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

王天义世界语周末谈(141)

作者 aŭtoro: 王天义 ⌂ @, 来自 el: 陕西西安 Xi'an, Ĉinio, 发表于 afiŝita je Saturday, June 11, 2022, 08:05 (173天前)

https://book.kongfz.com/34008/4493992800/
王天义世界语周末谈(141) Bonan rikoltadon! 每年夏收总是五月中旬从东部开始,一步步朝西赶来;到了陕西也就六月初了,然后收割机队伍又匆匆赶往甘肃、青海、新疆等地,前后近三个月。然而现在记忆中全民动员抢收抢种十几天的热闹场面早已消失,而是乡下回来人漫不经心的一句“也就一半个小时的事儿”。看来科技就是生产力,收割机对分产到户的二亩地就是高射炮打蚊子小菜一碟。对于过去匆忙散伙单干不予置评,但科技碾压农业要走集体化道路不可逆转,否则是生产力浪费呀;再说两千三百年的封建史也证明小农经济下的地主也常常没有余量,谈何发展。而且一个民族国家的发展也非随时可行,从秦汉温暖期、到隋唐温暖期,至今的中华温暖期也是千年等一回呀。当然人在福中不知福,也是自然规律,但历史上由于气候多次转冷,中原汉族挑担推车、翻山越岭、举族南迁的逃难史,说起来都是一把泪,读起来不过披荆斩棘四字而已。同样说到今天世界语的确处于历史黑暗期,到了鹿特丹总部卖房续命的地步,不过我们世界语者并没有感到沮丧,因为我们相信人类语言总是要大同的;我们参与这一伟大实践过程、体验其中艰辛、相互励志同行、为未来发展铺垫就是一件很有生命价值的壮举。再说眼见世界开始科技一体化、贸易全球化、政治多元化、文化特色化,这一切都有利于世界语的未来发展。正像一位美国教授说的那样,世界语从语言层面已经准备好了,只是等待历史机遇的来临而已。让我们为世界语的明天工作和祝福吧。Dankon!

--
西安希望世界语书店
http://shop.kongfz.com/34008

王天义世界语周末谈(141)

作者 aŭtoro: 世界语真相, 发表于 afiŝita je Saturday, June 11, 2022, 19:18 (173天前) @ 王天义

世界语是西方文化和西方语境的产物,中国的世界语者什么时候才能意识到,想用世界语实现世界大同,就如同想在好莱坞拍一部真正以人类命运共同体为主题,而不是以美国为领袖角色的电影一样,根本不切实际!

王天义世界语周末谈(141)

作者 aŭtoro: 世界语真相, 发表于 afiŝita je Saturday, June 11, 2022, 19:35 (173天前) @ 王天义

从大环境来看,世界语的衰败和西方文化、西方语境的衰败联系紧密,是不可逆转的。

头像

王天义世界语周末谈(141)

作者 aŭtoro: 王天义 ⌂ @, 来自 el: 陕西西安 Xi'an, Ĉinio, 发表于 afiŝita je Sunday, June 12, 2022, 08:54 (172天前) @ 世界语真相

从大环境来看,世界语的衰败和西方文化、西方语境的衰败联系紧密,是不可逆转的。

Kia lingvo estas Esperanto?
1,从语言学来讲世界语不是欧洲语(屈折语),是亚洲语(黏着语)。所以柴门霍夫已经明确说了:世界语对欧洲人民来说是陌生的和困难的(不是单词问题,是语言深层问题)。
2,从词汇学上看世界语借用了大量的拉丁语词根,也可以算欧洲语;就如同语言学界对韩语的界定,从词汇学看就是汉语方言(比不少汉语方言更接近普通话),但语法看与汉语有差别,是阿尔泰类语言。
3,客观看法,世界语是披了欧语词汇用了亚语结构的混合语。所以世界语出现在了欧亚结合区域的俄罗斯,而不可能出现在西欧或东亚。说明:柴门霍夫生前不知道自己死后会变成波兰人,他生前认为自己是俄罗斯的希伯来人。

Ĉu Esperanto dependas de Okcidento?
1,从人类历史看没有这种先例。四倍体小麦起源与伊拉克,六倍体小麦出现在伊朗并传播向了世界各地,但今天的伊拉克和伊朗都不是小麦的主产区,应该说是小麦的进口地区。所以世界语起源于欧洲命运就在欧洲逻辑不通。同理马克思起源,但当今中国是传播中心。伊斯兰起源阿拉伯,但伊斯兰文化中心是中亚,不是阿拉伯。同理世界语起源西方,东方就不会是中心吗? 请看前国际世界语协会主席的看法:
Kara Ĉielismo,
mi tute samopinias kun vi. La granda momento de Eŭropo por Esperanto pasis. Restas al Eŭropo la gloro, ke ĝi iniciatis Esperanton, sed nun aliaj kontintoj, kaj aparte Azio, devas pluporti la torĉon.

Sukceson al vi!

Amike

Renato

Ĉu ekzistas ĉiama civilizacia centro?
1, 起源可以在地方,但根本不存在永恒的中心与文明。汉族是个热带基因的文明一旦气候转冷马上就崩溃,就如西方是寒带(白人)文明气候一旦转暖就衰退一样,都是自然规律下的产物。而世界语是文明的产物,如果地球温暖期的文明中心在中国,那世界语自然会转向中国,不存在死在西方的问题。
2,世界语起源与欧亚结合部的俄罗斯,有过俄罗斯阶段、瑞典阶段、德国阶段、法国阶段、东欧阶段,最近几十年是英美阶段(看一下最近几十年的国际世界语协会主席名单就清楚了),下一个阶段是中国吗?看来就是。
3,中国世界语准备好了吗?答复是:Ne.
4, Kion fari? 怎么办?抓住发展机遇,提高世界语水平;开展口语练兵活动(参加我们的周六周日的全程世界语运行的腾讯会议吧。如今已经六十多期了。)人类从来没有出现过奇迹,但有未来,包括人类共同语(Esperanto).

Dankon@

--
西安希望世界语书店
http://shop.kongfz.com/34008

王天义世界语周末谈(141)

作者 aŭtoro: 世界语真相, 发表于 afiŝita je Tuesday, June 14, 2022, 21:48 (169天前) @ 王天义

恐怕你们想错了。你们认为中国的大好发展形势也会为世界语的发展创造新的、良好的土壤,可是,你们并没有想,或者并不能理解的是,正是因为中国发展形势一片大好,中国人的自豪感是愈发强烈,对自己语言文化的自豪感也就愈发强烈,也就越坚定自己语言的使用和(向世界)推广,并生的是对其它语言的排斥性也会越强,所以世界语理想在中国的推动反而将变的更加困难,更加不能被年青人接受。请仔细品。

头像

我们是卖世界语书的,现在主要是学生买世界语书,你的想象不敢苟同

作者 aŭtoro: 王天义 ⌂ @, 来自 el: 陕西西安 Xi'an, Ĉinio, 发表于 afiŝita je Wednesday, June 15, 2022, 11:16 (169天前) @ 世界语真相

我们是卖世界语书的,现在主要是学生买世界语书学习,你说青年人不会学世界语,你的想象不敢苟同。
一百多年的世界语发展史也反复实证,哪个国家的经济文化发达,那里的世界语就发达,世界语毕竟是个文化事业呀,是吃饱饭的人事。我从年青时(1979年)因语言爱好开始学习世界语,多年来用世界语去过几十个国家,认识各种世界语者及当地人物,像你这种偏执偏见的人是罕见的。如果不学世界语就别在这浪费你的宝贵时间,毕竟你属于那种自命不凡的人,有很多大事要做,何必与我们世界语爱好者较真,非要逞能你是英明的人物可以洞察一切呢。我还是那句话,一百多年前我们的法定国语是满洲话,现在是普通话、以后是什么话不知道,因为民族语的命运都是随民族兴衰而兴衰的,但世界语的命运是随人类进化而发展的,不取决于某个民族的兴衰,它有自己的发展轨道和命运,大家都不必为此担忧。正像世界语创始人柴门霍夫所说,爱学就学,不学拉倒;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世界语的命运完全不依赖于任何民族和任何人,而取决于人类的发展进程。

--
西安希望世界语书店
http://shop.kongfz.com/34008

我们是卖世界语书的,现在主要是学生买世界语书,你的想象不敢苟同

作者 aŭtoro: 付之一笑, 发表于 afiŝita je Wednesday, June 15, 2022, 13:20 (169天前) @ 王天义

美国等国家的经济发达,世界语也发达吗? 据我所知,经济发达的西方国家根本不买世界语的账,以英语为母语的国家更不用说

我们是卖世界语书的,现在主要是学生买世界语书,你的想象不敢苟同

作者 aŭtoro: Hivongo, 发表于 afiŝita je Thursday, June 16, 2022, 15:04 (168天前) @ 付之一笑

美国等国家的经济发达,世界语也发达吗? 据我所知,经济发达的西方国家根本不买世界语的账,以英语为母语的国家更不用说

英美国家也是有世界语运动的,而且活跃度不低。
以下是世界各国世界语协会成员数量地图(2015年数据),颜色越绿的国家或地区就表示该国家或地区的世界语者数量就越多,世界语运动往往也越活跃。
[image]

我们是卖世界语书的,现在主要是学生买世界语书,你的想象不敢苟同

作者 aŭtoro: 世界语真相, 发表于 afiŝita je Thursday, June 16, 2022, 17:01 (168天前) @ Hivongo

只有那一年的数据不能说明问题,如果拿上世界8、90年代的数据,肯定要显的更活跃的多。然而……
我手上也有一组数据,并且是中华世界语协会自己统计的:2007年11月,全国共有注册会员2072人,到2020年9月,全国共有注册会员486人。
很明显,中国的世界语协会会员人数在逐年萎缩。
其实不仅是中国,全世界的世界语协会会员人数也一样,明显的在逐年萎缩。也就是说你讲的这个活跃度,其实是一年不如一年的!

我们是卖世界语书的,现在主要是学生买世界语书,你的想象不敢苟同

作者 aŭtoro: Hivongo, 发表于 afiŝita je Sunday, June 19, 2022, 14:26 (165天前) @ 世界语真相
编辑: Hivongo, 时间: Thursday, June 23, 2022, 22:04

只有那一年的数据不能说明问题,如果拿上世界8、90年代的数据,肯定要显的更活跃的多。然而……
我手上也有一组数据,并且是中华世界语协会自己统计的:2007年11月,全国共有注册会员2072人,到2020年9月,全国共有注册会员486人。
很明显,中国的世界语协会会员人数在逐年萎缩。
其实不仅是中国,全世界的世界语协会会员人数也一样,明显的在逐年萎缩。也就是说你讲的这个活跃度,其实是一年不如一年的!

“一年不如一年”这句话不对,事实上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世界语运动又重新活跃起来。以下是国际知名媒体对此的报道:

————————

BBC | 通过互联网获得重生的世界语
(英文报道原文链接:通过互联网重生的世界语,需要科学上网)

在伦敦北部的一个小屋子里,六个兴致高昂的年轻人正在参加每周一次的语言课程。他们接触的是一个拥有130年历史,在战争、嘲讽、混乱和遗忘,以及希特勒和斯大林的镇压的夹缝中存活下来的语言。

他们学习语言并不是为了去国外旅行做准备。他们学习的这门语言也不太可能帮助他们找到工作或者在国外城市旅行时在杂货店买东西——他们中的大部分人使用这门语言的唯一机会就是在这一周一次的课上。

然而,它是一门成熟的语言,诗歌和脏话兼具。1887年,路德维克·柴门霍夫(Ludwik L. Zamenhof)在一本小册子里首次提出,此后,它演变成一种特别的人造语言,至今为止最有活力和使用最为广泛的人造语言。

但是,很多人可能会告诉你,世界语(Esperanto)失败了。在世界语发明后的100多年里,只有200万左右的人使用这门语言,他们是小众人群,类似于其他小众文化的粉丝团体。

那么,为什么现在尝试学习世界语的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呢?

世界语本来的目的是要成为全世界的第二语言,这样人们除了母语之外,只需要学一门语言。因此,它学起来非常容易:所有的词汇和语句都建立在16条基本规则上。这些规则用一两页纸就可以写完。它不像其他语言那样有很多让人困惑的例外和模式。它的词汇源自英语、德语和一些罗曼语系的语言,比如法语、西班牙语或意大利语。

曾经,有人认为它会成为未来的语言。1900年,巴黎世界博览会展示了世界语,随即在法国的知识分子界掀起了一阵风潮。他们认为这体现了通过理性和科学完善世界的现代主义理想。世界语严密的规则和逻辑符合这一世界观——人们认为和带有怪异特点的"自然"语言相比,世界语是一种更加优化的沟通工具。


世界语使用者自该语言初创以来就有在俱乐部聚会的传统。
世界语是一个大项目的一部分。柴门霍夫在为世界语奠基的小册子中提出了一个观点:如果所有人都使用一种语言,"他们的教育、理想、信念、目标也会一致。这样,全世界就会团结统一。" 这门语言本来的的名称是"lingvo internacia",意为"国际语"。但是柴门霍夫的笔名"Dr Esperanto"(希望的博士)似乎是更为合适的名字。世界语的官方旗帜是绿色和白色,象征着希望与和平。它的徽章是五角星,代表着五大洲。

这一理念在欧洲颇受欢迎。一些世界语使用者开始在多个国家身居政府要职。柴门霍夫本人也14次被提名诺贝尔和平奖。还有人尝试在荷兰、德国和法国之间的一块3.5平方公里的领土建立一个说世界语的地区。这个地区的名字叫友谊之地(Amikejo)。《身处人造语言之地》(In the Land of Invented Languages)一书的作者、语言学家阿里卡·奥克伦特(Arika Okrent)表示,在该地4000人口中,有3%使用世界语——这一比例是其他地方前所未见的,到目前仍然是最高纪录。

这位瘦削的、长胡子的眼科医生很快成为世界语使用者群体的圣人。12月15日,世界语使用者在全球各地举行特别活动,为柴门霍夫庆祝生日。在后来的世界语大会上,人们拿着柴门霍夫的头像展板,带领队列行进,有点像耶稣受难日天主教徒制作的画像板。还有一颗彗星和一种地衣也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甚至日本的"大本教"(Oomoto)也鼓励使用世界语,并把柴门霍夫尊为众多神灵之一。

即使一战打破了"友谊之地"的理念和和平主义者的梦想,世界语仍然继续蓬勃发展。有人甚至提议把它作为国际联盟(League of Nations)的官方语言,但是遭到法国的反对。不过,二战导致世界语发展停滞。斯大林和希特勒都迫害过世界语使用者。斯大林认为世界语是锡安主义的工具,而希特勒厌恶其反民族主义的理想。使用世界语的人被送到纳粹集中营,柴门霍夫的子女在特雷布林卡(Treblinka)遇害。苏联将世界语使用者流放到古拉格(Gulag)。


在历史上,世界语与和平主义运动和反法西斯运动紧密相连。
后来,幸存者重新组织起来,但是声势变弱了,而且没有受到重视。1947年,在英国的一次青年大会后不久,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就在伦敦著名的"演说者之角"( Speakers' Corner)用世界语宣讲福音书。"那是海德公园阴谋论者和边缘激进分子的聚会地点。索罗斯去那里可能是因为年少无知,但是他当时找不到更好的平台。后来,这个未来的亿万富翁很快就退出了这个运动。

社群的诞生
学习世界语以往一直都是一条孤独的征途。你可会能几个星期对着一本书和一部词典练习,尝试掌握语言规则并记忆单词。一般不会有教授来纠正你的错误和发音。

安娜·洛温斯坦(Anna Lowenstein)在十几岁的时候在学校里学习法语,她因为法语的古怪之处感到挫败,于是就这样自学了世界语。在课本的最后一页写着英国世界语协会(British Esperanto Association)的地址。她寄了一封信,过了一段时间就受到邀请去参加在圣奥尔本斯(St Albans)举行的世界语青年会议。

她非常兴奋,这是她第一次在伦敦以外独自旅行。她回忆道:"我能够理解大家说的话,但是我很害羞,说不出话。"大多数世界语使用者都是20多岁的男性。这次体验给她带来巨大的冲击:她曾凭借一己之力解开世界语的难题,而现在她可以与全世界分享这种语言。她慢慢的积累起自信,很快就加入了伦敦北部的一个团体。她的兴趣十分浓厚,支撑着她换三趟公交车去参加每次会议。

洛温斯坦加入的全球社群主要依靠纸信、纸质杂志和年会维系。他们不谈宏大的政治和全球抱负,而是培养了一种基于共同爱好的文化。用世界语使用者、研究者安吉拉·泰勒(Angela Teller)的话来说,这个共同点就是"人与人的对话"。他们开会见面,然后成为朋友。一些人像她一样,由此找到了自己的伴侣。于是,他们的子女也成了世界语的母语使用者。

年轻一代的耐心不如老一辈,而且也没有这个必要。老一辈几乎没有机会说世界语,而如今的年轻人每天可以在网上使用世界语。甚至像Usenet这样的旧的计算机通讯服务也有世界语聊天室。在互联网发展初期,很多网页和聊天室都纷纷涌现。如今,年轻一代的世界语使用者喜欢使用社交媒体:他们在Facebook和聊天服务平台Telegram上建立了几个群组。

世界语和互联网是一个不错的组合。世界语的潮流非常符合互联网早期的合作精神。世界语使用者致力于这项事业并把自己的工作视为对世界语的贡献。而且,对这些散落在世界各地的人来说,互联网是一个自然的会面地点。


投资家、慈善家乔治·索罗斯通过他的父亲学习了世界语。
"这就是网络空间的全部意义:在一个新的环境里,重新调整形式和项目,"伯恩茅斯大学(Bournemouth University)的传播学讲师萨拉·马里诺(Sara Marino)解释道,"它的协作方式不一样:更加直接,更加低廉,更加创新。但是它背后的理念并不新鲜。"

这一切让世界语在互联网上成为使用最多的语言之一。到目前为止,维基百科上有24万篇用世界语写的文章(编注:目前已超过25万篇),这几乎与土耳其语(使用者大约有7100万)或韩语(使用者大约有7700万)旗鼓相当。多年来,谷歌和Facebook最受欢迎的产品都有世界语版本。世界语的语言学习服务也随处可见。甚至还有名为"护照服务"(Pasporta Servo)的世界语使用者的专属免费接待服务。

但是,一场真正的革命已经在一个最不可能的地方开始酝酿。

新的平台
2011年,路易斯·冯·安(Luis Von Ahn)有了一个想法。他是让互联网完成了数百万种图书数字化并免费阅读的人物。所以,很多人会聆听他的想法。在一次TEDx演讲中,他说他会教用户新的语言,由此完成网络的翻译。他使用的工具名为"多邻国"(Duolingo)。

查克·史密斯(Chuck Smith)很兴奋。大学期间,他在写论文时知道了世界语。他提出要把世界语作为没有双语词典的两种语言之间的桥梁。他说,这是一种比英语更好的解决方案,因为世界语很有规则,例外较少。不过,他的兴趣完全是技术方面的。他说:"我觉得这是一门可以让计算机学习的有趣语言。但是我觉得让人类来学是一个愚蠢的想法。"

没过多久,他成为维基百科世界语版的创始人,成为网上大力推广世界语的积极分子。对他来说,多邻国"拥有远大的前景",而世界语必须成为其中的一部分。

他还发电子邮件给著名企业家路易斯·冯·安。冯·安曾把两家公司出售给谷歌,还拒绝了比尔·盖茨亲自向他提供的职位。冯·安当天就回复了邮件。他声称世界语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但并不优先。

此时,使用世界语的网民开始参与这件事。他们发出声音,并吸引了多邻国APP工作人员的注意。"他们让我们确信该课程有市场需求,"多邻国的发言人迈克拉·克伦(Michaela Kron)说。2014年,第一版发布。随后,西班牙语版发布。现在正在开发葡萄牙语版。英语版课程目前正在更新。


从2006年开始,德国哈茨山区的黑尔茨贝格(Herzberg)镇称自己为“世界语之城”。
史密斯带领一个10人团队进行开发,每周投入大约10小时,在八个月内完工。没有人获得报酬,但是他们并不在意。参与在线活动常常"让人们感到他们需要这种感觉,一种给人效能的感觉和受到重视、助人为乐的感觉,"马里诺说。

露丝·克维斯-科恩(Ruth Kevess-Cohen)就是他们中的一员。她是一名医生,对世界语非常狂热。在一年的时间里,她从一名世界语学生变成世界语老师。"这个平台非常有价值,而世界语群体免费获得了这个平台,"她说。

世界语非常适合多邻国平台。课程设计符合逻辑,每一步介绍一个新单词或概念。用户可以利用刚刚学会的东西了解新的东西,一切都按照合乎逻辑的和演绎的方式展开。这一设计会帮助用户快速进步,但是比较难理解不规则动词或奇怪的词尾变化。而世界语没有这些奇怪的特点。

该应用使用简便、有趣。你可以在五分钟休息的时候快速完成一节课,或者在上下班通勤时上课。如果你经常使用它,你的分数就会提高,你的头像就会出现一个小徽章的装饰。如果你一段时间没有打开应用,一只名为"Duo"的绿色猫头鹰就会出现在你的手机上,温柔的戳一戳你。它不需要费很大的力气。对那些只是对世界语稍感兴趣的人来说,这可能只是一种提醒。

这是世界语至今为止最有效的推广工具。该应用称,大约110万用户注册并完成了一次世界语课程——其中一半用户说了世界语。其中,大约25%的用户完成了多邻国的世界语课程,克伦说。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他们掌握了这门语言。他们仍然需要在实际生活中使用世界语,才能真正理解它。这就把我们带回到伦敦北部的这间屋子。这里的大多数学生是通过这款应用入门世界语。现在,洛温斯坦教他们一些只有通过练习才能掌握的小窍门。

门上有一颗绿色的星星。访客会受到看门狗的摇尾欢迎,还能喝到一杯很棒的热茶。这个温馨的工作室四周是左翼理想主义者满满的书架:马克思、恩格斯、罗莎·卢森堡(Rosa Luxembourg)、列宁。还有一些用世界语写的书,以及一册橘黄色的托马斯·莫尔(Thomas More)的《乌托邦》(Utopia)。"这是一个美妙的想法。人类团结,世界和平,"主人艾瑞克·李(Eric Lee)说。

当然,其他学生是毫不在意的——你会看到这间屋子里曾经的争辩留下的痕迹。有一些像詹姆斯·德雷珀(James Draper)这样的人。他是一个"非常有科学头脑的人",缺乏语言天分,只是"从纯实用主义"的角度决定试一试世界语。世界语似乎是最容易学会的外语。其他学生只是多国语言使用者,他们觉得世界语很有趣,可以用来理解其他语言的奇怪之处。


全世界有很多以柴门霍夫命名的纪念碑、街道和广场。
他们并不一定要达成一致——参与在线空间的人寻求的东西各不相同。有可能是"某种个人或社会满足感、一种社会归属感、一种公民参与感或成员感,"马里诺解释道。我们应该尽量避免给世界语学习者强加一种形象,她说。"每个人的个人和社会动机和利益都各不相同。"

但是,大多数人都有一个共同点:一个好奇的、开放的且热情高涨的世界观,在这个世界里谁都不是外国人。很多年前,当泰勒的孩子从世界语训练营归来时,她就知道了这一点。她问了他们一些寻常的问题:你们做了什么,你们和谁一起玩,你们的朋友是哪国人。他们的回答是:"我们不知道。"

她说:"国籍好像变得不重要了,世界好像变成了它应有的样子。"

我们是卖世界语书的,现在主要是学生买世界语书,你的想象不敢苟同

作者 aŭtoro: 世界语真相, 发表于 afiŝita je Thursday, June 16, 2022, 12:10 (168天前) @ 王天义

你认为我偏执,是因为我强烈反对世界语,那么我为什么强烈反对世界语,而不是像其他人那样或无所谓做个旁观者,或者表示既不支持也不反对呢?因为我能深刻的感受到世界语不讲现实的理想主义,实际是在挖中华文明的墙角,是在拆中华文明凝聚力的台,乃至在拖以凝聚力为基础形成的竞争力的后腿。你觉得是无稽之谈,是可笑?那你想想为什么斯大林忽然有一天对世界语展开了最严厉的肃反(枪毙世界语组织的领袖这种事显然一点也不可笑吧)?为什么(如付之一笑所说)西方发达国家,尤其美英不买世界语的账?为什么中国国家层面现在转为不支持世界语了?如果世界语理想真的不影响其它,可以完美和谐共存,会有这些“不开明”、这些情况、这些转变吗?这不是偏执或极端,这就是现实世界。纯粹的理想主义者总会陷入现实困境,就是因为不能正视现实、尊重现实。还是那句话,你仔细去品。

我想了又想,还是觉得应该说的更具体一些,关于为什么我认为世界语实际是在破坏——世界语者之所以能成为世界语者,就是因为世界观是建立在对自己民族语言乃至对自己民族文化认同度相对较弱,且同时,历史角度站的过高以至不能脚踏实地的原因。就如你本人,你不可否认你经常发表的观点,表达出的是认为中华文明的兴起更有可能是归功于西方(或西亚、中亚)文明的影响,以及世界各民族无所谓谁主谁次、谁兴谁败,都不过是过眼云烟,整个人类的未来才重要,这样的一种世界观。然而这样一种世界观其实是很危险的!汪精卫就是因为认为中华民族的未来才重要,无所谓谁来统治,所以才成了汉奸;许多我国培养的学子就是因为认为科学(或人文学科)是为了造福整个人类,无所谓哪个国家哪个民族,才头也不回的加入美国国籍,不愿回到祖国投身中华民族的复兴事业……你们在宣传世界语的同时,其实也在把这种角度高到不能脚踏实地、不能深刻根植于中华民族这块土壤的思想意识传播给(或影响到)受众,请问,这不是在挖中华文明的墙角,不是在拆中华文明凝聚力的台,不是在拖以凝聚力为基础形成的竞争力的后腿,是什么?!

我也不指望你们能马上深刻领悟、猛然反醒。我只是把道理放到这里,希望能多让几个尚未走入迷途的人能看到,争取几个是几个。这个竞争永远不变的世界,其实是相当残酷的,你可以谈世界大同,但敌对势力未必愿意跟你谈,他们更愿意在你放松下来的时候捅你一刀,所以我们必须始终以中华民族为主,决不能允许核心意识的动摇!

王天义世界语周末谈(141)

作者 aŭtoro: 付之一笑, 发表于 afiŝita je Wednesday, June 15, 2022, 15:53 (169天前) @ 世界语真相

我很赞同和认可这个真相

头像

王天义世界语周末谈(141)

作者 aŭtoro: 王天义 ⌂ @, 来自 el: 陕西西安 Xi'an, Ĉinio, 发表于 afiŝita je Sunday, June 19, 2022, 12:11 (165天前) @ 付之一笑

我很赞同和认可这个真相

Dankon pro via aprobo!
我不愿与把世界语说成阴谋论,乱上纲上线的人讨论。世界语毕竟是一种语言,带有美好理想的语言。爱学就学,不学拉倒,不存在自己救别人,别人救我们世界语者的问题。其它几个事实答复:
1、近几十年国际世界语协会的主席主要是英语系的世界语者,有英国的威尔斯、美国的唐金、澳大利亚的恩比、上届加拿大的菲特斯、本届美国的Duncan Charters。我是世界语专家,不知道“世界语真相”说的什么真相,但我不能反对他的想象(他有这个权利)。
2、列宁、斯大林的世界语者(不是优秀的世界语者,但比国内一些初学者强,列宁起码在国际大会上可以用世界语发言)。说他们迫害世界语者,证据在哪里? 如果按有些的说法,西安铁路局子弟许寿真解放前被国民党残杀就是国民党反对世界语的话(国民党宣传部有世界语科),那解放后西安户县世界语者陈昆山(北京世界语专门学校教务长)被镇压是GCD反对世界语吗?客观讲许寿真和陈昆山的不幸都与世界语无关,与政治有关。苏联哪个是因为学习世界语被肃反的?德国林斯用有些世界语者被肃反指责斯大林是别有用心的,为什么不说美国麦卡锡时代反共波及的美国(学过世界语的)知识分子? 我的世界语老师是王动,37年开始学习使用,文化革命期间一直与国外通信,谁迫害他了?迫害的都是意识形态的敌人。
3、谁是汉奸?恐怕反对学习世界语的是真正的汉奸,因为他们本质上是反对党和国家的开放政策,以极左的面目至中华民族以死地。但肯定不能得逞,连学个世界语都不行的想法,只能被正常的人耻笑。我从来是鼓励大家学习各种语言的,包括各种方言(我本人就会说几种方言,一个天生的语言爱好者)。语言是打开各种知识的窗口,包括世界语的窗口,使我了解不同国家和民族的文化,用世界语为工具做国际贸易二十多年,使我这个陕西钢厂一轧车间的下岗工人的家庭得以生存,有着一生不可忘怀的世界语经历。我现在已经退休,世界语很忙。以后匿名谩骂世界语的帖子就不回答啦,因为真的不值浪费时间。

--
西安希望世界语书店
http://shop.kongfz.com/34008

王天义世界语周末谈(141)

作者 aŭtoro: 世界语真相, 发表于 afiŝita je Sunday, June 19, 2022, 13:25 (165天前) @ 王天义

你还是不理解并曲解了我的意思,那就不必说了,历史发展自会决定世界语的结果。

王天义世界语周末谈(141)

作者 aŭtoro: 世界语真相, 发表于 afiŝita je Tuesday, July 12, 2022, 22:08 (141天前) @ 王天义

关于我说斯大林如何“肃反”世界语者,上次我没找到那篇文章,刚又看到一篇文章,就一起补上。


“世界语在1930年代末,在苏联和欧洲被重拳打击,组织网络被摧毁殆尽。其残酷的没落,与整个大清洗时期的苛刑峻法相比,不过是冰山一角。”(摘自《兴于革命,亡于权力:世界语为何被封杀?》。)

“从 1941 年开始,苏联进一步大规模逮捕、驱逐、流放并处决学习、使用或支持世界语的人。例如曾任圣彼得堡世界语团体‘希望社’社长、创立第三国际世界语部的红军老战士、……党员、资深世界语者欧内斯特·德雷仁,虽然曾经积极而识时务地将苏联世界语联盟塑造得纪律严明,与党组织颇为共通,却还是没能逃过诸如‘创立领导反苏恐怖组织’、‘以该组织帮助破坏和恐怖主义工作’和‘德国间谍’等指控,在几个月内即被判处死刑并迅速枪决。”(摘自《世界语,在和平与革命的旗帜下》。)

主题RSS Feed

powered by my little f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