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别字翼龙

作者 aŭtoro: Jadobela(李琳), 发表于 afiŝita je 星期四, 一月 02, 2020, 00:02 (53天前)

[image]


花斑大蛇插翅膀,又装成“翼龙”了!世界语者们怎么可能惦念忐忑语者,Pi Pi 别孔雀了!


我的柴老祖宗呢,还有这样好笑的事情!还“授受不清”呢,Pi Pi世界语学不好,汉语也没学好,甚至连汉语拼音都没学好,“授受不亲”非要写作“授受不清”,若是强调“清楚”这一词义,就要在“清”字至上加双引号,表示特殊含义。“授受不亲”若写为“授受不清”,则表明: Pi Pi 连前鼻韵母和后鼻韵母都分不清楚!若是敲错键盘打错字倒情有可原,但好几日了,花斑大蛇都不知道自己“玩”成语,玩出个错别字来!


谁是“某人”?是我么,是我美玉么?有什么事情是“说不清”的?是家事,公事,还是国事说不清呢?若是家事,和忐忑语大蛇之间又没有“授受不亲”和“私相授受”之事;若是公事,与忐忑语大蛇之间又从未共事;若是国事,国事自有习总处理,与我无涉,我只想学习世界语,难道Pi Pi有意取代习总吗?不知家事,公事,国事,哪一件事情“说不清楚”?我的发帖中,句句属实,因我只是依据事实陈述,何来“假的”一说,又怎么会“越描越黑”?我也没有和Pi Pi 吵架,Pi Pi哪只耳朵听到我和花斑大蛇吵架了?Pi Pi哪只眼睛看到我和花斑大蛇吵架了?Pi Pi还需要解释什么呀?难道Pi Pi还要像窦娥一样喊冤吗?把“谁”又在牵涉进来了呢?你在绿网里肆意妄为的时候你不觉得冤屈么?你在绿网谩骂撒野的时候你不觉得会把“谁”牵涉进来吗?“谁”又受牵连了,指名道姓出来,让世界语者们看看!我只是依据事实分析了 Pi Pi 在我们世界语绿网里的肆意妄为,谩骂,撒野和侮辱!Pi Pi你不仅犯下这些错误,而且你还犯下一桩罪案呢!都什么年代了,花斑大蛇居然还歧视女性,也不想Pi Pi是怎么样来到这个世间的!难道似六耳猕猴一般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么?


变化多端的Pi Pi!这会你要装成一棵“树”,要静一静了?你什么时候和Chielismo先生辩论了?提笔行文,论证的三要素是论点,论据和结论!而你的论点是你的喊叫?你的论据是的你嚎叫?你的结论是你似兵卫红一般地撒野,谩骂?“谁”冒出来了?我么?我美玉么?我一直都世界语绿网论坛里,我又没有陷进沼泽,泥潭里,何来的“冒”出来了,(怎么说话呢?没文化真可怕,一张嘴就说错话!)?这会你不想事情再“发酵”了?你在世界语绿网论坛中恣意妄行的时候你不想想今天的处境?这会你替Chielismo老师着想了?你肆意狂嚎地时候你不为Chielismo老师着想?他又没教过你,他教导的都是世界语学员,从来不教忐忑语蛇!Chielismo先生,几十年如一日为世界语,为世界语界,为世界语者们所做的,所努力的一切都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事实是怎样的,那就是怎样的,这不需要Pi Pi的肯定或否定,所以别来攀附Chielismo老师!事实是怎样的,那就是怎样的,我说了我只是依据事实分析,陈述 Pi Pi 的所作所为!作为一个世界语者,当有怪物恣意妄为,撒野谩骂攻击世界语(Esperanto),世界语界(Esperantujo)和世界语者们(Geesperantistoj)时,我有权利,有义务,更有责任维护世界语,世界语界和世界语者们的利益和尊严!


关于“王天真”的事情,我又不是瓦房店市教育局的领导,所以Pi Pi不用向我汇报!我已经写明,因何不回复“王天真”的发帖,在此补充两点:第一:“王天真”虽表明态度支持Chielismo老师,但其用心不明,未知他是讥讽Chielismo老师“天真”呢,还是本名就叫“王天真”?他若讥讽Chielismo老师“天真”,那“王天真”就要被“打脸”了,作为一个世界语者,Chielismo是非常严谨和稳重的学者,因,无论在日常的世界语工作中,还是参加世界语会议,Chielismo从未有过犹如忐忑语者之“烂漫天真”的幼稚举动,这仍是大家有目共睹的!第二:若“王天真”的确名为“王天真”,那么为何我让其公示真名,真学,他却不愿意呢?他若不是Pi Pi,为何不发帖解释清楚呢?至于ajn,看着似乎是支持Chielismo先生,实则随意扔了一句“黑”句子,莫名其妙,不知其所云,不值一提!“王天真”和“ajn”的发帖均不是我所发布,何来的“贼喊捉贼”,我美玉更不是贼,是个捍卫世界语,世界语界,世界语者,世界语老师们的利益和尊严的世界语界的“小学生”!Pi Pi妄自猜测,一猜就错!Pi Pi别和“猛男”一样多想哈,想偏了不好,想偏了得癔症,癔症发展下去就是精神疾病,容易做噩梦,梦到贼,喊着“要捉贼”!若我就不想回复“王天真”和“ajn”呢?还是借用韦山太傅的名言来说明:如果你有愿意发号施令的瘾头的话,就回家对你爸爸去说吧。我是懒得理你的。


Pi Pi是否发帖给“王天真”,这与我无关!我只是依据“王天真”所陈述的事实,表明了自己的真切感受,这是无可厚非的,因,任何人都有评论的自由!


又被美玉我分析透彻了:美玉我用世(Esperanto)汉双语行文,考虑到忐忑语者Pi Pi 原本也看不懂世界语(Esperanto),所以我才写了双语版。Pi Pi不是喜欢给世界语者们修改文章么,不是喜欢给世界语者们组织考试么?那美玉我就出几道初学者的考题考考Pi Pi呗!而且这考题还是完全送分的考题!就这样简单的题目,Pi Pi都答不出来!哦,我又忘却了,Pi Pi是个忐忑语者!Pi Pi不要得癔症,我美玉没那么厉害,怕什么呢?之所以Pi Pi不敢面对我美玉,也是因为Pi Pi做了对不起世界语,世界语界和世界语者们的事情,这些事情,世界语者们都知道的,我也就不明说了,有谁有疑虑,查阅《鞭策》!再者,是我美玉,将瓦房店的那个犄角旮旯里找回到世界语界的,但谁料想,Pi Pi学得能读许多书籍了,他却来了一招“变脸”,变化多端的他,变成“忐忑语者”了!其次,我美玉,将成为Pi Pi 的救命恩人!


美玉我是世界语小学生,从未想要和忐忑语者Pi Pi一争高下和输赢,我已经表明了:我只是依据事实分析,陈述 Pi Pi 的所作所为!作为一个世界语者,当有怪物恣意妄为,撒野谩骂攻击世界语(Esperanto),世界语界(Esperantujo)和世界语者们(Geesperantistoj)时,我有权利,有义务,更有责任维护世界语,世界语界和世界语者们的利益和尊严!我也总是单独发帖,从不在Pi Pi的发帖之下跟帖,究其原因,只是因为:我刚从郭璞那里又借来“五色笔”一用,郭璞叮嘱我一定要爱惜,莫学文通兄,将“五色笔”置于腌臜之处,我见忐忑语蛇Pi Pi发帖,多有污言秽语,所以美玉我无论如何也不能跟帖,郭璞小洁癖,脏了“五色笔”,他要收回去的!


我并非要去瓦房店市教育局举报或批评Pi Pi,我只想依据事实问问教育局的领导们,问题我已在发帖中写明,不再赘述!这不是“看家本领”,不是高招,更不是阴招!若是阴招,我会在发帖中写出来么?教育局是政府职能部门,就是为公民服务的,我作为一个中国公民,我有问题要问,教育局领导们难道还能不作解答么?若谈及我的“看家本领”?哈哈,那是“带兵打仗”和“造厨”呢!家祖陇西堂李广,精通骑射!往上几代至清朝末年,祖爷爷在小江南开布庄,油坊,面馆,是做生意嘀,而且生意做得还不小!


这还有一招呢!我记得某个小树林里曾发生罪案一桩,我在思索,是否要拨打110报案,诚请我国公检法对当年的案件再次侦查一番,顺便帮着“穿新衣的国王”,找找他的遗失的半条透明的花裤子!

错别字不奇怪

作者 aŭtoro: 老生, 发表于 afiŝita je 星期四, 一月 16, 2020, 22:48 (38天前) @ Jadobela(李琳)

错别字很正常,全协和报道社人才多,也出过错,王崇芳的大词典上,把王崇芳的崇印成了“祟”,变成了“王祟芳”,一部那么重要的大词典,把编者的名字也打错了,词典印完才发现,又逐本进行了人工涂描修改,已经晚了,修改后也能看出错误破绽,这细节只有进货的几个人知道,很多人不知道,全协和报道社内部最清楚

主题RSS Feed
powered by my little f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