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外名人论世界语

下面收录的是一些名人对世界语的评价。

当然了,名人的话也也不一定都对。一些名人有时也信口开河、胡说八道,所以下面这些人对世界语的评价,仅供参考。你也可以在下面的评论栏,写上你对世界语的看法和意见。

蔡元培(中国民主革命家、教育家)
我国语言,与西语迥异,而此时所处地位,决不能不与世界各国交通,亦不能不求知识于世界,不可不有一辅助语,而以世界语为最善。
吾人学外国语,难于西人,而既学欧西一国语以后,再学第二国语,便与西人无异。今使第一次所习之世界语,则有助于再学之西语不鲜。
外国人正研究我国事状者至多,而苦于学语之难。若吾国人皆能为世界语,则不特世界语社会中,增 多份子,而且外人之欲来中国者,学世界语而已足,则亦足以广世界语之推行,而为吾人所应尽义务也。

鲁迅(中国革命家、文学家、思想家)
人类将来总当有一种共同的言语;所以赞成Esperanto。至于将来通用的是否Esperanto却无从断定。大约或者便从Esperanto改 良,更 加园满,或者别有一种更好的出现,都未可知。但现在既是只有Esperanto,便只能学这Esperanto。现在不过是草创时代,正如没有汽 船,便 只好先坐独木小舟;倘使因为预料将来有汽船,便不造独木舟或不坐独木舟,那便连汽船也不会发明,人类也不能渡水了。
我自己确信,我是赞成世界语的,赞成的时候也早得很,怕有二十来年的了吧。但理由都很简单,现在回想起来:一是因为可以由此联合世界上的一切人──尤其 是 被压迫人们; 二是为了自己的本行,以为它可以绍介文学;三是因为见了几个世界语家都超乎口是心非的利已主义者之上。后来没有深想下去,所以现在的意 见也不过这一点。我 是常常如此的:我说这好,但说不出一大篇道理来,然而虽然如此,它究竟会证明我的判断并不错。

巴金(中国现代作家、社会活动家)
世界语是事实,不是理想。它是自己生长,自己开花的。
许许多多的古今名著的译文便给我们证明出来,世界语确实能够把人类底情感表现得非常自由,非常微妙,并不比别种语言差一点。
我喜欢世界语。我十八岁开始学习世界语,二十年代中,我对世界语兴趣最浓。后来因为种种事情,我脱离了世界语运动将近五十年。今天……我仍然感觉到世界语对我的大的吸引力。 我说过,我要为人民友谊的事业贡献出我的晚年,这事业里面也包含着世界语运动。
我坚信世界语一定会成为全人类公用的语言。

毛泽东(原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主席)
我还是这一句话:如果以世界语为形式,而载之以真正国际主义之道,真正革命之道,那末,世界语是可以学的,是应当学的。

胡愈之(中国社会活动家)
在我国,世界语运动是在反动统治阶级的压迫之下成长起来的,是在革命者的牢狱和集中营中发展起来的。在三十年来为革命牺牲的人民英雄的光荣名录中,有着不少世界语者的名字。
世界语是什么呢?简单地说,它就是国际“普通话”。
柴门霍夫博士所创造的世界语,在中国九亿多人口中推广,是有很大前途的。中国要广泛地、逐步地推进世界语运动,为世界和平,为使世界语成为全世界通用的国际语而作出贡献。

陈毅(原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外交部长)
世界语工作我很佩服。这个部门的工作不是可有可无的,是必须做的,要大发展。
世界语工作为什么要做呢?因为世界上有那么一批人喜欢这个工作。讲到世界语,就是同志。不管黄种、白种,也不管信仰不同,一讲到世界语,就可以坐下来谈几分钟,谈几十分钟。这工作就值得做,有群众嘛。那里有群众,就要到那里去工作。要跟他们一道做工作。

楚图南(中国著名社会活动家)
世界语就其现有的基础来说,是比较好的中立的国际语……有朝一日,世界语将成为世界各国人民共同通用的语言,那时世界任何民族、任何国家,只要用两种语言就够了,一即国际通用的世界语,一即本民族的民族语。这必将有助于发展人类的进步事业。
世界各国应当重视世界语教学、推广和使用,首先要在小学普及世界语教学。联合国应当充分重视世界语的作用,把它作为自己的正式工作语言之一。如能这徉,就会使各车节约大批人力、物力和财力,并有利于人类的进步事业。

冰心(中国作家、社会活动家)
懂得世界语,就懂得世界。

列夫·托尔斯泰(俄罗斯作家)
我的工作总是越来越多,而我的时间和精力总是越来越少。因此,尽管我完全赞同推广世界语,我却没有时间从事这项工作。
这种语言学起来是那么容易,以至在六年前,我收到《世界语语法》、词典和几篇文章后,经过两个小时的学习,如果说我还不能用它来写文章,至少也能用它来自由阅读了。

罗曼·罗兰(法国作家,1915年诺贝尔奖金获得者)
世界语在欧洲所有初级学校里进行教授与翻译,是必要的。没有它,真正的和持久的国际和平是不会有的。为了使各国人民能互相了解,首先要使他们能相互听取意见。世界语给那些几百年来囿于自己民族语言的聋子以听觉。

高尔基(苏联作家)
保守的意见顽固地认为,世界语是乌托邦的空想。可是活生生的而遵循规律发展着的现实,慢慢地,然而更有力地驳斥了保守派的这些论证。
我认为,世界语是健全的,并且经过进一步的发展,会是胜任愉快的国际语的胚芽。现在世界上已经有了相当广泛可观的文献;而且在理论上,它是完全顺利地发展着的。
一种人人通用的语言,将会大大地促进文化的高度繁荣,难道这还可以否定的吗?否定是不可能的,因此人们应当承认这种语言的创造和发展的绝对必要。

泰戈尔(印度作家 1913年诺贝尔奖金获得者)
对这种语言,我有所了解。但我还没有机会仔细研究它。可是我认为,这种语言对人类将来的关系,有巨大的重要性。……我完全赞成你们的运动。

爱因斯坦(物理学家 诺贝尔奖金获得者)
对国际联络这一问题,借助国际语达到国际性的相互了解,不仅是必要的,而且也是不言而喻的事。世界语是国际语理想的最好解决方法。

铁托(原南斯拉夫总统)
我是在监狱里学的世界语。我学世界语时间很短……我确实只学了几个月。应当承认,我很容易地学会了它。知识分子应当学习世界语,所有同外国交往的人 应当学 习世界语,特别是工人更应该学。应当说,世界语有着许多反对者,他们认为世界语是死的语言。但是,因为世界语还在发展,我认为,它是有前途的。根据 人数 来讲,说英语的人在世界上占多数,但不能说它就是国际语。而世界语却具有真正的国际性。

相关链接:
世界语批评(对世界语的批评性意见)
中国世界语网站绿网
Verda Reto
la ĉina esperanta retejo
http://verdareto.com

阅读次数 4,063

评论数 8 komentoj pri “中外名人论世界语

  1. 吕明荣

    现在己是信息化时代,加上经济全球化,单用民族语言交流,太不方便了。如果全世界的人都用世界语(Espeanto)沟通,就方便多了。会在时间丶翻译丶印刷等等方面大大节省。着眼世界,着眼将来。加入世界语行列吧!

    回复
  2. 吕明荣

    孟庆元先生说的对:英语不是世界语。英语是民族语,外交场合都不会用别国的民族语说话而丧失国格,而用世界语就不失国格,反而能显示你的新潮和高能。
    国际 历史发展中,罗马帝国兴盛时,罗马语也风行一时,随着罗马帝国衰败,罗马语就失崇了。世界语不会受一国兴衰的影响。

    回复
  3. 吕明荣

    讲一个故事:
    二战时期,德国的一个战俘集中营,为了不使战俘串通,把几个不同国家的战俘关进一牢。
    但是,其中有一位世界语者,他把急用的世界语单词教给大家,很快几个人就互相沟通了。

    回复
  4. 孟庆元

    学习世界语,宣传世界语,应用世界语,才能成为真正的世界语者。

    回复
  5. Darcy Shen

    最好能考证一下这些话的来源。毕竟,假借名人胡扯的事情太多了。而且,一句话在语境中才有意义,断章取义不太好。

    回复
  6. 侯志平

    这些名人的话在侯志平先生编辑的《中外名人论世界语》(重庆出版社2003出版)一书中,对每一位名人的言论都有有出处。现在《世界语学习》(Lernado de Esperanto)网站发表了电子版,可查详情。simio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