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世界语演讲一月后谈世界语

发布者 Afiŝinto: | 2019.04.14

一个月世界语演讲活动,两三天一个地方,确实很累。本想轻松一下,看看世界语绿网论坛,一读皮皮关于世界语名称的帖子,又提起笔来,交流一下吧。

Saluton!
从2019年3月8日西安起飞,经停北京、巴黎、于3月9日到达法国西部沿海城市南特(Nantes);从太平洋到大西洋,十几个小时的万里行后,开始了法国布列塔尼亚地区15个世界语俱乐部巡回演讲一个月的活动。于2019年4月9日从法国南特起飞,经停荷兰阿姆斯特丹、北京,于4月10日下午回到西安。这是一次深入法国布列塔尼亚地区基层世界语单位,面向普通民众的世界语演讲活动,每场都有当地世界语者翻译为法语的配合,达到了宣传世界语、介绍中国历史文化和世界语经贸活动的目的。并且抓住机会配合当地世界语者在电台、电视台、学校、教堂等公众媒体宣传世界语的活动。下面谈下一些感想:

1、世界语的名字问题:我与世界语结缘已经四十年啦。最早吸引我的就是这“世界语”三个字。初学世界语的时候才知道“世界语 = Esperanto”,后来发现不是那回事;Esperanto一词是张冠李戴(希望者的意思)。再后来知道这个Esperanto一词是La Lingvo Internacia(国际语)方案的作者笔名。令人诡异的是,这个作者笔名后来成了该语言方案的名字,对此各种说法都有,无法达到共识。但有一点共识就是,这个名字隐藏了该语言方案的形象、误导了广大公众的第一印象。Esperanto在西方语言中给人第一印象是教会的某种宗派。如果不解释的话没人知道你在谈论一种语言;解释的话也得东拉西扯半天才能知道你想干什么。当然如果作为某个商品名字或笔名的话,没人去联想什么的,因为西方个人或商品有使用教名的习惯,这次在法国就多次看到与Esperanto词形相似的名字。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呢?这得从当时的历史环境谈起。一是世界语创始人柴门霍夫是犹太人,从一开始就给世界语推广附加了负面因素(至今这种负面因素仍然存在),所以使用笔名也是隐藏作者犹太出身不得己的办法之一。二是Internacia(国际)一词在西方与 Internationale 共产国际自然关联,令人谈虎色变,所以西方世界语界有意用Esperanto来张冠李戴,即可迎合传统教会文化、也可免去共产嫌疑,可谓用心良苦。但是到了今天全球一体化时代,世界语的大环境早已改变,根本没有当初遮遮掩掩的必要啦。当我谈到中国把Esperanto称呼为世界语(La monda Lingvo)时,国外世界语者无不拍手叫好,赞同这种名归于实叫法。 在南特机场所在 St.Aignan 镇的世界语俱乐部(Association de’ esperanto de St.Aignnan)决定改名为Association de la monda lingvo de St.Aignnan. 我认为,世界语是先进文化,代表了人类语言发展的方向。在今天西方世界语界再没有必要遮遮掩掩的使用Esperanto这种障眼法来求生存求发展啦。世界语就是世界语! 我们世界语者要有自信才行。

2、世界语面临的挑战和机遇:要说世界语面临挑战的话,当今哪个行业不面临挑战?!我们说世界语是先进文化,代表了人类语言发展的方向,是说它的前途光明,不怕挑战!我们说世界语面临机遇,是说现代网络给世界语传播和使用提供了机遇。但在这种挑战和机遇面前,特别是我们这些50-70的世界语者感到无所适从,老虎吃天无法下爪。例如,国际世界语协会会员在不断下降,面对多邻国网上一百七十六万人注册的世界语学习者,国际世协大喊人在哪里?同样我们各地世界语协会也都开会找不到人,一杆旗世界语协会还能坚持多久都是眼前问题。当然即使传统的世界语组织不在了,也不意味着世界语不在了,只是我们还没找到适合网络时代的新形式而已。我们所说的机遇还有一层意思就是世界语兴衰的规律性。我们知道民族语兴衰与民族政治经济实力有直接关系,任何一种民族语称霸世界都没有世界语的发展空间。回顾世界语的兴盛期都是一战之前、二战之前、东西冷战期间、中国80年代的世界语高潮也是俄语衰落之后与英语兴旺之前的一段时间。那么当今中国和平崛起与美国战略衰退是时代的主要特征,世界政治多元化和经济多中心已经形成、所以这次我在巴黎戴高乐机场看到汉语指示牌、荷兰阿姆斯特丹机场的海关人员说汉语、法国南特市电视女主播可以汉语交流等都是这一特征的表现,也是一语称霸时代结束,世界语相对发展空间出现的征兆。所以我原则上赞成一位美国世界语教授的观点: Esperanto jam estas preta. Ĝi atendas historian ŝancon (世界语已经准备好了,它等待历史的机遇。)

3、世界语真的准备好了吗?
我说原则上赞成一位美国世界语教授的观点,是因为我主观感觉上世界语还没有准备好,国内外优秀的世界语者还很少。例如我的世界语讲演即使在国外能够流利翻译的也不多。而且大家公认我的世界语发音清晰、语速适中、表达自如,可以照顾不同水平的世界语者(Feliĉe mi paroligis iujn esperantistojn sukcese dum mia restado) 。好在我发现现在网络学习世界语的一代新秀中不少世界语口语很好,交流欲很强。使我的担忧减少了很多。其实在世界各国的旅行中,我接触过不少世界语元老绝大部分的口语交流都难深入下去(这是历史的原因),而中青一代里面世界语口语流利自如的不乏人才。所以我深感在世界语沉默的这三十年中,世界语质量真的发展了。在法国布列塔尼亚地区一位中学女教师(Murielle Care)是跟爸爸学的世界语,但爸爸如今也不能说流利的世界语,但女儿却世界语流利自如成为新秀,而且夫妇世界语都好;该地区一位世界语企业家(Jean-Claude Dubois)把我领去拜访他的世界语老师,这是一位贵族出身的绅士,世界语也不能深入交流,但他的学生Jean-Claude Dubois却世界语了得,而且也是夫妇世界语都好。世界语家庭化也是法国布列塔尼亚地区的一大特征。总之,世界语要想发展还需加强准备。国际交流是最好的准备。使用世界语交流吧!

4、布列塔尼亚世界语现象
法国布列塔尼亚地区的语言属于凯尔特语系相似于英国的威尔士语言,是法国的非主流语言之一。所以当地人容易感到语言问题,对一种中立的、非民族性语言有潜在的认同,也是成为法国世界语密集区的原因之一。另外这里是法国的沿海度假区,所谓的村镇不是以农业人口为主,而是城市退休退养人口为主,有着完善的社团服务设施,世界语者也可以免费使用,同时也是宣传世界语的场所。加之各个村镇之间硬化公路相连,世界语者遥相呼应,经常你来我往,成为了一个世界语的小天堂。特别值得一提的是1952年世界语者集资购买的世界语城堡Grezojono, 占地20公顷(二十万平方米/300亩),成为了世界语永久性培训基地。这次也是我专门考察的项目之一,因为该城堡一直期待中国世界语者前往集训和交流。另外,这次我与法国世界语者交流了欧盟使用世界语的问题。大家都认为欧洲公众还没有使用共同语的意识,ESPERANTO不可能被提上议事日程。从理性上讲,ESPERANTO的目标是世界辅助语,如果成为欧盟共同语也可能消弱ESPERANTO的世界性,并非好事。所以我们世界语者不要对欧盟抱有幻想,而是做好自己的事,为人类这一伟大目标的铺垫打好基础。最后我想说的是,欧洲一般公众对中国的发展认知很有限,因为西方的舆论导向非常厉害,对自己自由夸大,对中国极力抹黑,误导公众(多次有人问我中国有汽车吗的笑话)。所以以世界语为纽带请进来走出去非常必要,利人利己的好事我们一定要做!Dankon!


作者:王天义

阅读次数 684 legintoj

1 komento pri “法国世界语演讲一月后谈世界语

发表评论 Respondi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Retpoŝtadreso ne estos publikigi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