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导学生Onklo 4

作者 aŭtoro: Jadobela(李琳), 发表于 afiŝita je 星期二, 三月 31, 2020, 11:15 (56天前) @ Jadobela(李琳)

引导学生Onklo

4

上文为师与尔相谈了古汉语之内容,无论古汉字之历史如何断代,已然时光流逝,岁月更迭,从黄帝得卞图,仓颉,沮诵造字至秦始皇统一六国(韩、魏、楚、燕、赵、齐),开创帝制(以三皇之“皇”、五帝之“帝”构成“皇帝”纸称号),统一文字(李斯创“小篆”,程邈作“隶书”),统一度量衡、统一货币、统一车距,统一伦理道德和行为规范(一法度衡石丈尺。车同轨。书同文字。《史记 . 秦始皇本纪》)古汉字逐渐演变为“汉字七体”,即从甲骨文、金文、(籀文),篆书,至隶书、草书、楷书、行书,在此“汉字七体”中,由隶书,楷书,行书演变出繁体汉字之汉字书写系统,而繁体汉字距今已有二千年以上之历史。

再来谈“汉字简化”,依据汉字历史,从甲骨文到“简化字”,汉字一直都呈现出“简化”之趋势。隋唐时期出现“俗体字”。清朝末期,太平天国时期之时,为教化民众,推行“俗体字”,此为“简化字”之先驱。

1909年陆费逵撰写论文《普通教育应当采用俗体字》,此为历史上第一次公开提倡使用简体字,之后至五四运动以后,多有陆费逵,钱玄同等写出“简体字”之论文。

1935年8月中华民国政府教育部颁布《第一批简体字表》所采用。亦即钱玄同所编《简体字谱》中2400字中的324个,但遭到当时的国民党元老戴季陶强烈反对。

1936年2月5日,由于当时的国民党元老戴季陶强烈反对,教育部奉“行政院”命令,训令“简体字应暂缓推行”,《第一批简体字表》被收回。

1936年10月容庚出版了《简体字典》,并且在燕京大学开设简体字课加以试验。

1937年,北平研究所字体研究会发表的《简体字表》第一表,业已收录简化汉字1700个,只是抗日战争爆发,汉字简化工作才被迫停止。及至第二次世界大战发生,汉字简化运动在Gong Chan Dang的统治范围内推广,该区的报章杂志使用了既有的或创造的简体字,这些字又称为“解放字”。但人们更热衷于新文字的创造。到新中国成立前,已经有许多新文字方案在社会上流传。其中以语言学家黎锦熙和赵元任创立的《国语罗马字拼音法式》(简称“国罗”)和瞿秋白与苏联汉学家合作制订的拉丁化新文字(简称“北拉”)影响最大。在吴玉章的倡导下,“北拉”在延安甚至一度取得了和汉字相当的地位。许多目不识丁的农民通过这套拼音文字脱了盲,不但能读拼音报,还能写简单的信件。这更坚定了语言学家们对新文字的信心。不过,连年战乱,新文字的实验和推广始终没有在全国铺开。(1909年—在全国铺开节选自“太平天国与简化字”)。

1949年,吴玉章给毛爷爷写信,提出为了有效的扫除文盲,需要迅速进行文字改革。毛爷爷把信批复给郭沫若、茅盾等人研究,同年10月成立中国文字改革协会。12月,吴玉章任常任理事会主席。

1951年12月,政务院文化教育委员会下设中国文字改革研究委员会,马叙伦任主任委员,吴玉章任副主任委员,丁西林(丁燮林)、胡愈之、黎锦熙、罗常培、王力、韦悫、陆志韦、林汉达、叶籁士、倪海曙、吕叔湘、周有光12人为委员。

(1952年,在台湾,蒋介石在国民党宣传汇报会上再次提出简化汉字。他说:“我们的汉字笔画太多,士兵教育困难,学生学习难度也太大。1935年,我们在政治委员会上通过了一个汉字简化方案,因戴天仇(戴季陶)的激烈反对而未施行,很遗憾。没有想到,只过十几年,他就不在了,我觉得汉字还是应做适度的简化。”。很快,台湾成立“简体字研究委员会”。时任“考试院副院长”的罗家伦盛赞“总裁此举极其英明”,并公开说“中国文字必须保存,但要保存中国文字,则必须简化它,使民众便于学习和运用”。廖维藩、胡秋原等106名台湾地区民意代表对罗家伦的言论极为不满,提交议案:“为制止毁灭中国文字,破坏中国文化,危及国家命脉,特提议设立文字制定程序法……”,学者潘重规更激烈地表示:“文字是民族文化的血脉,是千万世人的公共遗产,不容一世代一部分人专横独断。”,随即引发了一场汉字繁简之争。其间,《联合报》做过一次民意测验,参与者中,赞成汉字简化者7315人,反对者4807人。在这场争论胶着不下时,因大陆率先推行汉字简化,使这一问题政治化。如学者林安梧所说:“因政治斗争的对方推行简体,我们就倡导繁体,依哲学角度而言,我们是作为对立面的另一边,居于‘客’位,沦为强势‘主方’的奴隶,结果被逼得硬是要唱反调。”,蒋介石不再倡言汉字简化,谁再谈论这个问题,就很可能会被扣上“沟通匪帮”或“隔海唱和”的“红帽子”。(节选自《简化字》))

1954年10月,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成立。中国文字改革协会改为国务院直属的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23位委员是丁西林、王力、朱学范、吴玉章、吕叔湘、邵力子、季羡林、林汉达、胡乔木、胡愈之、马叙伦、韦悫、陆志韦、傅懋绩、叶恭绰、叶圣陶、叶籁士、董纯才、赵平生、黎锦熙、聂绀弩、魏建功,罗常培。吴玉章为主任委员,胡愈之为副主任委员,韦悫、丁西林、叶恭绰为常务委员,叶籁士为秘书长。第一次由政府正式公布并成功得到贯彻实施的简体字方案和字表。

1955年7月13日,中国国务院另成立汉字简化方案审订委员会,主任委员董必武,副主任委员郭沫若、马叙伦、胡乔木,委员有张奚若、沈雁冰(茅盾)、许广平、朱学范、邵力子、张修竹、项南、徐忻、老舍、曾昭抡、邓拓、傅彬然等,审订上列草案。同年9月,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提出简化汉字修正草案,经国务院汉字简化方案审订委员会审订。

1955年12月,文化部和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联合发布了《第一批异体字整理表》。

1956年1月28日国务院全体会议通过。1956年1月31日,《汉字简化方案》在《人民日报》正式公布。

1956年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公布的《汉字简化方案》,并最终制定出了一个《简化字总表》。11月,吴玉章任主任。取代原政务院中国文字改革研究委员会。

1964年3月,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文化部、教育部发出《关于简化字的联合通知》,扩大了类推简化的范围。5月,发布《简化字总表》。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成员1965年1月,出版《印刷通用汉字字形表》。

1965年11月,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编印《异体字整理表(修订稿)》。

1976年12月,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编印《第二批异体字整理表(征求意见稿)》。

1977年12月,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发布了《第二次汉字简化方案(草案)》。

1985年12月16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办公厅发出《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改名为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的通知》,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改名为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仍为国务院的直属机构。

1994年2月14日,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转为国家教育委员会管理的国家局(副部级)。

1998年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并入教育部,对外仍保留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的牌子。

2000年10月31日文字法通过,次年元旦正式施行,确立了规范汉字作为国家通用文字的法。

现在我们通用的是1986年重新发布的《简化字总表》(简称《总表》),《总表》曾经颁布过两次,一次是1964年颁布的,文革时期曾推出过《第二次汉字简化方案》,但很快就遭到反对,于是到1986年6月,国务院又宣布“二简字”停止使用。今天的《总表》总共收录了2235个字。

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工作职责:拟定国家语言文字工作的方针、政策,制订语言文字工作中长期规划,制订汉语和少数民族语言文字规范和标准并组织协调监督检查,指导推广普通话工作和普通话师资培训工作。
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当前的主任是教育部党组成员、副部长田学军。(相关信息,详参http://www.moe.gov.cn/jyb_sy/China_Language/)

无论是在“新文化运动”中的“国语罗马字”还是“汉语拉丁化”或然吾等之世界语,最终都未能将历史悠久之民族瑰宝“汉语语言系统”(“五四”,“五卅”运动时期有其特定的,反帝反封建的历史背景;反之,今,“汉语言系统”当之无愧,是“民族瑰宝”!)取而代之!即便“繁体字”代替“简化字”亦是不行,因“简化字”所承载的不仅是具有向人民普及文化之作用和意义,也具有深远的政治意义和历史意义!十年来总有人大代表提出《恢复繁体字》,《中小学进行繁体字识读教育》等提案,2019年12月6日针对《关于在全国中小学进行繁体字识读教育的提案》,教育部在官网公开相关答复:

简化汉字符合演变规律

针对《关于在全国中小学进行繁体字识读教育的提案》,教育部在官网公开相关答复。关于简化汉字“因简害义”,“有损汉字的艺术美和规律性,不利于文化传承”的问题,教育部介绍,自古以来,汉字由繁趋简的发展演变趋势十分显著。简化字伴随着汉字的产生而发展,已有三千多年的历史。早在甲骨文和金文中,汉字就有了简体形式;南北朝以来楷书、草书、行书中也不断有简体字产生。现行简化字即是遵循约定俗成的原则,通过搜集、整理、筛选千百年来在民间通行的简体字,在广泛征求意见基础上确定简化字体并经过一段时间的试行后确定的,具有历史继承性、体系性和深厚的群众基础。从汉字形体构成的规律看,形声构字是主要的构字方法,如果仅从会意字方向去理解汉字,就背离了汉字构形事实。

文字并不完全等同于文化

此外,文字并不完全等同于文化,文字是记录、传递文化信息的工具,中华文化的大量信息是通过汉字记录下来的。要读懂这些信息首先要能读懂汉字记录的各个历史时期的汉语书面语,但经过长期的历史发展,汉语发生了很大变化,人们现在通过文字资料了解古代文化信息的困难主要在于记录这些信息的语言从古至今发生了很大变化,认识繁体字的人不经过专门的古汉语、古代文化知识等的学习、培训,也一样读不懂古典诗文,不能了解中华传统文化、知晓中国文化的由来。同样,现在古典诗文都已经有简化字版,如果不经过专门训练,也一样读不懂。

据国家11个部委(局)组织的“中国语言文字使用情况调查”对全国阅读繁体字书报困难程度调查的数据显示,阅读繁体字书报“基本没有困难”和“有些困难但凭猜测能读懂大概意思”的比例占58.69%;“困难很多”的比例占41.31%,多集中在西部省份。这表明,多数人基本能够认读繁体字。

会涉及繁体字教育有关内容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明确规定,“学校及其他教育机构以普通话和规范汉字为基本的教育教学用语用字。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因此,学校教学应依法使用规范汉字。但在中小学经典阅读和书法教育中,会涉及繁体字教育有关内容。

当今语言生活中,繁体字仍将在发展文字艺术、加强两岸四地以及海外华文区沟通交流等方面发挥作用。我们将在坚持国家文字政策的前提下,充分调研,开展繁体字相关研究,更好地为社会提供语言服务。(选自《提案建议“中小学进行繁体字识读教育”,教育部回应了》)


[image]


学生Onklo,食用桔桔不?给尔几个,食之,勿须客气,边食边听哈!为师随和,虽不似尔师尊鲁迅先生效仿高力士给李白脱靴,或耶稣为门徒“洗刷刷”小蹄蹄而给冯省三穿鞋。但尔在为师之课堂,莫拘谨,食几个桔桔,亦可,亦可!)

(以茶代酒,敬尔师尊鲁迅先生,为师当浮一大白!o(∩_∩)o 哈哈,Tostu!


完整帖子 kompletaj mesaĝoj:

 主题RSS Feed

powered by my little f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