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适与世界语

作者 aŭtoro: 世界语的真相, 发表于 afiŝita je Sunday, August 07, 2022, 17:58 (54天前)

胡适跟世界语没关系,他既没学过,更没有赞同过世界语。

那为什么我要以“胡适与世界语”为标题呢?

其实有段时间以来,我总觉得,世界语这一理想,和胡适当年的理想,有些相似。

如电视剧《觉醒年代》,及其后来的历史所见,胡适当年的理想是按其老师的实验主义理论对社会进行改造,使国家甚至整个世界向好的方向发展。他这一理想其实很宏大,但在整个社会中属于极少数,这与世界语的理想何其相似。

然而,少数之所以总是少数,而不能发展为多数,只能说明,所持的理想是不符合客观现实的。

1948年,我党给胡适去信,积极对其进行争取,但其回信,建议我党通过民主选举竞选为中国第二大党,参与国家治理。讲的好似我党没有尝试过合作,没有发生过数次被国民党反动派背信弃义,用枪口对待的那些历史事件一样!

1962年,胡适在台湾去世,蒋介石表面上送挽联称胡适为“新文化中旧道德的楷模,旧伦理中新思想的师表”,然,私下里却在日记中写道“胡适之死,乃除了障碍也 。”

终究,胡适的理想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痴心妄想罢了,与现实的世界何干?

正如世界语的理想,越是在俄乌、俄罗斯与北约这些大是大非的事情上,越是能表现出其无用,甚至还有一些虚伪!

难道不是吗?!世界语的理想不正是为了解决俄乌、俄罗斯与北约这类冲突的吗?但当真正遇到这些的时候,有是怎样的表现呢?!

没关系啊

作者 aŭtoro: Njadbog, 发表于 afiŝita je Sunday, August 07, 2022, 18:52 (54天前) @ 世界语的真相

你既然认为他们的努力不会产生什么影响,还劝他们放弃努力干什么。
世界上总会有这种你所谓的异类,但他们的理想和信念就是这样的,并不比你坚决反世界语的决心要弱。

主题RSS Feed

powered by my little f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