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慢慢看吧!

作者 aŭtoro: 搬运工, 发表于 afiŝita je Saturday, March 19, 2022, 20:48 (98天前) @ 不解

关于三十六篇《捐款活动实情》
作者 aŭtoro: Jadobela(李琳), 发表于 afiŝita je Friday, March 18, 2022, 17:06 (1天3小时40分钟前)
编辑: Jadobela(李琳), 时间: Friday, March 18, 2022, 22:12

最后一则捐款活动通知《今日( 4月17日 )捐款活动结束》于2021年4月17日早已发布绿网,后期因在2022年元月绿网改版,删除了多篇每日的“捐款活动通知”,删除前,刘晓哲老师曾与我相谈,征询我的想法,我同意删除,最后一篇“通知”也保留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删除,今世界语界的,真正的世界语者们早已经读过我发布的每一篇“捐款活动通知”,也早已经了解到捐款的活动之“实情”!关于“捐款活动”的“通知”以及“实情”,无须我再赘述!

三十六篇《捐款活动实情》最初提笔时间是在2021年6月3日晚20:41,是我在个人的微信中,回复,写给于建超老师的,因老师看到我的朋友圈里发布的信息,她在相询“捐款活动”之情况!依据“捐款活动实情”,在文中,所详述的均为捐款活动的“实情”,以及牵涉进“捐款活动”之中的人物(有捐助者,也有未捐助者,但均为“捐款活动”相关人等,其中许多人为我个人的人际关系)!

我搁置世界语的学习,伏案敲键盘,一边写稿,发稿对老师讲述“捐款活动实情”,一边照顾透析的母亲,期间也因母亲病况,以及电脑C盘飙红赴电脑城修理电脑而不得不断更,为了老师读稿不枯燥,在断更时,我会将我芝老师的世界语歌曲,我录的海迪老师的美文,我录的《你说世界语吗?》的课文,我打谱编制的《希望歌》简线双谱转发给她,还有警察作曲家李凤鸣先生作词作曲的《伟大的中国世界的典范》等,我的发稿总是断更,老师她善意地提醒我,要我照顾好我母亲,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之后老师还发给我很美荷花,我相告老师她我的芝老师喜欢荷花的,于老师和芝老师也是好友,所以也将荷花发送给我的芝老师!就这样,一边向老师交稿,一边和老师互动,我最后一篇交稿至老师的微信,时至2021年7月23日晚19:03。在2021年7月25日于老师劝解我:“读得辛苦,想必写得也是辛苦。一路走来,更是千辛万苦!路上有许多被人误读,有没有对别人的误读呢?不管怎样,统统放下,因为我们还要继续前行。毕竟走至如今,世界语是你我都不肯放弃的努力。纠正两处:我记忆中,我们的首次邂逅是在太原的教师工作会议,年份记不清了,我没有参加任何一次‘商会’;Fabina不是我的学生,和你一样,我们是姐妹般的朋友。谢谢李琳!辛苦辛苦!”(之后,我查了空间里历年的世界语商人年会“通知”与“新闻”,在第二次与于老师相见时在杭州“第五届中国世界语商人俱乐部年会(2011年10月底)”,那时我作为“中国世界语商人俱乐部”专干提前赴杭州与裘锡荣老师见面,将接受裘锡荣老师的指令操作年会事务,因会议前期,并未正式入驻会务组,由杭州方面给我安排房间暂住,晚上时接到通知,于老师赴杭州采访,将和我住在一起,晚上见到于老师,我感到非常高兴!于老师和我相谈许多,我还和于老师谈:“世界语是最有亲情的语言”!)(而Fabina,我在厦门时曾听她提及于老师是她的师傅)。之后,我因海迪老师,芝老师,还有于建超老师对我的劝解,安抚,我将因“捐款活动”而引起的纷扰隐忍在心湖里,转而沉浸在照顾我母亲,弹琴,健身,瑜伽等事务中!若不是一直因“人称代词ili”的压制“等无牢”,若不是“搅局棍无耻之徒周英”激化事态,我是不会将三十六篇《捐款活动实情》公布在绿网论坛中的!

关于三十六篇《捐款活动实情》,我早已于2022年2月1日晨5时18分发给六十多位世界语者,后期又补发多次,为防止我不认识的匿名者,外星人,查实者,接黑幕者在我所写的《捐款活动实情》,《绿星下的娜雅和拉期》中妄作“书蠹”,“寻章摘句”,“断章取义”,“肆意污蔑”(“人称代词ili”就是这样的,在帮助盛同志寻找血源的发帖中,“人称代词ili”寻章摘句,断章取义地找到了“娄底市日报社记者”几个字,便肆意泼污在“捐款活动”中,便群情激昂向娄底市纪委投诉,娄底市纪委给娄底市日报社施压,这差点导致盛同志丢了工作,结果娄底市日报社请盛同志相谈,了解实情后僵住了,反馈给娄底市纪委,娄底市纪委也僵住了,实在没办法了,只好让删除“娄底市日报社记者”几个字,谈都没谈“捐款活动”不合法!“娄底市日报社记者”几个字何其无辜,那还是盛同志自己发布在微信圈里,经过盛同志同意,我才发布在绿网论坛中,以及娄底吧中的,2022年3月2日,我致电娄底市纪委举报电话,我举报娄底市纪委,要求娄底市纪委给我开出“证明”,以证明我在我个人举办的,为帮助“湖南省世界语协会优秀会员盛同志度过人生危机”的“捐款活动”所犯何错,所犯何罪?娄底市纪委举报热线的接待人员向我表明:“我们只针处理 ’公职人员违纪问题‘,对您个人所举办的,善意的 ’捐款活动’无权干涉,所以您要求的书面文件,我们无法提供!!!”,稍后我会继续投诉,向湖南省纪委投诉娄底市纪委,娄底市日报社听信“人称代词ili”一面之词,对我个人所举办的,合法合规的“捐款活动”横加干涉,我要让湖南省纪委给我开出“证明”的书面文件,以证明我在“捐款活动”中是否犯错,是否犯罪!),《捐款活动实情》,《绿星下的娜雅和拉期》我均是分别发送给我认识的世界语者与我司同事的!

再之后,因从2021年4月15日起,由于“人称代词ili”对我的王天义老师施压,之后我的王老师因听信没有实名的“故梦”对我的诘谩“邪教成员”,而在我的个人微信中不停地发信息要求立即终止“捐款活动”,并枉顾事实地妄评“捐款活动通知”是“胡说八道”(真实的情况是:我接受王天义老师的建议,由我个人举办了“为帮助湖南省优秀世界语会员盛祥桂度过人生危机”的合法合规的“捐款活动”,且在“捐款活动通知”中从未写有违背法律的文字和信息,而写的是捐款的世界语者对于“盛同志”的寄语,芝老师的歌曲,海迪老师的美文!)!从2021年7月时,因我接受于建超老师的劝解:“不管怎样,统统放下,因为我们还要继续前行。毕竟走至如今,世界语是你我都不肯放弃的努力。”,我一直隐忍着未公布“《捐款活动实情》”,隐忍许久,都是“等无牢”,“人称代词ili”压制我的王天义老师要我立即终止“捐款活动”时,我多方致电我国,我市经侦部门,公安部门要主动自己送上门,致电均不通,“人称代词ili”也从未通过我的王老师相谈,我的王老师对我作出解释,我究竟犯了什么错误,犯了什么罪,竟要让连“名字”都没有的,连“人”都不是的,连“嘴”都没有的“人称代词ili”压制我的王天义老师,置喙我个人所要做的事情,要求我立即终止我个人所举办的“捐款活动”!在我“等无牢”,以及我退无能退,忍无能忍,让无能让,决定不退,不忍,不让之时,在绿网先期公示了几篇《绿星下的娜雅和拉期》之后,“搅局棍”无耻之徒周英,枉顾事实,颠倒黑白,自欺还欺人,故意泼污于我(之前,周英是不知道有“绿网”的,我因要其看我在绿网的发帖,所以绿网网址还是我发给周英的(在与周英相谈时发到周英的个人微信中),此一时倒成了搅局棍无耻之徒周英攻击我的工具!),2月16日我无能奈何将《捐款活动之实情》提于《绿星下的娜雅和拉期》之前公布!在2月25日我收到署名为“苹果”的恶意骚扰的匿名邮件,莫名其妙地转达“他们”(未知是否是“人称代词ili”)的“意见”,但信件中却无“意见”之内容,只有两张“绿豆大小的图片”!我费尽思量也想不出,在“捐款活动”中,有哪一位世界语者是,名为“苹果”的?为求证苹果是否是个活物,我拿起一个使劲咬了两口,也实在难以想象,连喊“疼”的能力都没有的,一个“水果”,竟然有能力“捐款”?!但无论怎样,我并未参与“人称代词ili”,搅局棍无耻之徒周英,“苹果”和“盛同志”之间的经济活动,所以,“人称代词ili”,“搅局棍无耻之徒周英”,“苹果”之间的经济纠纷,本就不应由我负责,对于王天义老师因“人称代词ili”的施压,而压制我要我立即终止的“捐款活动”,我即便顶住千钧压力,也坚持做完最后两天的“捐款活动”,为“救助湖南省世界语协会优秀会员盛祥桂”同志的“捐款活动”已然成功举办,我应为所有“捐款的世界语者”负责,而作为“捐款活动”的发起者,实际的操作人,我已经尽职尽责地做完“捐款活动”的所有事务!“捐款活动”成功举办,且已时过境迁!

因搅局棍无耻之徒周英写在我的QQ中的枉顾事实的,不负责任的信息,我将三十六篇《捐款活动实情》发布在绿网中,并发帖《通宵发稿的原因》!之后,《捐款活动实情》前几篇稿件因涉及“王天义老师”而被删贴(早在2011年时,绿网一度因网址而面临停办,是刘晓哲老师的好友,我的恩师王天义先生提议与刘晓哲老师合办“绿网”,在我即将离开西安协会之时,王天义老师还很高兴的,再次相告我:“绿网是西安世界语协会和刘晓哲老师合办的!”,而多年来,西安世界语协会,绿网论坛,我也多次因“世界语活动事务”一起合作,如,评选活动等!因《捐款活动实情》是由王天义老师向他的学生我提议,由我个人举办“捐款活动”,我搁置母亲的透析的病况,世界语学术论坛,经贸论坛等诸多工作性事务,紧急赶往湖南娄底,长沙两地救助盛同志,我的王老师知道所有的详情!),2月19日23时许,我在绿网看到搅局棍无耻之徒周英在我所发布《通宵发稿的原因》之下发布枉顾事实的网帖诘谩于我,我请刘晓哲老师删除周英所发布的跟帖,而和刘晓哲老师倾谈许久,刘晓哲老师一直聆听与劝解我,并向我转发了Fabina的信息,我答应他删除《捐款活动的实情》之发帖,同一时间,我在微信朋友圈收到芝老师的回复,因我发在微信朋友圈里义愤填膺的文字涉及我的芝老师的世语友人,我的王天义老师和我的学生Fabina,为朋友义气,我的芝老师在我的朋友圈留言,进而在我的微信留言要我删除朋友圈里所发布的,我感念刘晓哲老师是非常好的倾听者,所以我同意删除绿网发帖,我顾及我的芝老师对我相识十多年来的教导,关爱,呵护和支持,以及她对自己的友人的义气,我在个人微信回复她,我删,我删除朋友圈里的信息,我连绿网一起删除,为我最亲爱的人,我的芝老师,仅仅在于,在我的芝老师之前,我删除微信朋友圈里的信息(相关信息我有留存,在此不便发布,以免我的芝老师不乐)!而因刘晓哲老师和我的相谈,建议我不要删除“学术贴(句子的语法分析)”,我后期发布了多篇语法分析贴和翻译贴,之后,刘晓哲老师谈要我删帖,我一边读帖,一边删帖,直到我接到父亲致电谈我母亲因透析之后突发状况,已经推入抢救室抢救,我急需要赶往母亲身旁,我在线和刘晓哲老师相谈,请他帮忙删帖,并将和刘老师的相谈的截图发给芝老师,请她安然放心,已经开始删帖,以及我赶往医院的情况,之后相隔一天,我的芝老师在我的个人微信中慰问我母亲!2月28日17:06分搅局棍无耻之徒周英在我发布的语法分析学术贴之下跟帖发文《我叫周英》,从中能以看出,搅局棍无耻之徒周英极尽“来俊臣”(从未想到,在世界语界还有这样的“小人”)“构陷”之能事,无耻至极!

我当前因母亲一个星期透析三次,日常要做许多家务,“天汉”封城,有几篇翻译稿件急待出稿等原因忙碌不已,稍后等待时机,我会报警,由我国警方介入,帮我调查我因何错,因何罪牵涉进“人称代词ili”,“搅局棍无耻之徒周英”,“盛同志”的经济纠纷中!在由我个人接受我的恩师王天义先生的建议而举办了,帮助“湖南省世界语协会优秀会员盛同志”度过“人生危机”的“捐款活动”,我因何错,又因何罪,以导致“人称代词ili”要压制我的恩师王天义先生,在离“捐款活动”结束还有两日之时,要压制我立时结束“捐款活动”的?我又因何错,因何罪,导致“人称代词ili”,“搅局棍无耻之徒周英”,“苹果”等枉顾事实对我纠缠不休,放肆诋毁诘谩的?

从2021年4月15日至2022年3月18日我一直“等无牢”,现在,我也让“人称代词ili”,“搅局棍无耻之徒周英”,“苹果”等着,我绝不会让其“等无警”!

此文只供有姓名的,真正的世界语者们详参!


完整帖子 kompletaj mesaĝoj:

 主题RSS Feed

powered by my little f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