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学了中文干什么? Por Kio Trump Lernus la Ĉinan

作者 aŭtoro | 2019.12.25

设想一下,为了能够掌握第一手信息,及时了解中国的动态,特朗普突然心血来潮,开始刻苦习中文。──当然了,对一个70多岁的美国老头儿来说,学会中文几乎是不可能的。假设特朗普有语言天赋,通过一年的刻苦学习,终于能够阅读中文了。但他不去看中国的《人民日报》,却天天让人把美国《福克斯新闻》的内容翻译成中文,然后通过中文版的《福克斯新闻》了解美国的政治动态和经济形式。

英语是特朗普的母语。对他来说,掌握了解美国的情况,最有效的语言是英语,掌握了解中国的情况,最有效的语言是汉语–如果他学会汉语的话。但他不使用汉语阅读中国报刊,不使用英语阅读美国报刊,却通过美国英文媒体的中文版了解掌握美国的社会动态,这实在是荒谬。

特朗普会做这么荒谬的事吗?当然不会!但在中国,有不少外语爱好者却在认认真真、专心致志地做这样的荒谬事。

中国人学习外语的目的,应该是了解外面的世界,而不是用中国的外语对外宣传媒体渠道了解中国。了解认识中国,对于母语是汉语的中国人来说,中文是最有效的语言。你要了解中国的火箭发射技术和中国的航天科技成果,可以去看中文的相关报道和书籍;你想了解中国实时发生的事情,可以看中文的新闻网站或报刊。如果不相信中文网站的话,可以去看国外的中文或者外文相关信息。–不是说国外说的就一定是真实或者正确的。但兼听则明,掌握的信息多了,相互对照分析,加之独立思考,会尽可能了解实际情况,避免被单一渠道信息忽悠的。

学习外语的中国人很多,学会外语的很少。对于大部分中国人来说,把一门外语学到能够用它交流的程度实属不易。不说英语、法语、德语等,即使是比英语容易得多、学习难度小的多、只要掌握2000多个词根就可以交流的世界语 Esperanto,也没有多少人学会。学了多年外语都没有学会,自然是时间、精力和金钱的浪费。但学会以后,不发挥外语的作用,不去看国外的资讯、不去和老外交流、不去学习借鉴国外的知识、思想,却天天用英语看中国的国内资讯,则是更大的浪费!

在我所在的一个新疆英语qq聊天群里,群主每天都发一些英语信息,但内容不外乎中国又建成了一个大桥、中国某个领域的发展处于世界前列、中国正在引领世界经济发展、中国的领导会见了哪个来访的人等这类国内资讯。要想了解这些情况,不用学英语,有汉语就够了。而且对中国人来说,汉语的效率更高。

《红楼梦》世界语版

《红楼梦》世界语版

辽宁有一位老师,通过自学掌握了世界语。但他不和老外用世界语交流,也不看国外的世界语杂志,却天天看世界语版的《红楼梦》!中国人看《红楼梦》,还用学习世界语吗?外语版的中国名著,带来的阅读体验肯定不如汉语的原著。一方面,翻译时,肯定会丢失一部分原文信息,另一方面,由于学习者的外语水平不如汉语,外语版的中国文学作品的阅读,一般都不如中文版的那么顺畅。

有的人说,看中国的外语媒体,是为了学习宣传方面的词汇,了解中国特有事物的表达方式,以提高自己的外语使用能力。这话听上去有点儿道理,但我很少见他们自己使用外语去向老外宣传、和老外交流,却看到他们多年如一日,持之以恒地在中国国内的网络社交圈子转贴中国的外语宣传媒体的内容。

修路是便于出行,建桥是为了过河。路桥修好了,不迈步远行,却还盯着自己的脚尖原地转圈,路桥还有何用?

外语是窗口,透过这个窗口,人们可以看到外面的世界;外语是桥梁,通过这个桥梁,人们可以与其它国家的人民交流。通过所掌握的外语,

我们可以感受世界的发展,学习其他人的先进理念。这有益于我们思想的完善和正确世界观的形成。

刘晓哲(Solis el Ĉinio)

阅读次数 10,524 legintoj

本文评论数 13 komentoj pri “特朗普学了中文干什么? Por Kio Trump Lernus la Ĉinan

  1. 匿名

    刘晓哲先生的文章写得好!
    帖子里说:
    辽宁有一位老师,通过自学掌握了世界语。但他不和老外用世界语交流,也不看国外的世界语杂志,却天天看世界语版的《红楼梦》!中国人看《红楼梦》,还用学习世界语吗?外语版的中国名著,带来的阅读体验肯定不如汉语的原著。一方面,翻译时,肯定会丢失一部分原文信息,另一方面,由于学习者的外语水平不如汉语,外语版的中国文学作品的阅读,一般都不如中文版的那么顺畅。
    皮皮观点:刘晓哲先生说得好啊!辽宁还有一位老师看《红楼梦》?谁啊?很巧嘛,我也在看《红》,而且刚看完。我知道刘晓哲先生看不起我,当然不是说我的。的确嘛,刘晓哲先生也没指名道姓嘛!我又不是老师,我只是用英语骗钱的骗子,我骗了不少钱呢!现在坐着吃到老也够本了!我想用爱语骗钱,可没门啊,骗不到啊!
    我个人感觉:读爱语小说消遣,也是爱语的用途吧?当然,我与辽宁那位老师不同,我不但读了爱语版的中国名著,我还读了很多爱语版的外国名著,用爱语读外国文学也是爱语的用途吧?!
    我不想与国外爱语者交流,是因为我还没学好爱语。我不想参加任何爱语活动,是因为我觉得爱语活动没意思,更因为我没钱,如果能报销旅差费,我当然愿意出去游山玩水啊!玩的事情谁不愿意做呢?!
    刘晓哲先生不是说我,也许我不该冒昧写这个帖子!我知道刘晓哲先生性格直爽,为人正直,大人大量,他肯定不会生我的气的!
    补充一句,我上午说:我不是十分赞同,而是万分赞同刘晓哲的观点!我这么说是完全赞同刘晓哲,是肯定,不是否定,别误会啊!

  2. Solis 文章作者 artikola aŭtoro

    说的就是你。
    最初写这篇文章时,我里面就直接说“大连的王云学会了世界语,但他却…”。后来文章修改,不只是针对世界语的学习使用,而是针对所有外语的学习使用,就改成了“辽宁有一个老师…”。

    1. Esperantist163

      文章作者你好,我有一个想法,如果有外国人会并掌握了世界语,那么ta可以通过阅读世界语版的《红楼梦》来了解中国文化。我们学习外语为了了解国外,外国人学习汉语(世界语)为了了解中国,从这个角度看世界语书籍并不单单是给我们看的,而是给外国人看的,这样的翻译出来的文章,书籍等并不算自欺欺人,而是大有用处

      1. Solis 文章作者 artikola aŭtoro

        中国出版的关于中国历史、文学的世界语书籍,根本就不是给我们看的,而是给外国世界语者看的。通过这些书籍,老外可以了解中国的历史、文化等方面,这才是这些书籍的价值所在。

  3. 匿名

    Nun mi estas komencanto de esperantisto.我现在是面临中考的学生,由于疫情影响在家自行安排学习。之前寒假时偶然看到Esperanto这个词,便了解了世界语,后来又决定毕业后利用假期学习该语言。原因就是我一直对外语感兴趣,并觉得自己有一定天赋来学习语言。也想过上大学时也要专修外语,并以后从事该方面的工作。正是因为特殊情况,我才提早开始了我的世界语学习之旅。我访问该网站已经近两个月了,确实很有帮助。读了这篇文章,我也明白了外语学习后的用途,不仅仅是出于兴趣,一定要学以致用。Dankon!

  4. 匿名

    学习并推行世界语任重而道远,毕竟很多人是带着文化侵略的目的去走向世界的。当一个人放下种族主义、文化差异和意识形态时,他才有可能在走向世界的道路上越行越远。不然我们做的事情和隔壁朝鲜每天都在做的事又有什么区别?关起门来学外语,地球仪上看世界不是很荒谬的事吗?

  5. Sennomulo

    其实高考英语也有这样的不好的倾向:高考英语试题的阅读理解部分,或多或少要出现关于中国突出成就的事情,高考英语作文也基本上是向老外宣传中华文化,而非引导我们去了解说英语的国家的文化。
    我知道,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增强民族自豪感,我作为一个学生,我也看见过许多同学崇洋媚外,高考英语的这种倾向应该是为了制止一下我们的西化。
    但是呢,学习一门其他民族的语言,就不可避免地需要了解他们的文化呀。可如今,我们国内的英语教育却越来越倾向于让国人走出去,而非是引进来一些东西。我总感觉这是一种文化保护主义。
    万一哪天世界语流行起来,成为高考的一门科目的话,应该也难逃“发展中国特色的世界语”的命运吧!比如看世界语《红楼梦》什么的。

    1. 匿名

      我认为文化上不占优势的国家实行文化保护主义是合理的,就像经济不发达的国家采用手段保护扶持本国产业一样合理

    2. 說得好,我認為世界語在各個地區國家不應該有自己的特色,世界語应當是一種世界範圍內統一的語言,這樣才能達到公平公正無障礙交流這一目的

      1. KOMENCANTO DE ESPERANTO

        中国特色的世界语你在中国国际在线之类网站的世界语版其实就能看得到,毕竟就专门介绍中国,肯定是用中国特色的世界语。包括像英语,我记得有这么个观点,对于具有中国特色的东西,应该名从主人,由中国人来定义中国英语(用英语表达具有中国特色的东西,不是有语法错误的中式英语),以避免西方媒体的预设立场对中国明褒暗贬及故意抹黑、恶意宣传。至于高考英语,我只能说了解英美文化和突出中国文化应该并重,这个就不是我们能够改变得了了。我更想看世界语版的《三国演义》呐!

  6. Ernst el Germanio

    Kvankam mi legas la Ĉinan malrapide, mi trovis ke la artikolo estas tre interesa.
    Ne nur en Ĉinio, ankaŭ en aliaj landoj multaj Esperantistoj diligente studas tradukojn nur de sia propra literaturo anstataŭ legi kaj elteni la aliajn vidmanierojn de la mondo per alikulturaj verkoj. Tre bona pensigo!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