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特的“讣闻”

作者 aŭtoro: Jadobela(李琳), 发表于 afiŝita je 星期二, 一月 14, 2020, 14:23 (40天前)

[image]

我的柴门霍夫老祖宗呢,还有这样好笑的事情,还有这样奇特的“讣闻”!美玉我笑得都前仰后合了!

被美玉我分析透彻了:Pi Pi 世界语学不好,汉语也没学好,甚至连汉语拼音都没学好,连中文里的“应用文”都不会写,一则“讣告”,甚至连格式都写错,写成自我标榜,炫富的又臭又长的流水账!Pi Pi 的汉语水平真是连小学生都不如,这厮居然还是某国际学校校长?这某国际学校校长的中文水平真低下!这国际学校是草台班子,民办的吧!

又被美玉我分析透彻了,Pi Pi变化多端,前几日忐忑语大蛇还信誓旦旦,要“赖”在我们世界语界的绿网里,近来扔了一则写着“讣告”二字的流水账,之后就销声匿迹了!Pi Pi 感觉自己很有号召力,振臂三呼“大家看吧!”,“评论吧!”,“批评吧!”,结果世界语者们看不懂忐忑语者Pi Pi的发帖,也无法响应Pi Pi的号召,甚至连一些忐忑语者都懒得理会Pi Pi!又被美玉分析透彻了,Pi Pi是一个忐忑语者,在我们世界语的绿网里就是为找“存在感”的!当Pi Pi在绿网里找不到“存在感”时候,Pi Pi就消失了!

还是被美玉我分析透彻了,Pi Pi 喜欢自嘲,更喜欢自毁,这还给活着的花斑大蛇写了则“讣告”,这则奇特“讣告”不仅不符合中文“讣告”的格式,而且这讣告不具有时效性,即便英文的“讣告”,也不是这样写的吧?“讣告”传达的消息与现实也是自相矛盾,说Pi Pi活着吧,他在“讣告”中表明,他已死去;说Pi Pi死了吧,他又在“讣告”中表明,“讣告”不但是他亲笔所写,而且还是他写给自己的!难道Pi Pi从要“静一静”的一棵“榆树”变成了双侧曲面的“莫比乌斯环”?此“莫比乌斯环”,一体两面,一面是仍“活着”的Pi Pi,一面是已“死了”的Pi Pi?Pi Pi 又变成了“薛定谔喵”?此“薛定谔喵”处于或生或死的状态?打开盒子,“薛定谔喵”就“活”了,不打开盒子,“薛定谔喵”就“死”了?换而言之:当世界语者们看到忐忑语者Pi Pi的中文发帖,Pi Pi就“活”了,当世界语者看不到忐忑语者Pi Pi的中文发帖,Pi Pi就“死”了,所以,Pi Pi 处于“生死叠加”的状态?但忐忑语者Pi Pi要生要死,或生或死,是生是死,与我们世界语者有何关系呢?Pi Pi难道是市井里的“小媳妇儿”,因生活琐事想不开了,花手绢一条,悬于房梁之上,脚踩桌椅板凳,“闹生闹死”!若街坊领居听闻,倒好赶来劝解,抱胳膊抱腿,能于Pi Pi的“生死叠加”状态之中搭救Pi Pi?我们世界语者们又不是Pi Pi的街坊领居,花斑大蛇生,我们世界语者们要为其欢呼“万岁”吗?花斑大蛇死,我们世界语者们要为其发唁电悼念吗?或然要我美玉播放一曲“哀乐”?实然没有必要,Pi Pi之生,Pi Pi之死,与我等世界语者们有甚关联哉?实然没有关联,Pi Pi要生要死,或生或死,是生是死,那都是忐忑语者Pi Pi自己的事情!因此,这则“讣告”的确是一则令人费解的,奇特的“讣告”!

再说忐忑语者Pi Pi在“讣告”中表明“经过几天冷静的思考,花斑大蛇要放弃忐忑语了!”但,这和我们世界语者们又有何关联?我们世界语者们又不是忐忑语者,忐忑语者Pi Pi 又因何需要向我们的世界语者们汇报?学习忐忑语,或者不学习忐忑语,那都是忐忑语者Pi Pi自己的事情,实与我等世界语者没有关系!

孔子曰:“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夫本不正者末必倚,始不盛者终必衰。诗云: “原隰既平,泉流既清”。本立而道生,春秋之义;有正春者无乱秋,有正君者无危国,易曰:“建其本而万物理,失之毫厘,差以千里”。是故君子贵建本而重立始。

此处孔子所谈为君子应建立人生的“道德根本”,但引申开来,这个道理也适用于“语言的学习”!而就于学习层面而言,纵观Pi Pi的“一生”,Pi Pi对于语言的学习没有“正知正念”,又如何建立学习的“根本”,以学习的“根本”,开创自己的,语言的“事业”,坚守语言的“道路”?所以对于语言的学习,语言学习者不仅要有明确的目标和目的,即个人学习的是哪一种语言,是世界语,是忐忑语,还是其他语言?还要在掌握语言“听说读写译”的技能之后,以语言为工具,应用语言,开创语言的“事业”,坚守的“道路”!这正是“建其本而万物理,失之毫厘,差以千里。”,有明确目标,目的和正确的思想,才能建立学习的“根本”,反之,没有明确的学习目标,都不知道自己所学的是哪一门语言?没有明确的学习目的,就不明白学习语言是为开创语言“事业”的道路,还是为了“骗钱”?思想不正,行为就不端,行为不端,就难以开创自己的,语言的“事业”,语言的“道路”就难以坚守下去,若不能以“严肃”的心态学习语言,而以“玩”的心态学习语言,学习效果也就可想而知了!这正是:失之毫厘,就差以千里!

有“谁”发布“Pi Pi在忐忑语之上输了!”这样的言论么?Pi Pi 要输要赢,或输或赢,是输是赢,就是Pi Pi处于“输赢叠加”状态,又与我们世界语者们有何关系呢?Pi Pi在忐忑语界是“公知”也好,“老几”也罢,实在,实在与我们世界语界没有关系!Pi Pi,你真的不要再“孔雀”了,不能再“孔雀”,了,“孔雀”开屏一次就够了,让我们世界语者们看了个“稀奇”,也就行了,“孔雀”次次开屏,看得我等世界语者真是眼花缭乱,视觉疲劳,动物园里,老虎,狮子和大象,我们世界语者们也都见过了,但Pi Pi之屏再怎么开,也只是“孔雀”一只,无甚新意!所以那些忐忑语界的高明学者,佼佼者是忐忑语界的事情,走了就走了,与我们世界语界没有关系!即便我们在我们的世界语界中,也有不能坚持学习,不能坚守世界语道路的人!世界语界中,那些离去的人走了也不会对世界语的发展造成任何的影响,世界语的依然存在,而且世界语的发展越来越好!所以,我们世界语者们从不为他们的离去而感到惋惜和遗憾!在《鞭策》中我已写明:“在我们世界语界,我们世界语者从不为那些离去的人而感到惋惜!正如谚语所写:谁笑到最后,谁笑得最好!我们也信奉一条金科玉律:激流归大海,大浪淘沙,留下的,才是精华!”对于此,Pi Pi又有何“狡辩”的呢?

Pi Pi 干不干花斑大蛇的老本行,仍然与我们世界语者们没有任何关系,我们的世界语者们又不是瓦房店市的教育局领导,Pi Pi 无需向我们大家汇报!Pi Pi羞不羞,现在我们中国如此之好的经济形势之下,忐忑语者Pi Pi就攒了这点家底,厚着脸皮,也好意思在我们世界语的绿网论坛来炫耀!我们世界语者中就没有“富翁”?在世界语者中,有经济实力的人很多,但他们低调,不好炫耀,若让世界语小学生美玉我开出名单来,名单中的任何一人的“财富值”都会远超于忐忑语者Pi Pi的这点不值一提的“家底”!世界语者老师们的财富,小学生我就不暴露了,暴露了会招Pi Pi妒忌!Petolulino和瞎闹我就举个“栗子”,来对比说说美玉家,乡间自建小白楼一幢近700平,不用还房贷,近三层,带院子,小房;城里房子,近100平三室两厅一套,我家房子多得我数不过来,一家三人也住不过来,我们住在城里,乡间的小白楼二层全部空置,一层全部出租。若比较余细妹家的别墅,她家的别墅放美玉我家的地盘上,能分出四、五个还多,不过余细妹家的别墅比我家小白楼高一层,她在别的地方还有房产,不止一套!我家中无轿车,无车库,但机车四,五辆换着骑,长久以来,被余细妹逼成“选择困难症”,我外出时,要拿着四辆机车钥匙困惑着,三轮,两轮,高的,矮的,不知该选择哪一辆才好?又或者,我选的机车颜色和我的服饰颜色搭配是否协调?或然冬天里我穿清式斗篷,戴狼主雪帽,那我就骑红色大踏板,我好飙车,好拉风,只为寒风凌冽,能吹得斗篷衣裾飞扬!又或者夏天时,我常驾驶淡蓝色小电动,只想在炎炎夏日之下图一丝清新,一点清凉!

忐忑语者Pi Pi别“孔雀”了,世界语者们又没有组团去瓦房店市艺林外国语学校乞讨,忐忑语者Pi Pi哪只眼睛见得世界语者“寒酸”了?忐忑语者Pi Pi哪个木脑壳儿想着世界语者“寒酸”了?忐忑语者Pi Pi“扯上”的“E语”是忐忑语,Pi Pi 思维滞后,逻辑混乱,一会表明自己是忐忑语者,一会又言说忐忑语“寒酸”!但忐忑语“寒酸”,那是忐忑语者们的事情,与我们世界语(Espernato),世界语界(Esperantujo)和世界语者们(Geesperantistoj)没有关系!英语能让忐忑语者Pi Pi骗银子,那是Pi Pi自己的事情,与世界语(Esperanto),世界语界(Esperantujo)和我们世界语者(Geesperantistoj)无关,我们世界语者们(Geesperantistoj)非常珍视世界语(Esperanto),我们只用世界语(Esepranto)做与之相关的事业,我们的世界语(Esperanto),世界语界(Esperantujo)和世界语者(Geesperantujo)又没阻挡Pi Pi用英语行骗,所以Pi Pi别来攀附世界语(Esperanto),世界语界(Esperantujo)和世界语者们(Geesperantistoj)! 无论Pi Pi阅读了多少部忐忑语小说,或者发表了多少篇忐忑语原创,那都是忐忑语者Pi Pi自己的事情,Pi Pi是“好汉”也好,是“坏蛋”也罢,与我们的世界语(Esperanto),世界语界(Esperantujo)和我们的世界语者(Geesperantistoj)无关!Pi Pi是个忐忑语者,又不会世界语(Esperanto),以何面目出现在我等世界语者(Geesperantistoj)之前,至于“服”与“不服”之嚎叫,更是没有道理,而无从谈起!我们的世界语(Esperanto),世界语界(Esperantujo)和世界语者们(Geesperantistoj),忐忑语者Pi Pi 你高攀不起!

忐忑语者Pi Pi放弃“任何事物”,这都与世界语(Esperanto),世界语界(Esperantujo)和我们世界语者(Geesperantistoj)无关,忐忑语者Pi Pi在我们的世界语界(Esperantujo)没那么重要!无论花斑大蛇怎么想,怎么用“英语”和“英语事业”骗钱,那都是Pi Pi自己的事情,但Pi Pi记住,若有一日,忐忑语者Pi Pi若用世界语(Esperanto)骗钱,那我就去瓦房店市教育局揭露Pi Pi这个忐忑语骗子;那我就拨打0411110,向瓦房店市公检法举报忐忑语者Pi Pi在绿网里犯下的罪行!我已经将相关文帖截图,保留为证据!过去的,无论是对的,还是错的,都是现实,现实是怎样的,那就是怎样的,Pi Pi错了,那就是错了,Pi Pi犯罪了,那也就是犯罪了!法网恢恢疏而不漏,触犯国法,就要担责,这不是我们的世界语们能够高抬贵手,网开一面的!忐忑语者Pi Pi在我们的世界语绿网论坛里恣意地撒野,谩骂的时候如何不诚请我等世界语者们(Geesperantistoj)“包涵”,此一时,闹生闹死之际才有此举,不觉得为时已晚吗?所以Pi Pi的“保重”之词,轻若毫毛,不值一提!

Pi Pi 写的是“讣告”吗?世界语的绿网论坛里就忐忑语者Pi Pi上蹿下跳,还能有几个六耳猕猴Pi Pi?Pi Pi闹生闹死与世界语绿网论坛有何关系?忐忑语者Pi Pi离开世界语绿网论坛,实乃世界语绿网论坛之幸,世界语绿网论坛清净了,干净了,又有何不好之处呢?为此,我等世界语者们要额手相庆了,因,忐忑语者Pi Pi终于不会“赖”在绿网论坛里了!

鉴于忐忑语者Pi Pi“或生或死”的状态,美玉我就当Pi Pi还“活着”,再抽Pi Pi 这一鞭,因,美玉我不好“鞭尸”!Pi Pi不要“孔雀”,不要误解,我没有给在Pi Pi的发帖之下跟帖,也没有议论 Pi Pi,我也没有肩负给Pi Pi哭丧的责任和义务哈!我也无需给“活着”的Pi Pi,“死了”的Pi Pi,或者“或生或死”,“闹生闹死”的Pi Pi尊严哈,Pi Pi自嘲自毁已至出神入化之境界,非是我美玉给予Pi Pi尊严,Pi Pi就能够具有“尊严”的!而通常,在一些事情上,Pi Pi要执拗地一意孤行,我们给了Pi Pi台阶,Pi Pi都不下的,我们给了Pi Pi尊严,Pi Pi都不要的,这会谈及“尊严”,又为时已晚!

Pi Pi! 你的“保证”已经写明在绿网里,你别跟贴,也别独立复贴哈,花斑大蛇若再出现在我们世界语的绿网论坛中,那你就打自己的脸了哈!再者,Pi Pi已经写明,Pi Pi已经“死去”,若Pi Pi再出现在世界语绿网论坛中,那Pi Pi就是“诈尸”哈!

头像

奇特的“讣闻”

作者 aŭtoro: anniespera, 来自 el: 广州 Guangzhou, Ĉinio, 发表于 afiŝita je 星期三, 一月 15, 2020, 10:59 (39天前) @ Jadobela(李琳)

小师妹,我觉得pipi的世界语还是挺不错的,至少比我强很多。

我近来有点时间时会来这里看看jack437 ®的“初学者的笔记” 。虽说是“初学者的笔记”,虽然我也学了这么久的世界语,但其中不少地方我也还是拿不准,看的时候还是需要查资料。我跟帖,固然是也想尽一个世界语者之力帮他完善,因为我自己学习世界语的时候,也很希望有人能帮我看看;另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我更想借此完善自己提高自己。有了“校对”之心,看的时候会更认真、思考的更多,会督促我更主动的查阅资料。这些过程对提升自己是很有帮助的。

如果小师妹你也能抽出时间的话,不如我们共同参与?

回禀师姐姐

作者 aŭtoro: Jadobela(李琳), 发表于 afiŝita je 星期三, 一月 15, 2020, 13:30 (39天前) @ anniespera

我的好师姐姐:

敬请,容我禀报!

诚谢师姐姐邀约,我也非常感激师姐姐的关心,支持和帮助!

Pi Pi 这厮,在我们绿网论坛的所作所为,我坚信,大家都看到了,我不赘述!他的语言水平如何,以及什么是“语言水平”?此等问题,我已经在《鞭策》中阐述清楚,也不再复述!我真的是很忙碌的,若不然,这一篇《 奇特的 “ 讣闻 ”》也不会发布得这么晚!但我不发帖,就不会有世界语者来发帖应对 Pi Pi,难道任由他肆意地在绿网撒野,谩骂,侮辱世界语,世界语界和世界语者们么?更进一步相谈,而 Pi Pi 还是我找回到世界语界的!


首先:我写了《2020年世界语学习新计划》,一天的学习活动从凌晨03:00排至晚上22:00,想要全面提升世界语的听说读写译的技能,但写归写,计划总是会有变动的。

其次:每星期四晚20:00要主持和管理“商务世界语应用学习班”;而每星期四的“首届商务世界语口语及语法班(微信班)”已经开班,16日晚18:00要宣读和介绍“世界语概况”等内容,今晚要在微信里和赵承华老师,黄敏老师再练习一下流程;01月16日以后每星期四晚在微信班随堂听讲,平时随机答复微信班班委会的问题,我解答不了的问题上呈赵承华老师解答。

再者:从12月27日晚,接受陈在维老师的建议,每星期二和星期五听他讲授《世界语简明语法表解》,之前是在YY8语音的Jadobela小教室,只有我一个学员听讲,近两星期,他建立了“世界语语法魔法群”,我,熊周璇老师,王晓宜老师三个学员听讲。

陈老师谈,晓师姐和清心师姐也学过他的语法体系,学完以后能写出很优美的世界语文章!我么,早前我就看过他的《世界语简明语法表解》,我喜欢读里面的“核心层次”,“主要层次”,“扩展层次”,“独立层次”。而且,在《世界语简明语法表解》的语法系统中,将除了主语和谓语的部分,都是视为“补语”,这在《高级世界语分析语法2.3版》P36中也写明:“单句的所有术语,除了主语和谓语,都可以采用一个通称——补语。”在这两本语法书中,还有“修饰语”(熊林平老师也教授过“修饰语”和“中心词”)和“增补语”(《高级世界语分析语法》、《新编世界语语法》曹东海著和《世界语简明语法表解》),的概念,而在“复合句的概述”的内容和“现代汉语”的内容在“句子关系”之上有共通之处!我之前想到过这个问题,原还想翻看电脑中存的《现代汉语》找答案,但忙碌中,搁置了,那么《世界语简明语法表解》的语法系统给了我答案。我也想尽快提升世界语的听,说,读,写,译的技能,我写的句子有时无法自如地将汉语思维转换为世界语思维,这是我深感“恼火”的事情!为提高我的“世界语写作”的能力,近来总是在听陈在维老师讲课。为我的学习计划,我也在相询陈老师,这套语法系统何时能讲完,他谈,应是在春节前。那么春节后,我就还是按照我的“学习计划”进行学习。若每一天,听说读写译,全部过一遍,心湖里坦然和欣喜的,若不然,惶惶不可终日,那就是,难瘦,香菇!

师姐姐,非常感激师姐姐的邀约,但我现在真是难以抽出时间来,非常遗憾和抱歉!我倒是期盼,师姐姐能否来“世界语语法魔法群”一叙,在这个群里,陈老师有时会留作业,我们三个学员写出翻译,陈老师会给我们分析,讲解,我们也会讨论。若没有作业,早上我就听CRI的新闻,跟读细妹录的《寓言百则》,之后就看着《世界语简明语法表解》分析句子,分析了27个例句,我若不明白,就在线请教老师们!

好的,师姐姐,我盼望您一切安好!我要赶紧去往梦星一趟,这会脑子很混沌,下午还是写句子分析,晚上还要练习宣读的流程。

头像

回禀师姐姐

作者 aŭtoro: anniespera, 来自 el: 广州 Guangzhou, Ĉinio, 发表于 afiŝita je 星期三, 一月 15, 2020, 16:24 (39天前) @ Jadobela(李琳)

你真是很忙,也很刻苦。佩服!

我也很忙,忙着照顾家人,2年多没E了,也只是近日稍有喘息的时间,因着时不时有人询问石老师的世界语文学书话,觉得贴在这里供更多人欣赏比较好,便偶尔来这里。

我是没办法,只能硬撑,而你却没必要把自己弄得太忙,要多注意身体!

新年吉祥,幸福安康,万事如意!

作者 aŭtoro: Jadobela(李琳), 发表于 afiŝita je 星期四, 一月 16, 2020, 18:38 (38天前) @ anniespera

我的好师姐姐:

诚谢师姐姐体谅和支持!

我们世界语者的绿网论坛需要舆情引导,需要发布更多的有学习意义,有学术价值,有正向舆论的网贴,只要是有利于世界语发展的网贴都能发布其中,所以盼望师姐姐多多发帖呢,我也诚谢石成泰老师,他不辞辛劳编著书籍,也时常感念石成泰老师和师姐姐赠我《碧山书话》,《世界语文化琐谈》,《世界语文化琐话》三本书籍!

我这边也是一言难尽......!......,哈哈,虽小命一条,但生命顽强!宝贝时代,钢炉里炸弹爆炸,钢炉炸开,钢炉上的电击都炸飞了,全车间停电,一片漆黑,而我仍倒在钢炉边的配电室里在梦星徘徊!去年为抗争,想返回宇宙联盟,小江南找遍了,也没买到敌敌畏,买了两瓶杀虫剂,吃了半瓶,居然没感觉,现在一瓶半仍放在手边!将登太行雪满山,欲渡黄河冰塞川之时,带了绿星旗,佩了绿星章要悠游在汉水里变鱼,我踏着凌波飞步站上桥头,才发觉,汉水已枯竭(秋冬季枯水期),有佛缘的我又遇到佛菩萨护持,想来在人世间的任务还没有完成,我的盖棺定论还没求取,我的终极目标还没达成,所以拿起《寓言百则》又开始跟读,也写了学习计划要依照执行!不弃不离......!!!从汉水渡口归来,我决定,这一次,谁再阻挡我,那我就,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我的好师姐姐,现在,我不能熬夜,熬夜容易心率不齐,第二日就会感到非常难受!除此以外,还好,别无异状!
我的好师姐姐也多多保重,别太辛苦!祝愿您新年吉祥,幸福安康,万事如意!

头像

新年吉祥,幸福安康,万事如意!

作者 aŭtoro: anniespera, 来自 el: 广州 Guangzhou, Ĉinio, 发表于 afiŝita je 星期四, 一月 16, 2020, 19:29 (38天前) @ Jadobela(李琳)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不要急,悠着来。

也祝你新的一年身体健康、万事如意、世界语学习取得更大进步!

师姐姐真好!

作者 aŭtoro: Jadobela(李琳), 发表于 afiŝita je 星期五, 一月 17, 2020, 19:30 (37天前) @ anniespera

谨遵师姐姐的指令!

我会沉下心来继续努力求学!


谢谢师姐姐的美好祝愿,师姐姐懂我,我想要的正是“世界语学习取得更大进步”!有师姐姐的鼓励,我感到非常欣喜!好的,劈荆斩棘,全力以赴!

向师姐姐敬礼!!!

总算有一个明白人

作者 aŭtoro: 看不下去, 发表于 afiŝita je 星期五, 一月 17, 2020, 17:06 (37天前) @ anniespera

实在忍不住了,出来说句公道话吧,Pipi的世界语水平(指文字水平)确实比你美玉高多了,也比大多数学了N年世界语的人高。别看你美玉2020年作了这么多的计划,你没个三五年恶补,是超不过他Pipi的世界语水平的。
人各有所长,为何非要比一高低呢?

总算有一个明白人

作者 aŭtoro: 我也看不下去, 发表于 afiŝita je 星期五, 一月 17, 2020, 17:55 (37天前) @ 看不下去

赞同!三年五年恶补都够呛赶得上

kiam sur la placo nur lasu plejrevolucia homo kiu estas certa ino.

作者 aŭtoro: ming, 发表于 afiŝita je 星期五, 一月 17, 2020, 18:22 (37天前) @ 我也看不下去

”当大街上只剩下最后一个革命者,这个革命者必定是女性。”这是共产国际女领导人卢森堡的名言。一代文豪
明;kiam sur la placo nur lasu plejrevolucia homo kiu estas certa ino.

Silenton !

作者 aŭtoro: Jadobela(李琳), 发表于 afiŝita je 星期五, 一月 17, 2020, 19:22 (37天前) @ ming

Se vi ne deziras serioze kaj diligente lerni Esepranton , kaj iutage vi ankaŭ volos fariĝi la Granda Serpento Pi Pi-o !

Legu vian frazon ! Estas tre mirinde , ke vi skribas la strangan frazon !

Vi estas malsaĝa !

作者 aŭtoro: Jadobela(李琳), 发表于 afiŝita je 星期五, 一月 17, 2020, 19:05 (37天前) @ 我也看不下去
编辑: Solis, 时间: 星期五, 一月 17, 2020, 19:52

Pi Pi 属鼠的么?鼠年新年至,鼠王Pi Pi要出鼠洞展示“鼠王的新装”,所以派了俩喽啰来刺探军情?

回去告诉你家主子Pi Pi!我美玉不是展昭,我忙着学习世界语,不好逮老鼠!但他是忐忑语者,就离我们世界语者的绿网论坛远一点,再偷偷摸摸,藏在我们世界语者的绿网论坛里肆意地撒野,谩骂,犯错,犯罪,他就是“诈尸”!

美其名曰的“公道君”

作者 aŭtoro: Jadobela(李琳), 发表于 afiŝita je 星期五, 一月 17, 2020, 18:52 (37天前) @ 看不下去

我美玉是实名发帖,而你穿着马甲和我“说”公道?你“公道”与否,扪心自问!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先把你的真名实姓公示出来,我倒看看,你是世界语者还是忐忑语者?若你不愿公示真名实姓,那么你是小矮个?

我问你:忐忑语者Pi Pi在我们世界语者的绿网论坛里肆意撒野,谩骂和撒野,犯罪的时候,你隐匿于哪一处的墙角地缝里,你装聋作哑,你不出来说句“公道”?

Pi Pi是富翁,金子银子大把地使,有钱能使鬼推磨,Pi Pi给了你多少钱,笼络你给他当小鬼呢?你别把你主子Pi Pi的差事办砸了,更别把你的主子Pi Pi气哭了,Pi Pi 自己都不承认自己是“世界语者”,他自己都嚎叫的是,他学的是“忐忑语”,你还非要给他戴一顶“世界语者帽子”,我们世界语者的称号荣耀无比,别亮瞎了Pi Pi的蛇眼,我们世界语者的称号重如泰山,别压断了你主子Pi Pi的颈椎!

Pi Pi的忐忑语水平有多高,和我美玉没关系!对于世界语之路,我美玉也自认“任重而道远”,路漫漫其修远兮,我也仍将不择手段,不弃不离地求学!

Pi Pi 以何面目与我相较?他已经不学世界语了,因在他认为,英语能拿来骗人赚钱,世界语不能骗人赚钱!你这个美其名曰的“公道君”,你为你的主子,骗子Pi Pi而说“公道”,你是“公道”,还是“不公道”?“公道君”,我看你把自己的脸面扇得噼里啪啦作响,在此作秀,作公道,你的戏演得真好看!


我就学得再不好,我不和Pi Pi 比,和我自己比,和十年前的美玉比,我也有进步,这是实情!我写得的计划是为我自己写的,又不是写给你的主子Pi Pi的,还轮不到你来多嘴置喙,我写的句子若有错误,自有我的老师们指正,教导,还论不到你来教训我!我的老师们都是极好的老师,他们从来不苛责我,他们耐心,细致又宽容,所以我非常感念他们,他们是真正的世界语者,是我的老师鲁迅先生谈及的,就超乎口是心非的利己主义者之上的世界语前辈!

你的主子Pi Pi,那是彻头彻尾的利己主义者,所以Pi Pi注定成不了“世界语者”!而你,你就是再替你的主子Pi Pi哭嚎“不公”三五十年,Pi Pi也还是成不了“世界语者”的!

还是借用韦山太傅的名言来说明:如果你有愿意发号施令的瘾头的话,就回家对你爸爸去说吧。我是懒得理你的(韦太傅的这句经典名言真好用,真能炸翻几个牛鬼蛇神!)。

美其名曰的“公道君”

作者 aŭtoro: 多嘴, 发表于 afiŝita je 星期五, 一月 17, 2020, 19:52 (37天前) @ Jadobela(李琳)

我党一贯方针:惩前毖后,治病救人,不是要置人于死地,要分清敌我矛盾和人民内部矛盾,Pipi没到必须判死刑的地步,人死了你也不放过,也要抽一鞭子吗? 批评人要注意说话语气,你的帖子里是什么话?Pipi在回你的帖子里挺尊重你的,有出言不逊吗? Pipi退了一步说“男人不和女斗”,你却把他的退步理解成Pipi歧视女性,,,, 你不觉得可笑吗? Pipi和王天义之间,你应该劝和,不该拉偏,加剧矛盾,你的“正义”来的很及时哈,我认为你在维护“王”权,替“天”行道,重情“义”哎,你的用心何在? 打到一个,再扶起来一个,对不? 老柴发明世界语是促进人类和平,不是让你拿鞭子抽人,你是女皇,你不是慈禧太后,更不是武则天,被你打到的人你还有脸说是你的荣耀,吃柿子找软的捏,你也有捏不动的时候,想想!你要有正义,以后就改变说话语气,大家都会赞成你是真正义,不要打着正义的幌子发挥你的特长:伺机报复,泄愤 ,,, 见好就收吧,你胜利了,别乘胜追击了

主题RSS Feed
powered by my little f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