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论世界语和英语的时制系统

魏以达

关键词:世界语、英语、时态、时制、系统

一、引言

1.1“时”是语法系统中一个十分重要的语法范畴,各种语言皆然。但各种语言却采用了不尽相同的时制系统,故而在语言的具体使用中就产生出不同的时制概念来。以中国人学习英语和世界语为例,汉语中采用相对时制(张今,1981),而英语以绝对时制为主,所以中国人学起英语来就存在时制的转换问题;而世界语以相对时制为主,所以中国人学世界语很少时制的转换,学起来也相对较易。由此观之,时制系统的研究十分有助于指导中国人的外语学习,当然通过不同语言间时制系统的对比亦可加深对这些语言的了解。从对比语言学(contrastive linguistics)的观点出发,对不同语言进行共时的对比研究,既有助于考察和检验语言的共性(universals),又能识别具体语言的特性(peculiarities),从而看出两种语言的差异。对英语和世界语时制系统的比较就是以此为出发点,识别出两者的差异,并将其异同抽象为理论,以指导不同语言间的相互习得,尤其是对略有英语基础的中国人在了解和学习世界语时有事半功倍之效。

作为一种自然语,英语的发展经历了约1500年的历史,最初由一种相当原始的部落语言发展而来,及至现代已演变为一种适用于各种社会领域的较为完善、较为复杂的语言[i];尽管世界语在本质上属一种规划语,但一开始就将多种语言的优点集于一身,既有综合性语言的优势,又有粘着语的特点,经过短短110年的实际运用,也逐渐发展为适用于各种社会领域的国际语。将这两种语言摆在一起来进行比较是十分有意思的,一为综合性语言(英语),一为粘着语(世界语),两语在时制方面的比较可以令人大开眼界,我们可由此而观之不同的语言是如何利用其时制的巧妙安排来准确地表达时间概念的。

1.2 时制的概念

时制就是“时”的系统,它包括过去、现在、将来等具体的时间概念。从传统语法的角度来讲,英语就有过去、现在、将来和过去将来,以及由这些基本的“时”加上动词的表现形态“一般”、“进行”、“完成”和“完成进行”所构成的共十六种“时态”(tense)(张道真,1963),实际上是把“时”和“态”合为一气。随着最新语言学研究成果的出现,上述“时”的观念发生了改变。R. Quirk等人撰著的A Grammar of Contemporary English一书在阐述“time, tense and aspect”一节时说,time(时间)是人类共有的概念,分为过去、现在、将来三段。这个概念之所以是共有的,是因为时间的单位是超语言性的:他们不受任何一种具体的语言的语法影响而独立存在。只是在运用语言时我们利用语言特有的tense(此处应理解为“时”)的范畴去表述这些时间的概念。该书认为英语的“时”只有两个,即过去时和现在时,没有将来时,这是以词形变化为基础的,因为将来时是通过情态动词shall或will加上动词不定式构成,而不是动词本身词形的变化。Quirk等人如此叙述的目的就是要将“时”与“态”(aspect,或称“体”)作出明显的区别,他们认为“时”与“体”是两个不同的语法范畴,概念上应有所区别,尽管他们在语法表达手段上难于彻底分家。于是,Quirk等人将传统十六种时态一变而为两种“时”(过去和现在)、两种“时间”(将来和过去将来)和两种“体”(进行和完成)。

而世界语则没有这种闹不清楚的矛盾,世界语一产生就有非常明确的“时”、“体”范畴。世界语有三个简单时,即过去、现在和将来,以及由简单时衍生出来的九个复杂时,“体”的概念则是明白地指动词的体貌变化,如起始体、未完成体、完成体等,其表述手段与英语中“体”的表述手段不同,世界语的体是通过添加前后缀来实现的。尽管两语在时、体方面的差别较大,但就其时间概念来讲是一致的。本文所要研究的“时制”就是Quirk等人所称超语言性的时间概念,研究中必然涉及语法范畴的时和体,作以上的说明是十分必要的。

时制分三种类型:(一)绝对时制,(二)相对时制,(三)绝对相对时制。不同的语言可能会采取不同的时制,也可能采取相同的时制而在使用上又有不同的规定,世界语和英语就属于后一种情况,他们均同时采用上述三种时制,在使用上却有不同规定。

1.3 绝对时制

绝对时制是以说话人或叙述人的说话时间为绝对参考点,凡是在说话时间以前发生的动作都用过去时来表示,在说话时间以后发生的动作用将来时表示,在说话时刻发生的动作用现在时表示。除此而外,绝对时制中还有一些特殊规定,如表示客观事实、绝对真理、习惯性动作等,可用现在时代替过去时和将来时。绝对时间除说话人说话的时间外,还可以由表示一段时间如“今天”、“今年”等的表达法作为时间的参考点。例如:

例1. Will you tell us how you managed to overcome the difficulties?
此例以说话人的说话时间为绝对参考点,动作tell发生在说话时间之后用将来时,而动作manage发生在说话时间之前则用过去时,是绝对时制。

例2. Li diras, ke li faros prelegon post kelka tempo.
此例与例1情况相同,也是以说话人说话时刻为参考点,动作diri发生在说话时刻用现在时,动作fari在说话时刻后发生用将来时,也是绝对时制。

1.4 相对时制

相对时制不是把说话的时间或现在作为时间参考点,而是指定一个参考点(过去或将来),表示动作发生的先后顺序,动作发生在参考点之前表示动作已经完成,动作发生在参考点之后表示未完成,动作正好发生在参考时间点上表示正在进行。完成、未完成和正在进行的语法表达手段因语言而异,如在世界语中,有时可以用-is, -as, -os的动词词尾来表示,有时又可用-i(n)t-, -a(n)t-, -o(n)t-的分词词尾来表示。这时的-is, -as, -os已不表示绝对的过去、现在、将来,而表示相对于指定参考点的“先时性”、“同时性”和“后时性”,如:

例3. Mi ne povas memori precize, kiam li diris, ke li verkas novelon.
例中前两个动作povas, diris是绝对时制,后一动作verki则是相对时制,它并不表示“正在写”,而表示相对于参考点diri同时发生的动作,全句可理解为“我现在已记不清楚他曾在什么时候说过他当时正在写小说”。

1.5 绝对相对时制

绝对相对时制其实就是绝对时制和相对时制的交叉,在叙述中既有绝对时制又有相对时制,如上面例3就是一个恰当的例子。另在现代派的意识流小说中,绝对相对时制也是频繁可见的。因这种时制以绝对时制与相对时制为基础,情况并不复杂,本文不拟研究。

二、世界语和英语中所使用的时制

2.1 世界语中的时制
世界语采用的时制有绝对、相对和绝对相对三套时制。其中相对时制使用较多,主要使用在主动分词和被动分词(不包括复杂时中的分词形式)、宾语从句、直接引语和间接引语中;绝对时制则仅用于客观叙述和间接引语中表示客观事实和普遍真理的情况;而绝对相对时制总是出现在人物内心独白、心理描写和关系从句等情况中。当然,这仅仅是对各时制使用情况的粗略总结,因篇幅所限,我们不可能也无必要巨细无遗地进行研究。如不定式的使用就可划在相对时制的范围里。
世界语的绝对时制很简单。既以说话人说话时刻为参考点,那么动词词尾-is, -as, -os就表示绝对的过去、现在和将来,试看以下各例:

例4. Lia edzino estas tre laborema kaj ŝparema, sed ŝi estas ankaŭ tre babilema kaj kriema. (绝对时制,表现在状态)

例5. Ni ĉiuj kunvenis, por priparoli tre gravan aferon; sed ni ne povis atingi ian rezultaton, kaj ni disiris. (绝对时制, 表过去动作)

例6. Tiu ĉi grava tago restos por mi ĉiam memorinda. (绝对时制,表将来状态)

世界语的相对时制情况相对复杂,具体体现为几个动作发生的先后关系,即上面所讲的“先时性”、“同时性”、“后时性”,现略举几例加以说明:

例7. Dormante mi sonĝis. (两动作同时发生,“睡觉”时“做梦”)

例8. Dorminte mi skribis. (分词动作先发生,“睡”完后再“写”)

例9. Dormonte mi legis. (分词动作后发生,“睡”前曾“读书”)

例10. Mi vidis, ke li ridis.(从句动作先发生,“看”时已“笑”过)

例11. Mi vidis, ke li ridas.(两动作同时发生,“看”时正在“笑”)

例12. Mi vidis, ke li ridos.(从句动作后发生,“看”时他快“笑”了)

以上六例已能窥见世界语相对时制的基本情况。我们在下文中还将深入讨论世界语的相对时制问题,这里不再浪费笔墨。

2.2 英语中的时制

英语和世界语所采用的时制一样也为三套,即绝对、相对和绝对相对。但多见的则是绝对时制,这一点与世界语不同。

英语中的相对时制大致限于三种场合:不定式、分词(-ing分词和-ed分词[ii])和直接引语。如:

例13. We rejoiced to see her back.(不定式动作与主动词动作同时或后于主动词动作发生)

例14. I am glad to have seen your mother.(不定式动作先于主动词动作发生)

例15. They left for the fields, shouldering spades and hoes.(分词动作与主动词动作同时发生)

例16. Having cleaned the rooms we began to weed the garden.(分词动作先与主动词动作发生)

例17. He said to me, “I have left my book in your room.”(引语中have left已不表示现在时刻的动作,它的动作先于主句动词的动作,属相对时制)

英语中的绝对时制使用的范围比相对时制使用的范围要广,可以说英语是以绝对时制为主。其范围涵盖以陈述事实或事件为基础的各类简单句和复杂句、间接引语等,如:

例18. Henry told Frank that he had come to return the book.
此例为一间接引语,以叙述者的说话时间为绝对参考点(即现在时刻),主句中的动词是一般过去时,自然表示过去的时间,从句中的动词为过去完成体,亦为过去时间。以现在时刻为参考点,应当是绝对时制,而不是相对时制[iii]。
关于英语的时制问题,一般语法书都不作具体描述[iv],似乎只有在进行不同语言对比时这个问题才变得突出起来。的确,在学习和使用一种语言时没有必要进行时制问题的研究,只要时间概念清楚,不引出误解就足够了。这里所论英语的时制系统实为一家之言,还希望能引起大家的讨论。

三、世界语和英语时制的差异

3.1 在谈到语言对比时,吕叔湘先生曾说:“拿一种语言跟另一种语言比较,就会发现有三种情况:一种情况是彼此不同,第二种情况是此一彼多或者此多彼一,还有一种情况是此有彼无或者此无彼有。”[v]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世界语和英语的时制比较属吕叔湘先生所说的第二种情况,世界语中以相对时制为主,也兼采用绝对时制,而英语以绝对时制为主,同时也使用相对时制,这就是“此一彼多或者此多彼一”的情况。两语间差距较大的应当是相对时制的问题,本文拟从以下两点来比较两语在相对时制方面的差别。

3.2 直接引语和间接引语

前面已经讨论过英语中的直接引语和间接引语问题:直接引语使用相对时制,而间接引语却使用绝对时制。如果从直接引语转换为间接引语,所产生的问题是时制的转换,即从相对时制转换为绝对时制。这里有一点需要注意,就是当引述动词(reporting verb)是现在时和将来时时,时制的转换不会发生,因为这是间接引语所采用的时制形式发生重叠,即两种时制的形式一样。我们在这里主要讨论引述动词是过去时的情况。试分析以下各例:

例19. “You are very clever,” she whispered.
→ She whispered that he was very clever.

例20. “At the present time,” the senator replied, “I haven’t made up my mind about the bill.”
→ The senator replied that he had not made up his mind about the bill.

例21. “I’ll mend the window this afternoon,” he said.
→ He said he would mend the window that afternoon.

以上三例均是最简单的转换,例19由现在时转换为过去时,例20由现在完成转换为过去完成,例21由将来时转换为过去将来。但在相同情况下,世界语不存在这种转换。将上三例写为世界语则是:

例22. “Vi estas tre saĝa,” ŝi flustris.
→ Ŝi flustris, ke li estas tre saĝa.

例23. “Nun,” la senatano respondis, “Mi ankoraŭ ne faris decidon pri la leĝprojekto.”
→ La senatano respondis, ke li ankoraŭ ne faris decidon pri la leĝprojekto.

例24. “Mi riparos la fenestron hodiaŭ posttagmeze,” li diris.
→ Li diris, ke li riparos la fenestron posttagmeze de tiu tago.

在世界语中直接引语变为间接引语的确不存在时制的转换问题,这比英语中的转换要简单方便许多。此外,由直接引语变为间接引语时,英语中还有一些特殊规定,如祈使句变为间接引语、某些带有情态动词的句子变为间接引语时均得按照特殊规定来处理。如:

例25. “Be careful with the dog.”
→ I warned him to be careful with the dog.

例26. “I must be in the hospital tomorrow,” he said.
→ He said that he must / would have to be in the hospital the following day.

例25是祈使句,变为间接引语需转换成不定式。例26中的情态动词在变为间接引语时有两个选择,一是仍保留must(因must无过去时形式),二是have to(有过去时等的变形),但两者并不完全对等。当此类祈使句表示揣测、禁止时,间接引语中还必须得保留must。这种情况显然与前述由直接引语变间接引语的形式不接轨。世界语中却没有例外情况,直接引语中的祈使句形式变为间接引语后仍然保留,如:

例27. “Singardu kontraŭ la hundo!” mi avertis.
→ Mi avertis, ke li singardu kontraŭ la hundo.

此外,世界语中不存在实质上的情态动词,相当于英语中情态动词的povi, devi等都具动词形式,与动词发生同样的变化,所以在变为间接引语时不会出现前后不统一的情况。如例26写为世界语就变成:

例28. “Mi devos esti en la hospitalo morgaŭ,” li diris.
→ Li diris, ke li devos esti en la hospitalo la sekvantan tagon.

例28中的devos在转换中没有发生任何变化,自然更不存在选择的问题。在由直接引语变为间接引语的过程中,世界语的时制没有发生任何变化,而且所采用的相对时制更有利于中国人学习和接受(因汉语也采用相对时制)。下面我们再举一例来说明世界语转换的规律性和科学性,下面的例子几乎囊括了所有由直接引语变间接引语中的情况,除了间接引语中必不可少的连词ke,以及代词的转换外,其他一切均无变化,也可见在间接引语中采用相对时制的优越性来。

例29.

Rekta parolo: Nerekta parolo:
La lernantoj lamentis al la instruisto: La lernantoj lamentis al la instruisto,
“Ni ne meritas la punon, ke ili ne meritas la punon,
ĉar ni lernadis nian lecionon. ĉar ili lernadis sian lecionon;
Demandu niajn gepatrojn, li demandu iliajn gepatrojn,
Tiuj diros al vi, tiuj diros al li,
Kiel multe ni klopodis, kiel multe ili klopodis,
Sed ni ne povis ĝin kompreni. sed ili ne povis ĝin kompreni.
Rememoru, ke vi devis li rememoru, ke li devis
Subite foriri en via lasta instruhoro subite foriri en sia lasta instruhoro
kaj vi ĝin ne klarigis al ni. kaj li ĝin ne klarigis al ili;
Se vi nun ĝin klarigus, se li nun ĝin klarigus
certe tuj ni komprenus. certe tuj ili komprenus;
Ni vin petas, faru tion; ili petas lin, ke li faru tion;
Ni estos tre dankaj al vi. Ili estos tre dankaj al li;
Nun ni vidas, kiel multe nun ili vidas, kiel multe
Vi helpas nin per via klarigado.” Li helpas ilin per sia klarigado.

3.3 分词短语

英语和世界语的分词形式区别较大,英语中的分词形式有两种:-ing分词和
-ed分词,而世界语的分词形式有两类六种:主动分词-int-, -ant-, -ont-和被动分词-it-, -at-, -ot-。英语分词的用法采用相对时制,但所表达的时间概念不及世界语的完整。世界语的分词形式能分别表达出与主动词动作发生的“先时性”、“同时性”或“后时性”,而英语的分词形式则只能表达出与主动词动作发生的“同时性”,借助完成体表达“先时性”,却不能表达“后时性”。下面,我们从三个方面来看看它们间的差别。

3.3.1 副词性分词短语

如果撇开其它因素不谈,英语分词短语只能表达与主动词动作发生的“同时性”和“先时性”,如以下各例:

例30. Seeing Wu Song, the tiger roared and rushed over.(分词动作与主动词动作同时发生或一前一后紧接着发生)

例31. The old man stood there, surrounded by his five daughters.(分词动作与主动词动作同时发生)

例32. Having never handled a machine, she met with a lot of difficulties at first.(借助完成体,分词动作先于主动词动作发生)

世界语中的分词形式-ont-和-ot-却是英语中没有的,他们的动作后于主动词动作发生。如果英语要表达后时性,几乎不能用分词形式来表达,只能换用其他形式,如状语从句等。我们说“几乎”是因为英语中有几个表“愿望”的动词作分词用时带有后时性的特征,如:

例33. Wanting to beat the man, he got hold of a stick.

我们从含义上能体会到后时性,但真正表达出后时性的动作是不定式to beat,而并非wanting,wanting仍应看着表同时性,hoping, wishing等也具有类似情况。世界语使用分词形式表后时性则是清楚无误的,如:

例34. Manĝonte li trinkis glason da lakto.(就餐之前他喝了一杯牛奶)

例35. Lavote la manoj estas malpuraj.(洗之前,手是脏的)

3.3.2. 形容词性分词和分词词组

此处所讨论的论题分两个部分,一是形容词性分词,一是形容词性分词词组。在英语中,单个的形容词性分词(指一般用在名词前后作定语用的分词形式)在时间概念上已大大弱化,而分词词组却仍然保留了时间概念。在世界语中,不管是分词或分词词组均与上述副词性分词词组一样带有较强的时间概念,这里的时间概念也是相对时制的。

3.3.2.1 形容词性分词

英语中形容词性的-ing分词侧重表现“正在进行中”的概念,时间概念已大为弱化,其中一部分已演变为形容词,完全丧失掉“同时性”的时间概念。-ed分词中一部分尽管还保留着“已完成”的概念,但其“先时性”的概念已大为弱化;而另一部分则完全丧失掉时间概念,成为纯粹的形容词。如:

例36. This is a pressing problem.(同时性概念已减弱)

例37. He is a promising young man.(几乎已无同时性概念)

例38. She had a worried look on her face. (已几乎丧失先时性概念)

例39. Here is our distinguished guest Mr. Jones. (完全丧失先时性概念)

但世界语中的分词形式却分工明确、各施其职,除英语中形容词分词所能表达的其他含义外,还能表达出相当强的“先时性”、“同时性”和“后时性”的时间概念来。试看以下各例:

例40. La falinta homo ne povis sin levi.(跌下去的那人不能站起来了,表先时性)

例41. Kusantaj, sidantaj, sencele pasantaj, la soldatoj atendis la horon de la paradon.(不管是躺着的、坐着的还是到处溜达的士兵都在等待着检阅时刻的到来,表同时性)

例42. La vilaĝanoj sopiris al la alvenonta novaĵo.(村民们都企盼着即将传来的消息,表后时性)

可见,世界语中所采用的相对时制是比较普遍的,这些分词不仅可以表示动作或状态,而且还可以表示出动作或状态发生的时间。英语的形容词性分词形式不具有后一优点。

3.3.2.2. 形容词性分词词组

形容词性分词词组在英语和世界语中都是极为有用的表达手段。因为这些分词带有其他成分,结构较长,所以常常位于被修饰的名词之后。英语中的这类词组又恢复了较强的时间性,-ing分词所表示的动作与主句谓语所表示的动作同时发生[vi],-ed分词表示的动作在主句谓语所表示的动作之前发生(先时性),但仍没有一种分词短语形式是用来表示后时性的,这也是英语在相对时制中的一种缺陷。要想表示出后时性,还得换用其他的表达方式,如可以使用关系从句,但同时得将相对时制转换为绝对时制。关于形容词性分词词组的用法略举两例如下:

例43. The man talking there with the dean will perhaps come to teach here next time.(较为强烈地表示出同时性)

例44. Is this the book recommended by our teacher? (表示出较强的先时性)

世界语中的形容词性分词词组自然不甘落后,它们还能表达出后时性,如:

例45. La homo vin vizitonta estas mia amiko. (将拜访你的那个人是我的朋友,表示后时性)

从以上分析,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世界语在副词性和形容词性分词结构中所使用的相对时制更优于英语在同样结构中所使用的相对时制,这就是吕叔湘先生说的“此多彼一”。以下对名词性分词和分词短语的分析又可以从另一角度说明吕老先生所说的“此有彼无”的情况。

3.3.3. 名词性分词和分词短语

英语中名词性分词和分词短语是指传统的动名词(gerund),这类结构具有名词的功能,可以充当句子中的主语、宾语和表语,没有明显的时间特征,可以称之为不定时。只有根据句子的含义,我们才能确定这种不定时是表示的先时性呢,还是同时性,还是后时性,与其说这类结构表达的相对时间概念很弱,还不如说它们根本就不表达时间概念。通过以下几例,我们可以非常清楚地看出这类情况,如:

例46. Do you like playing chess? (不能表达具体时间,不定时)

例47. I remember seeing her once somewhere.(从上下文的含义可判断出先时性)

例48. I propose making a change in the plan. (根据句子含义可判断出后时性)

例49. I prefer making an outline before I do my oral composition.(无法确定具体时间,不定时)

例48中的-ing分词[vii]实际上相当于不定式的用法,不定式在相对时制中表后时性,英语中的不定式亦然。所以还不能说英语中名词性的-ing分词短语具有表时的功能。

相当于英语中不表时的名词性分词结构在世界语里没有完全对等的结构,世界语中常常使用不定式或带后缀-ad-(相当于英语中的动名词)的结构来表示,如例46可以用世界语表示为:

例50. Ĉu vi ŝatas ludi ŝakon? 或Ĉu vi ŝatas ludadon de ŝako?

但在世界语中真正意义上的名词性分词结构在英语中无法找到对等结构,就是在六种分词词尾后加-o所构成的名词。以viziti为例,通过添加分词词尾和名词词尾,我们可以得到如下六种形式:vizitanto(正在访问者),vizitato(正被访问者),vizitinto(曾经访问者),vizitito(曾经被访问者),vizitonto(将访问者),vizitoto(将被访问者)。这六种形式明显具有表时的功能,所表达的时间是相对时间。当这些形式位于句子中时,与句子中动词构成相对时制,如:

例51. La vizitanto eniris la domon.(表同时性,指当时正在访问的人)

例52. Ili malpacience atendis la vizitonton.(表后时性,指尚未来访问的人)

例53. La vizitinto jam foriris.(表先时性,指已经访问过的人)

在世界语中,这种名词性的分词用得十分普遍,不仅用于人,在一些场合还用于物或抽象概念。这种结构的表时功能还常常起到精简文字的作用。

综上所述,世界语和英语时制系统的对比研究十分有助于弄清两语之间存在的差别,这对世界语和英语间的互译,乃至汉语和世界语、汉语和英语间的互译都是很有益的。在本世纪五十年代所兴起的对比语言学,其目的是通过对不同语言的共时对比来认识语言的共性(universality)和个性(peculiarity),以从一个方面来说明人类语言的本质特点。本文对世界语和英语时制的微观研究仅仅是一个尝试,希望这篇粗陋的东西能对学习者和研究者有所裨益。

注释:

[i] 参看New Collegiate Dictionary的“序言”部分。
[ii] 这种叫法比称“现在分词和过去分词”更为科学,因-ing分词和-ed分词不一定表示现在和过去。
[iii] 参看《英汉比较语法纲要》(张今等著)307页。作者认为,除一般时外其他时均为相对时制,这一提法值得商榷。
[iv] 参看《新编英语语法》(章振邦等著)有关章节,书中只有对“时”的定义,而无对时制概念的解释。Quirk等人所编《当代英语语法》亦然。
[v] 《英汉对比研究论文集》202页。
[vi] 按现代英语语法层次结构来分析,分词短语应属于从句的层次,称为非限定从句,故这里有主句谓语之说。详见《新编英语语法》(章振邦等编)第二章“语法层次”。
[vii] 在新近出版的语法书中已无动名词一说,动名词一概归入-ing分词结构。

主要参考书目
张今等著:《英汉比较语法纲要》商务印书馆,1981
杨自俭等编:《英汉对比研究论文集》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1990
张道真著:《实用英语语法》商务印书馆,1964
伦道夫·夸克等著:《当代英语语法》辽宁人民出版社,1979
章振邦主编:《新编英语语法》上海译文出版社,1983
张丹忱等著:《世界语语法详解》黄石市世界语协会,1983
Kalocsay-Waringhien:Plena Analiza Gramatiko de Esperanto,Universala Esperanto-Asocio,1980
John Wells:Lingvistikaj Aspektoj de Esperanto,Universala Esperanto-Asocio,1978

el http://www.elerno.cn/esperantologio/esto003.htm

返回世界语研究栏目目录

阅读次数 218 legintoj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