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妨参考一下张维为的观点

作者 aŭtoro: 世界语的真相, 发表于 afiŝita je Saturday, July 23, 2022, 18:39 (69天前)

在2022年张维为对话格里菲斯的谈话中,张维多次讲到汉语对中国形成共性等方面的重要意义,这几乎是中国几千年来在很多方面都做的比西方好的一个追本溯源的因素。(谈到汉语的地方有:2分22秒、3分28秒、9分45秒、)

那么,世界语者是不是可以思考一下,既然世界语追求的是世界大同,那么世界语从根本上而言,是否有类似汉语的这种先天的能力,能否像汉语在“中华民族大同”中所起的作用这般,在实现世界大同的过程中凭世界语本身,发挥出这样的作用呢?

或者我说的再直接一些——既然我们已经有了一个能够实现“大一统”的语言,为什么我们还要再去尝试那种不断碎片化的语言(的其中一个新变体)呢?

该视频链接: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TP4y1N7zK?spm_id_from=333.337.search-card.all.click&a...

你先别急

作者 aŭtoro: Njadbog, 发表于 afiŝita je Monday, July 25, 2022, 15:49 (67天前) @ 世界语的真相

私以为国际辅助语应当是全世界人民共同的外语,而非母语。认为世界语是要取代世界一切其他语言的人,思考的角度从一开始就偏离了正确方向。

那么请问

作者 aŭtoro: 世界语的真相, 发表于 afiŝita je Monday, July 25, 2022, 16:02 (67天前) @ Njadbog

那么请问,你认放“国际辅助语”成为“全世界人民共同的外语”能实现吗?如何实现,实现的路径是怎样的?

私以为

作者 aŭtoro: Njadbog, 发表于 afiŝita je Thursday, July 28, 2022, 19:31 (64天前) @ 世界语的真相

如你所说,现在已经有了汉语英语这种成熟且影响力大的语言,世界语难以动摇它们的地位。
私以为世界语现在就是各地的世界语者交流的一种媒介,而至于他们要怎么实现这个目的跟我好像没什么关系。
我没太明白你是想怎么做。阻止他们?

刚刚看过了你别的回复

作者 aŭtoro: Njadbog, 发表于 afiŝita je Thursday, July 28, 2022, 19:35 (64天前) @ Njadbog

大概算是明白你的意思了。
目前造语圈有一种观点,认为柴语圈内魔怔人多。
这种现象不好,但是我觉得也没法消除。
我说了半天还是一大堆废话,就当我没说过好了,我也不太会说话。

你先别急

作者 aŭtoro: 我不急, 发表于 afiŝita je Monday, July 25, 2022, 16:14 (67天前) @ Njadbog

世界语永远不可能取代哪一民族的语言,更无法撼动汉语和英语的地位,这一点尽管放心。有时候我不理解:既然已有英语作为国际流通语言,也充当了国际辅助语,为什么还需要世界语呢? 它似乎多余了。但世界上还有一小部分人在使用它,至少作为兴趣来交流,很难产生经济价值,指望它在国际间扮演重要角色,那也是不可能的。

回复

作者 aŭtoro: 世界语的真相, 发表于 afiŝita je Monday, July 25, 2022, 18:00 (67天前) @ 我不急

虽然我在《世真》那篇长文中指出世界语者中曾出现过一些替代汉语的想法,但我没说过且也不认为世界语有撼动汉语的本事。

我有很多对世界语有所不满的理由,但不包括对世界语出于纯粹兴趣的方面,实际上可能“因兴趣而学、用世界语”是我唯一没有理由批评的点。

世界语圈有一些不好的现象,比如对自己国家语言文字甚至文化的不在意,甚至为了拉扶世界语,牵强附会一些世界语的优点,捧高西方文化或混淆中西(或亚洲与西方)文化的不同,这也就罢了,还有意无意贬损中文、降格中华文化。

另外,一些孩子在追学世界语的过程中,可以明显看到他们连“为什么汉字不能废”这样的问题都不懂,还有一些成年人连对汉语以及当前主流和正面的思想的认同都没有,这样一些人进入本就思想有一些混乱的世界语圈,不是便本加利,让问题加深嘛!

我希望通过我的一些批驳,能在世语圈里引起一些反思。

回复

作者 aŭtoro: 我着急, 发表于 afiŝita je Monday, July 25, 2022, 18:19 (67天前) @ 世界语的真相

为什么只因兴趣而学? 为什么就不能像英语那样在全国推广? 为什么? 到底为什么?

回复

作者 aŭtoro: 世界语的真相, 发表于 afiŝita je Monday, July 25, 2022, 18:48 (67天前) @ 我着急

连这个问题都搞不明白……这也是我对世语圈乱象的一个不满之处。

回复

作者 aŭtoro: 我很着急, 发表于 afiŝita je Monday, July 25, 2022, 20:09 (67天前) @ 世界语的真相

哈哈,其实你也不懂!

回复

作者 aŭtoro: 世界语的真相, 发表于 afiŝita je Tuesday, July 26, 2022, 10:05 (67天前) @ 我很着急

呵呵

回复

作者 aŭtoro: 我非常着急, 发表于 afiŝita je Tuesday, July 26, 2022, 13:55 (66天前) @ 世界语的真相

别呵呵,请回答

那就回答给你听

作者 aŭtoro: 世界语真相, 发表于 afiŝita je Tuesday, July 26, 2022, 14:44 (66天前) @ 我非常着急

因为世界语没有推广普及的价值,这是社会共识,所以国家不会在这方面下太大力气。

那就回答给你听

作者 aŭtoro: 我万分失望, 发表于 afiŝita je Tuesday, July 26, 2022, 15:23 (66天前) @ 世界语真相

回答正确!给你满分!欢迎你就世界语方面的话题继续探讨和研究!谢谢!

那就回答给你听 Esperanta lingvo estas progresi.

作者 aŭtoro: 明, 发表于 afiŝita je Tuesday, July 26, 2022, 19:07 (66天前) @ 我万分失望

Esperanta lingvo estas progresi. "Esperanto en la interreta epoko"

你可以试试

作者 aŭtoro: Njadbog, 发表于 afiŝita je Thursday, July 28, 2022, 19:37 (64天前) @ 我着急

有这个想法的世界语者在全国范围内试推广一下世界语,就知道为什么没推广开了。并不是没人做过,是因为没做成。
我倒是很希望你们能成功,我对英语这门语言没啥好感。

原来这位世界语真相是张维为的学生!

作者 aŭtoro: 不必再纠缠了, 发表于 afiŝita je Sunday, September 11, 2022, 16:05 (19天前) @ 世界语的真相

张维为不懂人文主义,更没有思想深度。

张维迎却是一个人文主义者,始终认为征服世界时思想的力量比利剑更强大。张维迎认为,我们之所以是人,是因为我们有理性、能思考、有自由意志,启蒙就是要认识人就是人,人之所以跟动物不一样就是有自己。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只有有了自由,我们才活得有尊严。

张维为认为,“人心向背”和“选贤任能”这两个理念是中国在数千年历史的绝大部分时间内都远远领先西方的关键所在。

张维迎却认为,儒家有民本的思想,但是儒家没有民主的制度架构,所以儒家提出来的社会秩序和理想制度,还是寄希望于“圣君贤相”,但这是不可靠的。儒家一直没有找到制约君主的“倚天剑”。

早在1902年,梁启超和许多现代启蒙思想家就提出“新中国”的概念,所谓“新中国”即现代中国,以示与传统的“旧中国”之决裂。

年轻的Mao Zedong很早就熟读梁启超和其他启蒙学者的著作,立志改造社会,不做迂腐的学者。晚年Mao Zedong就给德国的施密特说过,自己世界观的形成归功于这四个人,黑格尔、Makesi、Engesi、海克尔。

张维为批评西方中心论,为提高中国话语权而发声,这是值得肯定的。但是你不能抱着三寸金莲甘之如饴自以为是战胜世界的秘密武器,你这是在嘲讽中国百年来的革命史。张维为应该好好读读Mao Zedong的《新民主主义论》,就知道自己多荒谬可笑。

所以张维迎坚持认为启蒙还没有结束,强调理念的力量,“理念是非常有力量的,而只有自由的思想市场,才能为我们的改革创造新的思想和理念。”

张维为津津乐道于传统的良政善治, 他忘了Deng Xiaoping说的,“好的制度能让坏人干不了坏事;不好的制度,能让好人变坏。”

张维迎一针见血,“人类需要有一个制度,这个制度可以避免因为少数人的无知或无耻导致社会的灾难。目前来看,这个制度就是市场经济,就是自由,就是民主。”

主题RSS Feed

powered by my little f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