的伦敦人和纽约人能听懂世界语吗? 我怀疑!

3. 曾有人说过“极少有语言天赋的人世界语学得很好”!起初,我对此观点很怀疑,后来我觉得很有道理。世界语虽说简单,但也不容易,它毕竟是一门外语,相比英语能简单一点,想要学好它,掌握它也并非容易。但对欧洲人可能会容易一些。也许柴门霍夫当初是为欧洲人发明的,我不知道柴门霍夫是否考虑到中国因素? 世界语是人造的,讲究的是科学,就像世界语构词,很像脑筋急转弯,想要学好它,似乎需要聪明的大脑。

4. 世界语学习是一个复杂的综合问题。世界语中立,没有国度,没有语言环境,得不到运用, 就像我,即使读一万本书,不运用,也没用。目前,中国人学了英语、俄语、日语等其他语言,可以出国留学,学习和深造该语言,因为有语言环境。可世界语去哪里留学? 世界语没有国度,对任何国家来说,世界语不是母语,都是外语。所以,世界语虽说易学,但没有国度,没有语言环境,即使简单,也很难学。

5. 世界语的舞台的确很小。世界各国的大事件根本不用世界语,这是事实。

6. 世界语应该再简化,取消一些词汇,让世界语简单再简单,成为真正简单易学大家接受的语言。

7. 通过这几年的读书发现,世界语词汇、语法和表达趋向英语,这有利于中国人学习。在中国,英语的普及也有利于年轻人学习世界语,只是现在的年轻人不学,不爱搭理世界语。

8. 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以世界语为兴趣爱好,能让人快乐,那么,世界语是可以玩的。学好的,没学好的,都一样,即便学得再好,世界语的用场也不大。希望年轻人有空也学点,玩玩即可。

9. 我今年玩世界语不同于过去的八年了,过去的八年我很努力,甚至日夕涵泳于世界语中,可如今我懒了,一天看几页书,一个章节,主要是维持一个梦想,就是等世界语大红大紫那天,我也想大红大紫,像现在用英语骗钱那样,骗点钱是真格的。我说过,我的境界不高,没啥大理想。

(未完待续)

主题RSS Feed
powered by my little f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