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世界语者真应该好好扪心自问一下!

作者 aŭtoro: 世界语真相, 发表于 afiŝita je Wednesday, June 29, 2022, 08:29 (162天前)

有的世界语者,视民族语(在世界传播民族语)为通往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绊脚石,而将超民族语(世界语)看作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铺路石;

有的世界语者,将中文比作算盘和马车,却对应的将世界语比作电脑和汽车……

这些世界语者,认为世界语是铺路石,是先进的,中文是绊脚石,是落后的,在我看来,他们或许是真的爱人类和世界,但却不怎么谈的上爱自己民族、国家的语言和文化,否则他们也不可能作出这样的比喻。

我很想对他们说,你们是不是应该好好扪心自问一下,如果你连自己的母语都不怎么爱,甚至连自己民族、国家的文化都不怎么爱,你还有资格去高谈阔论人类命运共同体和世界大同的理想吗?

俗话说,先爱己,而后方能爱人。同样的道理,我们首先要懂得爱自己的语言文化,爱自己的民族和国家,然后才有资格去谈爱整个人类,爱整个世界!

这个顺序可以是反的吗?甚至能没有这个顺序——可以蔑视真正属于自己的,直接奔向世界大同吗?

希望他们有反思这些问题的能力!

支持E的帖子说得天花乱坠也无法征服我。我想反驳这个帖子

作者 aŭtoro: 可我没有反驳力, 发表于 afiŝita je Wednesday, June 29, 2022, 09:06 (162天前) @ 世界语真相

有些世界语者真应该好好扪心自问一下!

作者 aŭtoro: 明, 发表于 afiŝita je Wednesday, June 29, 2022, 09:42 (162天前) @ 世界语真相

有的世界语者,爱自己的民族语为通往人类命运共同体,更爱世界语,把它看作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铺路石;iuj Esperantistoj amas sia landa lingvon kaj plie amas esperantan lingvon,

你是不是中国人?为什么你的话总是不通顺,有严重语病

作者 aŭtoro: 世界语真相, 发表于 afiŝita je Wednesday, June 29, 2022, 10:16 (162天前) @ 明

你先把中国话能讲好、讲顺了,再来讲道理吧!

回复

作者 aŭtoro: 路过, 发表于 afiŝita je Wednesday, June 29, 2022, 12:14 (162天前) @ 世界语真相

世界语和民族语之间不存在高低,因为一切国际辅助语的初衷就不是替代民族语。正如1905年《布伦宣言》中「不寻求替代任何存在语言,仅辅助之」,国际辅助语追求各民族交流的便利,促进世界上民族文化多元发展。
我支持国际辅助语的发展,但是不会「将中文比作算盘和马车,将国际辅助语比作电脑和汽车」。民族语言绝不以优劣论。
能注意到,英语作为民族语却将其作为「国际语」,树立民族语霸权的时候,会对其他文化造成冲击。其实,任何一门民族语都不适合作为国际语。
有认为国际辅助语「不自然」的观点,我不反驳。相反,正是因为国际辅助语都是以交流为目的而有意构造的,造成其不可能真正拥有各民族的文化灵魂。国际辅助语相对于民族语的不完美,才为国际辅助语的中立性、以及民族语的不可替代性提供坚实保障。
国际辅助语从来都是辅助语,不与民族语竞争,不追求、不打算、不应该去改变一个民族、一个文化、一个国家原有的认同。
我坚持支持国际辅助语的发展。

回复

作者 aŭtoro: Hivongo, 发表于 afiŝita je Wednesday, June 29, 2022, 12:32 (162天前) @ 路过

世界语和民族语之间不存在高低,因为一切国际辅助语的初衷就不是替代民族语。正如1905年《布伦宣言》中「不寻求替代任何存在语言,仅辅助之」,国际辅助语追求各民族交流的便利,促进世界上民族文化多元发展。
我支持国际辅助语的发展,但是不会「将中文比作算盘和马车,将国际辅助语比作电脑和汽车」。民族语言绝不以优劣论。
能注意到,英语作为民族语却将其作为「国际语」,树立民族语霸权的时候,会对其他文化造成冲击。其实,任何一门民族语都不适合作为国际语。
有认为国际辅助语「不自然」的观点,我不反驳。相反,正是因为国际辅助语都是以交流为目的而有意构造的,造成其不可能真正拥有各民族的文化灵魂。国际辅助语相对于民族语的不完美,才为国际辅助语的中立性、以及民族语的不可替代性提供坚实保障。
国际辅助语从来都是辅助语,不与民族语竞争,不追求、不打算、不应该去改变一个民族、一个文化、一个国家原有的认同。
我坚持支持国际辅助语的发展。

所言极是。

对我们而言,世界语哪来的中立性?没有多少中国人会认同这一点!

作者 aŭtoro: 世界语真相, 发表于 afiŝita je Wednesday, June 29, 2022, 18:27 (162天前) @ 路过

如果说英语是英美两国及其种族——盎格鲁-萨克逊的民族语,那么世界语其实可以被看作是整个西半球北部及其种族——欧罗巴人种的一种“民族语”。

我之所以这样说,
第一,看似世界语是非自然语言,其实他是在欧罗巴人字母文字语言基础之上的又一次分裂,或讲又一次演变(只不过过去这种分裂、演变是由地形、地域引起,近代随着时代发展的加速,转为了可以由人为推动而引起);
第二,世界语和其它欧罗巴语言一样,与中文的一字一音、一字一义有着本质的区别,它没有参考也根本无法参考中文的发音和文字特点,因为两者间差异巨大,不是差的一点半点!

从这样的角度来讲,英语普及(在霸权时期实现),会对包括中华文化在内的其他文化造成冲击,而假如,我是说假如世界语普及(实际根本不会实现),也同样会对包括中华文化在内的其他文化造成冲击,而且冲击的现象不会有太大差别,因为世界语和英语一样都是欧罗巴字母语言文字。

所以说世界语顶多只在欧罗巴各国各民族间具有中立性,它在字母语言的欧罗巴,以及一字一音、一字一义的中华主体民族之间,根本谈不上具有中立性!

既然你们称,英语对于包括中华文化在内的其他文化,因为不具有中立性而不适合作为国际语,那么,比较欧罗巴的语言和中文之间的差距的话,世界语和英语就非常接近,两者都和中文差的很远(指差异间的距离),因此,又怎么能肯定的说世界语比起英语而言就适合作国际语呢?

总言之,请你们不要再谈世界语在欧罗巴和中华两者间具备中立性了,绝大部分中国人都不会同意这一点。而且这一点,人们都讲过太多太多次了。

您误会了

作者 aŭtoro: 兼容并蓄, 发表于 afiŝita je Saturday, July 02, 2022, 23:33 (159天前) @ 路过

我并非将中文比作算盘和马车,将世界语比作电脑和汽车。
我是讽刺旁观者。既然他只接受中国的文化,不接受外来的文化,那他就不要用外来的产品了!

主题RSS Feed

powered by my little f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