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世界语经贸活动与小贩无关

作者 aŭtoro: 西安世界语协会王天义, 发表于 afiŝita je Sunday, August 21, 2022, 08:06 (101天前) @ Amiko
编辑: Solis, 时间: Sunday, August 21, 2022, 11:03

Saluton! 世界语是国际间的语言,不适合小贩的生意(也可以做)。

因为路途遥远、海关费用高昂,所以需要以量来盈利。例如,一本书20元钱,国际标准邮费挂号费等共计148元,如果是国外买家付全费的话(俗称到岸价),你没有赔,或者你还赚了2元钱(按全协世界语给九折算),但正常买家是不会作这种买卖的。但如果量很大,这样就可以考虑集装箱运输,找运价很低的专线公司,甚至返箱船和包船。但量大就会带来巨额风险,因为生产周期长,国际风云易变、一旦碰上,是自有资金的话会倾家荡产;如果是借贷或赊货(常见的合作形式,谁有那么多钱呀)就会负债和吃官司(我多次经历,我的朋友也大多是这样)。这就是行话说的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道理。这与小贩相比各有利弊,卖猪头肉或其它熟食是利大险小的生意(他们是真正的有钱人,不借贷,经得起折腾),但用不上世界语或其它外语(我们学外语就是想吃个干净舒适的饭嘛)。但小贩们勤奋、精明、俭朴、低调、富有(不是国际贸易或地产商的负有),我很佩服他们,但不想走他们的路,整天闻那个味,受不了(我二十多岁当西安世协秘书长时,会员建议大家集资开个拉面馆,既有聚会地点,而且交流完了还可以来一碗油泼面。但我感觉上世界语是外语,应该找其它活路。

后来与陕西省信息中心合作组织了不少陕西经贸团访问前苏国家,当时苏联才解体,还是公务与中国免签状态。我在塔什干接团一住几个月,通讯不便,家里人很担心)。我与保加利亚人做烟花时,开始对方是一个世界语者,后来成了三个世界语者,因为烟花控制了整个巴尔干市场,我不会其它语言(我方也是三个世界语者对应),当时去保加利亚住的是希尔顿酒店或凯宾斯基酒店。或来与巴西大的建材公司Cassol联手(它在巴西南部的个城市拥有连锁大型超市),我去巴西是住皇冠酒店。后来巴西货币拦腰贬值,我转向伊朗安排深圳POS机出口,去住的是德黑兰最高档的帕尔斯酒店(中国建的)。

现在65岁了,一切归零,开始投入世界语活动,结果被国际世协大会突出活动表扬。对我无所谓,因为我是世界语的受益者,去过那么多国家,世界语朋友遍天下,住过小贩不愿住的总统套间,用世界语在一些国外高官巨贾面前夸夸其谈,发了一千多集装箱的货(包括徐工70吨的汽车吊),用世界语同伊朗石油公司、造船厂、航空公司谈论石油平台、大型船舶建造、租赁中国飞机等项目(包括深圳军用高速快艇等),这些经历不是小贩的业务。当时我们的合作伙伴是北京中国机床总公司,也是国家层面,但中介语言是世界语。

其实世界语就是一种语言,关键是你个人的掌握程度和你的智商和知识水平,还有机遇(俗话是运气)有关,与世界语有没有用无关。世界语就是一种语言,学会了自然有用,学不会就没有用,用好用坏取决于个人能力大小。我知道不少世界语者经商失败的例子,基本都是与人的能力和运气有关,与世界语语言本身关系不大,因为我们碰到的是同一个世界语客户,为什么结局不同呢?星期天早上起来随笔答世界语朋友。

Dankon! 王天义


完整帖子 kompletaj mesaĝoj:

 主题RSS Feed

powered by my little f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