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世界语在初入中国时期与废汉字运动的关系

作者 aŭtoro: 世界语真相, 发表于 afiŝita je Wednesday, July 06, 2022, 18:06 (205天前)

许多世界语者对我说,世界语运动从未否定过其它语言。

我讲,世界语最初引入中国就是为了废除汉字。很多世界语者一听,非常不高兴,强烈否认这一点。我看,现在的世界语者是真的不太了解这些事情,就像很多人搞不清现在中国到底有多少大学还设置有世界语本科专业,以及为什么不在贫困国家推广世界语一样。(所以我说‘世界语者真应该好好了解一下世界。’)

我想,还是有必要做一个简单科普的。

首先,推荐一篇文章《差一点消失的汉字》,这篇文章是今天才发表于《新周刊》的,很巧看到,我就把它用上了。这篇文章介绍了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废汉字运动的来龙去脉,讲到了当时各种废汉字方案中,以‘诉求世界大同、推崇世界语’的方案,为‘其中最具代表性’。这也就是我们在电视剧《觉醒年代》中看到的钱玄同主张‘讲世界语、废汉字’的那一幕。文章不长,大家可以自己去读一读。

第二,据1931年版《广州世界语月刊》记载,世界语最早传入中国是民国前六年(1905年),刘师培在上海设立世界语传习所。在网络文章《刘师培的一场“世界语”大梦-刘师培研究笔记(87)》中,作者分析到,后来“刘师培开始意识到,中国语言文字被世界语取代,其本人最擅长,其实也是最钟情的国学将变得毫无价值、一文不值。”因而,“此后,刘师培的存世文字中,再未提到过‘世界语’。他的这场‘世界语’大梦,戛然而止。”(这两段话,文章中用了倒序,先记述的后段,再用前段进行了解释。)

有人可能会说,第二条中讲的不对,世界语最早传入中国实际比那更早,是由西方牧师传入中国的,他们跟废汉字运动并无关系。这说的也没错,但是,这里要明确,这些西方牧师毫无名气,影响力非常小,他们对世界语最初在中国传播的作用,其实几乎可以忽略。真正让世界语得以最初在中国传播的,还是那些在中国有一定名气和影响力的学者。

最后,有人可能又会讲,即便果真如此,后来的中国世界语运动已经不再追求废除汉字的目标,而是强调‘与民族语(中文)共存’了。我想说,这又不重要,我的这篇小科普,只是为了以正视听,证明世界语在初入中国阶段,确实与废汉字运动关系紧密。希望以后再无人去无知的否定它。

科普:世界语在初入中国时期与废汉字运动的关系

作者 aŭtoro: 明, 发表于 afiŝita je Wednesday, July 06, 2022, 20:28 (205天前) @ 世界语真相

《刘师培的一场“世界语”大梦-刘师培研究笔记(87)》中,作者分析到,后来“刘师培开始意识到,中国语言文字被世界语取代,其本人最擅长,其实也是最钟情的国学将变得毫无价值、一文不值。”因而,“此后,刘师培的存世文字中,再未提到过‘世界语’。他的这场‘世界语’大梦,戛然而止。”不错,《刘师培的一场“世界语”大梦-刘师培研究笔记(87)》先是刘师培的一场“世界语”大梦-,“此后,刘师培的存世文字中,再未提到过‘世界语’。不就是“感性‘再经’理性”理解吗!开始,刘师培的一场“世界语”大梦,此后,刘师培的存世文字中,再未提到过‘世界语’。完全理解kaben的心情:-P

补充

作者 aŭtoro: 世界语真相, 发表于 afiŝita je Wednesday, July 06, 2022, 21:12 (205天前) @ 世界语真相

我要再补充一个事实。

世界语在中国发展的颠峰阶段,实际上仍是跟废汉字思潮有一定的联系!(有人又不同意了。先往下看。)

废汉字运动并不是新文化运动之后就结束了,而是一直持续到上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初,又迎来了一波高潮。在那段时间,因为汉字尚不能适应计算机,而西方又正进入互联网普及时代,因此废汉字思潮又一次高涨。世界语运动在中国的高潮期,也“恰巧”同时发生在那一阶段,和这方面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直到在王选带领的方正团队研发的第四代文字排版技术(也就是汉字的激光照排)开始应用推广(1987年5月,第一张整页输出的中文报纸出现;1991年,方正激光照排系统把外国厂商全部赶出中国,99%的报社、90%的出版社和印刷厂采用了这一技术),以及各种各样汉字输入法——尤其以王永民(1983年发明,百度百科中写到“以15年时间推广普及”)的五笔输入法为代表的汉字录入技术的出现及推广,汉字适应了计算机和互联网时代,废汉字思潮的这一阶段才逐渐退去。

而世界语运动的高潮也同时退去,可以说,大部分原因是因为当初支持世界语运动的一些高层,原先不看好汉字的继续使用,认为汉字适应不了信息化时代,是没有前途的,然而技术的发展逐渐扭转了他们的这一看法,因此,这些高层对汉字有了信心,对世界语的支持力度才有了变化。

这就是我要补充的。

不客气的讲

作者 aŭtoro: 世界语真相, 发表于 afiŝita je Wednesday, July 06, 2022, 21:54 (205天前) @ 世界语真相

诸位当中,很多世界语者都是在80年代进入世界语领域的,

然而,就我在“补充”中所叙述的历史真相而言,可以不客气的讲,诸位不过是那个汉字前途未卜年代中的一个“替代方案”罢了,而后来,这个替代方案,已经没有多少用处了。

综述

作者 aŭtoro: 世界语真相, 发表于 afiŝita je Wednesday, July 06, 2022, 21:22 (205天前) @ 世界语真相

有人说,世界语和中文、汉字一直都是和平相处的。

我说,错!

就我所陈述的世界语初入中国阶段和80年代到90年代初的历史事实来看,世界语和中文一直都有着一种千丝万缕的竞争,甚至相当于语言文字间的战争般的关系。

世界语者真应该好好了解一下世界,了解一下这些真相!

你的观点有误

作者 aŭtoro: 绿星者, 发表于 afiŝita je Wednesday, July 06, 2022, 22:04 (205天前) @ 世界语真相

你的观点存在错误。世界语运动的高潮退去的原因很大程度与于东欧剧变苏联解体、亚非拉民族解放运动退却以及美国霸权与英语霸权的加强相关,而非计算机汉字处理难题的解决。而计算机汉字处理难题解决后退隐的是汉字拼音化思潮,世界语取代汉语的思潮早在新中国建国甚至更早就散去了。

互联网时代的复兴

作者 aŭtoro: 绿星者, 发表于 afiŝita je Wednesday, July 06, 2022, 22:07 (205天前) @ 绿星者

此外,尽管苏东剧变和亚非拉解放运动的退却使世界语运动暂时陷入低潮,但是互联网的发展却又使世界语运动渐趋复兴。

回复2

作者 aŭtoro: 世界语真相, 发表于 afiŝita je Wednesday, July 06, 2022, 22:50 (205天前) @ 绿星者

互联网就算再发展,弹舌音难学的程度都不会改变,费时间费精力去背世界语的单词,却用处不大,不能带来什么收益,这是绝大部分人都接受不了的。国家层面对世界语的支持也只会变更弱,而不会回到过去。

真得复兴的了(liǎo)吗?

回复

作者 aŭtoro: 绿星者, 发表于 afiŝita je Wednesday, July 06, 2022, 22:58 (205天前) @ 世界语真相

互联网就算再发展,弹舌音难学的程度都不会改变,费时间费精力去背世界语的单词,却用处不大,不能带来什么收益,这是绝大部分人都接受不了的。国家层面对世界语的支持也只会变更弱,而不会回到过去。

真得复兴的了(liǎo)吗?

世界语的弹舌音在对语音要求不严格的情况下允许口语化,不会弹舌音并不影响使用世界语。

回复

作者 aŭtoro: 绿星者, 发表于 afiŝita je Wednesday, July 06, 2022, 23:01 (205天前) @ 绿星者

一定程度的口音化并不影响人对词语的理解,另外世界上相当多的语言都是有弹舌音的,汉语和英语反而是少数没有弹舌音的语言。

回复1

作者 aŭtoro: 世界语真相, 发表于 afiŝita je Wednesday, July 06, 2022, 22:37 (205天前) @ 绿星者

首先,我再补充一个小知识。

1983年,旅美归国学者曾性初,发表了一篇研究结论《汉字好学好用证》,在国内引发了很大的反响,直接导致了汉字拼音化思潮的结束。

百度百科“曾性初”辞条中是这样写的——“1983年伊始,《教育研究》分两期连载了《汉字好学好用证》,引起国内外的强烈反响,说是‘轰动效应’也不为过分。后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郑重决定将国家文字改革委员会更名为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不再提汉字走拼音化道路了,这同《教育研究》发表曾性初《汉字好学好用证》,有着重要的关系。”

因此,汉字拼音化思潮是在那之前就结束的,并非你说的那样。

第二,美国霸权与英语霸权在很早之前就建立起来了,民国时期就曾大规模普及英语教育。改革开放后,普及英语教育被重新提上日程,1984年,教育部宣布“英语成为高考必考科目”。所以,也是发生在那之前,同样并非你说的那样。

第三,东欧剧变苏联解体、亚非拉民族解放运动退却为什么会影响到国内世界语的发展,你可以具体解释一下。我以为世界语既然是全世界一批理想主义者的愿景,它不应该会受到某一些地区形势变化的影响。国内推广和学习世界语,还能受国外政局不稳的影响?

回复

作者 aŭtoro: 绿星者, 发表于 afiŝita je Wednesday, July 06, 2022, 22:55 (205天前) @ 世界语真相

第三,东欧剧变苏联解体、亚非拉民族解放运动退却为什么会影响到国内世界语的发展,你可以具体解释一下。我以为世界语既然是全世界一批理想主义者的愿景,它不应该会受到某一些地区形势变化的影响。国内推广和学习世界语,还能受国外政局不稳的影响?

因为世界语运动和国际共运以及亚非拉民族解放运动有个重要的共通点——国际主义,世界语精神实质上就是语言国际主义。国际共运和亚非拉民族解放的热潮退却,使得全球总体上国际主义势力减弱;而苏联解体使得原本的两极格局变成了美国独大但亦有不少区域性强国的一超多强的局面,美国霸权和英语霸权也在苏联解体后明显强化,全球政治生态总体右转,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思潮强化,不利于具有鲜明国际主义性质的人造辅助语发展。另外机器翻译的发展也对国际辅助语运动产生一定影响。

回复

作者 aŭtoro: 世界语真相, 发表于 afiŝita je Wednesday, July 06, 2022, 23:02 (205天前) @ 绿星者

你说的也有一定道理。不过,我说了,我讲的是“大部分原因”,而你讲的这些,因为它们是外部的一些干扰因素,因此不可能是主要原因,只能说是属于一些次要的原因。

主题RSS Feed

powered by my little f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