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语详解语法 构词法

世界语详解语法

第26章  构词法

O, A, E, I, AS, IS, OS, US, U等词素是词类词尾,它们在构词法中非常重要。还有词尾J和词尾N,它们在构词法中不重要。

小品词本身就已经是词:por, mi, jam, eĉ, tiam, anstataŭ, je, jes等。

绝大多数的词素是词根。每一个词根本身就已经有意思,但是,词根不可以独立作为词出现。它需要词类词尾。

  • 一些词根表示人物等,例如:AMIK, TAJLOR, INFAN, PATR, SINJOR, VIR…
  • 另一些词根表示动物,例如:ĈEVAL, AZEN, HUND, BOV, FIŜ, KOK, PORK…
  • 另一些表示植物,例如:ARB, FLOR, ROZ, HERB, ABI, TRITIK…
  • 某些词根是工具,例如:KRAJON, BROS, FORK, MAŜIN, PINGL, TELEFON…
  • 许多词根是动作的名称,例如:DIR, FAR, LABOR, MOV, VEN, FRAP, LUD…
  • 其他词根是性质质量的名称,例如:BEL, BON, GRAV, RUĜ, VARM, ĜUST, PRET…

存在着许多不同的组群与类别,不仅仅是以上所列的。一些词根很难分类,有些具有复数意义,另一些具有特别的意义,但是,所有词根都具有某种意思。

为了正确使用带各种词尾的词根,必须了解词根固有的意思。词根KOMB和BROS的经典例子,很好地表示了词根意思的重要性。

Kombi和brosi这两个动词具有非常相似的意思。它们都表示动作,并且这两个动作甚至非常相似。但是,如果将它们变为名词,它们便突然完全不同了。

  • kombo  梳理(的动作)
  • broso  刷子(工具)

有关这一强烈变化的解释,是词根已经具有意思的事实。KOMB是某种动作的名称,而BROS则是某种工具的名称。因此,带O词尾它们分别就是动作和工具的名称,非常不同的事物。但是,带动词词尾它们就都接受了动作的意义。KOMB这时几乎不加变化,因为它本身就已经是动作。然而,BROS要有变化,表示人们习惯上用刷子(broso)做的动作。

如果要用名词来表示用刷子(broso)做的动作,必须构成合成词:bros-ad-o。同样,如果要用一个词来表示梳理(kombas)的工具,也必须构成合成词:komb-il-o。

有许多这样的成对词根,其动词形式的意思很相似,而其O形式则很不同。对此的解释始终是词根意义是不同的。这里是若干例子:bati — marteli, haki — pioĉi, servi — sklavi, kudri — tajlori, regi — reĝi, kaperi — pirati, viziti — gasti。同样,人们可以发现一些成对词根,其A形式相似,而其O形式则不同,例如:eleganta — danda, nobla — nobela, lerta — majstra, kuraĝa — heroa, proksima — najbara, dolĉa — miela。请在词典中自行查找相应的O形式的词义。

可以说,存在着各种基础词,在构词中从它们起步。BROS/ 来自基础词broso,该词是工具的名称,从它构成动词brosi(通过用I来替换O)。然而,KOMB/ 的基础词是kombi(当然是指称动作)。从kombi可以构成动作名词kombo(通过用O来替换I),以及构成表示相关工具的词kombilo(通过加上后缀IL和O词尾)。

动作词根常常被称为动词词根动词性词根,因为在它们那里可以自然地看到作为基础形式的动词。因此,动作词根通常以动词形式或以带动词词目的词条出现在词典中。

性质词根常常被称为形容词词根形容词性词根,因为在它们那里可以看到作为基础形式的A词尾形式。因此,性质词根通常以形容词呈现在词典中。最常见的带E词尾出现的词根,传统上也称为形容词性词根。

非性质的、非动作的词根常常被称为名词词根名词性词根。它们通常以名词呈现在词典中。

26.1 名词词尾

词尾O不对词根本身的意思附加任何东西。名词仅仅是相关事物的名称而已:

  • amiko, tajloro  ◇各种人的名称。
  • krajono, broso  ◇各种工具的名称。
  • diro, faro  ◇各种动作的名称。
  • belo, bono  ◇各种性质的名称。

26.2 形容词词尾

词尾A表示用相关的事物进行修饰。A的意思是“与相关事物有关的,如同该事物的”等:

  • amika  友好的,朋友的
  • ĉevala  如马一样的,马的
  • dira  与说话有关的,说出来的
  • bela  美丽的

当形容词的词根具有性质意义时,该形容词通常表示性质。此类形容词根据上下文变化并不多:

  • bona manĝo  好的饮食
  • rapida aŭto  跑得快的汽车
  • okazaĵo stranga 奇怪的事件
  • ruĝa domo  红色的房子

当形容词的词根没有性质意义时,该形容词可以表示各种修饰语。一般情况下,此类形容词的意思根据上下文会有许多变化:

  • reĝa konduto  国王的举止,像国王一样的表现
  • reĝa persono  当国王的人,王室的人
  • reĝa palaco  王宫,皇宫

当形容词的词根具有动作意义时,该形容词可以有最多不同的意思。它可以表示“与相关动作有关的”等意思。此类形容词也可能类似于带A词尾的ANT分词或INT分词:

  • nutra problemo  营养的问题(= problemo pri nutrado)◇Nutra表示话题。
  • nutra manĝaĵo  有营养的食物(= nutranta manĝaĵo)
  • tima homo  担心的人(= timema homo)
  • tima krio  畏惧的叫声(= krio pro timo)

然而,一些这样的形容词具有特别的性质意义:

  • fiksi  将……固定 → fiksa  固定的,不变的
  • falsi  伪造,作假 → falsa  假的
  • kaŝi  把……藏起来,隐藏 → kaŝa  看不见的,隐蔽的
  • kompliki  使……复杂化 → komplika  复杂的
  • korekti  改正,纠正 → korekta  改正过的,更正的

某些这样的形容词类似于被动分词:komplika ≈ komplikita。在简单的形容词形式上,词根的动作要么不很引人关注,要么完全没有发生过,只有性质是重要的。有时,性质完全独立存在。相应的分词形式始终表示这种动作确实发生过或正在发生。

一些人认为,这些形容词中的某一些,特别是korekta,连同其性质意义都是要避免的。有些人甚至认为,此种用法是错误的。他们认为,komplika的意思只能是komplikanta(使复杂化的)或rilata al kompliko(与复杂化有关的);他们认为,korekta的意思只能是korektanta(使改正的)或rilata al korekto(与纠正有关的)。但是,这些形容词中的某一些从来就没有受到过非难,尽管它们完全相似。可是,这种构词法在世界语中从一开始就是非外来的,在从柴门霍夫至今的许多作家那里有着大量的例证。在某些场合中,此类形容词的多义性确实会引起误解,这时,当然就要重组句子了,但是,这对所有的多义词均有效。此类形容词的词根是表示动作的,但是,由于其形容词的形式,人们可能会以为其词根是表示性质的。这时,人们就给简单的动词形式错误地冒险加上IG后缀,用kaŝigi代替kaŝi,用komplikigi代替kompliki,用korektigi代替korekti,等等。然而,这种IG形式却具有其他的、很特别的意思:kaŝigi 使某人藏某物,vekigi 使某人叫醒某人,komplikigi 使某人将某事物复杂化,等等。同样不要以为,简单的动词形式具有“是那样的”意思。Korekti的意思不是“是正确的”,而是“改正,纠正”。Kompliki的意思不是“是复杂的”,而是“使复杂化”。

26.3 副词词尾

E词尾的构词用法与A词尾非常相似。E的意思是“与该事物有关地,如该事物地”等:

  • tajlore  像裁缝那样地,与裁缝有关地
  • krajone  像铅笔那样地,铅笔似的,用铅笔(作为工具)
  • labore  与劳动有关地,通过劳动
  • blanke  如同白色地
  • bone manĝi  好好地吃
  • veturi rapide 迅速地行驶
  • strange granda  稀奇古怪地大
  • ruĝe farbita  被涂上红色
  • reĝe konduti  举止如同国王
  • reĝe riĉa  像国王那样地富有
  • loĝi urbe 住在城里
  • okazi tage 在白天发生
  • konduti time 行事胆小

26.4 动词词尾

I的意思是“做某种动作(或处在某种状态),接近于词根的意思”。(后缀I在这里代表所有的动词词尾:I, AS, IS, OS, US和U。)

带动词词尾的动作词根永远具有其本身的意思:

  • KUR → kuri  跑步 ◇做“跑”的动作。
  • KONSTRU → konstrui  建造 ◇做“建造”的动作。

从非动作词根构成的动词表示接近于词根意思的动作。哪一个是该动作,常常是十分明显的,但是,有时人们也可能会犹豫。在许多非动作词根上,传统已经确定,它们连同动词词尾具有哪一个动作意义,但是,某些词根从来不用动词形式,人们尚未决定它们具有哪一个动作意义。

如果词根本身表示性质状态,则动词形式的意思通常是“是那样的”或“以那种性质行动”:

  • RAPID → rapidi  迅速行动
  • AKTIV → aktivi  积极行动,是积极的

通常情况下,此类动词的意思不是“变成那样的”或“使变成那样”。在性质词根和状态词根上使用后缀IĜ(§27.18)和IG(§27.17)来产生这样的意思。

如果词根表示工具器械等,则动词的意思通常是“以习惯方式使用那种工具”:

  • BROS → brosi  (以通常方式)用刷子刷
  • AŬT → aŭti  开车去,乘车去

如果词根表示物质,则动词的意思通常是“以该物质供给”:

  • AKV → akvi  供水,浇水(在某物上)
  • OR → ori  镀金

在此类动词上,有时使用后缀UM(§27.31),常常是可有可无的。

如果词根表示人物,则动词的意思通常是“像那人一样”,“像那人一样地行动”:

  • TAJLOR → tajlori  像裁缝一样干活,像裁缝一样地缝制
  • GAST → gasti  (在某人那里)做客,客居

动物词根和许多事物词根,其动词形式意思是“像该动物或事物那样行动”:

  • HUND → hundi  像狗一样行动,过狗一般的生活
  • SERPENT → serpenti  像蛇一样地行进
  • OND → ondi  波动,(如波浪般地)起伏

许多各类词根具有动词的意义,该意义除了用一般规则之外的其他规则便无法解释,它们具有与词根意义接近的动词意义:

  • FIŜ → fiŝi  尝试捕鱼,钓鱼
  • POŜT → poŝti  邮寄(如信件)
  • ORIENT → orienti  确定(某物的)位置朝东

26.5 特指性前置元素

人们常常将词根(和小品词)合在一起构成合成词。最常见的合成词种类在这里叫做组合词。此类词由两部分组成:主要元素,给出词的一般意思;以及特指性前置元素,使一般意思精确化。

从主要元素ŜIP可以构成如下的组合词(总是带有“中立的”O词尾):

  • vaporŝipo  蒸汽船
  • balenŝipo  捕鲸船
  • aerŝipo  飞船,飞艇

这些组合词的基本意思始终是“船”。借助各种前置元素,可以区分船的各种种类。前置元素种类繁多。VAPOR表示使该类船运作的方式,BALEN表示该类船的使用目的,AER表示地点。

最为常见的是,前置元素区别各种种类。然而,有时并不涉及种类,而是涉及主要元素的组成部分,例如:antaŭbrako 前臂,postbrako 后臂,Orient-Eŭropo 东欧。

组合词起简单词根的作用。它可以有任何一种词尾:vaporŝipo, vaporŝipa, vaporŝipe, vaporŝipi; rondiro, rondira, rondire, rondiri; piediro, piedira, piedire, piediri; helruĝo, helruĝa, helruĝe, helruĝi。

可以从组合词中构造新的组合词:

  • vaporŝipasocio  蒸汽船协会 ◇主要元素是词根ASOCI。特指性前置元素是组合词VAPORŜIP。
  • vaporŝipasociano  蒸汽船协会会员 ◇主要元素是词根AN。前置元素是组合词VAPORŜIPASOCI。
  • ŝarĝvaporŝipo  蒸汽货船 ◇主要元素是VAPORŜIP。前置元素是词根ŜARĜ。

从多个词根构成的组合词理论上可以是多义的。没有一条语法规则可以解释例如ŝarĝvaporŝipo是ŝarĝ-vaporŝipo而不是ŝarĝvapor-ŝipo(“与ŝarĝvaporo有关的船”,毫无意义的词)。人们只有自己去理解,在多个理论上可能的分析和意义中哪一个是合适的。在实践中,只有在很少的情况下发生混淆。在书面语中,需要时可以使用分隔符以求意思清楚,如在ŝarĝ-vaporŝipo中。一般情况下,带三个或四个以上词根的组合词可能过于难解。人们最好不说这样的组合词*vaporŝipasocimembrokunvenejo*,而说kunvenejo por membroj de vaporŝipasocio 蒸汽船协会会员的会议室。

26.5.1 衔接性词尾

在特指性前置元素后,可以放置一个衔接性O词尾,以便给组合词的发音和理解带来方便:puŝoŝipo, aeroŝipo, sangoruĝo等。

如果将组合词分开,其中的前置元素最自然地就成了形容词,在这样的组合词中不用衔接性词尾,例如:dikfingro 〈圣经〉大拇指。使用diko一词以自然的方式来说明意思,几乎是不可能的。因此,不说*dikofingro*,也不说*dikafingro*,而在需要时说dika fingro。在动作词上情况相似,特指性前置元素表示由动作产生的性质:ruĝfarbi → farbi ruĝa, farbi tiel ke io fariĝas ruĝa; plenŝtopi → ŝtopi plena。在这样的组合词中,也不使用衔接性词尾。在前置元素表示动作方式的动作组合词中,习惯上也不使用衔接性词尾,而在需要时最好将组合词分开:laŭtlegi → legi laŭte。

Nigra-blanka之类的形式不是组合词,而是两个为表示特殊的意义色彩而连写的独立的词(§19.2)。

如果前置元素是小品词(不需要词尾的词),通常不用衔接性词尾。然而,需要时可以使用衔接性E词尾:postsigno → postesigno(方便发音),postulo → posteulo(方便理解)。可是,这种情况非常罕见。

E以外的其他词尾可以出现在小品词前置元素之后,只有当这附加必要的意义时:unuaeco 首要性(unueco 统一性),antaŭeniri 向前走(antaŭiri 走在…前)。衔接元素EN (E + N) 有时也用在词根前置元素之后:supreniro, ĉieleniro(或ĉieliro),hejmenvojaĝo(或hejmvojaĝo)。

有时,作为衔接性词尾的E出现在当前置元素为词根MULT时:multe-nombro。

在由“动作词根+POV, VOL或DEV”构成的组合词中,通常使用I作为衔接性词尾:pagipova, vivivola, pagideva。最好将此类形式解释为语块词。在此类词中也可以使用O:pagopova, vivovola, pagodeva。这时,它们就成了组合词,但是,此类词中的O不够符合习惯。原则上还可以完全不带衔接性词尾而使用它们:pagpova, vivvola, pagdeva,但是,此种形式在实践中几乎是不用的。

如果主要元素是后缀,或者,如果前置元素是前缀,这时就不用衔接性词尾了。

在其他种类的合成词、语块词中,人们依据其他规则使用衔接性词尾。

26.5.2 组合词中的小品词

某些小品词常常带词尾使用。对于这种词尾词也可以加上特指性前置元素:

  • mil → milo → jarmilo  千年(还有同义的语块词miljaro)
  • jes → jeso → kapjeso  点头同意

26.5.3 对组合词的解释

人们常常可以用介词来解释组合词的意思:

  • aerŝipo  飞艇(= ŝipo por aero)
  • lignotablo  木桌(= tablo el ligno)
  • skribtablo  写字台(= tablo por skribo)
  • piediro  步行(= iro per piedoj)
  • datlimo  日期界限(= limo inter datoj)

但是,并非所有的组合词都是如此可解释的。某些组合词需要更加复杂的解释:

  • vaporŝipo  蒸汽船(= ŝipo, kiu sin movas per vaporo)◇“ŝipo de/per… vaporo”没有意义。
  • dikfingro  〈圣经〉大拇指(= fingro de tiu speco, kiu estas kutime pli dika ol la aliaj fingroj)◇“fingro de diko”没有意义。
  • sovaĝbesto  野兽(= tia besto, kiu estas karakterizata de sia sovaĝeco)◇“besto de sovaĝo”没有意义。
  • limdato  截止日期(= tia dato, kiu estas limo por io)◇例如,完成某项任务的最后日期。

在合成词中,可以藏有许多不可表达的意思。组合词由给出基本意思的主要元素和表示某种特征的前置元素组成,但是,组合词并非意思的完整定义。组合词的实际意思不仅取决于其组成部分的意思,而且也取决于语言传统。

人们常常在例如lada skatolo和ladskatolo, sovaĝa besto和sovaĝbesto, dikfingro和dika fingro之间犹豫不决。常常可以没有区别地使用这两种形式,但是,在组合词与带形容词和名词的“双词词组”之间,却有着本质的区别。当构成组合词时,人们为了特殊的概念、为了某个种类而造词。人们指称某种概念,该概念由于某种原因而被视为独特的,由于某种原因而需要专门的词。当使用带修饰语的名词时,通常只表示“偶发的”或“偶然的”性质。

  • Lada skatolo(铁的盒子)是任何种类的盒子。这一盒子以某种方式“偶然地”与铁有关。它以何种方式与铁有关,只有上下文可以表示。它可能是铁做的,也可能是装了铁,等等。然而,ladskatolo则是某个盒子种类。Ladskatolo的准确意思由语言传统决定:罐头盒。
  • Sovaĝa besto(野生的动物)是(单独的一个)动物,“偶然地”是一个野生的。这是否就是它的通常状态,人们不得而知。Sovaĝbesto(野生动物)是某个动物种类,具有野生特性。
  • Dikfingro(〈圣经〉大拇指)是某个手指种类,其之所以这样指称,是因为它通常比其他手指粗。Dika fingro 是任何一种“偶然地”是粗的手指(拇指、食指、中指、无名指或小指)。一个单独的dikfingro可以是或粗或细,但是它依然是“大拇指”。

因此,特指性前置元素表示是何种种类,而不表示是何种个体。修饰语通常表示是何种个体,但是根据上下文,它也可以表示是何种种类。因此,也可以使用修饰语来指称种类。可以说dika fingro来代替dikfingro。可以说vapora ŝipo来代替vaporŝipo。也许可以说sovaĝa besto来代替sovaĝbesto。但是不可能反过来说,因为并非每一个dika fingro都是dikfingro,并非每一个vapora ŝipo都是vaporŝipo,并非每一个sovaĝa besto都是sovaĝbesto。

不可能构造出其中前置元素是性质词根的组合词,这是一个常见的误解。实际上,

人们经常构造出这样的词,例如:altlernejo, altforno, dikfingro, sekvinberoj, solinfano, sovaĝbesto, sanktoleo, 及许多其他词。它们完全是正确的。但是,如果不是以某个更加特别的事物为目的,就不能简单地将名词推向形容词修饰语。如果仅仅想说bela floro,就不要说belfloro。

许多人认为,不能构成这样的组合词,其主要元素表示动作,而其前置元素则表示该动作的宾语,例如:leterskribi, voĉdoni, domkonstrui。然而,这并不正确。在此类组合词中,前置元素并非普通的宾语,而是表示动作种类的特性。此类组合词在意义上不同于双词词组skribi letero(j)n, doni voĉo(j)n等。在skribi leteron中,宾语表示“书写”的具体宾语,而在leterskribi中,“信件”只具有书写类别的特性。某些类似的动词具有尝试的意义细化变化:fiŝkapti 钓鱼,捕鱼(= provi kapti fiŝojn)。必须将此类动词解释为语块词。

26.6 语块的语词化

语块(同属一体的词的组合)可以通过添加某种后置元素紧缩成合成词。这就是语块的语词化,其结果就是语块词。从原来的语块中只保留最重要的元素,词尾及其他较不重要的元素通常省略了。然而,为了便于发音或理解,可以保留原语块的词类词尾,但是不保留J词尾和N词尾。

  • sur tablo  在桌上 → [sur tablo]-A → surtabla  桌上的
  • inter (la) nacioj  在国家之间 → [inter nacioj]-A → internacia  国际的
  • dum unu tago  在一天里 → [unu tago]-A → unutaga  只是一天的
  • en la unua tago  在第一天 → [unua tago]-A → unuataga  首日的
  • sur tiu flanko  在那一侧 → [tiu flanko]-E → tiuflanke  在那一侧,在那一方面
  • sur tiu ĉi flanko  在这一侧 → [ĉi flanko]-E → ĉi-flanke  在这一侧,在这方面
  • en tiu maniero  以那种方式 → [tiu maniero]-E → tiumaniere  以那种方式
  • en tiu ĉi maniero  用这种方式 → [ĉi maniero]-E → ĉi-maniere  用这种方式
  • Li staris tutan horon apud la fenestro. → Li staris tuthore [tutahore] apud la fenestro.  他在窗口站了整整一个小时。
  • povas pagi  能够支付 → pagi povas → [pagi povas]-A → pagipova  支付得起的(= tia, ke oni povas pagi)

当借助动词词尾或O词尾将语块语词化时,该词尾就代表某种隐藏的概念。该词尾代表什么概念,每一个这样的词都必须各别记:

  • per laboro  通过劳动 → [per laboro]-(akiri)-I → perlabori  通过劳动赚得(= akiri per laboro)◇动词词尾代表隐藏的概念“获得,赚得”。Perlabori绝不是来自动词labori,而是来自语块per laboro。在labori中,动作意义仅仅是LABOR。在perlabori中,动作则是akiri。
  • fiŝojn kapti  捕鱼 → [fiŝojn kapti]-(provi)-I → fiŝkapti  试图抓住鱼,钓鱼(= provi kapti fiŝojn, fiŝi)
  • tri anguloj  三个角 → [tri anguloj]-(figuro)-O → triangulo  三角形(= figuro kun tri anguloj)
  • sub tegmento → [sub tegmento]-(ĉambro/loko)-O → subtegmento = 顶楼,屋顶室(= ĉambro aŭ loko sub la tegmento  ◇不是*subtegmentejo*,因为出现在后缀EJ(§27.10)前的事物,必须表示存在于或发生在该地方的事物)
  •  per fortoj 用力 → [per fortoj]-(trudo)-O → perforto  暴力(= trudado de la propra volo per fortoj)
  • unu tago kaj unu nokto  一天一夜 → [unu tago (kaj) unu nokto]-(periodo)-O → tagnokto  一昼夜(= 24-hora periodo, diurno)
  • la pli multaj  更多的,多数 → [pli multaj]-(grupo)-O → plimulto  大多数,大部分 [= grupo, kiu estas pli multnombra (ol alia)]
  • mil jaroj  一千年 → [mil jaroj]-(periodo)-O → miljaro  千年(= periodo de mil jaroj)◇组合词jarmilo和语块词miljaro 具有丝毫不差的相同意思。两者都是对的,但是,它们却依据两个不同原则构造的。然而,一般来说,组合词更常见和更有基础,因此,组合词jarmilo最终更受欢迎。

同样可以使用“语词化的”语块作为组合词的前置元素。最常见的是,主要元素是后缀:

  • la sama ideo  相同的思想 → [sama ideo]-AN-O → samideano  志同道合者,同志(= speco de ano, nome ano de la sama ideo)
  • altaj montoj  高山 → [altaj montoj]-AR-O → altmontaro  高山山脉(= aro de altaj montoj)
  • sub (la) maro  在海底 → [sub maro]-ŜIP-O → submarŝipo  潜水艇(= ŝipo, kiu povas iri sub la mara supraĵo)
  • en liton  到床上去 → [en liton]-IG-I → enlitigi  将……放上床(= “igi en liton”, meti en liton)

合成的更加极端和更罕见的形式是引用语的语词化。在此类构词法(它是语块语词化的一种)中,人们从完整的话语(实际的或想象的)中构造出一个词。这时,人们总是连同所有词尾保留原引用语的完整的词:

  • “Vivu!”  “万岁!” → [vivu]-(krii)-I → vivui  高呼万岁(= krii “vivu!”, saluti iun per la krio “vivu!”)◇请注意,U词尾保留下来了。普通词不可以接连有两个词类词尾。但是,vivui不是一个普通词。它是引用语的语词化,而且U词尾对于词义绝对是必要的。
  • “Ne forgesu min!”  “不要忘记我!” → [ne forgesu min]-(floro)-O → neforgesumino  勿忘我(= la florspeco miozoto)◇勿忘草的蓝色产生的名字,是爱的忠诚的象征。

26.7 词缀

词根的一小部分(大约40个)叫做词缀。它们是主要用于合成词中的词根。其中一些是后缀(§27),它们出现在其他词根之后。另一些是前缀(§28),它们出现在其他词根之前。

特别是由传统决定,哪些词根叫做词缀。然而,或许可以说,词缀是构词法中特殊规则对其有效的词根。根据这一定义,传统词缀中的一些是普通词根。在此前有关普通构词法的解释中,有一些传统上称之为词缀的词根。

后缀中的绝大多数用作组合词中的主要元素。位于后缀之前的是特指性前置元素。但是,对于绝大多数后缀来说,存在某种特殊规则,限制着主要元素与前置元素之间可能的关系。对于普通词根来说,就不存在这样的限制。

然而,后缀AĈ, ĈJ, EG, ET, IN, NJ和UM完全不是这样运用。由这些后缀构成的词,既非组合词,又非语块词。这些后缀因而是真正的词缀。

前缀中的绝大多数用作组合词中的特指性前置元素。位于前缀之后的是主要元素,其意义由前缀以某种方式得以准确化。但是,通常存在某种特殊规则,限制着前缀与主要元素之间可能的关系。

然而,前缀GE和MAL不是这样运用。GE和MAL如此改变后置元素的意思,以致于不能将其解释为组合词(也不能是语块词)。GE和MAL因而是真正的词缀。

在词缀上通常不用衔接性词尾,如在dormoĉambro中。不说例如*ekokuri*, *eksosekretario*, *ŝipoestro*。在词缀上使用衔接性词尾,只有当对于意思或理解多少有绝对必要时,例如:unuaeco, antaŭenigi, posteulo。

  • 后缀(§27)
  • 前缀(§28)
  • 词缀性元素(§29)

分词后缀(§21)ANT, INT, ONT, AT, IT和OT另外说明。

 

 

中国世界语网站绿网
Verda Reto
la ĉina esperanta retejo
http://reto.cn
http://verdareto.com

返回世界语详解语法目录

阅读次数 164 legintoj

发表评论 Respondi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Retpoŝta adreso ne estos publikigi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