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岛共和国的诞生

周一帆

夏季还没有正式到来,亚得里亚海域就已经有了干燥晴朗的迹象。在距离意大利里米尼海岸不到12千米的某处,海平面一望无际,斑斓的海洋生物在浅海层面流动,日光在其间闪烁不定,沉睡的鲸群在晦暗的深海中央竖立,一切都是如此的风平浪静。

现有的稳定秩序抹去了所有斗争的痕迹,叫人看不出这里曾经有一个国家被囫囵销毁。1969年2月,全球唯一一个世界语国家,玫瑰岛共和国,在意大利海军到来的瞬间被炸药击破,这座人工小岛刚刚建立不到两年的光景,迅速下坠,沉入海底,像一颗转瞬即逝的流星。

玫瑰岛共和国残骸

时光倒流半个世纪,回到玫瑰岛共和国建国的那个夏天。散落在海底的九根钢铁桥塔漂浮上升、重组,还原出这个国家原有的模样:它是一个如此简陋的弹丸之地,远远看去,像一个小型的钻油平台,或是一间两层的水泥坯房。

如果靠近、再靠近一些,岛上那面印着古典玫瑰的三角形旗帜将会映入我们的眼帘,我们还会听见地中海风味的玫瑰岛国歌——作为一个湮灭许久的国度,它的节奏是那样轻快且自由,曲调是如此华丽而高亢。这里曾经有过一段不可思议的历史。

玫瑰岛共和国一角

1960年某天,意大利建筑师乔治·罗萨凝视大海,突然有了个主意:
他要建立一个国家。

这个疯狂的念头,来自罗萨对各国政府抛弃世界语的忍无可忍。

玫瑰岛共和国邮票

众所周知,从1954年拉本纳在联合国据理力争,为国际世界语协会赢得一席之地以后,便碰上了麻烦。由于世界语与苏东国家关系紧密,并且多次得到过后者的大力推广。某些资产阶级政客趁机出来横加指责,说世界语是“共产党和犹太人的语言”,在联合国文化大会上“炮轰”国际世协代表,要求把他们赶出会厅。

消息传回欧洲,当即引发了各国世界语组织的强烈反应。学生上街游行向政府请愿,波兰、匈牙利全国总工会先后发声谴责肇事政客。但偏偏就是这样,各国驻联合国代表却集体失声,连之前一直力挺把国际世界语协会纳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管理的奥地利外交代表团也急于撇清和世界语之间的关系。在这个以国家为基础单位的联合国,缺乏国家固定支持的世界语沦为大国博弈之间的棋子,全球世界语者紛紛感觉遭受了到背叛。

各国政府不行怎么办?

“哎,那就自己建国吧。”身为世界语者,罗萨这样对同伴回答道。

这不是一个妄想,因为从技术上讲,罗萨确实能做到。

根据法律,如果罗萨在国际海域建国,那么意大利无法对它宣布主权,也完全管不了罗萨的一举一动。

同时,作为海洋工程师,罗萨发明了一个叫“人工岛屿建造系统”的技术,还申请了专利。

根据这个技术,他可以在海面上凭空搭出一块陆地。

下定决心后,罗萨说干就干。

在几年时间里,他找到一处绝佳的海洋区域,距离意大利的里米尼海岸有12公里,在意大利政府的掌控之外。

然后,他把自己从专利和工作中赚到的钱,全部投入“国家建设”中。

“建国”的方法是这样:

罗萨找来4个朋友和一群工人,造了9根空心柱,往柱里放上多根钢筋,插入海床,然后用水泥填充,防止柱子被腐蚀。

接着,他们在柱子上搭了一块400平米的平台,建了两层房屋,还有两条楼梯和定泊点。

这就是国家的领地,一个离海面26米的建筑,名为“玫瑰岛共和国”。(罗萨的名字在世界语中是玫瑰的意思)

1967年,罗萨宣布“玫瑰岛共和国”独立。

玫瑰岛共和国

玫瑰岛共和国的官方语言是世界语,国旗是三朵玫瑰图,官方货币叫做“Mill”(虽然从来没发行过)。

因为国家的特殊性,罗萨选择旅游业作为支柱产业,在这400平米的领土上建了餐馆、夜总会、酒吧、纪念品商店和邮局等设施,满满当当,吸引游客们过来游玩。

游客们确实也真的过来了!

那一年,世界正经历着越南战争、民权抗议和布拉格之春,年轻人们想要自由、平等和不受束缚,渴望着世界一家亲,很快对玫瑰岛产生兴趣。

游人们一波波前来,总统大人与他们饮酒畅聊,共赏美景,感受乌托邦式的美好,与素不相识的陌生人一起称兄道弟,尽显文明和平。

国际世协派人登上玫瑰岛共和国,感谢罗萨为世界语所做的一切,并表示给予资金支持用于玫瑰岛共和国的扩张和发展。

那段时间,从玫瑰岛寄来的信,象征着浪漫。

信封上的玫瑰岛邮票和邮戳,则是乌托邦存在的美好证据。

不过可惜,好景不长。

意大利政府很生气,他们简直气炸了。

在玫瑰岛独立的消息传来后,意大利政客们嚷嚷,这绝对是罗萨想出来的逃税方式。

把旅游地点放在国家领域之外,可以享受着意大利旅游业的红利,同时不交一分税。

这开了一个可怕的先例。

后来,玫瑰岛又卷入阴谋论。

右翼认为,玫瑰岛的存在是为了给苏联核潜艇提供掩护,从而威胁到北约的安全。

左翼则担心,罗萨计划破坏南斯拉夫和巴尔巴尼亚政局的稳定,玫瑰岛是整个阴谋的一环。

多年后,罗萨的儿子洛伦佐·罗萨表示这些说法全是无稽之谈,是政客们想出来破坏玫瑰岛声誉的。罗萨真的只想创造一个世界语环境,过上世界大同的生活。

但不管怎样,在当年,意大利政界达成共识:玫瑰岛不能留,必须把它毁了。

1968年6月25日,几十名宪兵和金融警卫队突然登陆玫瑰岛,赶走罗萨等人,接管小岛。

后面几个月,罗萨和朋友们作为“流亡政府”奔走呼号,但没有人听他们的。

创建者们用生命组织军舰开炮

到1969年2月11日,4名意大利海兵接受命令,带着3桶炸药,几声巨响中,摧毁了这个罗萨渴望多年的世外桃源。

玫瑰岛共和国就这样被消灭了,罗萨愤怒不已,称之为“意大利唯一赢过的战争”。

在爆炸中,罗萨的狗还被炸死了,更让他感到愤懑和不平。

几天后,一场暴风雨将剩下的断壁残垣彻底抹去,所有建筑都沉入大海。

人类第一次世界大同的尝试就这样被同类的炮火毁于一旦。但它留下的精神将永世长存,鼓舞着一代又一代世界语者为理想中的目标努力奋斗。

返回世界语故事栏目

阅读次数 771 legintoj

本文评论数 5 komentoj pri “玫瑰岛共和国的诞生

  1. 李倩

    看了这篇文章,对世界语有了更多了解--虽然我不会世界语。优美的文笔,真挚的情感,娓娓道来一个悽美绝伦的故事。
    我为世界语点赞。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