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语简明基础教程 前言

世界语简明基础教程
Konciza Fundamenta Kurso de Esperanto

前  言
Antaŭparolo

世界语(Esperanto)是波兰的柴门霍夫博士(Doktoro L. L. Zamenhof)于1887年公布的一种国际辅助语方案。

随着社会的发展,各国政治、经济、文化及科学技术领域的交流合作日益增多,这就迫切需要一种国际共同语,以解决世界民族语言的繁杂性所造成的交流障碍。但现在任何一种民族语言都无法担此重任。这是因为一方面,选用任何一种民族语言,都会对其它民族造成感情上的伤害与事实上的不平等;另一方面,任何一种民族语都是在长期复杂的史条件下形成的,不可避免的包含很多不规则、不合理的成分,给其它民族的学习者带来极大困难。所以,这种国际共同语必须是中立 、不属于任何民族,并且简单易学、富有表现力的。而世界语基本上符合了上述几方面的需要。

世界语书写形式采用拉丁字母,同一个字母在任何单词中的发音都是相同的。只要学会了28个字母,掌握了拼音规则,即可读出和写出任何单词。世界语的词汇源于自然语言(主要是印欧语系所属语言)中的国际化成分。它还通过附加前缀,后缀及词根间的组合来构成新词。这不但增强了它的构词能力,而且大大减少了基本词汇量,减轻了人们记忆单词的负担。世界语的语法规则是在印欧语系的基础上制定的,简单明了而又不失严谨,其基本文规只有16条。由于世界语的上述特点,使得它比任何一种外语都容易学习。在世界语的单词中,每一个字母的发音始终不变,句子中也没有连读现象,因而口语及听力 较容易掌握。熟悉了语法规则,掌握1500到2000个词根及词缀,即可自由地通信、交谈,与其他掌握世界语的人进行交流。

Esperanto 是“世界语”的意思。

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各民族间的交往也越来越频繁,人们对国际语的需求也会越来越迫切,因而从发展前景来看,世界语有着广泛的前途。

现在世界上,多少人说世界语?这没有确切的数字。大约一千人的母语之一是世界语, 数万人在交往中使它,十几万人时不时地用它,几百万人曾经或正在学习这种国际辅助语。我国学习或曾经学习过世界语的有大约四、五十万人。虽然相对于其它一些大的民族语言,现在世界语只能算一种小语种,但这种语言分布地域却很广。学了世界语可以和世界各地、各民族的人进行交流。

虽然世界语相对简单,掌握后也能发挥作用,但也并不推荐所有的人都学习。因为,首先,语言的作用是交流,而不是用来取得学位证书和应付各种职称考试的。如果没有对外交流的需要和欲望,则完全不用把时间和精力花费到外语学习上。另外,世界语虽然相对来说比较简单, 但不是所有的人都有毅力坚持学会的。例如,只要学会1500个左右的词根就可以阅读。每天学5个单词,一年就足够了。 理论上是如此,但大多数人都不能坚持完成每天学习5个单词这个并不艰巨的任务。学了三、五个月就可以阅读世界语书刊的人不少,但学了10年后,面对老外仍只会结结巴巴地问候的人也很多。所以,在决定开始学习之前,先看看自己是否有毅力。要学就学会(达到和老外交流的程度),学不会就不要再浪费时间和精力了。

-- 刘晓哲

中国世界语网站绿网
Verda Reto
la ĉina esperanta retejo
http://reto.cn
http://verdareto.com

返回到目录 reveni al enhavo  ·  教程使用说明和学习建议 Klarigo kaj Propono al Lernantoj

阅读次数 15,475 legintoj
本文评论数 10 komentoj pri “世界语简明基础教程 前言
  1. 匿名

    “在世界语的单词中,每一个字母的音值始终不变,句子中也没有连读现象,因而口语及听力 较容易掌握。”
    请注意区分“音位”“音值”。
    音位指一个语言中能够区别意义的最简单的语音单位;音值指人们实际发出或听见的语音,对音位而言。
    在世界语的单词中,每一个字母的音值不见得始终不变。“Malamo”“Malo”中的L音,“Esperantistoj”“Jes”中的J音,异音值,同音位。
    原句当改成:
    在世界语的单词中,每一个字母的音位始终不变,句子中也没有连读现象,因而口语及听力 较容易掌握。

    1. Jaŭfo

      一个字母对应一个音位,每一个字母的音位始终不变,这句话是完全正确的。
      每一个字母的音值始终不变这句话就有些复杂,可以去探讨,从两方面说。
      首先是习惯。这是沿用了别人的说法,在全国世协1985年编的《你知道世界语吗》介绍世界语的特点时就是这么说的。生活里我们有很多语言习惯按照现在的理解就是错的,但是大家也都还这么说,比如英语语音有 48 个“音素”,更一般的例子就是“日出”,“心想”这些说法。世界语界这个说法够不够普遍,我没有仔细查过,不好给出结论来。
      其次涉及人们对这句话的理解。音值在字典里的解释确实如上所说,不过,几乎所有的词的外延都不是确定的。字母 k 对应多少音值?在不同的场合里是答案是不一样的。威尔斯的《世界语学概论》第二章一开始就举 kiso、kaso、kuzo 三个单词说明这三个单词中 k 的读音的区别,这是从语音学上区分音值,如果从物理学上讲,一个人每次发 kiso 时 k 的音值都不一样,但一般人不会这么去分辨,他们会认为这些 k 的音值是相同的,甚至有很多人会认为前面三个单词的 k 的音值是相同的。音值是不是相同,跟使用的场合和使用的人都有关系的。
      另外,英语的辅音 L 分“硬 L”和“软 L”,世界语的分不分呢?我学世界语的时候老师就强调世界语的 L 一定要读“硬 L”。老师同样强调,“granda” 里的 g 要跟别的发音一样,不要发成像英语单词“ground”和“grass”那样嘴唇收圆。这些是不是可以理解为音值呢,说法合不合理呢,都可以探讨。我的理解,要表达老师的意思,用音值好像更确切一些。
      一点看法,供大家讨论。

      1. 匿名

        我想,若人们的“习惯”有错误,我们应当纠正。况且,我看到的,在语言学界,“音值”“音位”的概念很明确,也几乎没有人搞混它们,也不存在像J同志举的“日出”“心想”例子那样的。世界语者既然要使用语言学术语,就要用得尽量准确,否则可能炮制世界语界黑话暗语,后果可想而知。
        从语言学角度说,世界语字母在不同单词中“音值”不同。就算把L都发成“硬L”,J总不可能发同一个“音值”吧?
        说到人们的理解,语言学学习者看到原文中“音值”的表述,会不以为然(指不认为是正确的);像我这样死抠语言学概念的小朋友看了,会痛心疾首;不知其余人怎样,不知是否有热情的世界语学习者看到原文表述专门去查词典,然后大失所望的。
        可是,在表述时,为什么一定要用语言学术语呢?直接用“音”就行了。从普遍规律说,我不曾见人类的哪门拼音语言一个字母一个音位。所以人们看到“音”,理解的也会是“音位”而不是“音值”吧?至少我个人而言如是,我在接触语言学前,就学的汉语拼音(汉语普通话是我的第二语言,没让我有母语者的语感),听老师说声母韵母都对应一个音,没提到音值或音位的概念;我也把“音”理解成类似“音位”的意思,不是“音值”。
        如是,不知把原文“音值”的表述改为“音”是否更好些。
        而且,若以后这教程名扬四海,成亿份地印刷,减少一个字还能节省好些油墨呢。
        以上全部也只是我的个人看法,我们可以讨论。
        不知作者先生有何高见?

    1. Idriso

      老师一语中的,讲的很对。要学就善始善终,达到致用常用的目的,否则半途而废,徒耗精力与时间。毅力是干成诸事所必须要具备的条件,特别象学一种母语之外的语言这类事。

发表评论 Respondi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Retpoŝta adreso ne estos publikigi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