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

Peti helpon pri Esperanta edukado en universitatoj

作者 aŭtoro: Solis @, 发表于 afiŝita je Tuesday, September 19, 2023, 23:49 (159天前)
编辑: Solis, 时间: Monday, October 02, 2023, 09:51

有没有了解中国高校世界语教学现状的中国世界语者,可以在下面跟帖解答一下 Kalle Kniivilä 先生的问题? 跟帖回复请用世界语。

Peti helpon pri Esperanta instruado en ĉinaj universitatoj

Jen letero de sinjoro Kalle Kniivilä, redaktanto de fama Esperanta retejo Libera Folio:
-------------------------------
Saluton!
Aperis anglalingva artikolo pri la ŝrumpado de universitata instruado de Esperanto en Ĉinio. Ĉu vi vidis ĉi tiun tekston, kaj ĉu ĝi ŝajnas al vi fidinda? Ĉu vi povus iel komenti la aferon? Kiu estas tiu eldonaĵo?
https://www.sixthtone.com/news/1013747
Scivole,

Kalle Kniivilä
Libera Folio

----------------------------
Jen la artikolo en la angla lingvo:
https://www.sixthtone.com/news/1013747

Jen la ĉina traduko de Google:

中国最后一批世界语学生

中国曾经是世界上最大的世界语使用者群体之一。但这种语言现在正面临着从这个国家完全消失的危险。

作者:何凯和吴慧媛


近一个世纪以来,中国掀起了一场规模惊人、充满激情的世界语学习运动。但这种语言现在正面临着从这个国家完全消失的危险。

世界语——一种 19 世纪末在波兰发明的辅助语言——在其鼎盛时期,估计有 40 万汉语使用者,并在该国的一些顶尖大学教授该语言。

然而现在,中国大学的世界语项目只剩下一个,而且似乎面临着巨大的压力。

视频说明
[image]
中国仅存的世界语系一瞥,位于中国东部山东省枣庄学院。何凯、吴慧媛/第六声

几个月前,一位中国教育界的知名人士嘲笑中国东部山东省枣庄学院开设的世界语专业,称其“非常不受欢迎”。

这位网红的言论迅速走红,引发了一波对枣庄学院的嘲讽,不少网友开玩笑地问,谁能读到这样一个“无用”的学位。事实上,许多中国毕业生目前正在努力寻找工作,这一事实只会加剧这一情况。

但这对于枣庄学院陷入困境的世界语系来说是一个悲伤的插曲,正如《第六声》我们四月份访问该学院时发现的那样。

尽管世界语近年来逐渐失宠,但它在中国有着悠久的历史。它由波兰眼科医生 LL Zamenhof 在 1880 年代发明,很快被一系列国际和平与团结运动所采用,这也是该语言在 20 世纪初引起中国知识分子注意的原因。

图片说明
[image]
介绍
左:世界语创始人 LL Zamenhof 的肖像,约 1910 年。Ullstein 图片来自 VCG;右图:世界语讲师孙明晓于 2023 年参观山东省枣庄市柴门霍夫雕像。吴惠源/第六声

世界语赢得了五四运动许多领导人的支持,五四运动是一场推动中国现代化的学生运动,并接受五四之后出现的西方思想。 1912 年清朝灭亡。1917 年,中国教育先驱蔡元培将世界语列入中国最负盛名的大学北京大学的课程清单。几年后,中国第一本世界语杂志在上海创办。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国继续教授世界语——甚至在20世纪60年代出现了将毛泽东著作翻译成世界语的浪潮。

但这种语言在20世纪80年代在中国的普及达到顶峰,当时中国开始改革开放经济,人们将世界语视为国际主义的象征。

曾几何时,中国估计有 40 万世界语使用者,许多大学都教授这种语言。当中国当局通过政策,将英语作为学校教授的主要外语后,其受欢迎程度才开始下降。

现在,枣庄学院——一所成立于 20 世纪 70 年代的小型省属学院——是唯一仍然提供该语言的学院。今年年初,该校世界语专业仅有 24 名学生入学,自 2 月份这位影响者的言论走红后,其中 9 名学生已经退学。

然而,该大学的教学人员正在尽最大努力使该项目继续进行。他们对许多批评者对教育的“功利主义”观点表示遗憾,并强调世界语对国际和平与合作的理想主义愿景至今仍然引起共鸣。

记者:何凯、吴慧媛;视频剪辑:谢文、吕晓;故事编辑:多米尼克·摩根;文案编辑:马修·霍尔。

我这个帖就不给老外看了

作者 aŭtoro: lu_enyi, 来自 el: 荷兰 Nederlando, 发表于 afiŝita je Wednesday, September 20, 2023, 14:47 (158天前) @ Solis

长话短说:
(1)目前E语的处境艰难是事实,是全方位的处境艰难,不仅包括学习、就业等领域,甚至包括电脑显示方面,竟然连在2016年时还能正常显示“六个字母”的新浪博客此刻也不能正常显示“六个字母”了,E语处境之艰难可想而知,过去我们总是以为,只要输入问题解决了,显示不是问题,可现在连显示都成了问题,这种“隐藏的打压,无形的封锁”很让人愤懑。
(2)承认处境艰难的事实,并不意味着放弃坚守,张某某的有关涉E言论从就业角度而言确实有一定的道理,对青年一代来说毕竟生存是第一要务,但是也要看到,对于热爱学习的人而言,学习E语不是负担,从对外交往的实际情况看,必定有一些人需要学习欧洲语言,而无论是从理论上还是实践上,学习E语再学任何其它欧洲语言都会简单容易得多,有人说直接学一门需要使用的欧洲语言不就可以了吗,这就要说E语的独特之处了,其独特之处就在于一旦掌握E语以后,可以相对容易地再掌握几门而不是仅仅一门欧洲语言,而如果一个人能在几种语言之间随时切换,无疑是为就业的前景增加可能性的,所以在“机会大家都差不多”这个大前提下,还是要看个人的努力程度。
(3)在没有更好的办法解决“六个字母”以前,为了应对“隐藏的打压”、打碎“无形的封锁”,目前也只能继续用h或x变通解决,“保留火种,静观待变”。
以上。

我这个帖就不给老外看了

作者 aŭtoro: dalianjasco, 发表于 afiŝita je Wednesday, September 20, 2023, 15:48 (158天前) @ lu_enyi

而无论是从理论上还是实践上,学习E语再学任何其它欧洲语言都会简单容易得多。

这话不对。
在通用语上,欧洲几乎一国一语。综合来看,掌握了世界语,顶多对意大利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这三门罗曼语族语言的学习有大一些的帮助。虽然罗马尼亚语也属于罗曼语族,但我没研究过。

在没经过详细研究的基础上,学习E语再学任何其它欧洲语言都会简单容易得多。这句话属于信口开河,会误导后生。

我这个帖就不给老外看了

作者 aŭtoro: lu_enyi, 来自 el: 荷兰 Nederlando, 发表于 afiŝita je Thursday, September 21, 2023, 02:43 (158天前) @ dalianjasco

老前辈,这我就只好不谦虚一下子了----我肯定不可能先学会“所有”的欧洲语言,然后再得出结论说学了世界语以后再学“任何”别的欧洲语言都容易,但是我说学了世界语以后再学“任何”别的欧洲语言都容易简单得多,这话我就敢拍胸脯保证,因为这就是我的亲身体会。我们要做这样一个合理的假设,就是假设我们要以一门欧洲人公认的难语为基准来看究竟学了世界语后是不是更容易地学习其它欧洲语言,所谓的公认,就是一种不但外国人这样说,连本国人都说“哎我们的语言太难了”的这样一种语言,目前这样公认的大致有荷兰语、匈牙利语、冰岛语,还有几个,总数也不能太多,都是“小国难语”,本来汉语是外国人公认的难语,但是很少有中国人自己说汉语很难,因为几乎没有人说自己的母语太难,但是荷兰人,对了您没看错,就是荷兰人,他们自己都说,“我们的母语太难了,如果你们中文是世界第一难,那么我们荷兰语就是世界第二难”,----然而我想要向您汇报的是,就因为我在国内的时候学了一点点世界语,就那么一点点世界语,然后我来荷兰两年就通过了荷兰语融入考试,这还是在边打工边学习的情况下,同样的来荷兰的其他人有不少是七、八年甚至十几年都考不出来的,极个别的就是一辈子不出唐人街就OK。学荷兰语,更能体会到柴门霍夫实在是“天才”,虽然没有证据说他会荷兰语,但是我一学就有了“似曾相识”的感觉,别的不说,世界语的带帽字母ĥ就是荷兰语的字母g,ĥ的国际音标发音【x】在世界语里用得虽然不多,但在荷兰语中是随处可见,如大家所熟悉的荷兰画家“梵高”,实际的荷兰语发音就是“梵浩”,著名的“高达奶酪”实际是“豪达奶酪”,顺便说一句,荷兰语字母g发世界语ĥ的音,而字母h则还是发国际音标【h】,而汉语拼音字母哥科喝gkh的喝h实际也是【x】而不是【h】,但却借用了字母h。话扯远了,赶紧收回来,荷兰语是公认的欧洲最难语之一,那么,因为学了世界语,所以学荷兰语变得不那么难,所以推论,学了世界语再学比荷兰语简单的语言一定也比学荷兰语更容易,再推论出学了世界语再学“任何”其它欧洲语言都容易简单得多----这个形而上的推论应该能成立吧?

荷兰语不属于欧洲难语言

作者 aŭtoro: dalianjasco, 发表于 afiŝita je Thursday, September 21, 2023, 15:40 (157天前) @ lu_enyi

荷兰语是公认的欧洲最难语之一。

我不知道说这句话的人是按什么标准来衡量难的程度的。如果按语法难度来看,荷兰语还是谦虚些吧,因为至少俄语、德语、芬兰语、克罗地亚语在旁边笑而不语。

英、法、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德、俄为欧洲七大语言。德语和俄语有成套的性(名词三个性)、数、格变化。法、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有成套的性(名词两个性)、数变化,但没有格变化。除英语和俄语外,其他五种语言的动词都需按六个人称变位。英语名词不分性,动词只留下少量人称变化,属于七大语言中语法最为简单的语言。


与荷兰语最接近的德语语法都比荷兰语复杂,德语有四个格,但荷兰语没有格。也就是说,语法上荷兰语跟法语、意大利语可能稍微难些(荷兰语名词有三个性,法语意大利语这些名词两个性。但其他方面是否比法语意大利语容易些我不知道,因为我只稍微懂点荷兰语。)

所以,起码在语法上来说,荷兰语说不上是欧洲难语言。比荷兰语更为简单的,我觉得只有英语了。

俄语动词也变位

作者 aŭtoro: dalianjasco, 发表于 afiŝita je Thursday, September 21, 2023, 15:58 (157天前) @ dalianjasco

俄语动词未完成体现在时和完成体(单一式)将来时按六个人称变位。

不宜跑题太远,我们说的是学了世界语再学别的欧洲语更容易

作者 aŭtoro: lu_enyi, 来自 el: 荷兰 Nederlando, 发表于 afiŝita je Friday, September 22, 2023, 16:20 (156天前) @ dalianjasco
编辑: Solis, 时间: Friday, September 22, 2023, 16:21

老前辈,您说“我不知道说这句话的人是按什么标准来衡量难的程度的。如果按语法难度来看,荷兰语还是谦虚些吧,因为至少俄语、德语、芬兰语、克罗地亚语在旁边笑而不语。”-----您自己说您“只稍微懂点荷兰语”,那您既然只是“稍微懂点”,又怎么知道荷兰语“不是欧洲难语”呢?您如果说俄语、德语、芬兰语、克罗地亚语都是难语,这话可以成立没问题,但这和荷兰语是不是难语没有关系,而且难不难也不仅仅是“按语法角度来看”,至少还涉及发音,发音难难道就不是难吗?我们说“荷兰语是公认的欧洲最难语之一”,我也没说它是最难,而是“之一”,“之一”就是说拿它举个例子,来说明学了世界语以后,再学荷兰语,比直接学荷兰语“要简单容易得多”,这个事实就摆在这里,同样地,先学了世界语,再学德语、俄语、芬兰语、克罗地亚语,我们的推论是说也比直接学这几种语言更简单容易!德语俄语不必多说,柴门霍夫自己就精通,就说芬兰语和克罗地亚语吧,克罗地亚语的字母Čč和Ćć,那就跟世界语的Ĉĉ有一点相似,虽然发音可以不一样,但至少相似并且能混个眼熟吧,这样学起来马上就有个“亲切感”,从而提高学习兴趣,加快学习进程,“兴趣”两个字在学习外语中占有多大的地位是再怎么形容都不为过的,更不要说同源的外来语词汇了,再说芬兰语吧,我们就承认它难,很难,那不就是说直接学芬兰语很难很难吗,如果先学了世界语,再学芬兰语,您马上就可以看到onni幸福 → onneton不幸福,代表“相反”意义的后缀ton跟世界语的前缀mal马上就对应上了,再由“书”kirja,可以用后缀演变成kirjain(字母)、kirje(信)、kirjasto(图书馆)、kirjailija(作者)、kirjallisuus(文学)、kirjoittaa(写)、kirjoittaja(写字的人)、kirjallinen(书写形式的)、kirjata(写下、登记、记录)、kirjasin(字体)等,这不是又跟世界语的也具有的“粘着”特点对上了吗?

总之一句话,我们没有说这个语那个语不难,更没有说只有荷兰语难而别的语不难,我们只是说,先学了世界语,再学别的欧洲语,一要简单容易得多,二又多掌握了一门国际语。所以世界语是一个好媒介,是一个好桥梁。这就如同当年学电脑编程语言,直接上Fortran语言并不是不可以,但是难度较大,那我们先学Basic,再学Fortran,就简单容易得多,甚至可以说,先学Basic再学Fortran,学这两个加起来的时间还比直接学Fortran要短,那么,尽管Basic可能不怎么多用,但难道不仍然是个好媒介、好桥梁吗?

根本谈不上简单容易得多

作者 aŭtoro: dalianjasco, 发表于 afiŝita je Saturday, September 23, 2023, 16:03 (155天前) @ lu_enyi

学了世界语以后,再学荷兰语,比直接学荷兰语“要简单容易得多”。

容易得多?顶多有点眼熟。

由于我不学听说。所以从语法和单词两方面来讨论。

虽然我对荷兰语了解不多,但跟荷兰语最相似的是德语,我会德语。所以,我可以用德语语法来跟世界语比较。结果就是,两者完全不同!

单词方面,德语和荷兰语均属于日耳曼语族,跟同族的英语都有很大差别。而世界语单词大多数来自于罗曼语族。两者比较,结果就是相差很大!因为语族都不一样。

所以,得出的结论就是,先学了世界语,再学别的欧洲语(非罗曼语族),顶多有点眼熟,根本谈不上简单容易得多。

跟世界语最相似的是意大利语,学会世界语再学意大利语,才勉强可以说简单容易。

值得一提的是,语法上,世界语跟欧洲七大语言没一个相似,跟英语相比都有很多地方不一样。我以前说过,粗略来看世界语是英语语法,这指的是两者的语法跟其他六大语言相比,出奇地简单而已。所以,可以说,世界语语法对欧洲人来说都是陌生的。

还有,至少从语法来说,荷兰语难度超不过德语。语法难度低于德语的,都不能称为难语言。

个人的体会不同

作者 aŭtoro: lu_enyi, 来自 el: 荷兰 Nederlando, 发表于 afiŝita je Sunday, September 24, 2023, 02:46 (155天前) @ dalianjasco

一个学英语的人,学了世界语以后,自己感到对学习英语帮助很大;
一个学荷兰语的人,因为以前学过世界语,所以在实践中比其他同样学荷兰语的人进步得快,从而“先验”地感到先学世界语以后再学其它欧洲语言会简单容易得多。
这都是自己的、个人的体会。
您会好几国欧洲语,您认为先学了世界语再学其它欧洲语言,最多是再学意大利语时勉强简单容易,而学别的语言尤其是非罗曼语族时“顶多有点眼熟,根本谈不上简单容易得多”。
那就只能保留各自观点了。

并非体会问题

作者 aŭtoro: dalianjasco, 发表于 afiŝita je Sunday, September 24, 2023, 10:39 (154天前) @ lu_enyi

不是我死缠烂打,是因为您宣传说 先学世界语以后再学其它欧洲语言会简单容易得多。这句话说得有些轻佻了,会误导后生。因为在世界语宣传上,就一直有夸大其词和不切实际的倾向。

我是不是可以这样认为,如果另一门语言在语音、语法和单词上跟自己已掌握的语言越相似,或是更为简单,就表示对其越容易理解和掌握?如果可以这样认为的话,那我的意见是没错的。只有意大利语才最相似。

还有,您说“先验”地感到。请问一下,你学荷兰语之前有没有学过汉语拼音和其他外语(比如英语)。因为,现在已经很难想象一个有知识有文化的人从未学过汉语拼音和英语。如果学过的话,您觉得掌握了汉语拼音和英语后,在学习其他外语时,比世界语更先验还是更后验?

我部分地不同意您的意见。

作者 aŭtoro: lu_enyi, 来自 el: 荷兰 Nederlando, 发表于 afiŝita je Sunday, September 24, 2023, 23:50 (154天前) @ dalianjasco

我部分地不同意您的意见。

我强忍着情绪激动,先恶补学了一下俄语字母,仅仅就为了回您的话!!!

您说“在世界语宣传上,就一直有夸大其词和不切实际的倾向”,好,这句话我同意,不过我理解的“夸大其词”和“不切实际”是指那种认为学了世界语就能“代替”民族语的倾向而言的。

其实我说学了世界语以后再学其它欧洲语言会简单容易得多,确实有“功利性”倾向,好像之所以要学世界语就是为了学别的欧洲语更方便似的,如果您是从这方面批评我不应该这么说,那我是能接受的,但是如果您说,学了世界语以后,最多对学意大利语能“勉强”感到简单容易,而对于学别的欧洲语“顶多有点眼熟,根本谈不上简单容易得多”,这个我绝对、绝对、绝对不同意。

您说到汉语拼音和英语的问题,先说汉语拼音,汉语普通话好像一共才一百多个音节(我记不清也不愿意查了,因为情绪激动,要急赶着国内时间24:00以前给您回话),算上四声,也不过三百多,学汉语拼音对于学任何一种外语其实才是没有什么帮助,否则岂不是我国遍地人人能说英语了?

再说英语,大不列颠孤悬在欧洲大陆以外,它那个英语是个大杂烩,的确英语语法相对于其它欧洲语言来说用最简单来形容也不算为过,但是学语言的难易从来不是光凭语法的,光一个a就有9种发音,哪里是容易学的!即便如此,由于英语中也含有大量的外来词根,“眼熟”也是一定的,而学世界语和学英语相辅相成,两不耽误,正有事半功倍之妙。

我说学了世界语以后对学习其它欧洲语言要简单容易得多,至少有以下几个理由:

(1)我不敢说所有的欧洲大陆语言,但至少是您所提的“七大语”中的六个,也就是说除了英语以外的“六大语”吧,清辅音后面有元音时都不送气,这和世界语的习惯一致,当然您说送气也可以,但国际世协的总部在大陆而不在英伦,我们平时也习惯于听不送气的清辅音,反倒是说英语的人说世界语会感到有某种不习惯,不过我可没说对与错哦,仅仅是“不习惯”而已,然而,因为不送气的习惯一致,那么,在学习世界语的时候,先养成不送气的习惯,那么再学那些不送气的欧洲语言,发音上自然困难小得多,这就是属于“简单容易得多”;

(2)“六大语”中有好几个属于罗曼语族,那么在词根上,又能“眼熟”得很,这可不仅仅限于您所说的意大利语了,法西葡肯定都眼熟,这又是属于“简单容易得多”;

(3)“六大语”基本都有见字能读音的特点,这又跟世界语契合,但是当然只是单向的契合,据说法语好像也是多音,但是不管怎么样,多少还是有点规律可循,而且最妙的,俄语也是见字读音的,只不过它不用拉丁字母,没关系,我试着拼了一下,不由得我要破口骂人,您不用担心,我骂的是我自己,早特么没发现原来那么多的俄语单词,发音也它乃乃的跟世界语一样,那就是说,如果先学了世界语,再学俄语,一样能够“简单容易得多”,至于德语,也不用说了,既然您说它跟荷兰语相似,那既然我先学了世界语对学荷兰语有强力帮助,就算如您所说德语比荷兰语还难----好吧,我同意了----那先学荷兰语再学德语不也是能有帮助的吗?

(4)您总是把难易跟语法挂钩,语法难肯定是难的一个方面,但不是全部,语法和单词一个也不能少,假如一个语言确实很难,那么我们在学习时,在背单词方面如果能够因为先学了世界语而能够省事很多,不就等于在学习整个的这门语言时也能简单容易得多吗?您一定会说,还有这个格那个格呢?还有动词变位呢?是的,是有这个格那个格以及动词变位,即使如此,见到大量的单词词根“眼熟”,这本身不就是“简单容易得多”的表现吗?

不能再写了,国内时间的今天马上要过去了,语无伦次之处,敬请原谅!

简单容易得多的定义居然是这样?

作者 aŭtoro: dalianjasco, 发表于 afiŝita je Monday, September 25, 2023, 15:52 (153天前) @ lu_enyi

首先,请不要激动。我并非一个发表激进言论的反世界语者,相反,我也在学世界语。我对世界语最为剧烈的一句批评只是说它过时而已。

夸大其词和不切实际指的是,包括但不限于您话中所提到的“欧洲语言”和“要简单容易得多”。

“学汉语拼音对于学任何一种外语其实才是没有什么帮助”
你看,您又开始夸大其词了,居然用到“任何一种”这四个字(有一棍子打死一船人的嫌疑)。学会了汉语拼音后,至少不会对拉丁字母感到陌生,而且,有些拼音的发音跟外语的发音是相似乃至相同的。这就是帮助!当然,帮助或许没那个大,所以,会了拼音不一定就代表能学好英语。但不能说没有什么帮助。

“这可不仅仅限于您所说的意大利语了,法西葡肯定都眼熟,这又是属于“简单容易得多”;”
眼熟就等于简单容易得多?如果您对简单容易得多是这样定义的话,那我一直都错怪您了。

关于如何才算简单容易得多,我真的要请教一下其他人,否则,我们极有可能说的不是同一件事。

语言由语音、语法、词汇构成,但两门外语比较,如果其中一门仅仅是语音更容易,但语法和词汇都比另一门要难的,那最终结果也是2:1啊。

还有,看上去您是个热血青年。但有时需要稳重些,因为我看到您都是大范围且纵深型下判断的。比如,欧洲语言(数数欧洲多少种国家级语言)、......得多、任何一种。当然,如果您确实是进行过深入研究,证据相当确凿的,那另当别论。

为了跟您保持一致,我正式宣布投降,改一个说法

作者 aŭtoro: lu_enyi, 来自 el: 荷兰 Nederlando, 发表于 afiŝita je Tuesday, September 26, 2023, 00:27 (153天前) @ dalianjasco

您说“学会了汉语拼音后,至少不会对拉丁字母感到陌生,而且,有些拼音的发音跟外语的发音是相似乃至相同的。这就是帮助!当然,帮助或许没那个大,所以,会了拼音不一定就代表能学好英语。但不能说没有什么帮助。”-----------OKay,very good, tre bone! 按照您的说法,学了汉语拼音对学好英语有帮助。那好,我现在正式宣布向您投降,我收回我的“简单容易得多”的说法,改为“学好世界语对学好任何一种欧洲语言都有帮助。”这种帮助或大或小,但至少“不能说没有什么帮助”。也许对欧洲边角旮旯的语言只有字母相似的帮助,那也不能说没有帮助,对吧?

我再重复一遍:“学好世界语对学好任何一种欧洲语言都有帮助。”当然,这句话本来也可以引申一下成为“学好任何一种欧洲语言都对学好其它欧洲语言都有帮助。”但鉴于我们身处世界语的感情旋涡,所以我还是只强调前面那句话,请允许我再重复一遍:“学好世界语对学好任何一种欧洲语言都有帮助。”您同意不?如果您同意,那我的投降就有了意义,因为这是在世界语的内部争执,您我毕竟是世界语一家人,眼下大敌当前,兄弟虽已阋墙,仍需一致对外。

我对世界语的态度

作者 aŭtoro: dalianjasco, 发表于 afiŝita je Tuesday, September 26, 2023, 17:13 (152天前) @ lu_enyi

“学好世界语对学好任何一种欧洲语言都有帮助。”

可以这样说。

如果我是你的话,一开始我会这样说的。掌握了世界语后,对我荷兰语的学习带来了启迪和促进。我相信,这种启迪和促进作用同样适用于对欧洲其他语言的学习。


因为这是在世界语的内部争执,您我毕竟是世界语一家人,眼下大敌当前,兄弟虽已阋墙,仍需一致对外。

你这话说得太严重了。我不知道你多大岁数, 是否经历过wg,或是更为激烈的正治斗争。别把世界语看得太像回事,去不到大敌当前、一致对外的程度,现在不是抗日战争。

据我表面观察发现,现在中国世界语者严重老化,尤其是具有中高级水平的人。

学了这么多年,多多少少对这门语言有点感情,看到世界语被他人恶意批评,心里肯定不会好受。还有,人年纪大了,思想会趋于保守,对新技术新观念多少有些排斥。

至于能引起内部争执的事情有的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绝不仅限于世界语界。

我对世界语的态度是,如果你已经在世界语中浸淫了好几十年了,那坚持学下去,用下去,不要放弃。但如果你只是个年轻人,那我劝你,没必要花上大把的时间和精力去学这门语言,因为这门语言已经过时了。过时的东西指的是,不能说没用,但已退出主流了——尽管世界语从未主流过。

爱好外语学习的年轻人不妨把世界语作为艺术品来欣赏,以陶冶性情,或是用来结交朋友(包括但不限于泡妞,呵呵。)

这么说来我们并不是同路人

作者 aŭtoro: lu_enyi, 来自 el: 荷兰 Nederlando, 发表于 afiŝita je Tuesday, September 26, 2023, 21:35 (152天前) @ dalianjasco

那就没有什么可说的了。我说的收回“简单容易得多”的说法是建立在您我是同一世界语战壕的战友的基础之上的,如果这个基础本来就不存在,那么我就不收回我的说法了,因为在我第一次说“简单容易得多”的时候,后面紧接着就说到“一旦掌握E语以后,可以相对容易地再掌握几门而不是仅仅一门欧洲语言”,这句话和“学好世界语对学好任何一种欧洲语言都有帮助。”是同义语。我已经说了是“相对”的容易,而不是绝对的容易,学习任何语言,只要不是母语,都需要时间和精力,没有什么绝对的容易。

您说“如果你只是个年轻人,那我劝你,没必要花上大把的时间和精力去学这门语言,因为这门语言已经过时了。过时的东西指的是,不能说没用,但已退出主流了——尽管世界语从未主流过。”哦哦,“尽管世界语从未主流过”---照您的逻辑,世界语从来都是“过时”的。劝年轻人“没必要花上大把的时间和精力去学”世界语,等到老一辈都死光了,世界语也就自然完蛋了,您可真是“图穷匕首见”啊!所谓“年轻人不妨把世界语作为艺术品来欣赏,以陶冶性情,或是用来结交朋友”,还特别加括号说“包括但不限于泡妞”,呵呵,您把世界语当成小资情调甚至往下三滥方向引导,其恶心之状殊可叹也!

够了!无论明的,暗的,前台表演的,后台遥控的,都是“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头像

世界语对我的英语学习帮助很大

作者 aŭtoro: Solis @, 发表于 afiŝita je Friday, September 22, 2023, 16:20 (156天前) @ dalianjasco
编辑: Solis, 时间: Friday, September 22, 2023, 16:21

在通用语上,欧洲几乎一国一语。综合来看,掌握了世界语,顶多对意大利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这三门罗曼语族语言的学习有大一些的帮助。虽然罗马尼亚语也属于罗曼语族,但我没研究过。

就我个人来说,学了世界语以后,对我的英语学习帮助很大,特别是语法和词汇方面。

世界语真是一座好桥梁

作者 aŭtoro: lu_enyi, 来自 el: 荷兰 Nederlando, 发表于 afiŝita je Saturday, September 23, 2023, 15:46 (155天前) @ Solis

Esperanto vere estas bona ponto.

Esperanto vere estas bona ponto

作者 aŭtoro: Kapro, 发表于 afiŝita je Saturday, September 23, 2023, 17:42 (155天前) @ lu_enyi

Esperanto vere estas bona ponto 世界语真是一座好桥梁

我们要讨论的问题是:世界语,到底是好不好的语言,或到底是易不易学的语言呢?我的观点,当然是世界语是好的语言,这毋庸置疑了吧?而易不易学的语言,这是因人而异的问题。有人说易,有人说难。而这个问题对我来说是:又容易,又艰难。容易,是有本书就能自学;艰难,是不能象自己的母语那样自由思维。
这是什么原因呢?

就如我刚才的这番话,如果把它翻译世界语,看中文,查字典,容易。但就那么直接思维说出来,艰难。
各位大咖,不是吗?:-D

难易评估还需考虑学习目的

作者 aŭtoro: dalianjasco, 发表于 afiŝita je Sunday, September 24, 2023, 15:39 (154天前) @ Kapro

进行难易评估时,还需要考虑学习者的学习目的。

两个天赋一样的人,一个只是学几句装装门面,而另一个决心要学到高级翻译水平甚至达到母语水平,他们的感受不会是一样的。

我个人的感受是,世界语绝对要比其他欧洲语言容易学会,标准就是在同等学时之下,世界语的阅读、笔译和写作水平更容易得到提高。

不过,很遗憾,从语言沟通实用性的观点来看,书面使用世界语这种行为已经过时了。口语还有那么一点用。

求翻译成世界语或语音成世界语

作者 aŭtoro: Kapro, 发表于 afiŝita je Sunday, September 24, 2023, 17:11 (154天前) @ dalianjasco

世界语的美妙之处就在于,它是在中立语言的基础之上,拆除各个国家之间和民族之间的语言不同——这种语言障碍之墙,让每个人都能看到自己的邻居和兄弟姐妹。人人都用这种中立语言轻松自由地沟通。

求各位大咖翻译成世界语或语音成世界语。

求翻译成世界语或语音成世界语

作者 aŭtoro: mi provu, 发表于 afiŝita je Sunday, September 24, 2023, 23:03 (154天前) @ Kapro

世界语的美妙之处就在于,它在中立语言的基础之上,拆除各个国家和民族之间的语言相异这种障碍之墙,让每个人都能用这种中立语言轻松自由地沟通。

La beleco de Esperanto estas tio, ke surbaze de neŭtrala lingvo, ĝi forigas muron de la lingva diferenco inter diversaj landoj kaj nacioj, por ke ĉiu povu facile kaj libere komunikiĝi per tiu neŭtrala lingvo.

头像

求翻译成世界语或语音成世界语

作者 aŭtoro: 殷嘉新 Yin Jiaxin, 来自 el: 湖北 Provinco Hubei, Ĉinio, 发表于 afiŝita je Tuesday, September 26, 2023, 18:34 (152天前) @ mi provu

Tre bone!

你的说法太荒谬!

作者 aŭtoro: 大牙掉了!, 发表于 afiŝita je Sunday, September 24, 2023, 19:07 (154天前) @ dalianjasco

不知道你从哪得出的结论,说书面使用世界语已经过时,只有口语还有点用。
世界语者之间的电子邮件、各种世界语网站、世界语者之间在网上聊天,大部分都是通过文字进行的。世界语大会期间大家见面聊天用的是口语,但一年365天,有几天大会?大部分的世界语交流还是通过文字进行的。

现在早就不是柴门那个年代了!

作者 aŭtoro: dalianjasco, 发表于 afiŝita je Sunday, September 24, 2023, 21:21 (154天前) @ 大牙掉了!

若你对翻译质量没要求的,用机器翻译。若你对质量有要求的,用计算机辅助翻译软件(前提是你得懂对方语言的基础语法。)

无需通过世界语作为中介语。

越说越荒谬

作者 aŭtoro: 大牙掉了!, 发表于 afiŝita je Sunday, September 24, 2023, 21:59 (154天前) @ dalianjasco

即使是机器翻译,大部分也是翻译的文本,而不是语音。

重要事务的约定是以文本为依据而不是口头约定的。很难想象王天义老师在做出口贸易时不签订文本合同,而是按照电话约定把一集装箱的货物发到巴西的港口去。

网络搜索引擎,大部分是用关键词搜索文本,而不是搜索语音。

现实中世界语者之间的交流大部分是通过文本进行直接交流,而不是借助于翻译软件沟通。

就目前而言翻译软件翻译的世界语文字水平,远远比不上我们的语言水平。

即使以后电脑智能化水平高了,世界语翻译达到或超过了专业水平,还是会有很多人喜欢直接交流的。世界语不只是一种语言。这点,非世界者并不理解。

有种东西叫计算机辅助翻译,了解一下。

作者 aŭtoro: dalianjasco, 发表于 afiŝita je Monday, September 25, 2023, 16:06 (153天前) @ 大牙掉了!

别跟机器翻译搞混了啊。
我跟一个越南人交流用的就是我开发的越汉计算机辅助翻译软件,没这个软件我看不懂越南文。对方用的是相反的软件,没那个软件他也看不懂中文。

科技发展已使得世界语书面语言沟通方面的价值急剧下降。

当然,我说的仅仅是书面语言沟通方面,或许其他方面书面世界语很有用,比如,通过寻求同好来结识朋友。写写文章自娱自乐或是供人娱乐一下。

你已经忘记自己说的什么话了

作者 aŭtoro: 大牙掉了, 发表于 afiŝita je Monday, September 25, 2023, 19:23 (153天前) @ dalianjasco

你的翻译软件,也是针对文字、而不是语音翻译的吧?
那你是如何得出世界语上面交流已经过时、只有口语还有那么一点用呢?

与现代科技同步很重要

作者 aŭtoro: dalianjasco, 发表于 afiŝita je Wednesday, September 27, 2023, 14:01 (151天前) @ 大牙掉了

你的翻译软件,也是针对文字、而不是语音翻译的吧?

对,只针对文字。


那你是如何得出世界语上面交流已经过时、只有口语还有那么一点用呢?

如果你一直都有关注我的言论的话,想必无需问这问题。我在此重复一下。

现代科技带来了两大翻译神器,一是机器翻译,二是计算机辅助翻译。

如果你对译文质量不讲究的话,就用机器翻译。否则,用计算机辅助翻译软件(但前提条件是你需要懂语法)。这种辅助翻译软件本质上还是人工翻译,只是起到降低译员脑力和体力的消耗而已。在目前的翻译行业,使用这种软件已经不少见了。

既然有了这两大神器,那就没了用世界语作为中介语的必要了。

口语之所以还有一点用,是因为现在还没有口语的机器辅助翻译软件(但已有口语的机器翻译),估计将来也不会有。同样道理,对口语翻译质量有要求的话,现在和将来都需要人工来进行。第二,世界语容易学。因此,采用相对容易学会的世界语来进行人工口译,在成本上还是有积极意义的。

不过,我建议,口语交流和翻译最好仅限于内容不十分重要,且内容不多的场合。否则,长篇大论地去讨论和翻译一些重要且深奥的东西,估计表达错误、翻译失真的可能性会大幅度提高。毕竟,没有人的母语是世界语,而且两种母语之间隔了一个世界语,那么就等于是多了一重翻译,多一重就很容易会失真一次。

头像

越说越荒谬

作者 aŭtoro: 殷嘉新 Yin Jiaxin, 来自 el: 湖北 Provinco Hubei, Ĉinio, 发表于 afiŝita je Tuesday, September 26, 2023, 18:37 (152天前) @ 大牙掉了!

Vi pravas! Mi konsentas kun vi.

头像

新浪并非针对世界语

作者 aŭtoro: Solis @, 发表于 afiŝita je Thursday, September 21, 2023, 08:29 (157天前) @ lu_enyi

新浪博客不支持世界语字母显示,并非专门针对世界语,所以不存在可以打压世界语的问题。

世界语字母采用的是 Unicode 编码。据网上的解释,使用UNICODE编码占用的空间比较大,而且访问者的内存占用起来也会比较大,这样对服务器硬件要求也就会高一些。

国际上比较流行的社交网站、软件,不但支持世界语的字母的显示,甚至网站和软件本身也有世界语版本。

[image]

[image]

也不排除新浪内部有反对世界语的人,理由是....

作者 aŭtoro: lu_enyi, 来自 el: 荷兰 Nederlando, 发表于 afiŝita je Thursday, September 21, 2023, 14:43 (157天前) @ Solis

如您所说,世界语字母用UNICODE编码,这能理解,因为ASCII编码不能覆盖,这个没问题,但是在2016年的时候新浪博客可以正常显示世界语的六个字母,而2023年的如今却不再支持,那么这7年当中发生了什么?当然不能处处都是用“阴谋论”一说了之,但是,我们愤懑的心情却真的无法平静!

头像

我在新浪微博上看到了显示正确的世界语字母

作者 aŭtoro: Solis @, 发表于 afiŝita je Thursday, September 21, 2023, 16:38 (157天前) @ lu_enyi
编辑: Solis, 时间: Thursday, September 21, 2023, 16:46

我想登录新浪博客发帖试试,因为多年未用,无法发帖。但预览自己的帖子时,世界语字母是正确的。

我在这个人的新浪微博上看到了显示正确的世界语字母。

https://weibo.com/u/2023473353

[image]

微博上还能显示,博客上预览时也能,“发表”后就不能了

作者 aŭtoro: lu_enyi, 来自 el: 荷兰 Nederlando, 发表于 afiŝita je Friday, September 22, 2023, 01:10 (157天前) @ Solis

是的,新浪微博还能正确显示,并且新浪博客的“预览”也能正确显示,但是一按“发表”,就显示不出来了。

主题RSS Feed

powered by my little f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