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语批评

下面是一些针对世界语的批评。原文出自于维基百科https://zh.wikipedia.org/zh-cn/世界语条目。因为我担心这个网站被封,所以把其中批评世界语的意见转载于此。

难学

目前能够流利使用世界语的人都是较有语言天赋的人,同属印欧语系的欧洲人在记忆世界语词汇方面有天生优势。然而,对于普通人,特别是非欧洲语言使用者而言,世界语并非那么容易学习。
有人认为,学习世界语有利于学习外语,但事实上,研究表明,学习第一外语之后再学习第二外语,本身就比较容易,对其他语言也是一样的。世界语并非特殊。

消灭母语

世界语有消灭母语的嫌疑,特别是那些以世界语为母语的人,已经将本身的母语消灭了,这些人的行为本身已经试图让世界语成为母语而不是他们自己所声称的第二语言。

世界语之所以没有得到大规模的反对,在于它实际上规模很小,对母语构不成威胁。
不过,即使是世界语母语者也需要生活在当地的语言社区内,也需要掌握其父母的语言,所以世界语注定只是其母语之一,不存在“将本身母语消灭”的问题。

伪造数据

世界语使用者声称世界上有几百万世界语者,但实际数量远低于这一数字。就算全球各地世界语者分布是平均的,那么算下来科隆市应该是有180个世界语 者,但是Marcus Sikosek在那里只找到30个能够流利讲世界语的人,其余本应世界语者较密集的几个地方也如此。他还指出,各种世界语组织总会员数只有20000。虽 说也肯定有很多世界语者没参加世界语组织,但他认为世界语者总量达到20000的五十倍似乎还是不可能的。

违背多元文化

有种论点认为多元世界是人类文明的大方向,这种统一语言的行为本身与多元文化相违背,是有害的。这并不尽然。统一和多元,各有其利弊。

目标错误

柴门霍夫声称统一的语言有助于增进不同民族的理解、和平。但在这种观点下,其效果有其局限,毕竟语言只 是帮助沟通,即便是能够帮助减少误会之产生,冲突多半仍是产生在传统文化、阶级、价值观、以及利益考量等方面上,也经常是被蓄意操纵出来的。例如巴基斯坦 和印度都有很多人懂英语,但还是有不少冲突;同一个国家同一个民族又说相同语言的团体内部也常都会有内部冲突。批评者甚至进一步认定统一的语言与和平毫无 关系,尤其是在世界语不那么普及的情况下。

运动失败

世界语的最初构想就是成为国际交流用语,准确地讲就是做所有人的第二语言。自从公开后,就一直有人争论世界语能否达到这个程度,是否对国际交流有帮助。世界语支持者也因主张将学习外语的钱改用在学习世界语上而受到批评。

世界语并没有达到创始者设定的成为世界共通语的目标,而世界语支持者则强调世界语既得的成就已经不小了。尽管世界语也问世了一百多年了,世界语使用 者相对于世界总人口仍然很少。比如在英国,学校很少教世界语,因为政府认为世界语不符合需要。还有很多批评说道世界语希望成为占优势的国际辅助语言的抱负 不实际,它斗不过英语。从实际上的国际交流来看,英语在很多方面都充当着事实上的世界共通语,而世界语的使用范围则相当有限。

规则复杂,拒绝改进

由于世界语是人工造的语言,所以有很多人批评它的细节问题。比如柴门霍夫选择用edzo而不是更通用的spozo表达“丈夫”的意思。还有他选择用古代希腊语拉丁语的单复数词尾-o,-oj,a,-aj而后来的拉丁语希腊语简化了的-o,-i,-a,-e(这些改动都被伊多语接纳了,不过伊多语取消了形容词变化一致的规定)。

词汇语法并不世界

世界语词汇语法是基于欧洲主 要语言的,并不“世界”。还常有抨击世界语形容词与名词数格一致和宾格的言论,其实这些细节问题这也是一些世界语者希望改革的。更常见的问题是,世界语语 法和本该很“世界”的词汇对于欧洲之外的亚洲人来说还是很陌生,这样讲欧洲语言的人在学习上就占了优势,显得不公平。于是Lojban(逻辑语)诞生了,它结合了六种使用人数最多的语言:阿拉伯语、汉语普通话、英语、印地语、俄语、西班牙语,语法则如同电脑编程一般。

而它的词汇、带帽的字母、语法都与主要西欧语言格格不入。所以世界语对于讲那些语言的人来说也并非多好学,甚至可能比学某种欧洲语言都难。新语言伊多语(Ido)和国际语(Interlingua,英特林瓜语)的发明都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世界语“没文化”,尽管有汗牛充栋的世界语写的文章,世界语还是不能承载起某种文化。

由于世界语的词汇的语义学都 是来自欧洲语言的,所以世界语是基于欧洲文化的,这也给世界语灌入了欧洲式的世界观。还有,世界语词汇量太大了,不光从既有的词根中派生大量新词,还为了 能更“世界”些而大量吸收外来词。这样对于非欧洲人来说,就有些不必要地难学了。关于词汇量的问题,很多世界语支持者也认为要改改,他们觉得除非非用不可 就坚决不用外来借词,一切情况下都应尽可能使用世界语本身的派生词。

性别歧视

世界语对于阴阳性的处理使得它有了性别歧视之嫌。大部分表示亲属的词语都是默认为男性,女性形式要另加后缀。也有一些修改的尝试,其中比较好的就是世界语作家霍尔海·加马乔(Jorge Camacho)使用的iĉism法,从他的点子中也派生出了Riism(世界语语法性改革主义)一词。
有批评说世界语看起来似乎有些不自然,这主要源于戴帽子的字母,叫一些人觉得古怪麻烦。还有人认为人造语言是必然充满各种缺陷的,因为它的一切都很苍白。

相关链接:
世界语评论(中外名人论世界语,对世界语肯定支持的意见)

中国世界语网站绿网
Verda Reto
la ĉina esperanta retejo
http://verdareto.com

阅读次数 11,503

评论数 20 komentoj pri “世界语批评

  1. Chielismo WANG Tianyi

    世界上没有完美东西,世界语也一样。但有一个不争的事实是,百年来到今天出现了无数的语言方案,但只有世界语(ESPERANTO)成为了生活语言,而且在不断发展。这并不是由于世界语天生完美,而是它诞生在恰好的时间,恰好的地点,恰好的语言形式选择,恰好的语言推广者柴门霍夫,也就是我们说的天时地利人和。在柴氏之前世界科技水平偏低,规划语传播太慢,都是人已死事未成;今天世界科技水平太高,新东西没传开就过去了,根本没有成活需要的时间;只有柴氏那个时代,凭个人一生之力在没死之前就可以看到自己的语言方案活了下来。这是奇迹,也不是奇迹;应运而生,逢时而活的自然现象而已。我相信,当今每天都有语言天才的方案应运而生的,但都是逢时而死的结果罢了。呜呼,天命而已!

    世界语诞生在欧洲东部,它的本质是黏着语,开始单词并不多(黏着语本质限制了单词的数量)。后来受俄罗斯帝国压迫,中心转入西欧屈折语的国度后,母语为屈折语的世界语者掀起了改造世界语的多次浪潮,为了世界语存活柴氏明智的选择了妥协,在黏着语框架不变的原则下放任新词引入。柴氏认为,不合适的单词会随时间消失的,或称为古词,不必担忧。正是这种妥协使世界语在西欧屈折语的大海中没有被淹死,一直存活到了今天。我相信,随着世界语的国际化,世界语化的单词将会增多,西欧无厘头的单词会减少。

    英语是历史阶段性的现象,民族语的强大都有时间性,随着美国衰退英语自然衰退,否则就不合自然法则啦。一百年前中华大地亿万子民的法定国语是满洲话,法定国文是大清文,今天哪里可以想象这种当今只有西伯利亚人说的通古斯语曾经是我们中国大地的国语呢!所以我们不必为一个民族语的命运迷信或担忧,英语也是如此。

  2. 匿名

    事实上,很多人之所以学世界语只是觉得让它消失很可惜,只是不想让它消失。

  3. 晏飞鸿

    你搞错了,首先,世界语并不难学,16条规则语法、一致的发音并且只要背会2000个词缀就能得到几万种不同的单词。这是任何一门语言都做不到的。你说世界语不“世界”,其实你错了,词汇不是唯一能证明世界语到底“世不世界”的,它的语法不论是以曲折语、黏着语、孤立语……做母语的人都能轻而易举的掌握。在加上一字一音的优点,使人不需要吹灰之力就能掌握世界语。试问:“英语可以做的这些吗?”答案是做不到。你说世界语存在性别歧视,其实你误会了,它的本意是让学习它的人对性别一目了然,例如在英语里,你想知道boy是男性还是女性,如果不学习这个单词你不一定知道他是男性还是女性,但在世界语中,你只需记住In这个词缀,我敢保证你只要遇到一个名词,你可以轻松的知道它的性别。你说世界语没有文化背景,一门语言的文化背景不都需要时间来进行创造和完善吗?何况世界语只诞生100多年,它是一门年轻的语言,它的前途不可估量,或许再过一个世纪它的影响力比英语还大。你说世界语有消灭母语的嫌疑,你这是在夸大其词,牵强附会!根本没有道理可言!现在会双语甚至三语的人越来越多,没什么好奇怪的,可你却将这种趋势认为是在消灭母语,可见你有多么无知!世界语是一门辅助语言,它的作用是增进各国人民之间的欢迎,带来和平,虽然以它现在的实力还不足以做饭,但我相信有朝一日它一定会做到。但你却毫无根据毫无证据的污蔑它,可见你是多么愚蠢!说世界语者有2、3百万人并不夸张,他们分布在世界各地。总的来说,每门语言都有各自的优点与缺点,但这些缺点并不能阻碍我们的交流,世界语也一样,它也是一门语言。让我们祝福这门年轻的语言,可能需要一段时间世界语才能被世人所接受,我们能做的就只有拭目以待了。

    1. 匿名

      这位同仁,此篇文章是摘自维基百科的,不代表绿网转载者的观点,可到维基百科的在线联系(需科学上网)处质疑或修改/补充世界语词条。另,世界语的性别歧视指的是指代人的名词原型全都是以男性为主体,如父patro 母patr-in-o,让人容易认为是一种“大男子主义”的语言,这个问题至少在伊多语有解决,但它又比世界语还要小众,大概国家政策使然吧。

  4. Venki ZHAO Wenqi

    关于世界语使用者的人数问题,有几个研究可以参考:
    以色列世界语者、天文学家Amri Wandel 在How many people speak Esperanto? Or: Esperanto on the web. 一文中,通过对Facebook用户的分析,推测世界语使用者的数量在两百万上下。
    该文见Interdisciplinary Description of Complex Systems 13(2), 318-321, 2015

    华盛顿大学的语言学家、心理学家 Sidney S. Culbert通过在全球数十个国家的访谈,得出结论认为,达到“专业精通”( professional proficiency)的世界语使用者全世界约两百万。(转引,未找到原始出处)

    在”Atlas des langues du monde”(《世界语言地图》) (éd. Autrement, 2003, p. 21)一书中,prof. Joshua A. Fishman认为世界语有“50万活跃使用者和800万一般接触者”(法语原文为”Pour l’espéranto, les chiffres vont de 500 000 pratiquants actifs à une audience de près de 8 000 000 de par le monde”.)

    2011年史蒂夫·乔布斯去世后,《连线》(Wired)杂志在社交网络Twitter上做了一个调查,统计用各种语言发出的悼词,世界语在其中占0.8%,排第11位,高于丹麦语(0.4%)、德语(0.6%)、泰语(0.7%)等语言。
    来源:http://www.wired.com/2011/10/global-mourning-for-steve-jobs/

    欢迎补充。

  5. shaohk1

    英语是目前流行最广的民族语,但不适合充当国际语。这是因为:第一,英语是一种民族语,而任何一种民族语都不适合充当国际语。为什么?因为采用某一种民族语作为国际语,就会给这个民族和国家带来许多特权,同时也就给其他民族和国家带来不平等。为了学习这种语言,其它民族和国家要不断地付出无可估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而以这种语言为母语的民族和国家无须任何额外付出,就能在全球各领域的交往中享受种种便利,获得极大的利益。这是非常不平等、不合理的,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与民族会心甘情愿地接受它。第二,英语是一种十分难学的语言,存在大量不规则、不合理的语言因素。例如,英语许多单词的读音与拼写不一致,有许多不规则动词,还有大量需要死记硬背的习惯用语。在中国,学英语的人很多,可是真正学会英语的人只占很少一部分。现在全世界以英语为母语的人不到世界人口的十分之一,要求世界上十分之九的人都学会并运用英语,显然是既不现实也不合理的。

  6. shaohk1

    对于中国人来说,英语太难学了!英语的语音和拼写不一致,语法不规范,词汇十分繁杂(简直可以说是一个大杂烩),有很多不合逻辑的惯用语和方言土语。中国的青年学生,在英语学习上下的工夫,甚至超过汉语。可是一个高中毕业生勤奋学习英语达6年之久,甚至不能阅读英文书报,更不用说用英语讲话和写作了,这足以说明英语本身非常难学。中国的英语教学规模大而收效小,这是公认的事实。有的人认为,这是由于教学方法不合理。然而英语教学在中国已经有一个世纪的历史了,难道这么多年就找不到合理的方法?许多亚洲国家(如日本)也在抱怨英语教学效率低,难道所有国家都找不到好的教学法?在非英语国家,难学的英语根本不能成为人人可用的交流工具。

  7. Hahaha

    我覺得mal-是個累贅.
    malbona malbela malalta malgranda maldika…
    这样会让单词变得又冗长且难以理解,应该使用新词。

  8. 小生

    我是00后,我想学世界语。
    刚听说“世界语”这个名字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世界上原来还有一种如此伟大的语言。“博爱”是我对世界语的第一印象。此外,我对柴门霍夫以及诸多“世界语家”深深敬佩,同时又对新世纪以来的世界语现状感到可惜…如果不是偶然、我恐怕也与其无缘。可世界语是希望的语言,不是吗?
    马上中考,打算等以后学习任务没那么重的时候,开始。
    Esperanto

    1. Solis 文章作者

      好,那就中考完开始学习吧。学习外语,要趁年轻!年龄越小,学得越快。

    2. 匿名

      我也是00后!我以为像我这样自学世界语的00后不会有第二个了!
      同道中人啊,将来我们可以相互交流,相互鼓励!
      话说还有几天就中考了,祝考试顺利!

  9. 刘志Repluvinta Ter

    世界语需要改进,它的普通词汇不需变动,只要处理好专有名词就可以了。例如人名地名不再用o 和a词尾,只需按民族语音译就行了。世界上的一些辅助语都没解决这个问题

  10. shaohk

    具体来看它语言内部要素的话,大概可以这么总结其缺陷:
    1. 帽子字母使用不便且内部系统性混乱;
    2. 发音并不简单,音位众多,辅音串、元音串也使拼读不易;
    3. 宾格的设计使很多人不习惯而经常忘记使用,而宾格带来的自由语序也同样成为一大难点;
    4. 许多句型的内在逻辑与很多人所习惯的语感有冲突,学习者容易犯句法上的语法错误;
    5. 词汇大多数直接从欧洲语言引进,并且由于不少词汇的拼写变化,导致原来的词源关系被严重破坏,词汇之间缺乏联系必须每个词单独学习记忆,极大地增加了学习负担;
    6. 语言本身有不少违背“和平、平等”宗旨之处,如女性名词需在男性名词后增加后缀来构造(如patro父亲→patrino母亲),又如国名采用英语视角而不尊重主人的自称(如德国不叫Dojĉlando而叫Germanio,希腊不叫Helaso或Elado而叫Grekio,等等)

    1. 匿名

      你对世界语的缺点的总结太到位了!我也在基于世界语设计新语言,可以完全克服这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