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导学生Onklo 11

作者 aŭtoro: Jadobela(李琳), 发表于 afiŝita je 星期二, 三月 31, 2020, 13:09 (61天前) @ Jadobela(李琳)

引导学生Onklo

11

学生Onklo,略略休息片时!为师为尔播放一首交响乐:

《命运交响曲》(贝多芬)

https://v.qq.com/x/page/d0917tfq67o.html

学生Onklo,此曲悦耳乎?

为师继续“教导”学生Onklo!下文为“在20世纪与世界语相关的学术团体或高等院校”!

中国左翼作家联盟

中国Gong Chan Dang成立此一文学组织,目的是与中国国民党争取宣传阵地,吸引广大民众支持其思想。左联的旗帜人物是鲁迅。

左联是1930年10月在上海正式成立的中国左翼文化界总同盟(“文总”)的团体成员,先后参加“文总”的还有:中国社会科学家联盟(“社盟”)、中国左翼戏剧家联盟(“剧盟”)、中国左翼新闻记者联盟(“记联”)以及中国左翼教育工作者联盟(“教联”)、中国左翼美术家联盟(“美联”)、音乐小组、中国电影文化协会(及中共电影小组)、中国普罗世界语者同盟(世界语小组)等8个团体。阳翰笙任“文总”党团书记。(《“左翼作家联盟”的历史 》)

中国普罗世界语者联盟

中国普罗世界语者联盟中共“文总”(左翼文化总同盟)領導的“语联”,上海世界语者协会是其公开机构,为中共的外围组织。(《尘凡多变敢求真》)

北平世界语者联盟

在范文澜的直接推动下创建的。三十年代初,北平世界语组织的建立和发展,与范文澜的热心关注和积极推动密不可分。范文澜十分推崇并积极推广世界语。范文澜认识北大的金湛然,其世界语非常好,在北大组织了世界语学习小组。范文澜熟悉的Gong Chan Dang员刘之惠也通晓世界语,经范文澜、金湛然、刘之惠,刘仁等努力,于1932年2月1日,成立北平世界语者联盟。北平世界语者联盟出版机关刊物《国际语言》。由于中共党团员的宣传和工作,北平世界语运动发展迅速,经过各校联席会议,1932年4月成立了北平世界语总会。年底成立北平世界语学会联合会。出版《红星》、《北平之星》等刊物。1933年,北平世界语者学会,北平世界语教师学会,北平世界语函授学社等相继成立。(《范文澜与三十年代北方左翼文化运动》)

清华大学中的语联

一九三四年,北平党组织遭到了极大的破坏以后,中共河北省委派了一些同志到北平来设法恢复组织。据当时河北省委代理书记朱理治一九六〇年回忆,当时在北平一共只有九个党员,清华就有四、五个。在一九三四年清华党员有何凤元、牛佩琼、王经方(现名王慎之,当时是清华邮局职员)等人。

在极其困难的情况下,清华地下党组织通过各种进步群众团体,把进步力量组织了起来。这些团体中有“左联”(中国左翼作家联盟)、“社联”(中国社会科学家联盟)、“语联”(中国普罗世界语者联盟)等。清华世界语分会负责人是李选青。(《“一二·九”前夕的清华园》,《姚依林谈一二·九运动》)

北京大学的世界语

北京大学是“五四”新文化运动 的发源地,世界语传播恰逢其会,在这一时期得到了迅速推广。北京大学自蔡元培被任命为校长后,大力推行世界语教育,不但开设了教职员工世界语班,在教职员工当中培训世界语,而且将世界语作为一门课程用于日常教学当中。甚至成立了北大世界语研究会,作为研究世界语、推广世界语的机构,并联合北京世界 语学者成立了北京世界语专门学校,招收世界语爱好者,在校内传播世界语、推广世界语。1917年蔡元培出任北京大学校长,倡导“兼收并蓄”的学风,他的到来使新文化运动阵营深受鼓舞。蔡元培聘任陈独秀为文科学长,《新青年》从上海’搬到了北京,从而使北京大学成为新文化运动的大本营。蔡元培刚上任,便决定在中文系开设世界语选修课,他聘请了中国世界语协会的负责人孙国璋担任世界语选修课讲师,在北京大学开始普及并推广世界语,孙国璋并担任国际世界语协会的北京代理员。1921年8月,蔡元培代表中国政府出席檀香山太平洋教育会议,通过了他起草的在各国小学教授世界语的提案。他又在全国第七届教育联合会上提议实施1912年教育部的部令,将世界语正式列入师范院校的课程。同年, 北京大学世界语研究会成立,蔡元培兼任会长。1922年他邀请俄国著名盲诗人 爱罗先珂到北大教授世界语,并与吴稚晖、陈树声等人一起创办了北京世界语专门学校,鲁迅为表示对世界语的支持,允诺到该校教授《中国小说史略》。4月 18日至20日,法国里昂中法大学世界语学会派黄尊生、区声白,北京大学派爱 罗先珂出席在日内瓦举行的关于世界语加入学校中的国际联盟特别会议。爱罗先科代表北京世界语学会出席在赫尔辛基举行的第十四届国际世界语大会。1924 年蔡元培代表中国出席了在维也纳举行的第十六届国际世界语大会。12月15日 北大举行世界语联合大会,两千多人出席,总统派代表顾维钧出席大会并致词, 蔡元培在会上发表重要演说。北京政法大学开办世界语班。1925年,作家柔石在北京大学选修世界语课。黄遵生代表中国各商业团体出席5月14日在巴黎举 行的世界语在商业及实业中应用的第二次大会和科学家会议。8月,中国代表方万笏和法国里昂大学世界语学会代表黄尊生、区声白出席第17次国际世界语大会。黄尊生在这次大会第一期暑期大学发表了关于孔子思想的讲演,受到与会者的热烈欢迎。(选自《“五四”前后北京大学世界语传播概述》)

延安世界语情况介绍

延安世界语协会

延安世界语者协会,是由抗日战争时期,在延安的世界语者徐雉、李又然、徐敬五、柳风等,为进行党的国际宣传工作而发起,并于1938年,在陕甘宁边区文化协会成立的、中国Gong Chan Dang直接领导下的世界语组织。1939年庄栋同志从西安到延安后,专职从事世界语协会的工作;同年经中央批准,协会出版了世界语国际宣传刊《延安世界语者YAN-AN ESPERANTISTOJ》杂志。1939年12月举办了世界语展览会,毛爷爷、张闻天、王明等为展览会题了词。1940年1月,在陕甘宁边区第一届文化届代表大会上,毛爷爷同志在会上做了《新民主主义的政治和新民主主义的文化》(后改为《新民主主义论》)的报告,庄栋在会上做了《延安世界语活动情况的报告》。

延安分会

1940年,延安世界语者协会更名为“中国世界语者协会延安分会”。延安世界语者协会理事长庄栋同志 1941年,中国世界语者协会延安分会,在延安文化沟边区文协所在地建立了延安“世界语俱乐部”,当时在延安的世界语者会员有三百多人,在延安的二十多所学校开设了世界语课程,其中抗日军政大学、鲁迅艺术学院、马列学院、军事学院、中央学校、女子大学、边区新文字干部学校等,都有世界语活动。1942年,徐雉、李又然、庄栋等世界语者,参加了延安文艺座谈会。延安世界语歌咏队等,也经常有世界语演出活动。1943年,边区社团登记时,延安世界语协会等25个组织首批进行了登记。1951年3月11日,中华全国世界语协会在北京成立。

地区协会

延安地区世界语协会(Jan-an Esperanto Asocio),隶属于中共延安市委宣传直接领导,受陕西省世界语协会业务业务指导,是一个在延安市学习、宣传、推广和应用世界语的地方群众性社会学术团体。

1985年,在中共延安地委的重视和地委宣传部的领导下,延安地区世界语协会筹备组成立。

1986年4月7日,延安地区世界语协会由中共延安地委及宣传部宣告成立,陕西世界语协会王复隆、王天义等到会祝贺,成立大会由中共延安地委宣传部副部长、延安世界语协会筹备组组长王海珠主持,中共延安地委副书记冯文德、中共延安地委宣传部部长郭济等先后讲话。会议选举吕应利、刘震为正副理事长,马志龙为秘书长,理事会理事由九人组成,会员为47人。1988年,中共延安地委决定延安地区世界语协会挂靠到延安教育学院,并调吕应利同志专职从事延安世界语协会的工作。1989年,延安地区世界语协会在民政局申请进行了社会团体登记,有会员123人。

为师播放再为学生Onklo播放一首歌曲也!学生Onklo!随为师肃手而立!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

https://v.qq.com/x/page/p0879qmtwzb.html

为师听得昆明艺术职业学院段永兴院长所做演讲:“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十月革命,是怎么传入中国的?”

学生Onklo,贝多芬之C小调第五交响曲悦耳乎?其在创作《命运交响曲》之时,留下名言一句:“我要扼住命运的咽喉,他不能使我完全屈服。”

命运敲响了“中华民族”之门:清朝晚期,列强欺国,民不聊生!北洋军阀时期,各自为政,派系林立,割据混战!国民反动政府时期,推行独裁,“攘外必先安内”,出卖主权!“中华民族”要一直含垢忍辱,逆来顺受,屈服于命运,还是应紧紧扼住命运之咽喉,奋起反抗?

1905年世界语传入中国。1918年李大钊和陈独秀创办《每周评论》,开始推动Gong Chan Zhu Yi(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1920年4月,经共产国际批准,俄共(布)远东局海参崴处派维经斯基等人来华。维经斯基在北京会见了李大钊,并同北京大学的革命分子讨论建立Gong Chan Dang的问题(胡绳《中国Gong Chan Dang七十年》);1921年7月23日至31日,在上海召开了中国Gong Chan Dang的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大会通过了中国Gong Chan Dang的第一个纲领和决议。纲领规定:党的名称是“中国Gong Chan Dang”;党的性质是无产阶级政党;党的奋斗目标是推翻资产阶级,废除资本所有制,建立无产阶级专政,实现社会主义和Gong Chan Zhu Yi;党的基本任务是从事工人运动的各项活动,加强对工会和工人运动的研究与领导。大会选举产生党的领导机构——中央局,陈独秀为书记,张国焘负责组织,李达负责宣传。(节选自《中国Gong Chan Dang》)1931年胡愈之创作《莫斯科印象记》,“胡愈之在书中讲了十月革命13年后社会主义苏联的欣欣向荣,社会主义特别对劳动人民有利,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这对于当时苦难的中国,具有很大的启示意义。”,“在海内外救亡图存的青年中引起了巨大反响。”(选自《胡愈之:十月革命后的莫斯科 》)”

学生Onklo,从上文,为师对尔所“引导”之中,尔当明了:世界语自20世纪,1905年传入中国起至今,就与中国近现代之历史相互交织,相互映衬,相互融合!

学生Onklo!此一首《义勇军进行曲》: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
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
起来!起来!起来!
我们万众一心,
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
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
前进!前进、进!

学生Onklo! 尔听完此曲,心潮澎湃乎?

世界语传入早期,“中国同盟会”支持世界语,倡导学习世界语!通过“五四运动”,“五卅运动”,到“《莫斯科印象记》”的刊印发行,中国文化公知,社会名流,进步学生使世界语得以广泛流传,世人皆知也;“中国Gong Chan Dang”特将“世界语载之以解放之道”,争取中国文化阵线,从而成立“中国左翼作家联盟”,“中国普罗世界语者同盟(世界语小组)”,延安时期成立“延安世界语协会”,成立新中国之后,1951年3月11日成立“中华全国世界语协会”,1980年中华全国世界语协会加入国际世协,1981年12月6日成立了世界语之友会,至今,世界语已发扬光大!所以为师谈:“世界语自晚清时期(1905年)传入中国,已然贯穿中国近现代史!”

自中国Gong Chan Dang成立之日起,在中国Gong Chan Dang党员之中不乏世界语者和世界语支持者,在世界语者和世界语支持者中亦多为中国Gong Chan Dang党员,他们与中国世界语者,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思想一致,血脉相连,密不可分!“五星红旗”象征着革命,是由无数革命烈士用鲜血染成的!而在这无数之革命先烈中,也有为新中国抛头颅,洒热血,英勇牺牲,慷慨就义之世界语者和世界语支持者也!

为“引导”学生Onklo,为师再来“引导”学生Onklo学习下文:2020年2月3日“京报网”刊登著名党史专家,原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副主任李忠杰文章,文章阐述:

习近Ping 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明确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是中国Gong Chan Dang领导,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最大优势是中国Gong Chan Dang领导,党是最高政治领导力量”。《中国Gong Chan Dang章程》规定,“中国Gong Chan Dang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同时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先锋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领导核心,代表中国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代表中国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为此,党要在各个层面、各个方面的工作中,充分发挥领导作用。而《中国Gong Chan Dang章程》具体规定了怎样实施党的领导。

党要适应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要求,坚持科学执政、民主执政、依法执政,加强和改善党的领导。党必须按照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原则,在同级各种组织中发挥领导核心作用。党必须集中精力领导经济建设,组织、协调各方面的力量,同心协力,围绕经济建设开展工作,促进经济社会全面发展。党必须实行民主的科学的决策,制定和执行正确的路线、方针、政策,做好党的组织工作和宣传教育工作,发挥全体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党必须在宪法和法律的范围内活动。党必须保证国家的立法、司法、行政、监察机关,经济、文化组织和人民团体积极主动地、独立负责地、协调一致地工作。党必须加强对工会、Gong Chan Zhu Yi青年团、妇女联合会等群团组织的领导,使它们保持和增强政治性、先进性、群众性,充分发挥作用。党必须适应形势的发展和情况的变化,完善领导体制,改进领导方式,增强执政能力。Gong Chan Dang员必须同党外群众亲密合作,共同为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而奋斗。(节选自《李忠杰:中国Gong Chan Dang拥有不同于西方政党的特殊功能》)

学生Onklo谨记以下两点:

第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是中国Gong Chan Dang领导,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最大优势是中国Gong Chan Dang领导,党是最高政治领导力量。

第二:党必须保证国家的立法、司法、行政、监察机关,经济、文化组织和人民团体积极主动地、独立负责地、协调一致地工作。

在《Sproni B》中,为师已经写明:我们,中国的世界语者们!首先,我们是中国的人民!其次,我们是世界语界的世界语者。

在此,为师要严肃,郑重地告诉你:其一,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人民,公民,我们必须坚决接受,拥护中国Gong Chan Dang的领导!作为中国公民,我们中国的世界语者们也是这样的!其二,中国的文化组织,人民团体也必须坚决接受,拥护中国Gong Chan Dang的领导。在中国,各级党委,宣传部代管各级社会科学界联合会,又由社会科学界联合会管理省,市(区),县各级社科类团体,世界语组织正属于社科类团体。

综上所述:各个国家有各个国家的国歌!哦,不!“实事求是”地分析,应为“每一个国家都有与其相关之政治体系、当今国情、民族文化以及历史背景”!连毛爷爷也谈:“实事”就是客观存在着的一切事物,“是”就是客观事物的内部联系,即规律性,“求”就是我们去研究。(《改造我们的学习》)

吾等真正之世界语者应以学习世界语,支持世界语,宣传世界语,应用世界语和发展世界语为自己之目标和责任!作为真正之世界语者,吾等当然期盼:有朝一日,全世界之人民都能够和吾等一样成为世界语者,他们也能够学习世界语,支持世界语,宣传世界语,应用世界语和发展世界语!不但吾等有如此之愿望,1938年5月6日延安世界语协会成立,1939年12月9日毛爷爷热烈祝贺延安世界语者开展之进步活动及举办世界语展览会,他欣然提笔写下贺词:“我还是这一句话:如果以世界语为形式,而载之以真正国际主义之道,真正革命之道,那么世界语是可以学的,是应该学的”。这不仅仅是毛爷爷对延安协会之支持,也是他对世界语寄予之诚挚的殷切期许!对于“世界语是否能代替汉语或者其他国家之民族”,尔就要“实事就是”地具体情况具体分析,所以乖宝Onklo,尔并不能“实事求是”地分析每个国家之实际国情。此实乃尔之错误也!


完整帖子 kompletaj mesaĝoj:

 主题RSS Feed

powered by my little f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