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导学生Onklo 5

作者 aŭtoro: Jadobela(李琳), 发表于 afiŝita je 星期二, 三月 31, 2020, 11:20 (56天前) @ Jadobela(李琳)

学生Onklo

5

接下来,为师继续“引导”学生Onklo学习:

先谈谈:“世界语”何以名为“世界语”?

提出“世界语”三个字乃是日本人所译(日本早期提倡世界语者,“宗旨有类社会主义”。“欲避政府之耳目乃名之曰‘世界语’,一曰‘国际补助语’,盖以其能涵盖全球之人。该国学者多数则谓之‘世界语’也,我国学者多仍之”),中国人不过沿用。(选自《清季民初世界语运动中的“世界”观念》)

中国近代史的时间:是指中国自1840年以来直至现在的170多年的历史之时间。而晚清时期(清朝末年)为1840年鸦片战争至1912年宣统退位、中华民国成立为清朝末年。20世纪是1901年1月1日至2000年12月31日。

“世界语”自晚清时期(1905年)传入中国,已然贯穿中国近现代史!(此乃重点!!!学生Onklo,为师令尔将此一句镌刻于脑海之中,终生不得忘却!!!)

1891年,在沙皇俄国占领下的海参崴市,建立了“太平洋世界语俱乐部”,该俱乐部出版一本12种文字的注释世界语课本。一些懂得世界语的俄国商人便把课本带到哈尔滨,并在那里传播。

另一个渠道是日本。20世纪初,一批留日学生,如刘师培、张继等人,向日本无政府主义者大杉荣先生(学生Onklo记住哈,此乃尔祖师尊哈!)学习世界语,并在东京出版《衡报》和《天义报》,一方面宣传无政府主义,一方面刊登介绍世界语的文章。1908年,刘师培等人回国,在上海创办了世界语传习所。

第三个渠道是法国和英国。1907年,一批留法学生,如吴稚晖、李石曾、褚民谊和当时中国驻法使馆商务随员张静江,在巴黎创办无政府主义刊物《新世纪》中文周刊,大力宣传世界语。(节选自《世界语是怎么创立的?又是怎样传入中国的?》)

1905年,留日归国学生戢元丞等编辑主持的《大陆》刊出《世界语》一文,以“世界语”为标题,分节介绍其发明者与构造时,却以“爱斯泼拉特语”音译相称,除标题外,通篇不见“世界语”字样。可见,所谓“世界语”并非Esperanto的专称,而是描述,与辑录欧美近闻以成“世界谈片”之“世界”一样,意谓欧美那个世间,此时的“世界语”之名并未约定俗成,更谈不上习以为常。据称:发明者有感于自身经历,“怀抱四海同胞之主义,此所以着手于实际同语”,“爱斯泼拉特语为万国语之用途”,“构造极为简单,苟稍通外国语者,凡一月即可以得学之”。“四海同胞主义”与“极为简单”,一则精神内核,一则实际效用,既连接欧美世界语运动所寄托的“希望”,更成为后来十余年间提倡与反对世界语者反复争辩的两个基准点。 (选自《清季民初世界语运动中的“世界”观念》)

1907年,第三次世界语大会在剑桥召开,署名“醒”的作者在《新世纪》上撰文记述,多方面渲染会议的盛况和世界语的流行。该文以“万国新语”指称Esperanto,所记柴门霍夫12日的演讲,“大致谓万国新语通行之后,实能改良国际之感情,增进人道之幸福”。19日演说则称,“新语通行之后,各国便不致再有误会之事。误会之事既少,则战争之事可息。战争既息,则所谓大同之境界不难立致也。总之,吾辈宜以爱世界为真爱,爱本国为私爱。若专私其所爱,而不知博爱,则非吾辈所取也。”这是较早对世界语大本营相关情况的介绍,名称用汉语意译,敏锐地捕捉到世界语消融国界的理念。(选自《清季民初世界语运动中的“世界”观念》)

在20世纪初,中国同盟会中有许多会员是我国初期世界语的传播者和学习者,他们希望通过世界语来学习西方的先进思想和科学技术,以振兴中华。

1905年,世界语传入中国;而1905年8月20日,由孙中山领导和组织的统一的全国性资产阶级革命政党,中国同盟会成立。

1911年10月10日(农历八月十九)夜武昌起义爆发,而从武昌起义至1912年元旦孙中山就职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前后这一段时间中国所发生的革命事件,史称“辛亥革命”。


完整帖子 kompletaj mesaĝoj:

 主题RSS Feed

powered by my little f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