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语批评

下面是一些针对世界语的批评。原文出自于维基百科https://zh.wikipedia.org/zh-cn/世界语条目。因为在中国大陆无法访问这个网站,所以我把其中批评世界语的意见转载于此。

难学
目前能够流利使用世界语的人都是较有语言天赋的人,同属印欧语系的欧洲人在记忆世界语词汇方面有天生优势。然而,对于普通人,特别是非欧洲语言使用者而言,世界语并非那么容易学习。

有人认为,学习世界语有利于学习外语,但事实上,研究表明,学习第一外语之后再学习第二外语,本身就比较容易,对其他语言也是一样的。世界语并非特殊。

消灭母语
世界语有消灭母语的嫌疑,特别是那些以世界语为母语的人,已经将本身的母语消灭了,这些人的行为本身已经试图让世界语成为母语而不是他们自己所声称的第二语言。

世界语之所以没有得到大规模的反对,在于它实际上规模很小,对母语构不成威胁。

不过,即使是世界语母语者也需要生活在当地的语言社区内,也需要掌握其父母的语言,所以世界语注定只是其母语之一,不存在“将本身母语消灭”的问题。

伪造数据
世界语使用者声称世界上有几百万世界语者,但实际数量远低于这一数字。就算全球各地世界语者分布是平均的,那么算下来科隆市应该是有180个世界语 者,但是Marcus Sikosek在那里只找到30个能够流利讲世界语的人,其余本应世界语者较密集的几个地方也如此。他还指出,各种世界语组织总会员数只有20000。虽 说也肯定有很多世界语者没参加世界语组织,但他认为世界语者总量达到20000的五十倍似乎还是不可能的。

违背多元文化
有种论点认为多元世界是人类文明的大方向,这种统一语言的行为本身与多元文化相违背,是有害的。这并不尽然。统一和多元,各有其利弊。

目标错误
柴门霍夫声称统一的语言有助于增进不同民族的理解、和平。但在这种观点下,其效果有其局限,毕竟语言只 是帮助沟通,即便是能够帮助减少误会之产生,冲突多半仍是产生在传统文化、阶级、价值观、以及利益考量等方面上,也经常是被蓄意操纵出来的。例如巴基斯坦 和印度都有很多人懂英语,但还是有不少冲突;同一个国家同一个民族又说相同语言的团体内部也常都会有内部冲突。批评者甚至进一步认定统一的语言与和平毫无 关系,尤其是在世界语不那么普及的情况下。

运动失败
世界语的最初构想就是成为国际交流用语,准确地讲就是做所有人的第二语言。自从公开后,就一直有人争论世界语能否达到这个程度,是否对国际交流有帮助。世界语支持者也因主张将学习外语的钱改用在学习世界语上而受到批评。

世界语并没有达到创始者设定的成为世界共通语的目标,而世界语支持者则强调世界语既得的成就已经不小了。尽管世界语也问世了一百多年了,世界语使用 者相对于世界总人口仍然很少。比如在英国,学校很少教世界语,因为政府认为世界语不符合需要。还有很多批评说道世界语希望成为占优势的国际辅助语言的抱负不实际,它斗不过英语。从实际上的国际交流来看,英语在很多方面都充当着事实上的世界共通语,而世界语的使用范围则相当有限。

规则复杂,拒绝改进
由于世界语是人工造的语言,所以有很多人批评它的细节问题。比如柴门霍夫选择用edzo而不是更通用的spozo表达“丈夫”的意思。还有他选择用古代希腊语拉丁语的单复数词尾-o,-oj,a,-aj而后来的拉丁语希腊语简化了的-o,-i,-a,-e(这些改动都被伊多语接纳了,不过伊多语取消了形容词变化一致的规定)。

词汇语法并不世界
世界语词汇语法是基于欧洲主 要语言的,并不“世界”。还常有抨击世界语形容词与名词数格一致和宾格的言论,其实这些细节问题这也是一些世界语者希望改革的。更常见的问题是,世界语语 法和本该很“世界”的词汇对于欧洲之外的亚洲人来说还是很陌生,这样讲欧洲语言的人在学习上就占了优势,显得不公平。于是Lojban(逻辑语)诞生了,它结合了六种使用人数最多的语言:阿拉伯语、汉语普通话、英语、印地语、俄语、西班牙语,语法则如同电脑编程一般。

而它的词汇、带帽的字母、语法都与主要西欧语言格格不入。所以世界语对于讲那些语言的人来说也并非多好学,甚至可能比学某种欧洲语言都难。新语言伊多语(Ido)和国际语(Interlingua,英特林瓜语)的发明都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世界语“没文化”,尽管有汗牛充栋的世界语写的文章,世界语还是不能承载起某种文化。

由于世界语的词汇的语义学都 是来自欧洲语言的,所以世界语是基于欧洲文化的,这也给世界语灌入了欧洲式的世界观。还有,世界语词汇量太大了,不光从既有的词根中派生大量新词,还为了 能更“世界”些而大量吸收外来词。这样对于非欧洲人来说,就有些不必要地难学了。关于词汇量的问题,很多世界语支持者也认为要改改,他们觉得除非非用不可 就坚决不用外来借词,一切情况下都应尽可能使用世界语本身的派生词。

性别歧视
世界语对于阴阳性的处理使得它有了性别歧视之嫌。大部分表示亲属的词语都是默认为男性,女性形式要另加后缀。也有一些修改的尝试,其中比较好的就是世界语作家霍尔海·加马乔(Jorge Camacho)使用的iĉism法,从他的点子中也派生出了Riism(世界语语法性改革主义)一词。

有批评说世界语看起来似乎有些不自然,这主要源于戴帽子的字母,叫一些人觉得古怪麻烦。还有人认为人造语言是必然充满各种缺陷的,因为它的一切都很苍白。

相关链接
对世界语的积极评价

中国世界语网站绿网
Verda Reto, la ĉina esperanta retejo
https://reto.cn

阅读次数 46,125 legintoj

本文评论数 68 komentoj pri “世界语批评

  1. Chielismo WANG Tianyi

    世界上没有完美东西,世界语也一样。但有一个不争的事实是,百年来到今天出现了无数的语言方案,但只有世界语(ESPERANTO)成为了生活语言,而且在不断发展。这并不是由于世界语天生完美,而是它诞生在恰好的时间,恰好的地点,恰好的语言形式选择,恰好的语言推广者柴门霍夫,也就是我们说的天时地利人和。在柴氏之前世界科技水平偏低,规划语传播太慢,都是人已死事未成;今天世界科技水平太高,新东西没传开就过去了,根本没有成活需要的时间;只有柴氏那个时代,凭个人一生之力在没死之前就可以看到自己的语言方案活了下来。这是奇迹,也不是奇迹;应运而生,逢时而活的自然现象而已。我相信,当今每天都有语言天才的方案应运而生的,但都是逢时而死的结果罢了。呜呼,天命而已!
    世界语诞生在欧洲东部,它的本质是黏着语,开始单词并不多(黏着语本质限制了单词的数量)。后来受俄罗斯帝国压迫,中心转入西欧屈折语的国度后,母语为屈折语的世界语者掀起了改造世界语的多次浪潮,为了世界语存活柴氏明智的选择了妥协,在黏着语框架不变的原则下放任新词引入。柴氏认为,不合适的单词会随时间消失的,或称为古词,不必担忧。正是这种妥协使世界语在西欧屈折语的大海中没有被淹死,一直存活到了今天。我相信,随着世界语的国际化,世界语化的单词将会增多,西欧无厘头的单词会减少。
    英语是历史阶段性的现象,民族语的强大都有时间性,随着美国衰退英语自然衰退,否则就不合自然法则啦。一百年前中华大地亿万子民的法定国语是满洲话,法定国文是大清文,今天哪里可以想象这种当今只有西伯利亚人说的通古斯语曾经是我们中国大地的国语呢!所以我们不必为一个民族语的命运迷信或担忧,英语也是如此。

  2. 匿名

    事实上,很多人之所以学世界语只是觉得让它消失很可惜,只是不想让它消失。

  3. 晏飞鸿

    你搞错了,首先,世界语并不难学,16条规则语法、一致的发音并且只要背会2000个词缀就能得到几万种不同的单词。这是任何一门语言都做不到的。你说世界语不“世界”,其实你错了,词汇不是唯一能证明世界语到底“世不世界”的,它的语法不论是以曲折语、黏着语、孤立语……做母语的人都能轻而易举的掌握。在加上一字一音的优点,使人不需要吹灰之力就能掌握世界语。试问:“英语可以做的这些吗?”答案是做不到。你说世界语存在性别歧视,其实你误会了,它的本意是让学习它的人对性别一目了然,例如在英语里,你想知道boy是男性还是女性,如果不学习这个单词你不一定知道他是男性还是女性,但在世界语中,你只需记住In这个词缀,我敢保证你只要遇到一个名词,你可以轻松的知道它的性别。你说世界语没有文化背景,一门语言的文化背景不都需要时间来进行创造和完善吗?何况世界语只诞生100多年,它是一门年轻的语言,它的前途不可估量,或许再过一个世纪它的影响力比英语还大。你说世界语有消灭母语的嫌疑,你这是在夸大其词,牵强附会!根本没有道理可言!现在会双语甚至三语的人越来越多,没什么好奇怪的,可你却将这种趋势认为是在消灭母语,可见你有多么无知!世界语是一门辅助语言,它的作用是增进各国人民之间的欢迎,带来和平,虽然以它现在的实力还不足以做饭,但我相信有朝一日它一定会做到。但你却毫无根据毫无证据的污蔑它,可见你是多么愚蠢!说世界语者有2、3百万人并不夸张,他们分布在世界各地。总的来说,每门语言都有各自的优点与缺点,但这些缺点并不能阻碍我们的交流,世界语也一样,它也是一门语言。让我们祝福这门年轻的语言,可能需要一段时间世界语才能被世人所接受,我们能做的就只有拭目以待了。

    1. 匿名

      这位同仁,此篇文章是摘自维基百科的,不代表绿网转载者的观点,可到维基百科的在线联系(需科学上网)处质疑或修改/补充世界语词条。另,世界语的性别歧视指的是指代人的名词原型全都是以男性为主体,如父patro 母patr-in-o,让人容易认为是一种“大男子主义”的语言,这个问题至少在伊多语有解决,但它又比世界语还要小众,大概国家政策使然吧。

  4. Venki ZHAO Wenqi

    关于世界语使用者的人数问题,有几个研究可以参考:
    以色列世界语者、天文学家Amri Wandel 在How many people speak Esperanto? Or: Esperanto on the web. 一文中,通过对Facebook用户的分析,推测世界语使用者的数量在两百万上下。
    该文见Interdisciplinary Description of Complex Systems 13(2), 318-321, 2015
    华盛顿大学的语言学家、心理学家 Sidney S. Culbert通过在全球数十个国家的访谈,得出结论认为,达到“专业精通”( professional proficiency)的世界语使用者全世界约两百万。(转引,未找到原始出处)
    在”Atlas des langues du monde”(《世界语言地图》) (éd. Autrement, 2003, p. 21)一书中,prof. Joshua A. Fishman认为世界语有“50万活跃使用者和800万一般接触者”(法语原文为”Pour l’espéranto, les chiffres vont de 500 000 pratiquants actifs à une audience de près de 8 000 000 de par le monde”.)
    2011年史蒂夫·乔布斯去世后,《连线》(Wired)杂志在社交网络Twitter上做了一个调查,统计用各种语言发出的悼词,世界语在其中占0.8%,排第11位,高于丹麦语(0.4%)、德语(0.6%)、泰语(0.7%)等语言。
    来源:http://www.wired.com/2011/10/global-mourning-for-steve-jobs/
    欢迎补充。

  5. Hahaha

    我覺得mal-是個累贅.
    malbona malbela malalta malgranda maldika…
    这样会让单词变得又冗长且难以理解,应该使用新词。

  6. 小生

    我是00后,我想学世界语。
    刚听说“世界语”这个名字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世界上原来还有一种如此伟大的语言。“博爱”是我对世界语的第一印象。此外,我对柴门霍夫以及诸多“世界语家”深深敬佩,同时又对新世纪以来的世界语现状感到可惜…如果不是偶然、我恐怕也与其无缘。可世界语是希望的语言,不是吗?
    马上中考,打算等以后学习任务没那么重的时候,开始。
    Esperanto

    1. Solis 文章作者 artikola aŭtoro

      好,那就中考完开始学习吧。学习外语,要趁年轻!年龄越小,学得越快。

    2. 匿名

      我也是00后!我以为像我这样自学世界语的00后不会有第二个了!
      同道中人啊,将来我们可以相互交流,相互鼓励!
      话说还有几天就中考了,祝考试顺利!

  7. 刘志Repluvinta Ter

    世界语需要改进,它的普通词汇不需变动,只要处理好专有名词就可以了。例如人名地名不再用o 和a词尾,只需按民族语音译就行了。世界上的一些辅助语都没解决这个问题

  8. 匿名

    你对世界语的缺点的总结太到位了!我也在基于世界语设计新语言,可以完全克服这些。

      1. 匿名

        无论怎样精心设计,我不认为你或者任何人能设计出无懈可击的语言。什么是无懈可击?比方说,凭什么“家猫” “熊猫” “小熊猫” “狸猫”必须有个“猫”字而不能按它们生物学上的正确分类关系分别起独立的准确名称?凭什么你的语言有1个格?2个格?8个格?没有格?凭什么性别要分成2类而不是3类,4类,transgender类?凭什么动词时态要分过去现在将来而不是分星期一、星期二、……?凭什么分-eto和-ego而不是grand-pomo, grandgrand-pomo, mez-pomo, malgrand-pomo, malgrandgrand-pomo(大苹果,特大苹果,中苹果,小苹果,小小苹果)分别变成unu-grand-pomo/du-grand-pomo/tri-grand-pomo(一号苹果,二号苹果,三号苹果……)?
        (其实我有一个奇怪的观念:不完美的才是最完美的。)
        好吧,let’s admit it! 世界语要讲的流利,基本上就一个诀窍:脑子里面先用你学得好的英语法语组织好一句话,然后逐字转换。因为世界语只有如此才是好听的世界语。别幻想什么都象dudek, dek du这样和中文一一对应。人家喜欢听的,毕竟还是按鬼佬思维方式转换过来的句子。
        所以英语或法语等本身没学好的人,别太指望世界语能讲得流利。当然,都从0开始学的话,肯定是学世界语更快达到流利。可是世界的不公平性这里也体现了啊,你20岁了还不得不应付英语四级,人家生下来就学法语,你跟他拼世界语?开玩笑。
        所以去开会,你说你跟中外朋友们除拉拉家常,难道真的能在较深的专业层次上有所收获?谈专业,你脑子里想的肯定还是那堆英语法语名词,包括搞贸易的也一样。
        文化因素,有人说把别的民族语的优秀作品翻译过来,世界语文化就丰富了。学过两门外语的都感觉到吧:那个文化背景和味道,怎么可能说翻过来就翻过来。
        对于我个人,世界语有自己的文化,第一当属kongreso啦,满墙的neutrala lingvo标语啦,胸前自豪的verda stelo啦,淡泊名利值得尊敬的前辈啦,甚至包括edz-peranto的激情瞬间啦。kongreso文化就是世界语文化的大半。这一切都很亲切,就像很久没吃的兰州牛肉面一样,有区别于麦当劳的美味。确切地说,这完全是个人感情,而非与世界语这个语言本身的特质有任何关联。
        最后从kongreso这个词,感受一下,不管你把它翻译成哪种语言的同源或不同源对等词,都不可能给你kongreso的味道,因为kongreso就是世界语文化的独特概念之一。所以语言怎么都不等同于单词加语法,不能说世界语如此简单所以就能够被所有人接受为第二语言。世界各民族的很多文化元素,真的很难很难单单靠引入一个类似kvajzio(筷子:中西世界语者还在争论叫不叫manĝbastoneto)或者vejĉio(围棋:连中日世界语者都在争论该叫vejĉio还是goo)的怪词就能把文化内涵转达给外族的。

        1. 匿名

          “单词+语法”的陈旧观念看来到现在还是很有市场,我不是说学语言不能从单词和语法这个层次上着力,我只是强调:世界语的单词和语法不论多么简单规则比英语容易一百倍,我们都不得不面对更challenging(具有挑战性)的一个大问题,那就是——-
          你这堆单词用这条语法穿起来,说出口,到底会在以此种语言为母语的人的头脑中引起怎样的一种心理反应?
          为什么kongreso上基本上就是拉家常(什么komitato在一本正经地选举,在我看来也属于拉家常),因为我从一年级到大四的语文课都是用中文讲的“关关雎鸠”和“大江东去”啊。除非这片土地上生活着几百万从小就说“la riverego forfluas orienten”(大江东去)的老百姓,否则我对你说“la riverego forfluas orienten”你还是想着你的阿穆尔河吧?

  9. 匿名

    那是很多年前一个夏秋之交。
    英语方面,我读了(可能改写过的)《仲夏之夜之梦》。世界语方面,算是读过《秋天里的春天》。两部作品都在我心里引发了说不清的反应。
    无疑,所谓仲夏也好,深秋也好,只能把自己国家的相应季节作为参照点,去想象发生在英国或匈牙利同样季节的故事。奇怪的是,当时自以为已经通过文字感受到的那种异国气息了!
    今天,也算是感受过别处的仲夏和深秋,再读上述作品的段落时,却没有任何感觉,倒是似乎马上闻到那个多年前夏秋之交,某个略带寒意的傍晚的中国饭菜气味。

  10. Chielismo 西安世界语

    前几天版主叫我抽空与”匿名”聊聊。今天刚给波兰客户快递了必须节前完成的文件。可以完成版主的建议了。
    我知道世界语这个名字是1968年上小学时吧,当时眼前一亮,哦还有世界语呀!可有机会学习世界语已经是1979年了。后来就没有断过,直到今天了。特别是最近20年期间,由于世界语处于低潮,一些与我交往称我为老师的人,自然而然地都讨论过世界语不发达的原因。其中几个学地比较真正的搞了自己的语言方案,例如湛江的何亚福(大同语)、铜川的李建辉(东亚语)、西安的张宗昌(大同字)…… 当然,还有西安世界语老前辈郑竹逸的儿子郑元,因世界语启发发誓搞人类语,作东方柴门霍夫,以及咸阳因世界语启发自创宇宙语,坚信可以沟通外星人的李少荣。开来只要有需求,不管大小都会有人做的。我这个小圈子就这么多跃跃欲试者,大千世界一定不计其数吧。可为什么只有柴门霍夫成功了,前后者都失败了呢?难道柴门霍夫的方案就是最完美的吗?我学世界语这么长时间,现在写世界语比汉语还快,大会上用世界语讲演文化内容也是口若悬河,真的没发现世界语的一些缺点吗?估计比其他人发现的更多更深刻。而且通过世界语与汉语的比较,甚至发现汉语也有很多缺陷。世界上没有完美的东西,语言也一样。世界上的成功者包括政治家和商人有其勤劳智慧的一面,本质上也是普通人,但有意无意处撞到了大运上,柴门霍夫也是如此。柴门霍夫的时代造就了无数的发明家,原因是,之前的技术条件大部分事业都是人已死灯已灭,但事没完,或者一代人根本完不成;后来工业化的世界,很多发明和事情是,人没死,但事已过时,科技方面尤其如此。到今天已经没有三天的新闻,就是语言方案分分秒秒在世界上出现,再好的种子连发芽的机会都没有了,更何谈成长的时间 呢。所以何亚福开始把我列为语言指导时,我毫不犹豫的叫他从网上撤掉,因为任何语言的生命都有其生存条件的。大语言不能低于五百年的连续成长,小语言不能低于五十年的连续成长。所以我们今天使用的语言叫汉语,就是因为在中国历史上只有汉朝连续了五百年,后来的朝代没有一个超过三百年的。按语言学来看,如果元朝以后没有朱元璋汉语大明帝国的拦腰打断,而是另一个阿尔泰语王朝接替,下来还是阿尔泰语王朝满清的话,我们今天就不会说汉语了。言归正传,从人类历史看世界语,它运气不错,几起几伏闯过了生存的瓶颈期,现在不过是在等待发展的机遇而已。也就是说一旦人类重新回到多元时代,世界语就会再次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大发展。我们每个人都已经感到一个政治、经济和文化的多元时代正向我们走来。否则大家也不会在这里谈国际语言的问题啦。 我完成了版主的任务。Dankon pro via legado!

  11. Tadokabo

    我2004,今年春节期间开始学习世界语。世界语是我的第三外语,但我仍然喜爱。能有这样简单的语言不容易,在我看来算是完美了,我很欣赏。Dankon!

  12. mi ne estas Esperantisto

    vivi(生活着的,活着的)vivu(万岁),u是词缀,指的是祈使,或命令谁干什么 如levighu(站起来) livighu(祈使 命令 站起来)
    但是怎么vivu就是万岁的意思呢?这完全搭不上边

    1. 许艺菲

      Vivu不过是vivi(生活着的,活着的)的命令式罢了,不是“万岁”的意思。
      倒是有把vivu翻译为“万岁”的情况。为何?
      Vivu Esperanto!(Esperanto,世界语)
      这句话,直译,可以是:世界语活着!
      您可能要质疑了:“活着”是什么意思呢,是陈述,还是命令?世界语不是生命,怎么“活”?
      显然这种直译不符合汉语表达习惯。
      人们用“万岁”表示vivu的意思,勉强算是符合表达习惯。“万岁”是祝福的话,放在句子里,至少不会被误解为陈述了。可是,“万岁”还有千秋万世的意思呢,用来表示vivu过分了点儿。不过这差异在所难免。两门语言的互译,不可能无缝衔接啊!
      Vivu翻译为“万岁”,情况多了,也就给人vivu=万岁的错觉。
      “万岁”像是个翻译“垃圾桶”,什么词都能被塞进去。俄语的Ура(表示欢呼的语气词,音译为“乌拉”),等同于世界语的hura,竟然也可以被翻译为“万岁”。
      Iru Ĉinujo!(iri,去;Ĉinujo,中国)
      直译成“中国去吧”好吗?表示成“中国加油”可能更好些。难道iru就是“加油”的意思了吗?

  13. 湘靈

    我覺得陰性詞綴的確是一個大問題,拋開男權主義不講,假定-ino這個詞詞綴不會引起任何性別歧視的感覺仍然是不方便的,比如說Cxu vi estas esperantisto?那麼如果對方是女性(並且你不知道),並且説世界語,該回答jes還是ne呢?換言之,當語句的人物性別不確定或不必要指出時默認詞為男性就不方便了。這一點漢語英語也有,祇不過大多數情況是祇有中性(worker pilot studnt doctor),而人稱有男女。
    一個簡單的改法舉例就是默認中性,-ino女性-uno男性,不過這樣也就動搖了所有關於人的名詞的含義。。。

    1. 匿名

      这位竟然用繁体字装B,太low了。要是我,想装B,就用有着更深文化底蕴的甲骨文。

  14. 世界语真相

    世界语尚未实现终极目标,而正变的越来越多的各种人工语言还在增大字母语言的鸿沟——
    看似世界语是非自然语言,其实他是在欧罗巴人的字母文字语言(以下简称“欧罗巴语言”)基础之上的又一次分裂,或讲又一次演变,只不过,过去这种分裂、演变是由地形、地域引起,近代随着社会的发展,转为了可以由人为推动而引起。从世界语中还分裂、演变出了伊多语,再次印证了字母拼写语言的不稳定,若从这个角度来讲,用新造的字母拼写语言来解决原有各种字母拼写语言过多而产生的沟通问题,等于是错上加错!实际上到目前而言,任何人造语言都没有实现它们的终极目标,即使世界语和其衍生的伊多语之间也无法相互包容,各种人造语言之间彼此都是谁也看不上谁的。更糟的是,人造语言的数量正变的越来越多,原来的问题不仅没有解决,反而更糟了。

  15. 世界语真相

    一个简单的问题——世界语在西方就是一个相对失败的事物(说“相对失败”,是因为它并未实现其目标,且相对它发展的高潮时期,现在它的情况已是江河日下),那么现在整个西方世界都在走下坡路,变得越来越失败,那么成功的中国为何要接纳这种失败中的失败呢?!

  16. 世界语的真相

    之前有位世界语者说 ‘随着欧洲的衰落,世界语的前途将转到中国。’

    这几天,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去世后,数千港人在英国驻港领事馆外排起长队,在闷热中等待为已故的女王献花。领事馆估计等待时间为2至3小时——在英国献花都不用排这么长的队伍,这个孝顺程度让很多英国人都震惊了。这让我联想到之前那位世界语者的话,我心想 ‘世界语的发源地——欧洲都要不玩世界语了,你还这么热心,可真够孝顺的!’

    1. 匿名

      这位世界语真相,本来懒得理你。但你从胡搅蛮缠开始现在辱骂其他人,实在让人看不下去。有理说理,不要随便骂人。什么是“孝顺”?你所推崇、宣传的理论,发源地都被抛弃了,你还死抱着不放,你不是更“孝顺”吗?

  17. 世界语的真相

    如果说 ‘因为世界大部分地区都是字母拼写语言,所以人类大同的理想辅助语言就该是字母拼写语言’ ,那么是不是也要认为 ‘因为现在世界大部分地区都是一人一票的民主选举制,所以全世界未来的理想制度就该是一人一票的民主选举制’ 呢?又或者,是不是也要认为 ‘因为现在世界大部分地区都是有宗教信仰的,无宗教信仰的中国人太另类,所以未来也应该遵从世界主流,应该要有宗教信仰’ 呢?显然,“多数” 并不总代表必然和趋势!世界语圈的“遵从多数”这一理由其实是十分荒唐的!

    1. 世界语的真相

      可以说,其实世界语问题,也是一个中西“话语权”的问题,当然,这里主要是“文化话语权”。而世界圈其实就是跟随西方“文化话语权”起舞的一个群体。

  18. 世界语的真相

    在当下中国,多数世界者都已认识到世界语已绝无可能成为世界通用语,但世界语者回归世界语宣言的 ‘世界语仅仅是一种辅助语,可学可不学’ 的这种认知,其实也是非常不可取,非常错误的!

    对世界历史稍有了解,都应该懂得,西方世界就是一群强盗,而这群强盗现在正走在自我摧毁的道路上,这个时候,我们绝不能扮演 “农夫与蛇” 中的 “农夫” 角色,去帮助冻僵的“毒蛇”,而恰恰应该是去痛打落水狗,将“毒蛇”除之而后快——世界语的国际统考,名称是“欧洲共同语言参考框架”——西方强盗们散沙一盘都已经给世界带来了无数的灾难,难道我们反倒应当帮助他们团结起来?!

    这个世界从来都是很现实的,切勿活在幻觉之中!

    1. 做人要真诚

      世界语的真相,切忌说一套、做一套!

      你说得完全正确,我支持你!

      西方人就是一群强盗,西方的文化思想正在没落,世界的希望在东方。我们要痛打落水狗,将“毒蛇”除之而后快。

      但请你做个真诚的人,而不要做个虚伪的、说一套做一套的人。

      我们要拒绝西方的思想和文明的渗透!我们要恢复我们的文明传统!

      电脑和网络都是西方人发明的,作为一名中国人,我们不要让西方人通过这些奇技淫巧,再毒害我们的下一代。你也不应该再用网络宣传你的思想。你要带头砸烂你的电脑、拆除你的网线。西方人发明的钢笔和圆珠笔也不能用。捡起你的毛笔和砚台,铺好黄麻纸,把辫子缠到脖子上,大书特书吧。记住,不要从左到右写,要从上到下竖写。

      顺便问一句,你从海岛去大陆的时候,是坐你祖传的木船呢,还是乘坐西方人发明的轮船或者西方人发明的飞机?另外,你住的房子,是祖宗用卯榫技术搭建的木制房子,还是用西方人发明的钢筋混凝土盖的楼房?清除西方腐朽没落思想,自己做还不够,还要从身边人做起。你的孩子们,上的现代学校还是私塾?你妻子,还在甩着一双大脚满世界跑吗?去做个足部美容手术,削成传统美丽的三寸金莲再出门吧。

    2. 绿星者

      从你之前在多个平台上发布的言论可以看出你是一位极端民族主义者,激进的汉语汉字“圣斗士”,并且敌视外族语言文字。你为了达成你“圣斗”的目的,选择了通过打压世界语的方式来“圣斗”。但是实际上,世界语作为一门人造辅助语并不具备多大影响力,你一味打压抹黑世界语的行为并不能帮助汉语成为新的霸权语言;你与其有功夫在这里打压抹黑一门根本不足以对大众语言生态产生多大影响的人造辅助语,不如投入点实际行动到对外汉语教学推广工作上去。另外,目前对汉语汉字“称霸”最大的“障碍”是英语,你如果非要用打压外族语言来“圣斗”的话,为什么不把矛头对准现存的霸权民族语言——英语呢?想必你是惹不起强大的英语,就来欺负以世界语为代表的人造辅助语罢了。

  19. 世界语的真相

    世界语者认为世界大多数地区是字母拼写语言,所以未来的趋势必然是字母拼写语言的天下……呵呵

    试想一下,在许久许久以前,猿人分散在世界各地,其中有很小的一部分进化了,成为了直立人。如果站在那个时间点上,你能说 ‘相对猿人的庞大数量,直立人太少,不足以与猿人抗衡,并且直立人相对猿人并没有明显的优势,所以未来的天下一定是属于猿人的’ ?

    所以我为什么呵呵,因为和这一样,汉语汉字和字母拼写语言的差距,与直立人和猿人的差距,同样都是很微小的,但就是那微不足道的差距,直立人后来取代了猿人,而以汉语汉字为基石的“百国之和的文明型国家”能够延续几千年,但以字母拼写语言为基石的那部分世界却始终处于碎片化和不稳定当中。

    简言之:字母拼写语言?猿人而已!

  20. 世界语的真相

    今天读到一篇文章《印度有没有“世界工厂”潜力,还要看这场改革能否成功》,讲印度不具备成为下一个“世界工厂”的潜力,除了种姓制度、土地制度、宗教矛盾等问题外,还有一个被人忽视的重要因素,就是语文——中国从古代到近代,语文经过数次改革,例如近代的白话文运动、汉字简化运动、拼音化的辅助使用与发音标准化(及普通话),而相对的,印度语言状况非常复杂,这是它的一大弱势,对于提高教育水平、提高凝聚力等方面都有不利影响。

    我就联想到世界语问题。

    正如中国在2000年前就建立了真正意义上的现代国家(弗朗西斯·福山的见解,现已得到学术界越来越广泛的认可),以学贤任能的中央制解决了凝聚力的问题,而西方至今没有解决(表现为民粹主义,同样为福山的见解)一样,其实中国在文字产生阶段及之后的发展过程中,就已经通过文字的表义性和复杂性解决了语言因地理分隔产生的分化问题(因为表义性的数量和复杂,给分化产生语言新变体带来了极端难度),而西方的字母拼写文字则一直存在语言的“碎片化”问题,“世界语现象”其实质就是在尝试解决这一问题!

    所以说,汉语汉字早已解决的问题,西方至今没有解决,这是我们的优势,是西方的劣势。我们可以大胆的预测,没解决这一问题的欧盟,凝聚力注定是脆弱的,它未来注定是要解体的!

    我还是要在这里不断奉劝——“世界语”不是我们的问题,而是西方的问题,正如世界语全球统考叫做“欧洲共同语言参考框架”,我们切不可只从没有正确立场的角度出发,做着“为他人做嫁衣”的傻事!

    1. 千万不要忘记...

      这是什么奇怪的逻辑?我学习世界语就是为欧洲人做嫁衣?那这么多中国人学习英语,就是在帮助美国推广霸权主义?我学习世界语是为了和各国世界语者交流,又不是为了到欧盟工作,它是否解体和我学世界语又什有么关系?当然了,解体不解体,不是你一句注定解体就决定的了的。你们以前还经常悼念苏联必胜、美国必败呢。结果呢?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您老偏执了一辈子,继续偏执吧。不再回复您。

  21. 世界语的真相

    试想一下,如果世界语最初的设计使用的是阿拉伯字母,还有人会去学吗?

    世界语在欧美以外地区能得以传播,从根本上来说,还是在于西方文化(或者说欧罗巴文明)在一段时期的优势,以及接收方(比如中国的世界语者)在文化上缺乏自信(更谈不上有对自己文化的骄傲)。

    然而,当这个世界开始出现巨大的变化,当西方契约精神、无国界精神全都变成废纸一张的时候,当发生做为德国经济生命线的的气管都被切断这种事的时候,当美国已经走到了内战边缘的时候,请想一想,未来,西文字母给人们的感觉,会不会像现在人们看待阿拉伯字母一样呢?一定会!因为这背后其实是经济与科技的实力,当实力逐渐没了,吸引力也就逐渐没了!

    1. 匿名

      你的资讯太过时了。什么叫美国已经走到了内战边缘?你不知道美国内战早就爆发了吗?瞌睡乔已经逃亡莫斯科,俄罗斯已经承诺给他提供政治避难。

  22. 匿名

    批评世界语,是因为 esperanto 是人造语言,所以认为它不够完美。
    实际上,没有语言是完美的,每个语言都有自己的优点,而这个优点也可能是缺点。

    比如,世界语的变格少,是为了让他它简单,但又因此整体不够简洁。
    相对极端的拉丁语,名词变格六种,动词变格达到近 30 种,使得它很复杂(然绝对不是最难),却让它看起来更加简洁。

    例如,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