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主义与世界语问题(知乎文章,非反对世界语)

作者 aŭtoro: 世界语的真相, 发表于 afiŝita je Sunday, August 14, 2022, 09:40 (48天前)
编辑: Solis, 时间: Sunday, August 14, 2022, 11:52

该文章作者是世界语者,该文章也并非反对世界语,而只是从马克思主义哲学角度来阐明世界语的几个问题。

https://zhuanlan.zhihu.com/p/501425180

马克思主义与世界语问题(知乎文章,非反对世界语)

作者 aŭtoro: 明, 发表于 afiŝita je Sunday, August 14, 2022, 11:01 (48天前) @ 世界语的真相
编辑: Solis, 时间: Sunday, August 14, 2022, 11:54

知道你是马克思主义探考者,该文章作者是世界语者,该文章作者 aŭtoro:世界语的真相 也并非反对世界语,是从马克思主义哲学角度来阐明世界语问题。一句话;世界语 语言需要政府的支持,巩固社会制度。重温“我还是这一句话:如果以世界语为形式,而载之以真正国际主义之道、真正革命之道,那么,世界语是可以学的,是应该学的。”也就是 普通话的功用和世界语是一样的 。

作者 aŭtoro: 赞!, 发表于 afiŝita je Sunday, August 14, 2022, 12:10 (48天前) @ 世界语的真相

马克思主义与世界语问题(知乎文章,非反对世界语)

作者 aŭtoro: Lernanto, 发表于 afiŝita je Sunday, August 14, 2022, 18:54 (47天前) @ 世界语的真相

Per Marksismo oni pruvas la eraron de Esperantismo = feko miksiĝas kun feko.

语言是有阶级性的,每一社会都会利用本阶级的语言为它社会服务

作者 aŭtoro: 明, 发表于 afiŝita je Monday, August 15, 2022, 13:08 (47天前) @ 世界语的真相
编辑: Solis, 时间: Monday, August 15, 2022, 14:25

一、世界语只能是无产阶级的语言吗?

回答:不是。

语言是不分阶级的。这一点,同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完全不同。对各阶级,语言是一视同仁地对全体社会成员服务的。这一观点,可参考斯大林的《马克思主义与语言学问题》:

“语言的存在和语言的创造就是要作为人们交际的工具为整个社会服务,就是要语言成为社会全体成员的共同的东西,成为社会的统一的东西,为社会全体成员服务,不管他们的阶级地位如何。语言一离开这个全民立场,一站到偏爱和支持某一社会集团而损害其他社会集团的立场,它就会丧失自己的本质,就会不再是人们在社会中交际的工具,就会变成某一社会集团的习惯语而退化下去,以致使自己消失。”①
所以,世界语同任何自然语言一样,都属于所有阶级:比如德语,在这门语言里诞生了《宣言》,也诞生了《我的奋斗》;比如英语,美国的大资本家、财阀可以用它压迫工人,而美国被压迫的工人阶级和广大人民也可以用它反抗资本家。

正如第一次国际世界语大会通过的《布洛涅宣言》(Deklaracio pri la esenco de Esperantismo, 1905)指出的那样,世界语不属于任何人,任何人都可以出于任何原因使用世界语。

正是由于世界语的超阶级性,任何人学习世界语都可以有其不同的目的,在这方面不能强制要求每个世界语者都必须信仰。

二、世界语是未来社会唯一的语言吗? 以上只是说明世界语、语言的中立性。其实,我们是说语言是有阶级性的
,每一社会都会利用本阶级的语言为它社会服务,这才是社会发展历史本质。是柴门霍夫创造世界语的语言精神 。

语言没有阶级性!

作者 aŭtoro: 不明, 发表于 afiŝita je Monday, August 15, 2022, 14:04 (47天前) @ 明

无产阶级、资产阶级,都可以使用世界语,但世界语本身没有阶级性。
就如同好人和坏人都可以使用枪,但枪本身没有阶级性。

语言有阶级性!

作者 aŭtoro: 明, 发表于 afiŝita je Monday, August 15, 2022, 15:30 (46天前) @ 不明

没错,枪是工具,语言有阶级性!可创造世界语是中立的。说到底语言也是工具,和军队、法院一样是为本阶级服务的。

语言和组织、结构不一样,没有阶级性

作者 aŭtoro: 不明, 发表于 afiŝita je Monday, August 15, 2022, 16:30 (46天前) @ 明

语言和军队、法院不一样。军队、法院可以主动发挥作用,为阶级服务。
语言不会主动为阶级服务,而是阶级使用语言发挥它的作用。

Obstine rifuzi konfesi sian eraro

作者 aŭtoro: 明, 发表于 afiŝita je Monday, August 15, 2022, 18:28 (46天前) @ 不明

您的 意思是讲;第一生产力是科技还是人?obstine rifuzi konfesi sian eraron .

你说的很对!

作者 aŭtoro: 世界语的真相, 发表于 afiŝita je Tuesday, August 16, 2022, 02:51 (46天前) @ 不明

索罗斯可能是除世界语之父以外最有名的世界语者了,但是,他不仅是个资本家,还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投机者,更是个用金融手段害死过数不清的人却根本不在意的恶魔!

还有吴稚晖(就是他告密、害死的陈延年),1907年,他为宣扬无政府主义,在巴黎组织世界社,发行《新世纪》,并将对世界语的鼓吹做为其思想重要组成部分。1907年到1908年间,《新世纪》发表了一系列关于应废除汉文,使用西文或万国新语的系列言论,引发了“万国新语论争”。1911年辛亥革命后,吴在中华民国教育部任职,期间,他对于如何在全国范围内推行“万国新语”做了详细的规划。

这些都说明世界语只是工具,任何阶级、任何人都可能会使用它!

说的都是大实话,然而没有一句是自己的话,毫无新意!

作者 aŭtoro: 彭健君 @, 发表于 afiŝita je Thursday, August 18, 2022, 10:50 (44天前) @ 世界语的真相

不说也罢!

主题RSS Feed

powered by my little f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