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语第一书 中文版 三

现在,我已经对我的“国际语”的那些更为卓越的特点进行了分析。我已经表明,学习它会带来各种优势,并证明了它能否最终成功,完全不在于人们认为它是否有权利获得“国际”的称号。即便这门语言永远不会被人们普遍使用,学过它的每一个人说的话和写的东西,也都能被外国人所理解,只要这些外国人有读写能力就行。但是,我的这门语言还有另外一个目的,它不满足于国际性,它的目标是普遍性,有志于让绝大多数受过教育的人都来流利地说这门语言。指望公众能对这种意图给予资助,实在是把房子建在摇摇晃晃——不,确切地说,是虚无缥缈——的基础之上。公众多半是不愿意资助任何人的,而是希望在不给自己添麻烦的前提下使自己的愿望得到满足。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寻找某种途径来实现自己的目标,而不靠公众的帮助。我的计划之一,我现在要比较详尽地谈一谈的,就是一项“全球投票”。

如果每个读者对上面所谈的一切作一番思考,就必然会得出结论:学习“国际语”实际上绝对是有用的,学习者投入很少精力就能得到足够的回报。就我个人而言,我自然希望整个人类都能接受我这门语言,但我宁愿做最坏的准备,也不愿抱过于乐观的期望。因此,我设想,就实用性而言,一开始,很少会有人觉得我这门语言值得去学,而对于那些抽象原理,没有人会耗费哪怕是一个小时的时间。

我的大多数读者,或许对我的提议丝毫不感兴趣,或者怀疑这种语言是否有任何用处,永远不会“把勇气鼓到极致”来学习这门语言,他们担心会被别人称为“空想家”——一种对多数人来说最为可怕的称号,比烈火都可怕。那么,该怎么办才能使这些不感兴趣或犹豫不决的人愿意学习这门“国际语”呢?想像一下,假如我们花点时间来研究一下那些不感兴趣者的想法,就会发现,他们大约是以如下的方式来考虑问题的:即原则上没有人会反对引进一种国际方言;恰恰相反,所有人都会完完全全地赞同,但是每一个人又都希望看到文明世界的大部分人能够说这门语言,而自己则无需预先进行“令人厌烦而痛苦的学习”就能理解。到那时,当然,即使是最无动于衷的人也会开始行动,因为只要花很少的精力,就能学会品质如此珍贵的一门语言,尤其是被所有受教育的人都认为是“最时髦”的一门语言,而如此少量的劳动都不愿付出,会被看成是愚蠢之极。

为了提供一种随时能够直接使用、任何人都毋需预先学习的语言,同时为了看到有朝一日社会上各方面的人,或是对这门语言已经能娴熟使用,或是允诺开始学习,我们需要大致以如下方式着手工作:毫无疑问,这本小册子会散布在不同的国家,流入不同的读者之手。我不要求任何读者眼下就在已引起他们注意的这件事上花费时间、精力或金钱。我只是恳求您,正在阅读这本小册子的读者,花一小会儿时间,拿起您的笔,填写下面所附的一份“承诺书”(Promes’oj),并寄给我(由波兰华沙的L. Samenhof博士转交Esperanto博士)。“承诺书”内容如下:

“我,本承诺书的具名人,承诺学习Esperanto博士所提议的国际语,如果有1,000万人也公开作出同样承诺的话。”

如果你对目前这门语言的形式有任何反对意见,就把承诺中的话删掉,在下面写上“kontraŭ”(反对)。如果你承诺无条件地学习这门语言,即不考虑其他学习者的人数,就把“Promes’o”后面的那部分文字划掉,写上“sen’kondiĉ’e”(无条件地)。在承诺书的背面写上您的姓名和地址。签署这份承诺书,不会对签署人规定任何义务,也不会使他受蒙骗而作出任何微小的牺牲或从事最轻微的工作。承诺书仅仅要求他有义务学习这门语言,当另外1,000万人也这样做的时候。到那一时刻来临的时候,没有必要再谈论“牺牲”,每一个人,即使没有签署过任何承诺书,也都会迫切希望学习这门语言。

另一方面,每一个签署“承诺书”(Promes’oj)的人,只需用笔蘸一下墨水就行,不会给自己带来比这更大的不便;而他正在做的事情,则是加速实现人类长期以来就有的理想——使用世界通用语言。当承诺书的数量达到1,000万时,一份签署者名单将被公布,有了这份名单,一种国际语言的问题便可就此得到确定了。

其实,没有什么东西能阻止人们劝使自己的朋友和熟人为了一项公益事业签署承诺,然而实际上真正落笔签署的人却非常之少,尽管其目标对人类非常重要,非常有利。特别是目前,签署的行为是对实现一项崇高的理想作贡献,同时又不必在道义上和物质上作出任何牺牲,在这种情况下人们看不出有什么明确的理由而拒绝签署。

毫无疑问,一般说来,没有人会反对引进一种国际语言;但是,如果有人确实不赞成这门语言现在的样子,务必要让他把“反对意见”寄给我,而不是“承诺”。因为很明显,每一个能读会写的人,无论年龄、性别或职业,都有义务对这项伟大的事业发表自己的看法。需要作出的牺牲,只是花一点时间填写承诺书,并花不多几个小钱寄给我而已;考虑到这一点,就更应该尽这点义务了。

在这里,我恳请各报纸和杂志的所有编辑向他们的读者宣传这一事业,与此同时,我要求我的读者把这件事也跟他们所有的朋友和熟人都提一提。

我不需要再多说什么了。我没有那么自负,认为我的这门语言已经尽善尽美,无法改进了;但是,我不揣冒昧提出我的看法,我已经满足了使一门语言能够具有“国际性”所需要的全部条件。我成功地解决了我向自己提出的所有问题——由于这本小册子范围有限,我上面谈到的仅仅是一些比较重要的问题——我花费了多年时间对此进行仔细研究;完成了这些之后,我才大胆地面对公众。我只是人,我或许会犯错误,甚至可能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我甚至可能由于疏忽没有赋予我的这门语言以最重要的东西。由于这些原因,在印制完整的词汇表并出版书籍和杂志之前,我把我的劳动成果公之于众,在一年时间内,真诚地请求整个知识界的人士把对于我所提出的这个“国际语”的意见告诉我。我邀请每一个人,就他认为可以修改、补充、完善等等的地方和我进行交流。寄给我的所有这些意见,只要看起来有利,同时又不颠覆这门语言在结构上的基本原则,即无论被普遍采纳与否,只要在国际交流中都具有简明性和适用性,我都会心存感激,加以利用。

在指定的时间结束时,将公布所提出的修改意见的摘要,这门语言的最终形式也将确定下来。但是,即使到那时,如果有人对它并非完全满意,也不应忘记,这门语言绝不拒绝进一步的修改,只是修改的权利不再属于作者个人,而是属于这门语言的一个更加权威的研究机构。

发明一种国际语并非易事,但要想说服公众使用它则更不容易。因此,最重要的是要尽一切可能的努力来促进这门语言的发展。当语言的形式被确定,语言本身已经普遍使用时,一个专门的学术机构可以逐步地、自然而然地对使用中的各种变化加以规范,即使结果是语言形式的彻底改变。鉴于此,我恳请读者们,有些人可能出于某些原因不赞同我的“国际语”,把他们的“反对意见”寄给我,只要他们确实有充分的理由就行,比如发现语言中有令人反感而将来又无法改动的东西。

这项工作耗去了我大量的时间和健康,我现在将其交付给公众,提请公众的关注,希望所有那些以公众利益为重的人,能够尽一切能力给我以帮助。每一个人的贡献所在,都会详细地公布出来;我只是提请这门“国际语”的所有朋友们都来关注那个最重要的目标,所有人的眼光都会投向的目标,即投票的成功。让每一个人都尽其所能,不久之后,我们就将拥有一个人们长久以来一直梦寐以求的东西——“通用语言”。


:作者请求他的读者填写下一页的“承诺”,并将其寄回给他,同时将这些承诺书分发给其他的朋友和熟人。

作者的地址:

Dr. Esperanto,

c/o Dr. L. Samenhof,

Warsaw,

Russ-Poland


返回世界语第一书中文版

阅读次数 196 leginto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